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五十三章:锦衣不夜行!
    甲壳虫换了辆帕萨特,偏偏王平还喜不自胜!

    也不好说他到底是赚是亏?——毕竟,子非鱼!

    见王平满意,秦瑶也是十分欢喜,笑逐颜开的拉着王平钻进甲壳虫和帕萨特里,先后试驾了两圈。不提店方工作人员那些艳羡的眼神,只是看着温言软语,流露出许多动人姿态的秦妹妹,王平就觉得这亏没白吃…

    总之互送新车后,两人的关系又亲密了一层。若非要问亲密到何种程度的话,只能说,两人都在今天找到了一些恋爱的感觉。

    之后又在店里耽误了一些时间,处理各种手续。因是全款购车,店家服务态度也是热情无比,不但把保险、车牌、证件等一应繁琐耗时的事项全部包圆,还主动派了个工作人员,帮忙把帕萨特开回了金源小区。

    送走车店工作人员后,王平就顺势邀请秦瑶上楼坐坐,看看自己的房间。秦瑶就也不忸怩,爽快的应了。

    两人一起上楼,带着秦瑶在自家窝里转了两圈,先让秦妹妹看看自己的卧室,用整洁的收拾和光洁的地面,证明自己的家务能力。然后又让秦妹妹看了看书房,用丰厚的藏书,表示自己是个勤奋好学,有理想,有追求,有素质的三好青年。

    看完卧室之后,秦瑶还算满意,觉得这货还不算太懒,房间收拾得还算凑合。书房给她的第一印象也还可以,厚厚的几排藏书,把书架堆得满满的。书桌上也有几本,虽然一夜无人,但桌面还比较光新,未积淀灰尘,说明这些藏书不是摆设,主人有阅读的习惯。

    见状,秦瑶轻轻点了点头,觉得这货的生活习性还算可以,没有寻常男生那些乱七八糟的习惯。

    “不错,书蛮多的嘛!没看出,你还挺爱阅读的嘛。平时都看些什么书啊?”

    说到这里,王平就有些得意,一摆手,故作谦虚的道:“也就一般般吧。平时也就看点经史子集,文学艺术,历史政治,宗教哲学之类的书籍。”

    “哟,还挺有追求的嘛!我看看…”

    秦瑶走到书桌前,随意抽出一本一看,脸色就有些古怪,又抽出一本一看,俏脸一板,把两本书拿在手里一晃道:“果然是挺有追求的…”

    怎么了,这是?…王平定睛一看,反应过来了,坏了,忘记收拾了。

    “这书不是我买的啊,是郑老教授的啊,他是出国去和儿女团聚啊,又没打算回来,这些东西就全送给我了啊…”

    “哼,你哄鬼呢…郑老教授德高望重,又一把年纪了,会看这种书?”秦瑶把两本书往书桌上一扔,在桌子上弹了一下之后,显出封面,分别印着“西门三美”和“未央生游记”几个大字。

    王平道:“人家是教授啊,买来研究之用。人家那是正事,你可别想歪了。”

    “这种害人书有什么好研究的?”

    “你那是偏见,人家鲁迅先生都赞扬过的。历史学家拿它来研究明朝社会结构,红学家也拿它来研究红楼梦…”

    “呦呵,研究得挺深入的嘛,平时没少看吧?”

    “哎呀…我这还真说不清楚了。你自己看吧,老教授的印章都在这里了。”无奈之下,王平只得走上前几步,翻开封面,用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

    事实胜于雄辩,秦瑶相信了:“就算不是你买的,那也不准看。”

    “好的,好的,咱不看…来,看看我的藏书。”

    都什么年代了,这各种真人版的潘金莲都拍烂了,谁还看这个啊?…王平心下腹诽着,把秦瑶往书架边上引。

    “老庄、太乙金华宗旨、金刚经、大学中庸、地理五决、麻衣神相、易经白话解…你平时就看这些啊?就没看点投资、理财之类的书籍么?”

    王平笑道:“没办法,术业有专攻嘛。既然吃这碗饭了,就得学点专业知识嘛。再说了,这投资理财不是还有你么?”

    “呸,想得美!谁给你投资理财?”

    “这你不理财谁里财?这俗话说得好,男主外女主内嘛!不过,你执意要赚钱养我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吃软饭的。”

    “要死了…站住,别跑…”

    …光阴如梭。那啥,愉快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的,愁闷的日子,才会觉得难熬。和美女打打情,骂骂俏,聊聊天,看看电影。一晃眼,就快到酉时了。

    一看时间,秦瑶就把袖子一挽,就喊王平一起去厨房准备做晚饭。

    看样子这妞倒也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小姐。不错,上得厅堂,讲得厨房。是个过日子的料!

    王平心中欣慰,不过,所谓君子远庖厨。平时都是下馆子,这厨房就是个摆设。

    双手一摊:“抱歉,今天不能欣赏到你的手艺了。不过,没关系,为了填补你的遗憾。我明天就去准备柴米油盐。”

    再巧的媳妇,碰上君子,也没撤。

    “哼,想得倒美。谁遗憾了?不过是本小姐今天心情好而已。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看着眼前人的如花娇颜,王平心头一动。

    说道:“没事,反正哥也不差钱。你先玩一会,我去打个坐。等下出去杀馆子,顺便叫上几个相好的同学,大家认识一下,一起聚一聚。你没意见吧?”

    秦瑶柳眉一扬:“只是聚聚?就没有别的意思么?”

    “切,哥是那么肤浅的人么?再说了,一辆帕萨特而已,又有什么好显摆的?”

    秦瑶眼珠一转,点点头,道:“也是,那我就不去了,你一个人去吧!”

    “不是吧?人艰不拆啊!”

    “切!”

    和秦瑶沟通之后,就挨个拨打李光贵、周青等的电话,约好晚上聚餐。

    俗语说富贵不还乡,犹如锦衣夜行。在某些人看来,逆袭白富美,成功泡上女神。无疑比飞黄腾达更有成就感!

    当然王平已然踏上道途,都是迟早得成佛作祖的人了,自然是不会像以前那么肤浅。

    这聚会,说是庆祝自己买车,但主要还是为了和兄弟们聚聚,另外,就是介绍秦瑶给他们认识一下,表示自己是有女朋友的人了,以后在兄弟们再那啥啥,就别叫我了。如此而已。

    总之,天地良心,王平绝对没有显摆的意思!

    不管别人信不信吧,反正他都是这样想的…

    逐一通知兄弟们之后,就把秦瑶带到书房,让她玩电脑,表示自己得失陪一会儿。

    话说秦瑶也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刁蛮公主。知道王平既然入了风水行,自然是得好好修炼才行,只有这本事大了,才能挣更多的票子回来…非但没使小性子,反而还颇欣赏王平这种自觉行为,就说没事,正事要紧,你忙你的。还笑嘻嘻的激励了几句。

    得到美人激励,王平欣慰的同时,修炼的劲头就更足了,也不耽搁,给秦妹妹打开电脑后,就回到日常修炼的静室,收拾心情,又坐了一回。

    话说他如今已得入门,上手很快,落座后没过几分钟,就达到了恍兮惚兮,心静气定的状态。

    俗话说山中方七日,世上几千年。修炼状态下,静定中,浑然不察觉时间的流逝。

    这一坐,就是两个小时,指针已经指到七点了。心神自定境中退出来之后,又坐了几分钟,做了套收功的动作,等气机完全平复下来,方才起身,略微活动活动手脚后,去到书房,找秦妹妹商量请客事宜。

    秦瑶正在着一部米国大片,快接近尾声了。见王平来了,就拍拍扶手,然后又把目光投入到精彩的故事当中。

    王平连忙挨着秦妹妹坐下,见她看得津津有味的,也不由有些佩服。真学霸也,没字幕也看得怎么起劲。像哥这样的学渣,就只会欣赏那种不需要字幕的挎长枪骑大洋马的动作片…

    安静的坐着,也没打扰,等秦瑶把电影看完,就伸手揽住美人香肩,问道:“你觉得把这宴席定在哪种档次的酒店比较合适一点?”

    秦瑶白了这货一眼:“是你的同学,我又和他们不熟,我管你定那种档次?”

    这货嬉皮笑脸的道:“我不是听了您一再强调要节约的训示后,深受感触,才来和你商量?这世事艰难,赚钱大不易。所以,你可不能谦虚,得帮忙拿个主意才行…”

    秦瑶嗔道:“油嘴滑舌的,没个正行,亏我以前还觉得你挺稳重的呢…”

    不过转念一想,也是,这货虽说赚钱不慢,但花钱更快,是得控制一下才行。

    就问道:“你那些狐朋狗友都是些什么情况?和他们交情如何?一共准备请几个人?”

    要不怎么说男主外,女主内呢?相比之下,论处理这些琐事能力,还女人强些,王平以前就没想过,原来简单一个请客还有这么多讲究…

    掰起手指开始数了起来:“我朋友不多,同学中走得近点的,也就五六个吧。一个官二、两个富二,两个普二,这是一个宿舍的。还有就是教我太极拳那个,这个就不好说了,看他花钱的样子吧,像个富二,看他的气质吧,又像个官二。总之此人肯定出身不凡,不只是武术世家那么简单。这几人中,以后走得最远的,估计就是他了…”

    “哦…如此说来,你的朋友都颇有档次喽。”

    王平眉头一挑:“那是,哥是什么人?像哥这样的才俊,结交的也自然都是些英才。”

    秦瑶白了这货一眼:“想什么呢?姐的意思的说,这样的话,这地方太差了就说不过去了,得出点血才行。”

    王平义愤填赝的嚷道:“啊…有你这么拆台的么?以后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神啊,赐我把菜刀吧,我要和你割袍断义…”

    秦瑶忍不住噗嗤一笑,安慰道:“好了,好了,别闹了,我承认你是青年才俊了。”

    打笑两句后,回到正题:“定在帝豪如何?五星级的,哥够意思了吧?”

    秦“不好,就湘西食府吧,实惠经济也不掉格。”想想,又征求了一下王平的意见:“你觉得怎么样?”

    你都拿主意了,我还能怎样?自然只有拥护了:“嗯,就这家吧。虽然我没在这家吃过,但你都肯定了,那么,它就必然是极好的。”

    选定酒店之后,秦瑶就摸出手机,通知店方,预定了个十几个人的大包。

    王平笑道:“喂喂,咱一共就请六个人,您定个十几个的包间,你这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吧?”

    秦瑶就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一副和你分辨就是拉低自己的智商的意思。

    “您记住了,这六加二,等于八…哎呀,还真是我算错了!”,王平正说着呢,一见秦妹妹那不屑的眼神,立马就反应过来了,人家是对的,是自己少算了,连忙改口。

    闲话间,转眼就快到八点了,王平正和秦瑶依偎在一起逛淘宝,手机就响了,拿起一看,却是李光贵打过来的。

    “老王,这买车是喜事,哥几个好久没聚了,正好借此机会乐呵乐呵,兄弟们都等不及了一致推举我来询问一下,你这酒席定在何处?何时开席啊?”

    “嗯,我也是这个意思。大少转告兄弟们一声,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八点半,湘西食府,准时汇合。”

    “嗯,嗯,好的。我说晚上去哪里活动啊?金碧辉煌最近新来了几个妞,质量还不错,咱们吃饱喝足之后去哪里嗨皮一下…”

    话说李光贵这货却是丝毫不顾及影响,再者王平又对山姆大叔那永无止境的引领潮流的肾机不大感冒,所以还是用的原来的高档山寨机。这山寨机功能确实不如肾机多,但却也有两个超越肾机的地方,一是电池耐用,二是通话声音大。

    王平忙捂住听筒,秦瑶一脸似笑非笑,他稍微安心,但又不能挂电话,不然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就只得听着。

    故作坦然的等李光贵介绍完那几个新妞之后,方才回道:“那啥,吃完饭后就自行安排吧,活动我就不参加了,你也知道的,我一项是不好那口的。”

    “老王,不是我说你,你这个人吧,就是爱假清高,明明心里馋得要死,偏偏还嘴硬。以前咱们还不熟,所以我也不好拆穿你。现在大家都这么熟了,你再这样就没意思了哈。大家都是自家兄弟,谁还不知道谁,是吧?你也别拿修炼做幌子,再是要修炼,也不能太脱离群众不是?”

    “嗯嗯,那啥,这样吧,为了平息兄弟的不满,这次嗨皮的费用我全包了。行了吧?好了,我电话快没电了…”

    王平总算是松了口气,冲秦瑶挤挤眼睛——哥一项是洁身自好的,你都听到了吧?兄弟们都有意见了!

    怕李光贵再说些神马不合时宜的话来,就连忙挂掉了电话。心里也暗自下定决心,明天就去换手机。

    话说王平自己都没有发现,不知不觉中,对秦瑶的态度已经开始慢慢转变,逐渐违背了他的初衷。

    以前接近秦瑶,不过是为了填补自己为钓丝时的遗憾而已。以前对秦瑶是欲大于情的,只是为了占有而已,并没打算投入太多的感情。但经过几天的相处,特别是秦瑶在四s店给他一个惊喜之后,他内心的天平,已经渐渐的向着另一端倾斜。

    毕竟,人非草木…

    这些魔僧都看在眼里,但却没打算说破。

    一来王平修为还浅,心态还未曾由普通人向修道者转化完全,也是情理中事。二来世俗间的贪嗔痴爱,对道人来说,既是阻碍,也是资粮!

    所谓大道三千,条条可证混元。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所以不管王平是越陷越深,然后伤痕累累独自一个人流泪到天明也好,得偿所愿之后潇洒的转身离去也好,还是情投意合比翼双飞也好…魔僧都没打算插手。

    一切,都得靠他自己勘破!

    此番心思,王平自然不知道。他没空和魔僧沟通,他现在很着急。

    别误会,他只是急着想欣赏秦瑶换完装的样子而已。

    古龙大师说过,男人和心仪的女人在一起,只有两件事。一是在等着女人穿衣服,二是在等着女人脱衣服。

    也有人说,时间就是金钱,寸金难买寸光阴这两句话,就是专门为女人量身定制的。因为她们穿着打扮又耗时间又耗钱!

    王平是深有同感。秦瑶都进去快半个小时了,还不见出来,眼看就快要到聚餐的时间了,这总不能让客人等主人吧?

    再也坐不住了,走过去敲敲门:“好了没有?快点,等下人家就要先到了。”

    “快了,你先收拾东西吧,我马上就好。”

    这聚餐需要收拾什么?做客的带张嘴,请客的带张卡不就完了么?…王平腹诽不已,又催促了一次:“别磨蹭了,要不真得让人家等咱们了。”

    “好了啦,我心里有数,不会迟到的啦。”

    又磨蹭了两分钟,王平又举起手,正准备敲下去,门就开了,焕然一新的秦瑶走了出来,嘟着个嘴,不满的道:“催什么催,不是为了给你挣面子,我用得着耽误这么久么?真是好心没好报…”

    王平不由眼前一亮,这视觉效果?那啥,这半小时还真没白等,迟到挨批都值…

    呵呵一笑,安抚道:“天生丽质难自弃,淡妆浓抹总相宜,说的就是你。那用耽误这么久,就是随便披块破麻布,也能亮瞎他们的二十四k钛合金狗眼…”

    俗话说女为悦己者容,男为悦己者穷。半小时劳动成果受到肯定,秦瑶心里也颇为受用,嘴上却嗔道:“花言巧语,油嘴滑舌的,没个正行…”

    “天地良心啊,我这都是肺腑之言…”

    秦瑶眉开眼笑,嘴里却说道:“好了,别贫了,再不出发就来不及了!”

    “哎呀,八点二十了,再耽误不得了,走,咱们快点出发。”

    “哎,等下,我包包还没拿呢。”

    “哎呀,真是服了你了,真是个小迷糊。”

    王平忙快步回身进屋,提起包包,和秦瑶一起锁门下楼。

    才刚坐上甲壳虫,李光贵就打电话来了:“老王你人呢?不会晃点哥几个吧?”

    王平忙一按喇叭,说道:“哎呀,骚瑞啊,我这边塞车。房间是208,大少你先和兄弟们喝会茶,我十分钟就到。”

    “嗯,嗯,快点,大家都等见弟媳妇呢。”

    “去你的,你什么时候变成哥哥了…”

    一路闲扯着,不多时就到了目的地,一家中档特色酒楼,湘西食府。

    这酒楼虽然不是很大,但经营有道,从湘西请来名师主厨,菜式整得很是地道,服务也好。生意十分兴隆,各种档次的小汽车把个酒楼的小停车塞得满满的,就连店门口两傍也塞了几辆。在迎宾人员的指引下,找个空位泊好车子,然后上楼。

    推开门一看,二十来平的包间,满满的全是人头,李光贵、周青几个舍友都来齐全了,就差杨越文了。除此之外,还增添了几个新人。

    搂着秦瑶走了进去,笑着招呼道:“呦呵,不错哦,还以为就我一个人走在前面呢,原来全都脱光了…”

    主人驾临,大家就全部站起身,七嘴八舌的招呼了起来。

    “好你个老王,明你要给我介绍,原来是单身汉做媒,以权谋私…”,一见秦瑶,李光贵就叫了起来,讨伐两句之后,拉着身边的妹纸介绍道:“我和弟妹是熟人了,就不用介绍了。来来,先认识一下你嫂子,蔡萌萌,在医学院念大一…”

    周青笑道:“弟妹好,我是周青。老王不错哦,这么个天仙化人般的女神都被你骗到手了…来,也认识一下你嫂子,傅青青,在政法大学念大二。”

    孙大雷:嫂子好…这是我女朋友,刘艳华。

    一番寒暄过后,众人落座。王平得意的同时,也不由暗自感叹,时光,果然能改变一切。只是十来天没见,308宿舍的就全都有女友了。

    不过想想这也是应该的事。周青、张晓波、李光贵三人自不用说,最不缺的,就是女友了。孙大雷、袁旗这两个难兄难弟,现在也都今非昔比。

    代替自己做完各种报告会之后,他们就从默默无闻的钓丝宅男进化成了颇具知名度的优秀青年,这名利名利,有了名气之后,随着而来的就是利益。自然会增加许多和女孩子接触的机会!

    所以秦瑶有先见之明,定了个大包。六个同学加上各自的女朋友,一共是十二个人。再加上杨跃文,就是十四个。十来平的小包间,还真有点逼仄。

    六个女中以姿色而论,以自己的秦妹妹和李光贵的艺校妹妹最为出挑,算是保时捷级美女。

    傅青青和张晓波的女朋友周小兰,虽然也是美女,但到底要稍微差点,算是奔驰宝马级。袁旗的女朋友叫姚珍珍,排第三位,算是普通奥迪级别。孙大雷的女朋友也是个清秀的小家碧玉,配自己哪款中配帕萨特还绰绰有余…

    这个定级标准还是未发达时和孙大雷、袁旗一起根据各院校门口的上下车情况制定出来的,虽然未得到官方首肯,但却是多次实践验证之后,又反复比较之下的产物,十分的公允精准。

    若是非要换成普通标准的话,那就是校、系、班、普。说白了,当初被那个大腹便便用一辆破奥迪接走的那位,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傻妞,眼皮子还浅了点,还不知道自己的价值,才会自贬身价。

    …一边暗自评比着几女的颜值,一边随意的和众人聊着,不经意间,发现蔡萌萌在偷偷瞄自己,和自己的目光一对,又慌忙闪躲过去。

    王平微微一笑,也不说破,起身为大家各续了一杯茶后,端起杯子,笑道:“在场的男士们,和我都是老哥们了,但与几位弟妹,还是初次见面,我就以茶代酒,敬各位弟妹一杯…”

    几位姑娘都挺给面子,都举杯呼应。三位男士却不大满意:“什么弟妹,得叫嫂子。”

    “就是,谁认你是哥哥了?”

    “嗯,这两位到底是弟妹还是嫂子我不管啊,但是青青都和我订婚了,毕业后你们就可以喝喜酒了。老王你自己说,是不是得叫嫂子?”

    王平笑道:“哎呀,都订婚了?老周,恭喜啊!嗯,这个嫂子我认了。来嫂子,兄弟敬你一杯…”

    傅青青容貌端庄,气质出众,穿戴不凡,表现得落落大方,也不忸怩,和王平碰了一下杯子,微笑道:“也就上个月的事情,因为我和阿青都还是学生,所以就没有兴师动众。所以,还请大家见谅!”

    说完之后,还反客为主。举起茶杯招呼道:“来,我代阿青敬大家一杯,给大家赔罪。”

    大家都笑着表示,嫂子太客气了。当下共同举杯,一饮而尽。

    蔡萌萌放下杯子的同时,心里也松了口气,看向王平和秦瑶的眼光中,就露出些感激之色。

    又不顾李光贵反对,主动举杯,敬了王哥和嫂子一次,貌似默认了弟妹的地位。王平微微点头示意,大家心照不宣,放开胸怀,略过此节。

    原来这蔡萌萌,却是昨夜陪王平和秦瑶唱歌的那个绝色妹纸。

    然后大家又闲谈一会,等待杨越文。过了十分钟左右,杨越文就带着秦小曼赶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