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五十二章:事了;真修道种子!
    两点半左右,王平一行人返回刘府,洗漱过后,大家各自回房休息,一夜无话。

    凌晨五点,王平就条件反射似的睁开眼睛,这一个多月以来,天天都是子午卯酉准时修炼,已养成习惯,每天一到卯时,就会自动醒来。

    虽然才睡了两三个小时,但他依然是精神饱满。正值少年,先天潜藏本就未曾消耗多少。再者近期又开始静坐锻炼,日日积蓄之下,精元日渐充沛,已渐渐补足亏空。故而稍做休眠,就可以补足熬夜的消耗。

    一来王平已养成锻炼习惯,再者昨夜又有所领悟,道心又坚定一层。既然清醒,就再不绵床,立马就穿衣下床,准备锻炼。

    俗话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做客,不比在自家,到底有些不方便。昨日打坐就差点受到惊扰。有鉴于此,就不再打坐,转而用跑步代替。

    时值仲夏,天亮得较早,此时虽未大亮,但已不影响行动了。时间还早,为免影响其他人休息,就未曾开灯,轻轻拉上房门,放轻脚步下楼。

    下楼才发现,自己不是起得最早的。门岗的灯还亮着,刘妈也已经开始工作了,金罗盘也起来了,在院子中站桩。

    “金叔,早!”

    金罗盘正在站三体式,并未回话,冲王平微微点头示意,就收回目光,看着自己的左手指端。

    王平微微一笑,也不再理他,自顾走开,和门卫打了个招呼,出门去跑了几圈,又练了两趟拳脚后,锻炼到七点左右方才回来。

    此时,刘老爷子和陈夫人都已经起来了,和金罗盘一起在客厅里用早点。这年长的都起来了,胡丽丽等三个年轻妹子,反而犹自高卧。

    看见王平回来,刘老爷子就招呼了一句:“小王锻炼回来了,老头子睡了一宿,有些饿了,就没等你…”

    声音还是有些嘶哑,显然是身体未曾完全康复,但经过一夜休息之后,比之初见时已经大幅好转,眼中的血丝消失了大半,脸上也多了些血色。

    “没事!”,王平笑道:“老爷子怎么不多休息一会?”

    刘老爷子笑道:“常言道,前三十年睡不醒,后三十年睡不着。老头子连躺了好几天,昨夜又差不多睡了十五六个小时,这把老骨头都有些发疼了,这一醒了啊,就再不愿躺下…”

    俗语说久睡伤骨。年老,骨质疏松,就更不耐久睡。所以才说后三十年睡不着。再者物极必反,老爷子在病床上躺了几天,心中早就烦闷无比,这症状一好转,自然是再躺不住。

    金罗盘呵呵一笑,说出另一番道理:“夏三月,此谓蕃秀,天地气交,万物华实,夜卧早起,无厌于日,使志无怒,使华英成秀,使气得泄,若所爱在外,此夏气之应,养长之道也!老爷子虽未痊愈,但起来活动活动筋骨也是好事,正应天时。有助康复,久躺无益。”

    刘老爷子就呵呵一笑:“你呀,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什么事情都能往上面扯。”

    这话看似调笑,实则是赞叹,王平和陈夫人也有同感。金罗盘不愧是学识渊博的大师,一开口,就把夏季的养生道理说清楚了,也为刘老爷子的早起找到理论依据。

    这话出自《内经.四时调神大论》,是夏季养生的总纲。蕃秀,草木布叶曰蕃,吐华曰秀,指草木郁葱旺盛,也是大自然在夏季给人的第一印象。

    这话大意是说夏季天地阳气交合,万物繁荣,也是人体新陈代谢旺盛时期。夏季天时较长,所以晚上睡晚一点也没关系,但应该早起,趁着凉快多干点农活【古代以农为本】。夏天的气机是天阳向下,地气上升,天气是又热又湿。反应在人体就是阳气外发,阴气伏内,人就容易烦闷和慵懒。所以要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情,不要嫌太阳大,要多在户外活动,晒晒太阳,流流汗,把体内的湿气排出来…

    王平和陈夫人也赞谈两句,闲扯之后,王平就简单洗漱一番,然后来到客厅,一起用早点。

    这早点却是颇为简单,大骨汤,杂面馒头,龙眼薏米粥,几碟小菜。话说豪门大户也并非顿顿都吃山珍海味,才叫奢华。只是食材安全,荤素搭配得当,营养全面。别小看这几样,只是第一点,普通家庭就无法保证。

    用完早点,小坐一会后,四人就到老爷子书房用茶,说些事情。闲话之后,陈夫人切入正题,向两位师傅询问后续治疗事宜。

    金罗盘呵呵一笑:“昨儿个和长青探讨之后,大致找出了几个行之有效的办法。就看你们如何取舍了?”

    不出所料,听完几种方法后,陈夫人和老爷子稍做交流,就采纳了最简单最省力同时也是最有效的那个,决定搬到府衙去住几天,用至大至刚的龙气镇压阴邪。

    然后陈夫人就回房去了,看样子,是去通知府衙方面和安排老爷子迁居事宜。

    话说金罗盘说是大师,但到底是江湖人士,毕竟难登大雅之堂。再一个如今主流也不讲这些,虽说如今那些老爷们私下里求神拜佛比谁都虔诚,但也只能是私下,到底不能拿到台面上说。

    再说这等小事,也用不着金罗盘这江湖大师。

    此间事了,金罗盘就提出告辞,刘老爷子就说用完午宴后再走,金罗盘笑呵呵的应了。

    刘老爷子呵呵一笑:“这次真的全靠金老第和长青小师傅了,老头子不胜感激。金老第咱们哥俩几十年交情了,感激的话老头子就不多说了…”

    金师傅笑而不语,一副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架势,王师傅则谦虚了几句。

    感谢之后,老爷子话风一转,说起了王平身份的问题:“小王你有个从九品的公门身份?”

    王平心头一动,点点头,解释道:“我这也是机缘巧合…”

    老爷子点点头:“习得文武艺,报效朝廷,才是江湖中人的正规出路。你金叔就是受不得约束,才执意在江湖打混。老头子虽然还有点人面,但这不是一个系统,我这回报也有限。小王你既然入了公门,就好好发展。没事时就常来我这里坐坐,我介绍几个老部下给你认识…”

    虽说王平对仕途没有过多的诉求,但既然人家有意投资,送了一个飞黄腾达的机会,也不会拒之门外不是?

    当下,就忙不迭的道谢,表示以后会常来叨扰老爷子。

    老爷子笑眯眯的应着,一副慈祥的长辈的姿势,顺便还点拨了王平两句。

    不管以后用不用得着吧,但都是人家几十年的经验,不容小视,王平都一一用心记下。

    金罗盘笑眯眯的看着,不时在傍边恭喜两句,一副乐见其成的姿势。

    确定这层关系之后,三人之间的态度又亲密了一层。闲谈两句后,老爷子话风又一转,说到王平那串很有安神养心之奇效的佛珠,表示还得借上几天。

    王平大度一笑,说等老爷子身体完全康复了再还也不迟。还说过些时日就给老爷子搜罗一件有同样功效的护身法器送过来。

    客气几句后,老爷子就笑呵呵的接受了。

    金罗盘也十分眼热,更加肯定了这长青侄儿背后有佛道高人撑腰,当下就表示自己还有些百年桃木,也要交换一件佛道法器。

    反正一只羊是赶,两只羊也是赶。大街上的佛教工艺品又多的是,王平自然不会扫兴,一并应了。

    当下三人各逞所愿,皆大欢喜。唯独魔僧大师不大满意,没好气的的道:“常言道,丹田练就长命宝,万两黄金不与人。你小子倒好,开口就是两件。也太不拿洋盘当瓷器了吧,以为老衲的法力是天上掉下来的是不?”

    王平却是还真没想到这层,这生产商一闹意见,他就抓瞎了,讪讪的道:“那怎么办?实在不行,去古董店淘两件差不多的应付过去得了呗…”

    魔僧就有些恼火,斥道:“你以为上品佛道法器是什么?是大白菜么?说淘就能淘的?这天下就老衲一个人有眼力,其他人都是瞎子不成?”

    这下,王平是真抓瞎了,问道:“那怎么办?”

    魔僧没好气的的道:“都答应人家了,还能怎么办?买两件工艺品来,老衲现给你造呗。这次就算了,但你这心态,是真得改改了,就算老衲是分宝岩,这法器也不能见人就送啊。你也是熟读仙侠的人,匹夫无罪,其罪怀璧的道理,就不用老衲饶舌吧?”

    “是,是!”,王平立马就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忙不迭连番保证道:“这次我确实没注意,保证不会有下次了。”

    魔僧也不为己甚。再说王平毕竟是初出茅庐,这事也怪自家没有提醒。告诫两句后,就自识海中沉寂了下去。

    按下此节后,王平暗里估摸时间,在不引人怀疑的前提下,和金罗盘约定好交换日期之后,方才下楼。

    两人在楼下又坐了一会,八点过后,胡丽丽三女方才起床。又在刘府玩了半天,用过丰盛的午宴之后,两位师傅带着各自的助理,在主人家的欢送下,打道回府。

    胡丽丽要跟着伺候老爷子,留在了刘府。金罗盘从北方一回来就来刘府了,工作室里还有些积累的事情要处理,和王平约期再聚之后,就急忙忙的回去了。

    王平回去的时候,就没有美人开车的待遇了,秦瑶丝毫不给王老板面子,自顾打开车门,钻进副驾驶室。

    王平起动发火,熟练的摇着盘子,一边和秦瑶说些闲话,一边暗自盘点此行收获,略一盘点,心里也是颇为满意。

    首先卡上又多了二十五万,刘家出手颇为大方,看在王平出了串佛珠,并给金罗盘提了不少有效建议的份上,多给了十万。加上胡丽丽已付的五万出场费,加上六扇门奖励的十万,令自己的个人资产再度突破,一共达到四十万。虽然还不算什么款爷,但总算是脱离了温饱,踏入小康的层次,给国家的人均收入增长贡献了一丝微薄的力量。

    除此之外,还收获了人脉。市井方面,认识了金罗盘这老叔,能让自己在江湖路上走得更远。庙堂方面,认识了刘老爷子,能让自己在仕途上走得更远。

    金老叔修为虽然差点,但交游广阔,长袖善舞,在江湖道上也称得上一声前辈名家、江湖宿老。刘老爷子,虽然已经退下了,但人走茶未凉。把老爷子在官方的能量换算为修行境界的话,那至少也得是个元婴老祖级别。

    认识了这两位之后,自己就是黑白两道都有人,就从一个纯天然的不含任何添加剂的草根进化成了一个小小二代,也可以学别人家的孩子那样策马奔腾纵享人世繁华了。就算是本府老大想要动自己,都得先掂量一下再说。

    当然自己的追求也不再这上面。所以人世间的繁华,还是留给周青、李光贵等人享受吧。

    除此之外,还和胡老板达成了口头协议,担任她那家市值上亿的贸易公司的风水顾问,虽然年薪不是很高,但一年也有个三四十万的进项,干个一两年,就能全款购买当初接走系花那款奥迪了。

    最后就是坐在身边的秦妹妹了。李光贵诚不我欺,这用钱泡妞就是快,百余万的玉坠砸下去,秦妹妹貌似有几分了以身相许的态势。

    这一盘点完毕,王平很是满意,轻松的摇着盘子,哼起了“咱赚钱了,赚钱了,有钱不知道该怎么花,我左手买个诺基亚右手买个摩托罗拉,我移动联通小灵通一天换一个电话号码…”的调子,颇有几分踌躇满志,无产阶级当家作主、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意思。

    这荒腔走板的噪音一出来,杀伤力是杠杠的。秦瑶立马就皱起了眉头,打击道:“打住,打住。瞧你那点出息?不知道怎么花是吧?我告诉你,穷玩车,富玩表,单反穷三代。玩车、玩表、玩摄影,分分钟就可以让你一夜回到解放前。就你那三十万,还不够买胡姐那车一个轮子,还不知道怎么花?”

    “我说,有你这么扫兴的么?让哥先高兴一会不行么?”

    “不是你说的有钱不知道怎么花么?我就给你科普一下啊!”

    话说王平到底是穷人咋富,才刚脱贫不久。哪怕再有钱,底子也还是一个草根。就算是魔僧大师立马就给他变一亿出来,除了那首歌里唱的买车买房、请保姆、吃龙虾、洗桑拿等的常见方式之外,一时之间,他还真想不出什么行之有效的方法,可以把这一亿全花出去…

    说白了,败家,也是个技术活。也是需要底蕴的!

    王平底蕴不够,缺乏败家技术。好在旁边就有个明白人。秦瑶赚钱的能力如何?暂且还不知道,但是她花钱的技术,无疑是一流的。

    秦瑶对各种奢侈品,是了若指掌,耳熟能详。、

    秦瑶一讲解,王平才知道,原来,世上还有种一个轮子就可以换辆普通小轿车的自行车。还有可以换套房子的相机。还有可以换辆豪车的手表。一句话,度娘之外,还有更广阔的天空。爱马仕、香奈儿,法国红酒之外,还有很多其他更有效更快速的花钱方式。

    扫兴的同时,王平也不由有些怀疑这妞的家境。这妞对败家这门学问,已经研究掌握到一个颇为精深的境界了,就算达不到元神,那至少也得是个元婴期。

    总之,秦妹妹的科普立马就把这货打回原形,让他再也嘚瑟不起来,哪怕还来三百万,也一样。

    反正几十万也没多少,也不过一个稍微好点的手表而已,不如花在秦妹妹身上算了,一百万的玉坠都砸进去了,也不差这点表钱。

    一念至此,就一打方向盘,改变行车路线。

    “不是回金源小区么,你这是准备去哪儿?”

    王平道:“上次你不是说想买个甲壳虫么?不用攒钱了,哥给你买了。”

    秦瑶心里说不触动是假的,嘴里却嗔道:“谁要你买了?有钱也不带你这么挥霍的啊。”

    识海中,魔僧也暗自赞叹了一句:修为不咋地,但性格还真挺合老衲的脾胃。颇有些老衲当年的风范。修道之人,就得有这种一掷千金,视钱财如粪土的豪气才行。嗯,不错,是个修道种子!

    王平笑道:“谁挥霍了?穷玩车,富玩表嘛,咱玩不起表,先买辆车玩玩。”

    俗话说女人心,海底针。女人的心思难以琢磨。但是通过她们一些行为,也能了解到她们的一些真实想法。

    如果她拿他当一个凯子宰,那她心里也只是把他当成凯子而已。如果她开始试图控制他花钱的速度,那么,说明她已经开始思考和他一起过日子了。

    如果王平知道这点,无疑会欣慰。可惜,他却不明白这点,反而,把古龙大师的“女人说要是不要,说不要就是要”的训示,当成了金科玉律。

    说了两句,见秦妹妹执意不肯要车,反而一个劲的劝自己攒钱买房,就有些不耐烦了,大男子主义发作:“房房,就知道房。哥吃公家的,穿公家的,看病吃药也花公家的,攒钱来干什么?再说这点钱又能买什么房?买个厕所都够呛,还买房?”

    美女都是有脾气的。一番好意被这货当成驴肝肺,秦瑶也有些恼了,你不差钱是吧?买车就买车,你敢买姐就敢收。

    不过毕竟这货是好意!秦瑶转念一想,也就把到了嘴边的话咽回去了,反倒有些小甜蜜,暗自盘算着与自己的小金库不冲突的车型,准备给王平一个回礼。

    “你喜欢那种车型?”

    “你问这个干什么?”

    “这你别管,你就先说说呗…”

    “最中意的嘛,当然是劳斯莱斯喽。不过,如今好歹也是体制中人了,太嚣张了不好。就大众帕萨特吧,车还不错,又不显山不露水的,低调!”

    一路闲话着,不多时,就到了四s店。

    在一干销售人员的欢迎下,花了差不多三十多万,给秦瑶买了一辆红色的高配甲壳虫。

    这车一买,卡里就只剩下三四万了,一夜回到解放前。

    秦瑶也投桃报李,给他买了一辆十多万的大众帕萨特。

    这生意做得?偏偏王平还满腔欢喜。

    问世间情为何物?

    直教人脑残无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