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五十一章:暗流!
    是夜,宾主尽欢,玩到两点左右,方才尽兴而归。

    王平他们是玩高兴了,却不知道此次出来娱乐牵动了不少人的神经,很多人也陪他们到两点没睡。

    市区,灯火通明。某公司大厦三楼,就有三个人还没入睡。

    这是一间宽敞的房间,一个四十上下的中年人和一个五十左右的老头,还有一个二十出头年轻人。

    老头瞑目凝神,垫着蒲团,盘坐在地上。

    面前,铺着一块三尺见方的黄布。

    一个香炉,一个造型奇异的神像,一块沾着血液的棉签,几根头发,还有一张照片。除此之外,黄布上再无他物。

    老头闭目凝神,年轻人一脸戒备和关注的站在傍边看着,看样子,是在护法。

    中年人西装革履,一副成功人士的派头,略带些患得患失的神色,在地上不停的踱来踱去。

    片刻后,老头长吐一口气,睁开了双眼。

    中年人急切的问道:“苗先生,情况如何?”

    苗先生身材高大,五官端正,相貌堂堂。只是,气色有些阴鹫,破坏了整体形象。

    摇摇头,答道:“恐怕要令慕容老板失望了,对方请了佛道高人,破了苗某的法。”

    闻言,慕容老板的表情有些复杂,有些失望,也有些了然。说道:“原来有佛道高人,难怪他们还有心思出来唱歌。”

    年轻人道:“师父,要不要我去试探一下?”

    苗先生一挥手,阻拦道:“不,切勿打草惊蛇。”

    回头对中年人道:“慕容老板,对方有佛道高人,此事已不可为。麻烦慕容老板速安排人手,连夜送我们师徒出城。”

    慕容老板道:“这么急,苗先生不再试一下?”

    “苗某试探了两回,皆是无功而返。恐迟则生变!”,苗先生回道。又对年轻人吩咐道:“小武,你快收拾行装。”

    慕容老板不甘之色一闪,随即,又强自按捺了下来,无力的挥挥手,颓然道:“如今之计,也唯有如此了。”

    随即又强自振作精神,强笑道:“今夜就刚好就有一批货要发往桂西。为免暴露,就要委屈一下贵师徒,在货厢里将就一下了。”

    苗先生一笑:“无妨,苗某还没那么娇贵,煤堆和垃圾场都睡过。货厢算什么?”

    小武却有些不情愿之色。来时也是坐的货厢。虽说里面很是宽敞,洗手间、铺位,食水也一应俱全。但比之外面,到底有些气闷。

    不过师父发话了,他也无法。几下就收拾好东西,然后提着箱子,三人下楼来到货区,苗先生师徒进入到货厢,货车起动,开出公司大门,悄然消失在夜色之中。

    十里外,城西农贸市场。

    一家运输海鲜的小公司,工人们都已早早睡下了。门卫室和走廊的灯还亮着。二楼办公室的灯也还亮着。

    办公室颇为简朴,几台电脑和一些办公座椅,布置和其他办公室没什么两样。

    里面还有个房间,一个四十上下的中年人和二十上下的年轻人,还在房间里忙碌着。

    中年人是这家运输公司的老板。菜市场的人都叫他老郭。

    老郭五官普通,除了身材比较高大健壮,没有大肚腩之外,与寻常老板并无两样。

    老郭是十年前来到这里打拼的,从一个门面,发展到一个拥有三十四个工人,十几辆卡车,两三栋楼,千万以上的固定资产的小公司。

    老郭口碑不错,虽然已经算个不大不小的款爷了,但却没有半点土豪习性,平素里为人十分低调谦和,和街坊们都相处得还算可以。对工人也是笑眯眯的,很少见他发火。

    老郭的作风也十分正派,除了爱斗几把小地主之外,也没有什么不良嗜好。唯一比较奇怪的是,老郭妻儿却没和他在一起。不过老郭说妻儿都在老家,并且,隔三差五的,他也会牺牲一些赚钱的机会,回家与亲人聚上一段时间。

    再者,虽然老婆不在身边,但街坊们也很少见他出入娱乐场所,也没养情人、包小三什么的。这样的品行,妇人们赞叹之余,久之大家也习以为常,渐渐也就没人再关注老郭的家事了。

    年轻那个,大家都叫他小李。他五官端正,身材健壮,气质精悍,很有些退伍军人的气质。他那一有空闲就跑步锻炼,打军体拳的爱好,也证实了大家的猜测。

    小李是一年前来到这里的,据老郭介绍,小李是他的远房亲戚,退伍后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就来投奔他,担任了自己公司的业务经理。

    小李长相不错,又事业有成,作风又挺端正,平时除了上班,就是锻炼。没有寻常青年逛夜店和抽烟喝酒、赌博之类的不良嗜好。所以,深得菜市场那些大妈大爷的欣赏。没事时,就爱拉着他唠嗑,调查家庭情况,以介绍女朋友的名义,推销亲戚朋友家的适婚女青年。

    小李不堪其烦,就去找老郭诉苦。老郭就去人才市场招了一个英姿飒爽的退伍女兵。以后,小李晨跑就有伴了。看着两个朝气勃勃的退伍青年出双出对的锻炼,热心的大爷大妈们虽然有些怪老郭多事,但也只得按捺住做媒的心思。

    总之,街坊对老郭和小李的印象,都还是不错的。

    但现在如果街坊邻居在这里,看见这两人的状态,肯定会推翻先前的看法,说不定,还会拿起手机拨打110报警。

    无论是谁,看见这一幕,也不会再认为他们是普通本分的海鲜商人,反而绝对会认为他们是特务。

    里屋,另有千秋,几台不知名的仪器,红绿灯闪烁着。仪器接连着一个三四十英寸的大电脑,小李座在电脑前,专注而快速的敲击着键盘。

    随着敲击,屏幕上代表着地图的各种线条和符号不断的变换着角度和位置。随着小李的动作,一个清晰的局部地图被调了出来,放大的线条上,一个红点慢慢的向外延伸闪烁。

    小李停止敲击,指着线条上的红点,说道:“二十分钟前,苗百蛊师徒开始出发。卫星信号显示,他们现在已经到了高速路口。”

    老郭点点头,吩咐道:“放大图片,记下车牌号。”

    若是有街坊在这里,一定会揉揉自己的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这个一脸严肃,浑身都透出一股干练和威严的中年男人,真是平常那个嘻嘻哈哈,没个正形的老郭?

    他们自然不知道,除了公司老板之外,老郭还有一个锦衣卫百户的身份。

    锦衣卫是特殊职权,决定了他们是个特俗的群体。

    锦衣卫职责颇多。其主要职责,就是维护国家安全。和平年代,锦衣卫担负着保护天子,监察百官,监控江湖,对抗境外势力渗透等责任。战争时期,锦衣卫还参与到收集情报、查探敌情、策反敌将,斩首暗杀,袭击破坏、扰乱敌人后方等工作。总之,为了胜利,他们可以不惜一切。

    锦衣卫的职责决定了他们的权力。他们直接听命于天子。他们有着独立的武力、监察、财政、司法体系。为了维护国家安全,他们可以逮捕任何人,包括皇亲国戚、王公大臣,然后进行秘密的审讯。

    总之,锦衣卫是一群特殊的人。若非要用一句话解释清楚他们的特殊性的话,那么,可以把锦衣卫理解为国管…国家城管!

    当然,无论权力、地位、待遇,锦衣卫都要远远超越城管!

    一般来说,锦衣卫设正三品的指挥使一人,为最高长官;下有从三品的指挥同知二人;正四品的指挥佥事二人,从四品镇抚使二人,协助指挥使统筹全局,负责整个系统的日常工作。省道负责人为千户,正五品。副千户,从五品;府城负责人为百户,正六品。试百户,从六品;下设正七品总旗,从七品小旗若干,分驻各县城。小旗之下的工作人员称校尉、力士。对外有参事、校令等,另有精通多国语言的通译人员。

    这老郭叫郭峰,是正六品的百户,锦衣卫又见官大一级。到了地方上,就是四品黄堂知府,也得对他这百户客客气气。但因为锦衣卫职责的特殊性,注定他们只能选择低调和隐秘,不能像城管那样,可以在公众面前肆意的显示他们的威风!

    所以,郭峰郭百户隐身此地十年,街坊邻居也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小李叫李锦峰,出身锦衣卫世家。因锦衣卫的特殊性,对成员的忠诚度就有更多要求,宁缺毋滥,很多成员,都是世袭。

    李锦峰是七品小旗,担任县级负责人都足够资格。但因为他精通电脑,又和郭百户家是世交,郭百户就把他要了过来。

    两家虽是世交,但锦衣卫等级森严,又是工作状态,故郭百户言出法随。

    小李又一阵敲击,不断放大调郑地图上那个红点。转眼间,图片就清晰起来。记下车牌号后。问道:“组长,要不要通知兄弟们,把车扣下来?”

    郭百户摆摆手,说道:“不急,这苗百蛊和慕容策的勾当,不是重点。重点在于慕容策的大哥慕行政身上。只要摁住慕行政,慕容策就蹦跶不起来。”

    李锦峰道:“咱们现在怎么办?”

    郭百户道:“通知桂西的兄弟,叫他们注意监控就行了。”

    李锦峰拉动鼠标,点了两下,发了个信息之后,又问道:“要不要通知刘家?刘老太爷开国元老,刘老爷子又三朝老臣,军中门生故旧颇多,若事后被他知道我们毫不做为,恐怕有些不好交代。”

    锦衣卫成员来源,除了世袭之外,军中选拔也是大头。故李锦峰才有此一问。

    郭百户笑了笑,摆摆手:“要什么交代?咱们是天子亲军。咱们只要忠于职守就可以了。再说了,按住慕行政,不就是对刘家最大的交代么?”

    闻言,李锦峰也有些醒悟。确实,锦衣卫从来就只需要争宠,而不需要站队。退一步讲,刘家目前也还不值得投注,示好就足够了。刘家大公子建邦,时任南方某府四品黄堂,慕行政就是他的主要对手。前些日子,八府巡按一连撸了好几个大员,刘建邦和慕行政都瞄上空出来的从三品参政的位置,争夺十分激烈。只要帮忙按住慕行政,刘家自然会领情!

    当下,就心悦诚服的道:“组长高见,属下受教了!”

    郭百户摆摆手,问道:“对了,我叫你上次派人接触那个王平,结果怎么样了?”

    李锦峰回道:“据妲己回报,这王平行事颇有分寸。她建议吸收。对了,说起此事,属下却是有些不解。这王平的神打功夫虽然颇为高明,但也未摆脱事后虚弱的限制。组长为何如此重视此人?”

    闻言,郭百户就弯腰在电脑上弄了几下,点出一个文档,说道:“这是晋省同行传来的资料。你自己看看。”

    李锦峰一看,方才了然。点头道:“原来这王平是王道明的后人,如此说来,就不是外人了。当年,这王道明和我们锦衣卫前任指挥使也颇有些香火情!”

    郭百户道:“正是如此。好了,时候也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对了,找个机会与那王平接触一下。”

    “是!”

    片刻后,房间里的灯灭了。

    刘府,三楼。书房还亮着灯,刘老爷子和陈夫人还坐在灯下。

    老爷子眉目如剑,不怒自威,眼神中透露着睿智和锐利的光芒,全无半点原先在病床上的状态,与先前判如两人。

    陈夫人正襟危坐,雍容华贵,气度不凡。

    刘老爷子问道:“淑言,情况怎么样了?”

    陈夫人道:“爸,目前一切正常。丽丽他们正在回来的路上。”

    刘老爷子洒然一笑:“算他们知机,倒要看看,他们能忍多久?你吩咐一下,叫老陈打起精神,仔细排查一下这几天的路况监控。”

    陈夫人回道:“先前就安排老陈排查了,工作量颇大,怕是要等几天才有结果。”

    随即,有些不满的道:“锦衣卫是干什么吃的,现在还没个动静。爸,要不要给王千户打个电话问一下?”

    刘老爷子一摆手:“不必,锦衣卫也差不多该传递消息了,再等等。”

    陈夫人颇有些不甘心的道:“您退了这么多年,就怕有些人忘记了刘家。”

    “不必,目前是建邦的关键时期,切不可自乱阵脚。静观其变就可以了。巫蛊小术,只能攻其不备。现在我们既然知道了,这等鬼蜮伎俩,又何足为患?不过,也是个教训,以后,家里该整顿一下了。”

    说罢,挥挥手:“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你先下去休息吧。我想点事情。”

    陈夫人:“您也早点歇着,您身体还未康复,也别太过操心了。”

    “知道了。”

    刘老爷子挥挥手:“去吧,让我静一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