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四十八章:可靠的王平!
    “老头子有些乏了。你们年轻人玩吧!”

    说罢就站起身来。刘妈忙过来带路,领金师傅到客房休息不提。

    长辈都走后,胡丽丽和金小莲也就活跃起来,说什么也不放王平走,硬拉进房间,又战了几回。

    这次因为喝酒的缘故,王平的头脑有些晕乎乎的,没有先前清醒了。错招频出,再不复先前赌神的风采,没用几圈就输出去两三千。

    这货虽然刚才也喝了不少,但酒醉心明白。这点酒倒也不至于就把他彻底迷糊。胡丽丽的心思,其实他都看在眼里。只是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心理,不揭破而已。

    俗话说,酒为色媒人,饱暖就思那啥啥的。这酒一喝多,就会发热,一发热,就容易想岔。若是傍边还有两个美女,那就更容易想岔。

    对面是胡丽丽。左手边是秦瑶,右手边是金小莲。这一边一个大美女,酒醉饭饱的王师傅那还有心思算牌?输了不就是要钱么?又没要命...

    所以这货现在全琢磨着怎么揩油,琢磨着姓骚扰呢。

    单论容貌,秦瑶略胜一筹。这妹纸胜在清丽,有股浓浓的女神范。一副高冷的表情,让人一见之下就有些牙痒痒,恨不得狠狠鞭挞一番后,让她跪着唱征服…

    胡丽丽容貌略微比秦瑶差点,但身材却又扳回一局。前凸后翘,惹火至极,就像一颗熟透了的水蜜桃,让人一见之下就像狠狠的咬上一口。妖艳狐媚,身上有股浓浓的小三范...

    金小莲容貌差秦瑶一点,妖媚差胡丽丽一点,但也有自个的优点,那就是那双无敌的长腿。让人一看就手痒,有股浓浓的嫩模范。

    三女可谓是梅兰竹菊,各擅那啥啥的。任何一个,都值得下手,都足堪慰籍王平这前叼丝宅男的那啥啥的。

    按理说王平不该磨蹭到现在,只是胡丽丽却坐得有些远了,坐在了对面。虽说王师傅手上功夫不弱,曾经练过一段时间的五龙抱柱,练就一只麒麟臂,但不是通臂猿猴,臂展短了点,鞭长莫及,只能遗憾放弃。

    金小莲倒是方便,触手可及,但却是右手边…除了左撇子,见过几个用左手摸牌、出牌的?

    王平对这妹纸的那双长腿很是眼热,但一来这方位不是很好,技术上不好操作。二来,出于战术层次考虑,为免暴露行迹…为了给这妹纸留个好印象,为了装纯,也只得遗憾放弃。

    这一用排除法,就能向秦瑶下手了。

    于是这货就装出一副醉得不轻的样子,在椅子上扭着,一边心不在焉的胡乱出着牌,一边不着痕迹的把椅子朝秦瑶这边移动。

    所谓墨黑朱赤,这货时常与魔僧、金罗盘这等宗师、大师级的相处,这水平就自然进步。其他不说,只是这演技就比以前进步了不少。虽不敢说是影帝级,但也绝对达到了最佳新人、实力偶像派的层次。

    这货演得颇为逼真,动作也颇为隐蔽,三个妹纸都没发觉。被他几扭几扭就扭到了桌子角边,找到了最佳出手位置,一个与目标触手可及的距离。

    找到最佳位置后,就不再扭了,随手打出一张可能是点炮的牌,然后就故作不支的样子,浑身一软,一滩烂泥似的趴在桌子上,右手就随意的出着昏招,应付着牌局。

    左手悄悄伸出,使出兰花拂穴手,轻轻在目标上一沾即走,观察敌人反应,见对方似乎未曾察觉,又悄悄伸出一阳指,又是一沾即走。

    嗯,还是没有发现。嗯,敌人警觉性太差了。不过,我喜欢!接下来,就可以试着加大力度了。

    接着,这货就越来越大胆,手上绝招频出,就把啥米一阳指、二指禅,兰花拂穴手、六脉神剑,天山折梅手等以出手快捷而知名的手上功夫全使了个篇,俱是一沾即走。见秦瑶还是不动声色,这货就放心了,就使出大力金刚掌,按了下去…

    嘶…所谓,上山得多终遇虎,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有些时候,人的眼睛,会欺骗自己。肉眼看到事物,只是个假象。

    这天下没有绝对无敌的武功,任何奇功妙法,都有一种武功克制它。

    这回就没先前走运了,就终于遇到了专门克制大力金刚掌这等粗苯功夫的九阴白骨爪…对手只是伸出了五根芊芊玉指,粘住王师傅手背上的皮肤,然后,狠狠一拧…

    嘶…说是大力金刚掌,但却未曾真个金刚不坏。那个疼啊?就别提了,好悬没疼出泪来。

    触电似的把爪子缩了回来。悄悄一看:好咩,丫下手挺狠的,都被扭青了。

    哥承认你功力不浅,还心狠手辣!不过,你以为哥就会这么放弃么?那你也太小看哥了——哥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神马叫百折不饶,神马叫威武不能屈?

    疼痛不要紧,只要摸得着…这股疼痛过后,王平又伸出左手,以一种大无畏的英雄气概,缓缓的,却又坚定不移的,朝着目标地进发…

    感觉自家腿上又多了个异物,秦瑶不动声色,又悄悄使出九阴白骨爪,五指轻合,往中间一粘,然后…嗯,不对,有老皮,粘不动…

    享受着手上传来的温滑弹腻的感觉,王平得意一笑:小样,傻眼了吧,哥这回把手背放在了下面…

    这掌心的皮肤却是比手背老些,再加上王平又把手掌伸圆了,这皮肤就处于绷紧状态,就正好克制了九阴白骨爪,一粘之下,却是没粘动。

    秦瑶秀眉微微一皱,就迅速变化手法,转拧为掐,狠狠的掐着。

    这掐嘛,虽然还是痛,但到底要比拧的痛苦伤害值要逊色一些。所谓疼痛不要紧,只要摸得着!就正在发情的雄性的忍耐范围之内!

    你横任你横,我自清风拂山岗。你横任你横,我自明月照大江…这货默念乾坤大挪移心法口诀,用手背的温滑弹腻来转移疼痛。

    “嘶”…这货正默运玄功,转移着手心的疼痛呢。忽然,左腿上传来一阵剧痛,一下子就超过了乾坤大挪移的限度,好悬没失声叫了出来,忙不迭的就缩回爪子,捂住痛处,一阵好揉。

    自作孽,不可活!这货先前为了方便出手,就扭到了和目标触手可及的位置,还沾沾自喜着呢。浑然没想到,这位置上,自家摸别人大腿是方便了,但人家掐自家大腿也同样方便…

    疼痛之下,右手也一抖,捏着牌就掉了下去。

    胡丽丽就把牌一推:“哈哈,八万,谢了啊。给钱!”

    金小莲也把牌一推:“我也胡八万…给钱!”

    秦瑶不动声色的收回右手,也把牌一推:“给钱!”

    “啊啊…”

    话说凡事有利必有一弊。一炮三响,本是坏事,但王平就正好借着此机会难得,叫上两声,发泄一下疼痛。

    见这货一副纠结痛苦的样子,磨磨蹭蹭的。胡丽丽心头畅快的同时,又有些不满。一敲桌子:“磨蹭什么呢?快给钱!”

    金小莲:“谢谢,承惠伍佰元!”

    秦瑶白了这货一眼,也伸出五根芊芊玉指,示威似的摇了摇。

    王平讪讪的给了钱,结束了这圈。过后,这货对秦妹妹的九阴白骨爪颇有些忌惮,安分了几圈。

    不过,到底那啥?

    对女神伸出咸猪手,是埋藏在每个宅男心底的那啥——就如同商人逐利、官员好权、猫儿爱腥、蟑螂逐臭一般自然,这是一种原、子弹都无法抹除的天性,又何况区区九阴白骨爪乎?

    所以这货忍了一会儿后,到底没抵住内心深处的召唤,又蠢蠢欲动起来,装了一会正人君子后,忍不住又悄悄伸出左手。

    嘶…我忍!嘶…阳光总在风雨后,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那啥,不得不佩服这货的坚韧。疼得面容都扭曲了,还是死死的不撒手!

    …骚动的荷尔蒙面前,疼痛算什么?

    所谓,苦心人,天不负。王平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王。

    “瑶瑶,该你了,出牌…”

    所谓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活该王平今天笑到最后,把这天时地利人和全占齐全了。

    喝酒了,可以借着酒意装疯卖傻。这是天时;位置坐好了,秦瑶要对抗这货的咸猪手,就能用右手。这是地利;秦瑶一掐这货,难免就会耽误出牌,这一耽误,打得正起劲的胡丽丽和金小莲就要催促。这是人和!

    秦瑶掐了几次,但这货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舍得一身剐,敢把女神推上炕的架势,任她怎么掐,都死不撒手。

    无奈之下,秦妹妹也只得任这货把手搁在自己腿上。这种程度的骚扰,也还未触碰到秦妹妹的底线。再说这前前后后的,王平在秦瑶身上也差不多砸了百多万了…

    砸菲玲身上,困觉都差不多了,何况人家只是摸摸?

    所以,那啥…不得不说,芒林,确实是个好东西!

    再说王平,也木有立刻就收回投资的意思。这自家知道自家事,目前来说,还需要积蓄,远不到收获的季节,先收点利息,吃吃豆腐,也就差不多了。

    所以这秦妹妹虽然屈服默许了,但他也没得寸进尺,只是固守打下的地盘,未曾攻城掠地。秦妹妹也就松了口气,觉得这货还算那啥…可靠!

    著名仙侠评书大师,仙道理论专家梦玄机曾经说过一句话:仙道中人,求的就是一个念头通达。

    修士的念头得到通达,都会对修为产生作用。这正作用还是副作用暂且不管,反正有用就是了。

    比如眼下的王平,这咸猪手一得逞,念头就通达了,享受战利品的同时,也削微的收回了一些心思,用在了牌上,景况就削微的好转了一些。

    再说那啥骚扰,最令人沉迷的,就是试探的过程。成果固然美妙,但和这紧张刺激的试探过程一比起来,那就要削微的逊色一些了。

    所以王平削微收回一些在牌上之后,渐渐的,胡丽丽和金小莲就削微的有些难受了,这打着打着的,就发现自己没剩下多少复仇的快感了。

    胡丽丽就有些索然无味,把牌一推,不再打了。

    王平不动声色的收回左手,貌似不解的问道:“咋了,胡老板,怎么不打了啊?”

    胡老板白了这货一眼,没好气的道:“姐觉得没意思了,不想再打了。怎么,你有意见么?”

    “不敢,不敢…”,王平干笑两声,叹道:“只是,这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啊!这不打牌了,又如何是好啊?”

    “要不要姐给你买几瓶安眠药啊?”

    金小莲一看时间,挺了王平一句:“这才九点多啊!丽丽姐,要不,咱们去泡吧如何?”

    秦瑶也符合了一句。

    话说这年轻人,就没有几个不爱玩的。现在就去睡,也确实是有些没劲。胡丽丽一看时钟,也颇有些意动。但还是有些顾虑,迟疑道:“泡吧不太好吧?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

    秦瑶就笑道:“这有什么?你姨妈不是叫你招待长青小师傅么,又不是你自己要去的。这王长青师傅执意要去,你要招待好客人嘛,有什么办法?”

    胡丽丽一想,也是。就点点头:“嗯,可以,就这么办!”

    金小莲也投了一张赞成票。

    唯独王平有些不满:“你们这也太不地道了吧?什么事都往我头上推。王师傅有这么没心没肺么?哦,这病人还没痊愈呢,我就要去泡吧…”

    秦瑶就瞪了过来:“就你废话多,一句话,去不去吧?”

    王平就双手一摊:“我能说不去么?”

    “那还那么多废话?”

    胡丽丽站起身来,招呼道:“那好,你们到客厅等我,我去给姨妈说一声。”

    当下,三人下楼。不多时,胡丽丽就返回来,叫了两男两女四个刘家的安保人员。一行八人,坐了辆11座的商务车,向市区驶去。

    王平搂着秦瑶,享受着指端的美妙触感的同时,也颇有些感慨。

    未发达时,时常意银,啥时候也像小说中猪脚那样,也遇见个神马刁蛮大小姐、**公主、暴力警花啥的,一连串的误会争斗,最终俘获美女的芳心,然后就和美女一起过着没羞没躁的性福生活。

    到了现在才发现,那啥…这些桥段,都tm瞎编出来骗人的玩意!

    那啥,啥啥暴力警花、美艳白领之类的暂且不论,就说这富家千金…这tm完全就和宅男钓丝是两个世界的生物好咩?

    要泡富家千金,总tm得先遇到人家了,才有机会下手吧?

    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时,对吧?

    白天人家在酒店、咖啡店、高端商场享受生活,你tm在上班。晚上,人家在夜店、酒吧、会所、五星酒店享受夜生活,你tm在加班…

    tmd连个和人家碰面的机会都木有,还tm泡人家?拿白富美当康师傅么,打杯开水就可以泡?

    好吧,就算宅男和白富美能碰着面吧?见着了你又能干什么?有机会和人家搭讪么?

    比如胡丽丽,尼玛逛个酒吧都带着三四个保镖保护着,尼玛连英雄救美的机会不给你留,更ta别说是搭讪了…

    王师傅正愤愤不平,魔僧大师就呵呵一笑:“消遣话本嘛,何必那么较真呢?当富人们不知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鱼龙不白服’之类的道理不就可以了么…”

    如此一想,王平心气倒也平了——也是,网络写手大多是草根钓丝,皆是一厢情愿,以己度人!

    比如这胡丽丽,其身家也不过上亿而已,还算不上是真正意义上的有财有势。但架不住人家有个给力的姨妈啊,可以说她狐假虎威,可以说她装逼,但人家有装逼的本钱。上个夜总会都带着保镖,并且,还全都是部队上退下来的精英。

    开车的平头青年,叫小王。曾经某野战部队排名前十的高手,那种经常在都市小说中担任猪脚的牛逼人物…俗称退伍兵王。

    坐在副驾驶室那个冷峻中年型男,是陈夫人的远房堂弟,胡丽丽叫他三舅。此人做过小王的教官,退伍后修过两年地球,也下海扑棱了两年,最后来投奔堂姐,做了刘府的护院。

    这陈三舅自身素质过硬,再加上又老成持重,做事很有章法。故而很得堂姐的看重,没用两年就把他从刘府调到了自己集团公司,提拔到保安主管的位置。

    这陈三舅平时都是跟着陈夫人全国各地到处跑的人物,胡丽丽却是不够资格使唤他。眼下也是陈夫人安全无虞,刘府另有专门人员保卫,为了慰劳他,才叫他带着自己的亲信,跟着外甥女一起出来娱乐放松一下。

    坐在后座的,是两个英姿飒爽的妹子,一个二十七八,曾经的女子特战精英队员,胡丽丽叫她何姐。一个二十三四,曾经是何姐的手下,现在是小王的恋人,胡丽丽叫她罗小妹。

    这车却是一个11座的别克商务车,后面有三排座位10个位置,很是宽敞。王平却死皮赖脸的和三女挤在了一起,趁热打铁,巩固着先前疼痛换来的果实,搂着秦妹妹,宣告主权。

    虽然,这货对金妹妹的大长腿也很是眼热,但是,自家知道自家事,王平非常清醒,知道自家不是情圣。没有希哥那样令人家庭破碎、身败名裂也无怨无悔、相逢一笑再叙旧情的高超手段。

    千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脚踏两只船最后大多会踩空落水的道理,他还是懂的。所以哪怕对金妹妹再眼热,哪怕以后会与梦中那双长腿失之交臂,他也依然死皮赖脸的赖在了秦妹妹身边。

    王平本来是知其白,受其黑。知道自家的哈数就暂时没想着左搂右抱。不料却错有错着,这种有自知之明的行为,恰好就触动了秦妹妹的某根神经。

    也不知道秦妹妹是不是眼睛有问题,不知从哪里就看出王平这货还算可靠,假意挣扎了两下之后,就默许了这一行为,就任由他搂着。

    王平靠着坐背上,享受着温存。感受到了白云大妈的心情,那啥…想往常,看今朝,思潮此起彼伏!

    王长青小师傅心里不平静,开车小王师傅心里也不平静。

    坐在驾驶室的王师傅,貌似专心致志开着车,车里的情况,却没逃过他的眼睛。

    透过挂在仪表盘上方的反光镜,观察到本家的情况,再想想自己,不由就有些好白菜都被猪拱了之类的感概。

    话说这开车的王师傅,也算是前途远大的优秀青年。虽然和小说中的牛逼兵王远远不能比,但和一些战友们比起来,还算混得不错的了。

    陈夫人待人颇为宽厚,并未拿他们这些保镖当下人看,待遇也丰厚,他小日子也过得颇为滋润。但是和一看后面这位本家,不由就生出些“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的心理。

    tad小说都是骗人的,老子就是正宗的退伍兵王,却是没木有小说中的笑傲**、叱咤商场,玩转情场,黑花、警花、校花、医花、职场花、金银花、母女花全推到的待遇。

    这同是姓王,这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泥…人家搂着女神摸摸掐掐,老子就只能摸盘子。

    王师傅车技很好,已经达到人车合一的境界。虽然走神,也把车开得四平八稳的。没用多久,就来到了目的地,本市娱乐业的领头羊,至尊红颜娱乐会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