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四十七章:老言橐龠,蛤言感应!
    事关修炼,王平也不顾不上美女的感受了,下了牌桌,找到刘妈,扯故说要休息,让她为自己备了间静室。等刘妈离去后,就关好房门拉开架势活动筋骨,待得气血都活动开之后,脱鞋上床,把枕头垫在臀下,收敛心情盘膝打坐。

    修炼是个水磨功夫,贵在坚持。一时之间,看不出什么效益,但只要日日坐去,自然水到渠成。时值酉时,修炼正是适宜。

    初关散乱昏沉,王平早已渡过,能初步做到摄心一处,调息功夫,也渐渐纯熟。故而这次却是轻车熟路,暗自调匀自己的呼吸,渐渐的就心气浑为一体,初步进入到物我两忘的定境之中。

    同是入定,但这次,感觉却与上次有些不同。

    上次只是杂念减少,感觉周身和融,不想下座。可还是有感觉,能察觉到自己的存在。这次同样有类似的感觉,但更加奇妙。

    在此周身和融的状态下过了也许是半小时,也许是一小时,王平自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恍惚中,突然发现自己消失了。身体消失了,躯干也消失了。自己突然变成了一个中空的大圆桶,或者类似一根中空的柱子,或一个圆球。

    非但如此,还忽大忽小。大时可冲塞天地,与自然宇宙同体。小时则压缩成一个点,一粒微尘。身体虽然消失了,但感觉确实无比的宁静、愉悦。意识,又清明,又浑蒙。明明知道自己身体还在,但又觉得这状态是理所当然的。

    总之这是一种以前从未体会过的奇妙状态,王平沉浸在此感觉中,浑然不知道时光的流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听到一声清脆的钟鸣,让他清醒过来。

    睁眼一看,金罗盘就立在床头,笑吟吟的,手里,还捏着一个金灿灿的法铃。

    胡丽丽,秦瑶,金小莲,刘妈几人也都在,都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

    王平虽然清醒了,但并未急着发话,按照魔僧的一贯的教导,做了套收功的动作。先是长吐了一口气,然后搓热双手,在脸上揉了揉,再弹弹耳朵,再摩摩小腹,按按足三里,擦擦涌泉,有条不絮的做完这些之后,方才下床穿鞋。

    笑道:“都在啊,老叔您怎么也来了?”

    金罗盘呵呵一笑,还未发话,金小莲这菇凉就抢过话头,噼里啪啦的两下就把事情的原委解释清楚了。

    原来王平这一坐,就坐了两个多小时,现在已经是七点多,到饭点了。王平走后,三位妹纸又玩了几把,刘妈就来叫吃饭,三女收工出来后没见着王平。刘妈就说王平睡下了,然后就来叫他,走到房间看见他坐着一动不动,一副电视里的大侠练功的样子,就没敢打扰。

    刘妈虽然不懂修炼这些,但好歹看过电视。芒果台最近就在热播小笼包主演的金庸剧,剧里面男女猪脚躲在棺材里练功,没做好防护措施,不幸就被郭大菇娘和李道长打搅了,结果就坏菜了。

    有鉴于此,刘妈就没敢惊扰,轻轻带上房门去找金罗盘这专业人士。本来,没三妹纸什么事,但听刘妈这么一说,三位妹纸也有些好奇,也跟了过来,再然后,大家都知道了。

    听罢,王平也暗自警省不已。幸好遇上了刘妈这有分寸的人,若也碰见郭大菇娘那种缺心眼的,却是有些不妙了。

    这修炼之道,虽不像电视上演那样,被人打扰了就要经脉逆行走火入魔啥的那么玄乎。定力精深的佛道高人,忘机绝虑,泯然大定,一坐就是几个月。定静之中,外人别说是推一下了,就是把人家抬起来再扔出去,也难已弄醒人家。

    但自家功力还浅,离那个境界还有十万八千里。若是被人惊扰了,虽不至于吐血三升,走火入魔。但功力小小退步,却是在所难免的。或是岔气,或是心神小损,两三天之内再难入静。

    总之修炼初中期,都还有各种形式,各种规矩,还有不少禁忌。要到高深境界,才能不拘于形式,一派天然。所以修道人才要在正式炼内丹之前行走江湖,或悬壶济世,或结交权贵,积蓄钱财、人望。然后再选择地建观,招收弟子道童,组建势力,辅助自家修炼。

    这些就是法财侣地的真意。当然目前来说,自己修为还浅,也用不着弟子道童护法,自家注意一下环境和防护也可以了。等以后修为精深了,再考虑这些也不迟。

    他此番心念,说来话长,其实不过转眼间事。当下就呵呵一笑:“如此,却是我有些孟浪了,幸好刘妈见多识广,却是要谢谢刘妈通知我老叔了。”

    刘妈就摆手谦虚了两句。见状金罗盘就知道这长青侄儿已经意识到防护问题了。就把提点的话语又咽了回去,笑呵呵的说了两句闲话,岔开此节。

    厨房已经把宴席准备好了,王平既然醒了,众人也不耽搁,王平稍做收拾后,大家移步,同去用宴。

    一路无话,王平就暗自沟通魔僧,说起了自家先前感觉到的一幕。

    魔僧就呵呵一笑:“此乃橐龠也,太上云: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此喻也,你先前的定境中,就模糊感应到这个状态。这是好事,是功力进境的兆头。”

    王平也看过道德经,闻言方才了然。所谓“橐龠”者,就是风箱。把老子的原文翻译成大白话就是:天地就像个大风箱一样,空虚却有包罗万有。本是一片虚无,运动中,却产生了万物。

    不过,老子的话虽然了解,也在修炼中实证到了“橐龠”的状态。但体验到这种状态,对接下来的修炼,到底有些什么好处?他却是不怎么清楚,就问了一句。

    魔僧就回道:“老子的原意,是借鼓风箱的其内部空无的特性,比喻天地之间是空无的。而它在发挥作用时也不会穷竭,在运作起来后愈发的显著、突出。修炼中体验到这境界有什么好处呢,就是让天地与道架起桥梁得以连接。继续深入下去,就是蛤蟆说的‘感应天地’境界。”

    因王平喜爱小说的缘故,往日闲谈中,也曾和魔僧谈论过仙侠小说境界设定。其中,魔僧对徐公子的“妄心天劫”和蛤蟆的“练气九阶”之设定颇为推崇,认为其设定内蕴仙道真意,内有颇多值得借鉴感悟之处。故而才在讲道中时常引用。

    闻言,王平略有所悟,但却又表达不出来。

    话说正统佛道真师传法,都会应机随缘,根据弟子的功力进境而随时点化。而不会拔苗助长,讲解太多超过弟子境界的东西。眼下,既然王平隐约感悟到那一层,魔僧也不藏着掖着了。

    就呵呵一笑,解释道:“感应,在蛤蟆练气九层中,是为法术之阶,此阶也正是普通人和修者的区别之处。到了此阶才可称仙道之士,才可与天地之间建立某种联系,可动用天地之力施展术法。换言之,普通人是无法沟通天地的,其方式体现是不为人知的,是超脱人的五感之外的潜在功能在发挥作用。或者说,是不以人为强加的方式发挥作用。在具体的修炼中是怎么应用的呢,也就是老氏所谓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即在静定中,以自身心神感应天地之间空无的特性,感应到‘道虚’,做为纽带,在‘道’与自己之间架一道桥梁。如此,‘天法道’才得以落实…”

    闻言,王平方才透彻,回道:“如此说来,要不了多久,我就可以修炼术法了。”

    魔僧就笑着点评了一句:“舍本逐末!”

    不过,还是给了个肯定的回答:“继续用功,把你刚才体验到的感觉,巩固稳定,能够随时进出此境,保持此境之后,也就是蛤蟆说的入了仙道大门,可以施展仙道术法的感应境界。”

    王平也颇有些欢欣,不容易啊,终于快熬到修炼术法这一天了。

    虽说魔僧不以为然,认为术法是细枝末节。但王平却不这么认为——是,术法确实是道之花,不是果。但没有花,又何从挂果?

    这点,用世俗的道理也可以证明。壁如男女和合。按照魔僧大师的说法,男女摩擦合体,是为了造人,为了传宗接代。而不是为了摩擦的快感。但若是其中没有快感,又有多少男女愿意辛苦流汗呢?

    魔僧就笑骂到:“强词夺理。歪理一套一套的。琢磨正事,不见你这么上心。”

    王平笑道:“修炼不就讲个触类旁通么?歪理,也是理不是?”

    魔僧就笑道:“歪理也是理。这点,老衲也不否认。罢了,虽然张紫阳说过‘察心观性,则顿悟圆通、立超彼岸’,但还有‘大道至微,世人根性迷钝,执其有身而恶生悦死,故卒难了悟。’的感叹。密宗也有‘以欲勾之入菩提’的说法。术法,虽然是小道,但也是方便法门。你既然执意爱好,老衲也不再拦你…”

    此老松口,王平就是一喜。修道虽然是为了追求长生,不求力量、神通术法这些。但没有力量的长生,也忒无趣了点吧?乌龟倒是能活千年,但三岁小儿,就可以决定其生死。

    王平正准备向其询问术法。魔僧却话音一转:“不过,老衲虽不阻拦,但不代表老衲就赞同鼓励。所以老衲就有言在先,没完成筑基以前,就指望老衲传授这些…好了,老衲也有些乏了,先休息一下,没事别来打扰老衲。”

    也不知此老用了些什么手段,随即王平就感觉到识海中沉寂了下来,就再也联系不上人家,任自己如何沟通,也不见个回应。

    几番沟通无果,王平也有些讪讪…乏了,您老哄谁呢?您老可是元神,不是刘老爷子。

    虽然腹诽,但人家执意要在筑基之后才教,他也无可奈何,只得收起这个心思,转而在金罗盘身上打主意。

    王平生出此念,那啥,有所求焉,就礼下于人!在席间就对金罗盘甚是奉承,把金小莲和胡丽丽的活给抢了,忙着给金罗盘夹菜倒酒,忙了个不亦悦乎,并频频举杯,接连敬了好几回。

    话说陈夫人,先前又上楼去探视了一回,见老爷子还是沉沉睡去,情况大幅好转。心里就更是感激,就吩咐厨房要更加用力,故而这席面,却是比先前还要丰盛一些,酒,也由九几年的飞茅变成了六十年的陈窖老酒。

    陈夫人和胡丽丽这两个主人家,一来感激,二来因陈夫人知晓自己婚姻大事也受过金罗盘的恩惠的缘故,故也带着外甥女对金罗盘百般奉承恭敬。

    金罗盘乃修炼之士,颇有些海量。这长青侄儿和主人家一个劲的奉承和劝酒,初时还有些享受,渐渐的,他就觉得有些难受了。

    还是那句话,凡事,都得有个度!这酒菜是变了,但胃却未曾变化,还是中午那个。这再好的美酒,再深的修为,再好的酒量,也架不住人家一个劲的猛灌啊!

    再说金罗盘又早过了天命之年,平时就颇注重养生。和王平几人喝了几巡,有斤多酒下肚之后,自觉已有五分醉意,就不肯再喝了。

    王平还未察觉,见金罗盘酒杯空了,就提起酒壶,起身又欲为他斟酒。

    金罗盘就盖住酒杯,呵呵一笑:“小酌怡情,大醉伤身。老叔却是差不多了。和你们年轻人无法比,你们年轻人多喝吧!”

    王平此时,也差不多喝了斤多,也有六七分醉意,不过,所谓酒醉心明白,见金罗盘不似作伪,也不坚持,转而各敬了陈夫人和胡丽丽三女一回后,也不再喝了。

    陈夫人和胡丽丽都是八面玲珑七巧心精明人儿,见两位师傅都喝足了,也不再劝,过了一会儿见大家都差不多之后,便提出散场。

    然后又把一行人的客房这些全部安排妥当,又陪着两位师傅说了会闲话之后,方才告辞,又上楼探视老爷子去了。

    陈夫人走后,胡丽丽就活跃一些了,见王平有了几分醉意的样子,不由生出报仇的念头,不过病人还未痊愈,自家又是半个主人,这话却是不大好说。就暗里指使金小莲出头,喊王平来上几局。

    王平酒醉心明白,知道胡丽丽不怀好意,再说他一心想学习术法,又哪有心思陪她们闲耍?

    当下就呵呵一笑,婉拒道:“小莲妹妹,真是不好意思。我今晚准备向老叔请教一些问题,要不,你们三个斗地主吧?”

    毕竟人家要请教学术是正事,金小莲不甘的瘪了瘪嘴,却没再说什么。

    王平本来可以逃过一劫,不料,金罗盘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看见侄女的表情,就笑呵呵的插了一嘴:“问题,随时可以请教,反正老叔的住处你也知道。你们都是年轻人,有共同语言,一起玩玩牌,可比陪我这老头子唠嗑有趣多了…”

    得…这老叔怕是误会了,以为金小莲是对我有意思,就给我们创造机会。

    虽说是今晚请教术法的机会是没了,不过这误会也不是什么坏事…既然老叔一番好意,小侄就只有盛情难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