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四十六章:借运;雀神!
    “如今之修真界,元婴高手一共有十个。金丹级数的三十来个。以下的,就多些了,老叔和那苗百蛊,就是这个层次。”

    闻言王平方才恍然。难怪这老叔这言语中,对苗百蛊不怎么畏惧,两人修为,是同一级数不假。但门派势力,却不一样。

    苗百蛊的桂西同乡会,顶多就算个市级企业。麻衣派在全国也能排上五十强。两者根本就不是一个重量级!

    一念之此,就问道:“那老叔准备如何对待这苗百蛊?是不是要召集同门,把这苗百蛊连根拔起?小侄虽没有什么门派势力可以依仗,但也侥幸在本府六扇门混了个从九品的官身。再找刘老爷子使使力。这三管齐下,对付这苗百蛊,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哦?”,金罗盘不置可否,反问道:“从九品,也算不错了。放在基层就是一实权捕头了。给老叔说说,你这官身是怎么弄的?”

    王平就弄了个删减版,霹雳巴拉的把事情的原委一说。金罗盘就点了点头:“原来如此。这江湖中人,投身公门,也是个正规出路,贤侄你要好好把握!”

    见金罗盘也是这个说法,王平就点好奇,忍不住就问了一句:“不是说江湖中人不做朝廷鹰犬么?老叔怎么不反感我加入公门?”

    金罗盘就呵呵一笑:“常言道背靠大树好乘凉,公门之中好修行!加入公门,就是体制中人,就有俸禄,就有靠山,就有福利待遇。江湖中人或者单干,或加入门派。辛辛苦苦,四处接单,还不是为了这些?什么江湖中人就铁骨铮铮,不做鹰犬之类的话语,不过是那些欲求鹰犬而不可得之人的自我安慰,自我标榜之言罢了。”

    王平是第二次听到这种说法了。当下就豁然开朗,更加明白了世人口中的善恶对错的真意。世上本无善恶对错。因为各自立场不同,才产生了所谓的善恶对错。话说白了,还是屁股决定脑袋而已。

    就回道:“小侄谨遵老叔教诲!”

    随即,就话风一转,说起先前的话题:“既然老叔不反感借用官方助力。何不三方发力,把这苗百蛊连根拔起?”

    金罗盘就呵呵一笑:“此事,贤侄却是想差了。虽说是江湖同道的看法只是个屁,但既然人还在这江湖,还在江湖里刨食,就不得不在意。所谓江湖之事江湖了,这江湖之事,动用官府之力,总归还是不好。目前来说,老叔还没有动用官府的想法。当然,若是刘老爷子事后要讨回公道,老叔也管不着他,苗百蛊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金罗盘倒也不藏着掖着,真正把王平当成了子侄,随时提点着。

    王平也不是笨人,略一琢磨,就明白了这老叔的意思。江湖中人,行事标准,就是无利不起早。只要有足够的利益,那神马道义,神马口碑,都是狗屁。话说白了,就是这苗百蛊身上的油水,还不值得老叔抛弃名誉口碑,不顾一切的打击。

    当下就呵呵一笑,回道:“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目前来说,不动官府,那就唯有用术法了。老叔准备如何对付此人?”

    金罗盘沉吟半响,回道:“若是正面斗法,老叔倒也不惧他。若是其他蛊虫,倒也好说。只是这惑心蛊乃是根植心底,从意识入手惑人。这心神无形无质。这万事和心字沾上点边,那就不好办了。这一时之间,老叔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是见招拆招了。”

    闻言,王平也开动脑筋,琢磨起来。

    想起魔僧大师讲解的惑心蛊的性质和对治之法,心中模模糊糊的有了个大概的方向,但具体的又没大想好。

    考虑半响,方才找得点头绪,就说道:“小侄心中倒有个大概的思路,老叔给参谋参谋,看看可不可行?”

    “哦…”,金罗盘精神就是一振,鼓励道:“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没事,你尽管说。”

    王平道:“我是这么想的…我太爷笔记上记载,这蛊,是股邪气,分数阴质。这惑心蛊虽然邪门,但也不能逃脱这股范畴。常言道:阳能克阴,邪不胜正。所以这正气和阳气,就最能克制蛊虫。这惑心蛊,根植人心,想彻底驱逐它,确实困难。但要压制它,却是不难。只要找到这至阳至正之物,压制住这邪气,不让刘老爷子的病情复发,也就可以了。”

    “驱逐,压制…治本,治标…”

    闻言,金罗盘眼睛就是一亮,瞬间就打开了思路,一拍巴掌,笑道:“老叔也是钻牛角尖了,光想着治本了,却是忽略这治标之法。贤侄你提醒了我,确实,这惑心蛊驱逐它确实不易,但只是压制不让刘老爷子噩梦复发,却是很简单…”

    话说金罗盘也是因为和老太爷关系太过密切的缘故,再者,也因为自身术风甚正,治病救人,历来就图治本。所以才忽略了这层。先前没想到,是因为方向问题,自身的技术底蕴,却是足够的。

    王平一提醒,这一找对方向,他略一琢磨,立马立刻就找到了好几个解决问题的手段。

    不根治,只是压制的话,确实也是简单,把病人转移一下就是。

    儒门浩然之气,仙佛之气,皆能克制蛊虫。只需叫刘老爷子挪挪地,搬到白马寺、大相国寺、少林寺、布达拉宫、青羊宫、白云观等千年古刹、道家名观里去住上一段时间,有此佛道正气镇压,什么蛊虫也蹦跶不起来。

    除此之外,还有个最简单,也是最省力的的办法,这刘老爷子本就是体制中人,自然就可以借天子龙气之力镇压。

    话说这龙气,乃是至大至刚之物,本质就是权柄、体制和法度,本质就是力量,就是镇压!

    再者来说,这华夏历来就讲究一个君权天授。君主称为天子。天子者,天道之子也。天子统御阳阳,既是人王,也是神王。天子一纸诏书,可以封神,也可以贬黜神灵。

    比如本朝开国太祖,当初一纸破除封建迷信诏书一下,别说是神灵了,就连历代敕封的圣人,也得乖乖走下神坛。人道龙气之威,由此可见一斑。这天子龙气,连神灵都可以贬黜,又何况是区区蛊虫乎?

    当然,区区惑心蛊,也用不着真龙之气镇压。再者,刘老爷子的地位,也不资格入住紫禁城。只要这省府衙门之气,也就足够了。

    这世俗府衙的官气,虽然无法与天子龙气相提并论,但也是体制的一部分,具备龙气的一部分威力,镇压区区蛊虫,自然是绰绰有余。

    当下,金罗盘就把自己的想法细细一分说。

    王平也是暗自赞叹不已。

    这老叔果然不愧是大师之名。思路一转,立马就找到了好几个对治的手段。自己胜在思维开阔,经验底蕴方面,却是远不如他。

    找到对治蛊术的方法后,两位师傅也放开胸怀,好好闲谈一回,散步之后,方才回去。

    两人回到院子,见三女正玩得起劲,金罗盘的助理颇有些斩获,身前推了十多张红版子。

    见金罗盘回来,这长腿妹纸就把牌一扔,站了起来,叫了一声二叔。

    金罗盘就摆摆手,笑道:“你陪她们玩着,不用管我。长青,这是我侄女,金小莲。你们都是年轻人,认识一下。”

    王平方才明白,自己却是错怪这老叔了。先还以为他是临老入花丛,也学人家收干女。原来却是侄女。

    当下就呵呵一笑,伸出手:“原来是小莲世妹,我是…”

    话还没说完,就被她打断了:“我知道,王平王长青嘛。你家和我二叔是世交,那也是我金小莲的朋友。以后叫我小莲就可以了。”

    看样子,金小莲这菇凉,性情十分直爽,身上有东北大妞那个爽朗劲。

    秦瑶和胡丽丽就有些好笑,王平却不以为意,笑道:“那好,以后就叫你小莲…”

    大家都是年轻人,没多少代沟,几句话下来,也就混熟了。

    认识之后,胡丽丽就叫王平来顶替自己的位置,自己来招待金罗盘。

    金罗盘就笑呵呵的拦着,说你们年轻人玩着,不用管我老头子,我去客厅坐坐就好。胡丽丽坚持了两句,最终拗不过金罗盘,也就罢了。

    金罗盘就自家找地休息,王平则搬了把椅子,坐在秦瑶身边,帮忙出谋划策。

    话说三女玩牌也只是为了消磨时间,赌注不算大,十块的底子翻炸,花牌任意带,百块封顶。王平在傍边看了两把,就把三女的牌路摸到差不多了。

    金小莲别看一直在赢,技术却不咋地,也就一个普通水平。这菇凉性情直爽,心里藏不住事,拿到大牌就眉开眼笑,烂牌就愁眉苦脸。不过,这菇凉胆大,一把烂牌也敢买地主,运气也算不错,底子要么是大牌,要么就能凑牌。

    秦瑶技术比金小莲强点,但也强不到哪儿去。不过,这菇凉还算颇有小点城府,拿到炸弹也不吱声,拿到烂牌也不见沮丧,比金小莲沉得住气。

    胡丽丽完全就是大师级别了,永远都是笑嘻嘻,从表情上根本就看不出她牌面好坏,输钱也像赢钱。出牌也很有章法,管牌喂牌,能掐到点上。不过,唯一比较郁闷的是,这姐们今天的运气貌似不咋地,一直拿不到什么好牌,再一个位置也没坐好。坐在了金小莲下手,一直买不到地主,捞不着翻身的机会。

    这姐们虽然运气不咋地,但胜在心理素质过硬,技术又全面,出牌恰到好处,就算是输钱,也能把损失减到最小。时不时就用些恐吓战术,或踢金小莲一脚,或装腔作势,吓唬对手,让她炸弹也用不出来。所以胡丽丽虽然一直再输,但到底比秦瑶输得少些。金小莲赢这千多点,倒有六七百,是秦瑶供应的。

    看了两把,了解三位选手的风格和实力之后,王平就开始发力,指点秦瑶。

    话说王平历来就是个聪明人。再说这斗地主其实也不需要多少技术含量。只要记忆力好,能记得住牌,逻辑思维正常,不乱出昏招,也就可以了。若再加上强大的计算能力,和足够的心理素质,就敢参加职业赛事了。

    王平以前在斗地主方面,虽算不上赌神,但也算得上是大师,高手寂寞,打遍宿舍楼无敌手,最后没人陪他玩,只能自家窝在宿舍和电脑较劲。

    这货本来技术就过硬,再加上修炼之后,虽然没练出什么神通异能,但每次打完坐之后,也是精神饱满,神清气爽。自家也感觉到,貌似头脑比以前更加清醒了,记忆力比以前好出一大截,虽然没有过目不忘那么夸张,但也够资格上最强大脑了。

    所以王平一支招,秦瑶就开始转运,小输了两把之后,终于摸了把好牌,小王一二,三摸一带花,还有两个五连子。在王平的指点下,用小王逗下金小莲的大王之后,瞅准机会就用二占了个上手,然后两把连子,手上就还剩下个软炸和单牌。忍了两圈之后,炸弹出手,一张单牌插底。胡丽丽实力就得以保存,和金小莲过了两圈之后,终于占了个上手,一张小三喂过来,赢了这局。

    接下来就是秦瑶摸地主了,在王平的指挥下,连赢了几把,然后又卖了回药,坑了胡丽丽一把。三五圈就把损伤全捞了回来,接着就是小输大赢。不一会儿桌子上就是厚厚一叠。

    有高手指点,秦瑶这牌,就打到顺心无比,成了最大的赢家。秦瑶是越玩越开心,玩得眉开眼的笑的。

    胡丽丽虽然还没有盈利,但也差不多把本钱捞回来了。最憋曲的就是金小莲了,玩得咬牙切齿。没过几圈,就连本带利被两位大师榨干了。

    输钱倒是小事,关键是憋屈。这妹纸又是个直筒子,心里不藏事。玩着玩着的,就爆发了。把牌往桌子上一扔:“气死我了,不玩了,不完了!王平技术太好了,秦瑶相当于有金手指。这对我和丽丽姐不公平。不玩地主了,咱们来打麻将!”

    胡丽丽本来无所谓,反正她也是为了陪客人。见金小莲抓狂,暗自也有些好笑。不过她心里也有些喜欢这妹纸的直爽性子,便开口符合了两句。得到胡丽丽的支持,金小莲就更是理直气壮,气哼哼的瞪着王平,抱怨了两句。

    刚才自顾着自己开心了,没注意到大家的情绪。秦瑶也有些过意不去,也抱怨了几句。一时间,王平成了众矢之的。

    好咩,我里外不是人了。女人,果然都是不可理喻的!——王平只得暗自苦笑,自己果然不是情圣,手段还是有些粗糙,太急于求成了,露了行迹。

    金小莲无理取闹,看在金罗盘的面子上,王平就忍了。赔笑道:“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才扰了三位美女的雅兴。为了弥补错误,我愿意奉上二千大元,做为小莲妹纸的赌本。”

    胡丽丽就似笑非笑,饶有兴趣的看着王平装可怜,帮忙说了两句。秦瑶就隐蔽的白了王平一眼之后,然后帮着说话。

    金小莲哼了一声:“这还差不多,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本菇凉就大度不和你计较。”

    当下就收了纸牌,然后刘妈就铺好桌布,排好麻将,奉上茶水。四人落座,开始砌长城。

    这次王平就吸取经验教训,开动脑筋,发挥出强大的记忆计算能力,忙不迭的给秦瑶拆牌,喂牌,点炮,送钱。

    看在金老叔的面子上,连金小莲也照顾一番。左喂一张,右喂一张,左点一炮,右点一炮。

    王平这个雀神控制着节奏,两位妹纸这牌就打到顺畅无比,宛如雀圣附体。是要什么就来什么,想和什么,就和什么。两妹纸打得眉开眼笑的,你一个大雪过去,我一个清一色过来,不多时桌面上就是厚厚的一叠。

    至于胡丽丽嘛,王平一对她没动那个心思,二又不是世交,所以这姐们就没有雀圣附体的待遇了,只得学习南泥湾精神了…

    胡丽丽越打越郁闷,技术再好,也抵不过三打一。没用几圈,就输了几大千。不过她身为主家,任务就是陪客人开心,倒也不是十分在意输赢,又输了两三万,转眼就捱到了酉时。王平一看修炼的时间到了,就提议散场。

    胡丽丽如释重负,秦瑶和金小莲打得正开心,不愿放人。王平则不为所动,不管美女开心与否,这修炼都不能拉下。

    自家事自家清楚,道法才是自己的依仗。目前来说,啥啥荣华富贵,金钱女色啥的都要靠边站,先把道法境界提升上去才是真的。钱可以赚,美女可以用钱砸。修为用钱却是砸不出来,只得自己修炼。先前午时就错过了,酉时却不能再浪费了。找到刘妈,要了间卧室,又坐了一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