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四十五章:英雄谱!
    在这金色佛光的笼罩下,刘老爷子的神情也逐渐轻松起来,显然症状已大幅缓解,不多时,便抵御不住困意,双眼一闭,就沉睡起来。

    见状,王平就呵呵一笑,伸出大拇指一比:“老叔的法阵造诣,真是绝了,长青佩服!”

    金罗盘笑道:“哪里,哪里,我这阵法再好,没有合用的家什,那也是白搭。多亏了长青你这串佛珠,才收到了立竿见影的奇效啊!”

    王平笑道:“老叔又谦虚了不是…这古龙大师说过,有的人,即使是绝世名刀在手,也成不了刀中之神。这没有合适的方法来驭使,就是再好的工具,它也发挥不了作用啊!”

    金罗盘颇为受用,却假意嗔道:“你小子,就会给老叔灌迷汤…”

    王平又吹捧了两句,金罗盘先还笑呵呵的听着,后来见他有越吹越离谱的架势,就察觉到有些不对了,遂伸手一压,笑骂道:“好了,好了,这主人家都睡着了,咱爷俩就不用在这里互相抬举了。”

    闻言,王平就正色道:“小侄先前确实有些应景的心思。但此刻绝对是真心实意的。老叔这不拘泥于形式,灵活多变的布阵方式,真是让小侄大开眼界。小侄在一旁观摩之下,也是深有所获啊!”

    见这侄儿一副不虚此行的样子,又奉上了干货,金罗盘就呵呵一笑:“长青你也是家学渊源,术法出自于全真龙门这等高门大派。传承方面也不比别人差哪儿,所欠缺的,唯经验而已。老叔本事也只是寻常,也就痴长了些年岁,行走江湖期间,遇到些案列,积累了点经验而已…长青不怕老叔误人子弟的话,没事时就常来我这里坐坐,陪我唠叨唠叨。”

    话说这各种学术,比学术本身更宝贵的,就是历代前辈的感悟和实战经验了。比如武学中就有“教拳不教步,教步打师傅”之说,这步法,指的就是实战运用的技术经验。

    所以历来吃江湖饭的,对于自家的经验诀窍,那都是珍之重之,绝不肯轻易传人。就是师徒之间,也要观察了再观察,考验了再考验…在弟子中选择那些人品特别好的,给自己养老送终,等到自家大限来临之前,在那病榻前头,方才肯把自家这点绝活儿透露出去。

    所以金罗盘对王平是真够意思了,真正把他当成了子侄看待。

    王平也颇有些感动。虽说家识海里就住着个比金罗盘高明十倍的老师,但魔僧平时也不爱讲这些应用之术,说得最多的,是关于大道本质的道理。用魔僧的话说,术法神通都是细枝末节,境界上去了,这些就不学自会。境界达不到,就算给你一本九天仙府里的秘籍也是白搭…

    魔僧不看重这些,王平却对这些个“细枝末节”颇为眼馋,其修炼初衷有很大部分也是为了这个。此时见金罗盘有传授点拨的意思,也颇为意动,忙在暗地里就问了魔僧一句。

    魔僧就呵呵一笑:“老衲平素不讲这些,是怕你见识过神通的滋味后,就沉醉其中,然后就本末倒置,耽误了修行…罢了,堵不如疏,反正迟早也得教你这些。既然你执意爱好,现在又有人愿意教,那你就提前学学吧。”

    魔僧确实是无所谓,反正以金罗盘的境界,也教不了什么容易让人沉迷的大神通,最多也就能教点基础的小法术,爱教你就教呗,正好让老衲偷偷懒。

    王平大喜,忙不迭的保证了一番后,就给金罗盘行了一礼,然后说道:“如此,小侄以后可就要常来叨扰老叔了,到时候老叔别嫌烦就是。”

    金罗盘扶起王平,笑道:“贤侄不必如此,你我两家本是通家之好。此乃应有之义,对于老叔来说,也是举手之劳之事。又何足挂齿?”

    王平又开口感谢了两句,方才作罢。确定了这层关系之后,两人关系又亲近了一层,一时间,两人是叔贤侄恭,倒也和乐融融。

    话说金罗盘也不是雷锋。此举一是看在师门旧情的份上,二者也不乏投资之意。见这贤侄知书达理,对自家执礼甚恭,心头也颇有些欢喜,闲扯了两句之后,就拍拍王平的肩头…

    笑道:“咱们在里面也耽搁些时候了,主人家那酒席想必也整治得差不多了,也该出去安安主人家的心了。走,下去陪老叔好好喝上几杯,顺便探讨一下后续的治疗手段…”

    “那感情好,那今儿咱爷俩就整上几杯。老叔,请!”,王平自然是从善如流,抢先两步,给老叔拉开房门。

    陈淑言正在门口徘徊,一见二位师傅,连忙就迎上来:“金叔,我爸爸怎么样了?”

    金罗盘摆摆手,呵呵笑道:“老朽一介江湖散人,可当不起夫人这声金叔。还是叫我金师傅吧…老爷子情况很好,已经睡下了!”

    王平知机无比,就拉开房门,陈夫人放眼一看,见老爷子呼呼大睡,神情就松弛下来,泛出喜意,说道:“睡下了就好,睡下了就好!”

    看了一眼之后,轻脚轻手的关上房门,一脸感激的道:“家翁失眠多日,早已是疲惫不堪。再这么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啊。两位师傅妙手回春,淑言感激不尽啊…辛苦了,厨房备了一些酒菜,两位,请!”

    一行三人下得楼来,胡丽丽等也都在下面,问明情况之后,也都十分欣喜。秦瑶和金罗盘助理身上也多了些东西。

    秦瑶耳朵上多两个翡翠吊坠,绿茵茵的,一看就知道是好东西。长腿妹纸脖子上多了件珠链,一颗颗圆润饱满,看样子也是价值不菲。

    金罗盘和王平就连忙替助理向主人家致谢,陈夫人笑着摆了摆手,回了几句应景之言。二位师傅明白这饰品的意思,应景之后,也就不再说了。刘妈就端来热水,毛巾。两位师傅净手之后,大家落座。

    陈夫人就打发那护工小红去楼上呆着,随时观察病人的情况。小就喜滋滋的去了。刘妈则摆弄茶具,把刘老爷子那罐珍藏的大红袍给大家泡上,然后就退了下去。

    话说这大红袍可了不得。这真正的大红袍的出产之处,可谓是蝎子的粑粑,独一份。母树,天下就只有一根,平时都有朝廷的大兵看管着。一年也就产那么两三斤,是专供宫廷的贡品,真正的有钱都买不到的东西。

    就连一二代嫁接茶树采下的那些,也是珍贵无比,有价无市的好东西。一来一般人搞不到手,再说,有这个能耐的,也不差那点卖茶的钱。所以,世面上流通的所谓大红袍,至少都是嫁接了两三代之后的产品。

    以刘老爷子的地位,也只能惦记初代嫁接品。母树茶叶的滋味,只有老太爷那个级别的才知道。老爷子这罐里也不多点,估计就是老太爷留下来的存货。

    以刘家目前情况来说,也是不可再生资源,用点就少点的玩意。平时老爷子就把这东西当成命根子似的宝贝着,一年也舍不得喝上两回。

    也是老爷子先前发话了,陈夫人也是对金师傅确实感激,方才取出一张茶叶,让大家开开洋荤。

    这宫廷贡品,那真是名不虚传,具体什么味道,王平也不大形容得出来,只是感觉确实是好喝,确实与其他茶叶绝然不同也就是了…

    等大家喝罢这宫廷贡品之后,厨房也把酒菜弄得差不多了,闲谈几句后,按照金罗盘的提议,就把宴席设在了院子里。当下,众人移步,到院子用饭不提。

    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对于刘家来说,老爷子就是镇压家族气运的仙宝。老爷子身体康复有望,自然是天大的喜事。

    所以陈夫人和胡丽丽很是开心,很是热情。给两位师傅倒酒夹菜些,也未曾假手于人,胡丽丽自己就做了。陈夫人也放下身段,陪着两位师傅喝了几巡杯。

    酒是美酒,菜是好菜,人是美人…这顿酒可谓是宾主尽欢,大家都喝得十分开心。

    宴罢,陈夫人又上楼去探视了一回,看见病人还是沉沉睡去,心中更是欢喜。就招待得更是殷勤,一直陪着金罗盘和王平说闲话。

    话说这陈夫人也是有底蕴之人,学识十分渊博,对于世事政治、民间市井,人文艺术等,都有涉猎。不管两位师傅说到哪里,她都能接住话头,一些见解,也有其独到之处。

    这陈夫人气质不凡、谈吐高雅,又态度热情,真让人有如沐春风的感觉,就是和她说一天的话,也绝对不会生出厌倦的心思。

    不过两位师傅毕竟还有正经事要探讨,即使相处再愉快,也不留恋,闲谈了一会之后,金罗盘就提出要到花园走走,消消食。

    陈夫人会意,知道两人还有事情商量,加上最近因老爷子之事,也是心力交瘁,刚才也是强打精神。当下便嘱咐外甥女好好招待大家。自家则告了个罪,回房午休去了。

    王平和金罗盘出门溜达,三女知道两位师傅有事商议,未曾跟来,叫刘妈拿了副扑克,在院中斗地主。

    话说这隆中庄园远离繁华,毗邻青山,自然环境本就十分优越,绿化也做得不错。入眼处,皆是绿树红花,生机勃勃,更有缕缕山风吹来,带走热气。在此酷暑之季,更是惬意。

    时至下午,户外上却是颇有些人活动,有在杨柳荫下垂钓纳凉的,有在河堤上散步的。金罗盘和王平随意挑了条河道,沿堤缓步而行,一边赏景,一边交谈。

    闲谈了几句之后,王平便问起了苗百蛊的情况。

    金罗盘就回道:“这苗百蛊是三十年前突然出现的,出道后,连做了几件大事,才确定了自己的江湖地位。论术法修为嘛,此人也还算凑合。老叔虽然修为浅薄,倒也不会怕他。唯一可虑的,就是此人心狠手辣,又颇有些手段,数十年经营下来,倒也让他拉拢了一些羽翼。若与其彻底交恶,怕是得耗费一些气力,才能除掉他…”

    见金罗盘神情颇为轻松,远没有先前在刘老爷子面前表现的那么凝重,王平也就放心了。

    本来病人症状已经缓解,他大可拿着佣金闪人,不再掺乎。后续的治疗事宜,自有金罗盘这大师包圆。但金罗盘有意提携,加上自家也想见识见识。

    再者来说,这术法师之的斗法也不像世俗话本中描述的那样,动辄就要打生打死的那么险恶。现实当中,术法师们面对金罗盘这种情况。要么就不会出手。实在是别不过情面,又或者被病家那丰盛的酬劳所动,也会先礼后兵。先施展手段,缓解一下病人的症状,和对方的术法师过过招。展示肌肉的同时,也顺便摸摸对方的底子。

    然后就视情况而定,灵活安排。或曰惭愧惭愧,在下才疏学浅,无能为力,请主人家另觅高师。或继续弘扬正气,斩妖除魔。或者谈判,达成共识,大家握手言和…

    总之不管是正派传人也好,邪魔外道也好。凡是能修炼出名堂,在江湖中闯出字号的,就没有一个脑筋不够用的,谁也不会拿自家的老命开玩笑。

    所以金罗盘才明知这长青侄儿是个样子货,也把他带在身边。这长青虽然修为浅薄,但其传承和底蕴却是不差的。所谓一人计短,众人计长。傍观者清,当局者迷。这斗法方面,指不上他,但在傍边出出主意,也是好的。二就是看在师门交情上,历练一番了。

    王平也有自知之明,知道了苗百蛊的江湖地位之后,也没有冲锋陷阵的意思。不过,自恃有魔僧大师在,自身安全无虞。才留了下来。不然,早就拿着酬劳跑路了。

    话说回来,这点也正是随身老爷爷最大的好处,宿主相当于多了一张保命符。只要行事有理智,不肆意妄为,就不会半途而夭。大大的提升了成道的几率。

    虽说自家就有依仗,但也不会嫌助力多。看这老叔一副自信的神情,说明混得不错。虽然他的修为,魔僧大师还瞧不上眼,但在当今术法界来说,也算是高手了。

    一念之此,不由就有些好奇,就问道:“这苗百蛊的势力在江湖中算几等?如今术法界局势如何?天下有哪些高手?…因为太爷留下家训,要老王家潜藏一甲子,所以,我爷爷也不是十分清楚这些。还要烦请老叔给小侄科普一下。”

    金罗盘就呵呵一笑:“俗话说,北尊少林,南崇武当。历来,这两派都是势力庞大,高手辈出,乃是江湖中的龙头势力。不过,本朝信奉的是西方马氏唯物之说,无神之论。当年太祖一纸诏书,破除封建迷信,勒令僧道还俗,将江湖势力一网打尽。少林武当首当其冲,传承都差点断绝。”

    “茅山、崂山、青城、蜀山、全真、天师道、峨眉、佛教显宗各派,也是元气大伤。总之,太祖这一纸诏书,对于中土佛道各宗来说,都是一场浩劫。终太祖一朝,除了藏传佛教有所发展之外,其余宗派无不损失惨重,很多神功绝技就此失传。你家的传承就全靠你太爷有先见之明,才得以保存下来。我麻衣派运气还算不错,戊戌年我师被遣返回乡,接受劳动改造期间,就遇到了我…”

    “太宗上位后,恢复宗教政策。各派的处境方才好转。后来又改革开发,旋起了一股全民下海经商的热潮,神秘学又有了市场,我等在江湖里刨食的才又有了饭吃。在这种大环境下,各派传承者们,才纷纷出山。经过三十年的发展后,佛道各宗,有一定复兴。”

    “当今江湖,势力最大的,还是少林当峨眉等大派。虽说在太祖朝元气大损,但毕竟树大根深,加上战争时期也有不少和尚道士还俗,投身军中。有这层关系在,这大门派也会选拨出色弟子效力朝廷。除此之外,茅山青城、峨眉天师道,全真龙门等,在官方都有一定影响,也是一流势力。此外像我麻衣派、辰州赶尸言家、玉林神打石家、苗疆五毒教等一些古老世家和门派,在一省或数省之内有一定影响力,算是二流势力。三流势力就是一些在半省或数府之内有影响力的中小型门派和世了。苗百蛊的桂西同乡会算是四流吧。当然也有个别顶尖高手,以一己之力,将自身创建的势力提升到三流层次…”

    王平就有些了然。这修真家族门派,说来玄乎,其实也和世俗间的集团企业差不多,要发展都得和官方打好关系才行。话说白了,世间拳头最大者,还是朝廷!

    大致了解江湖势力后,又问道:“修真界有那些知名高手?”

    金罗盘道:“最为顶尖的,有五位大宗师,禅宗魔僧大师,武当野鹤道人,密宗红教红莲邪佛,东海蝴蝶妖王,天师道李丙祖师,都是元神级数。除此之外,像武当复阳道人,乌市致远山庄的毒龙老祖,也都是这个级数的高手。其余的元神高人,也有十余位。不过,据说在十年前,五大宗师曾经尽起门中精英,带着其余的元神,还有数十金丹修士,组团去昆仑山某秘境去攻打什么上古大阵,这一去就没有回来。大家猜测,他们应该是攻破大阵,通过上古传送阵,迁移到域外去了…”

    王平就是一惊,魔僧在自家识海里也住了些时日了,却是今天才知道他的来头,既然是修真界五大宗师之首。原来是因为那什么古大阵,才弄得肉身破碎,元神大损!

    得是好奇,不由暗自问了一句:“大师,是什么大阵这么厉害?就连您老这五大宗师之首也抵挡不住?其余的人怎么样了?”

    魔僧没好气的的回道:“陨的陨,逃的逃…老衲这五大宗师之首都这样了,你知道了也白搭。你目前的任务就是好好修炼,等你修到元神了,就是不问,老衲也会告诉你。”

    魔僧的语气十分不好,王平也只得按捺下此节,也不说破,继续向金罗盘了解修真界目前的情况。

    “老叔刚才说到,当年修真界最顶尖的那批高手,都随着五大宗师迁出域外了。那现在的修真界是个什么水平?还有没有人修到元神?”

    金罗盘叹道:“收心练己,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修道五阶,一步一天梯。当年你太爷和我师爷誉满江湖,享得偌大名头。论修为也不过炼精化气大圆满,内丹而已。元神乃是介于化神和还虚之间的境界,又岂是那么好达到的?”

    “…如今修真界的第一高手,就是锦衣卫指挥使孙复真了,此人出自武当,是野鹤的徒弟,复阳道人的师兄。这孙复真出身名门,又有名师指点,一甲子苦修,也才成就元婴,半步化神而已。”

    说起道途之艰,金罗盘就颇有些萧瑟。王平却是不以为然,并未将道途看得有多艰难。

    元神师父自家也有,并且还是排名第一那个。这孙复真能修到元婴,我王平也可以!

    这番心思,魔僧都看在眼里,也不说破。毕竟王平才入门不久,有这份心思也不奇怪。再说他这份骄傲,虽然是来源于自家,但也不见得就全是坏事。至少在初期阶段,这种心态能让他一直保持修炼的热情。等他以后功力精深了,再提点也不迟。

    王平却没意识到自己又自矜了,发而因为识海中有魔僧的缘故,心中满满的全是豪情,自家于其他人不同,迟早得成佛作祖的人物。

    因为魔僧时常在耳边提点的缘故,他心性虽然未曾完全圆满,但比之以前,到底还是有些进步。此自矜之念埋在心底,面上却未表现出来。问道:“除了孙复真之外,还有那些高手?”

    要在江湖混得长久,就要熟背英雄谱。这些,金罗盘自然是开口就来,反正这王长青也要踏足江湖,就正好好给他科普一次。

    “蜀山李青峰,青城虚一子,全真龙门朴真子,茅山张万符,苗疆黎九,天师道李道一,密宗黄教的央措多吉,白教的格桑旺姆。都是元婴级数的高人。其余的,像五行宗魏青松,锦衣卫大挡头孙春阳,神宵派陈五雷,青牛宫赵丹成,东北胡老九,苗疆常婆婆等,就是金丹级数中修为最为精深的的,指不定哪天就突破了。其余金丹修士,也还有十来个,都是各门派和世家的长老。金丹以下的就多些了,像老叔我,还有苗百蛊,就是这个级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