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四十四章:法器五阶;逆转五行!
    难怪金老叔初见面时就对我这小菜鸟客客气气,原来是握手时看见这佛珠子了!

    王平此念只在转眼之间,心里想着,手上动作却不慢。反正,一来两人的关系不同,再者有魔僧大师在,也不怕他起心昧自己的东西。

    呵呵一笑,褪下买来之后便未曾离手的佛珠子,递了过去,然后退在一边,准备观摩金罗盘布阵…

    话说这枚手串材质普通,乃是寻常楠木所制,本来没甚奇特之处。但承载过魔僧元神之后,这串平凡的楠木佛珠,它就变得不凡起来了。

    啥啥魔僧用元神之力祭练、改造、提升佛珠品质之类玄奇的话语,咱就不说了。就这么说吧,就算魔僧啥手段都没用,就单凭其曾承载过大能元神这点,就足以令其身价大增,脱离凡质,跻身上品法器之列…

    先不说修仙,也不说法器。比如世俗中的郑成功故居、孙文故居、小平故居之类旅游景点。这些啥啥故居啥的,也不是啥黄金美玉造的,也和普通老百姓家的房子一样,都是砖头石块木板砌的。但是经过这么些名人在里面一住,这些个砖头石块,它就比黄金美玉还要稀罕…你不掏钱买票,看门的就不让你进去…

    所以,这佛珠手串的材质确实是普通,但架不住它是魔僧故居啊!

    总之,魔僧元神在里面呆了一段时间之后,这串烂大街的楠木佛珠,就变成金罗盘眼中的上品佛器了!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先说一下法器的品阶。

    顾名思义,法器,就是修士的武器。并不单指做法的器具,凡是那些能够承载法力运转的器具,可以提升修士战斗力的工具,都可以称之为法器。

    通常来说,法器有符器、法器、灵器、法宝、灵宝五个品阶。

    其中符器品阶最低。修炼之士,把自己的一部分功力,加持在玉佩、符纸等可以容纳法力的物品中,并印上激发这股力量的独门印记。或者把某种符法的力量,封印在器具中,也就形成了符器。

    其功效与符箓类似,属于消耗品。不但工艺简单,门槛也不高,凡是修炼得以入门,练出法力者,就可以制作。故而符器在修真界最为常见。其威力大小视制作者的功力深浅和封印其中的力量多寡而定。制作者功力越精深,封印的功力越多,符器的威力就越大。反之就越弱。

    比如某些高门大派的长老耗费功力给亲厚的弟子家人制作的保命符器,其威力不逊色于灵器。若制作者只是初入修炼之门的小菜鸟嘛,那就谈不上什么威力了,只能说是聊胜于无,比赤手空拳稍微强点…

    符器只要修炼者舍得功力,就可以批量生产,法器就不同了。

    法器不但对材质有一定要求,工艺也有一定门槛。必须找到某些可以传导法力的特殊材料之后,再找到具有一定炼器水平的专业人士,才可以制作。

    符器是消耗品,法器则可以反复使用。其威力视材质的品阶和炼器师的水平高低而定。

    一般来说,就算是最次的法器,也对修炼者的战斗力有很大的加成作用。修士斗法,决定胜负的关键,除了各自的功力深浅和经验之外,很大程度上就决定于法器的品质。在同阶战斗中,若有一把上佳法器傍身,无疑是很占便宜的。

    灵器,则内蕴灵性,特指某些威力巨大又灵性十足的法器。别小看这点灵性,有了灵性,就可以大小如意,隐显由心。

    若是法器没有生出灵性,那怕再高档,也只得手里搁着。当然你非要别在裤腰带上的话,除了车站机场的安检人员之外,也没人管你。但终归不方便不是?

    有了灵性之后,就不同了,就可以收入穴窍中搁着,别说安检手中的金属探测器了,就是照x光,也检查不出来你带得有家伙…

    法宝,内蕴法则,威力巨大,翻江倒海也不再话下。也就是指那些灵性已经强大到生出意识,无需驱使也可以自主御敌的灵器。

    灵宝,深具道蕴,也称仙器。也就是指那种不用主人操心,可以自己打架的法宝中间,特别厉害的可以毫无压力的碾压普通法宝的那种最牛掰的法宝。故老相传,灵宝仙器,有毁天灭地的威能!

    总之,法器就是修士的武器,非要用世俗的武器比喻的话,那么,大概就是这样的…

    …符器约莫就相当于普通人打架时,手里有根树枝木棍或者有块板砖菜刀啥的。法器约莫相当于刀剑、鸟统之类的;灵器,约莫相当于步枪、机关枪、手榴弹;法宝,约莫相当于火箭筒、大炮、导弹;灵宝,约莫相当于原、子弹、中子弹…

    王平这串佛珠,限于材质,只被魔僧改造成了上品法器,但在如今的修真界,也算是难得了。

    法器五阶,符法灵宝仙。符器没啥特别的,只要找块好点的玉石翡翠,再找个有真修为的修士,谈好手工费,这符器就到手了。从法器这阶开始,对材质就有要求了。法器和灵器还好说点,好运找到几块比如神马雷劈枣木,百年桃木,几百年的阴沉木,玉髓,陨石,千年火山沉淀下来的晶体之类的材料,再找个高明点的炼器师,就能惦记了。

    以上这些虽然难得了一点,但好歹还是地球上就有的东西,只要你肯花时间,又舍得芒林,一心去找,总归还是能找得到的。法宝和灵宝就不同了,需要太白金精,太乙元铜,天河星沙,万载寒铁那种级数的天材地宝,才能炼制。

    而万载寒铁之类的灵材,动辄就需要几千上万年的时光,才能孕育出那么一块。天河星沙之类的,就纯属外星产物了。而游历太空,穿梭星球,是修士达到元神级数后,才有的手段…

    在这颗星球上,炼制各阶法器的灵材,本来就属于稀缺资源,用一点就少一点的东西。经过历代修士几千年这么搜刮下来,到了现在,合格的灵材是真心不多了,别说是太白金精那些了,就是百年桃树,都找不着几根了…

    所以在如今之修真界,别说法器了,就连符器都做不到人手一件。有几把符纸,有两件符器的,便可称得上是小康了。有件法器傍身的,就称得上是土豪了。

    灵器,那是一些中小型门派和家族的镇宗之宝。至于法宝,要茅山、天师道、蜀山等屈指可数的传承了几千年的古老门派,才有那么一两件,并且平时都像祖宗似的供着,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轻易使用。灵宝,就纯属于传说了。

    金罗盘堂堂一代风水名师,穷数十年苦心搜罗之力,也才搜集十来件法器和一些炼制灵器的灵材。其中还多是些罗盘、玉佩之类的辅助用品,与人斗法的能够依仗的,也才一把三百年树龄的桃木剑而已。

    而现在明显还不到动用桃木剑的时候,金师傅虽然也有些积蓄,手里也还有些合用的东西,但品质都不如王平这串佛珠。再者,从对蛊术等外道之术的克制效果这点来看,若把佛教法器排第一,道士肯定不承认,排第二的话,儒生和道士都没意见,但和尚又不答应了…

    总之,不管从哪方面排,佛教法器都稳稳的坐二望一。有鉴于此,金罗盘才会置自家术法大师的颜面于不顾,冒昧的向王长青师傅借家什。

    两位师傅祖上世交好友,为何也要说金罗盘此举有些冒昧呢?

    对能保护自己的武器,该以何种姿态面对,才是最正确的呢?

    这点用世俗的道理也可以证明——那些极情于剑的剑客,说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以剑客来比喻,还可以说是扯远了。就是那些真正的军人,也讲一个爱枪惜枪,讲一个枪不离手,不到最后关头,轻易绝不肯放下手中的钢枪,更别说是外借了…

    再来说关系,众所周知,小泉是巴马的小弟,这两人之间一向是巴马指那,小泉就咬哪。巴马叫小泉站着,小泉就不敢坐下…这关系,够可以了吧?小泉够听话了吧?

    但是,假如,巴马说:小泉,把你那个遥控器借给哥玩两天。小泉一定会这样回答:巴马桑,摸是挖可阿日嘛森【非常抱歉】,老婆滴,可以借,但是这个滴,万万滴不行…

    看看人家,对武器是多么的重视,坚决不外借,哪怕是得罪老大,也在所不惜….

    所以,不借,才是正确的态度,所以才说金罗盘问得冒昧。

    所以金罗盘也幸好是遇着了王长青师傅,换了别人,非吃瘪不可。一来王师傅初出茅庐,还不怎么了解法器的珍贵,再者,这法器来得容易,反正又不是自己炼的。三者,心有依仗,不怕别人学刘备。才看在祖辈的交情份上,大度的借了出去。、

    闲话少扯,言归正传。王平借出这佛珠手串之后,就退开几步,观看金罗盘施术。

    金罗盘却未着急施术,反而把佛珠托在手中,闭目凝神,看样子是在感应、分析这佛器的功能。

    话说刘老爷子,虽然和金罗盘的交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毕竟是曾经手握重权的儒教中人,两人身份可谓是天差地别,即或是有些情分,也不过是宾主之间的。

    这不是一个圈子的,就没有多少共同语言,金罗盘就不会时常和他探讨这些。所以这子不语之事,老爷子是还真没见过几回,未免就有些好奇,就强打精神,目不转睛的看着金罗盘施展。

    金罗盘默运玄功,用心眼细细一感应,就发现这佛珠内蕴含着一股为数不多的佛元,不过此佛家真元虽然数量不多,但却精纯无比,其纯正程度,还在自家数十年的历练认识的所有佛教高人之上。正是这股法力,生生把这烂大街的楠木边角料托上了上阶法器的行列。

    除了这股纯正绵长的佛家法力之外,就全是王平的气息,显是这长青侄儿在得到这佛珠之后,就未曾有一刻离手,在不经意间就已经在其中深深的烙下了自己的印记,已将此珠炼化,令旁人再难夺走…

    略一感应这佛器的情况后,金罗盘心中就是一惊。脸上不动声色,暗里却是翻腾不已…这王长青要么是背后有佛教大能撑腰,要么就是气运浓烈,福缘深厚,虽然没有传说中的摔跤就捡到宝,掉悬崖就遇仙人洞府,诳街就有仙器来砸头那么夸张,但其运气也要超过寻常修士数倍有余。不管是那种,都证明此子气运深厚,若不半途夭折,最后有很大几率能达到传说中的境界!

    话说金罗盘本来就没有强夺的心思,察觉到此珠已被王平炼化之后,索性就连交换的心思都熄了。反而对王平更加重视起来,隐约有了些平辈对待的意思…

    他此番心思说来话长,其实只在转念之间。感应毕,就收了玄功,睁开了双眼。见两人一脸好奇,就呵呵一笑,也不藏着掖着,把这手串的品质和功用都讲解分明,顺带着还提醒了王平一下…

    “长青倒也好运气!这佛珠品质不错,算是个上品佛器,放在拍卖会上,喊个千八百万的,也有人抢着要…此珠虽然不能增长多少战斗力,但却有定心、安神、驱邪、祛魔的功效,算是一件难得的辅助佛器,长青你要好好珍藏啊!”

    了解这佛珠的品质和功效后,金罗盘略一沉吟,就有了主意,把佛珠放在一边,然后打开自家的工具箱,翻找布阵的家什。

    王平放眼一看,就暗自赞叹不已,这老叔不愧的成名多年的大师,家什就是治得齐全,不像自己那箱子,就是个样子货,里面只有三五件。

    人家的箱子里面,是各种家伙一应俱全,什么玉石啊,法铃啊,令牌啊,符咒啊,布幡啊什么的,五花八门的,把箱子塞得满满的,至少怕是得有好几十件。

    这布阵事宜,金罗盘明显是胸有成竹,并未在选择用具这道工序上耽搁多久。很快就挑出几样东西,合上盖子,把箱子放到一边,然后就招呼刘老爷子躺好,拿起几样家什,围绕着刘老爷子床边有条不絮的摆弄了起来。

    刘老爷子依言乖乖躺下,嘴上却不闲着:“老弟,你这是准备布个什么阵法啊?”

    金罗盘手里忙活着,就把问题推给王平:“长青,你给老爷子解释一下。”

    王平心中明白,这老叔是要考校自己的基本功。

    金罗盘本是好意,却恰好就戳中王平的软肋。他也才初出茅庐,闲暇之时,魔僧开的书单,也看了几本,但也多是关于修炼方面的,还真没怎么看风水书籍,所以在这方面他也是个棒槌,比刘老爷子强不了多少。

    好在王平有先见之明,早在金罗盘翻找家伙之时,就暗里沟通魔僧,把几件布阵工具的名称和将要布的阵法都搞清楚了。于是就不慌不忙,做了一回留声机,把刚才魔僧的讲解,依样画葫芦的复述给刘老爷子。

    呵呵一笑:“说起我金叔布这阵法啊,得先从阵法的源流说起,那可就是小孩没娘,说来话长了…”

    刘老爷子笑道:“反正没事,长青小师傅你就科普科普,也让老头子涨涨见识。”

    “不敢…”王平谦虚了一句后,讲解道:“这阵法啊,大致是这么个由来。玄门道家认为这天地自然和宇宙星体运转的气机变化,都能够直接影响到人体。比如四季的转换啊,日月的盈亏啊等等,无不与人体气机密切相关。历代玄门修练之士,在修炼实践中逐渐摸索到一些自然外界影响人类活动能量场的规律。然后把这些规律总结起来与时间、空间巧妙的组合在一起,按照阴阳消长,一年二十四节气里天体运转对地球的影响,通过一些特殊的物品和手段把这种规律复制运用到修炼生活中,达到一些特定的效果…这种运用天地规律的手段,也就是所谓的阵法。”

    话说王平毕竟年轻。初时老爷子还有些不以为然,不过是反正没事,姑妄听之而已。现在听他这么一说,刘老爷子不禁有些惊讶,不由就生出些人不可貌相,有志不在年高之类的感叹…

    于是就呵呵一笑,赞道:“长青师傅不愧是大学生啊,讲得浅显易懂啊,就连我这样的外行,也大致理解了阵法的意思。不像你金叔,开口闭口就是什么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三才**之类的玄乎乎的东西,让人如坠云雾里。”

    闷头布阵的金罗盘也呵呵一笑:“是啊,大学生就是懂得多,能用现代科学的概念来阐述玄学。老金就吃亏在读书少,一肚子的货却倒不出来。不然,也可以学李居士、邵四柱他们那样,混个易学大师的名头,然后出出书、开开讲座,就能赚得盆满钵满的,那用像现在这样,一把年纪了,还要四处奔走忙活…”

    刘老爷子就笑道:“怎么,看着人家坐在家里,就能轻松的赚钱,有些嫉妒了?要不你也出本书试试,签售会时,老哥我一定前来捧场。”

    金罗盘就嘿嘿一笑:“算了,我可没那个水平!”

    刘老爷子就笑道:“我看你分明就是保守,把自己那点东西看得比什么都重,藏着掖着的不愿披露出来。早就劝过来你了,你却不听,怪得了谁?”

    金罗盘笑道:“保守就保守吧,或许是老金当年学艺的时候,吃了不少苦头的缘故吧,所以才不愿意轻易就自家这点东西透露出去吧?”

    刘老爷子就呵呵一笑,摇了摇头,岔开话题,继续向王平询问这布阵的情况。

    话说如今术法界,玄学传承者们的状态,大致可分为两种。一种可以称呼为学术派。这派的态度比较开明,利用现代科学来阐述玄学,通过出书、开讲座等手段扬名,容易为人们所熟知,名气提升得比较迅速,很快就能达到国际易学大师的层次。上面说的李居士、邵八字,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一派可以称为实作派。这派比较注重传统,注重师承,遵从艺不轻传的古训,通过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方法来谋生。相对而言,态度保守一些。因为这派传人平素就比较注重实际操作,所以功力要相对精深一些,经验也要丰富一些,但名气不如学术派。金罗盘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这两派也不能说谁对谁错?只是各自手段不同而已。无论是这包装宣传也好,还是实作也好,目的都一样,都与术法传承的本意无冲突。这前辈传下术法,目的也并不只是为了传承绝学、行善积德、除魔卫道之类的冠冕堂皇的那些,话说白了,也不过是给后辈子孙留下一个养家糊口的技能罢了!

    王长青师傅历来就是个聪明人,对于这点,也是心知肚明的。故而此时,他也把心态摆得很正,也没有什么“我是修仙者,就要高你一头”之类的自矜念头。和病家之间,无非是你给钱我治病,大家平等关系,各取所需而已!

    所以面对顾客的问题,他就心平气和的指着金罗盘放在床边的五件物品,耐心一一解答。

    “床脚的这个古钱,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战国时期的刀币,金叔应该是用它来代表五行中的金元素。床头那个冒着寒气的晶体,应该是采自北极的玄水晶,在这里可以代表五行中的水元素。那个田黄石模样的矿石,应该是火山爆发时喷射出来的火元石,代表火元素。那块木头是百年桃木,象征木元素。最为珍稀的,应该就是床头那个袋子里从百年不曾断火的老灶台上挖下来的灶心土,在这里象征着土元素…”

    刘老爷子就呵呵一笑:“金木水火土都凑合齐全了,老金是要布五行阵了…”

    金罗盘却是豁然一惊,这几件布阵材料来自于天南地北,也花费了他不少精力,还搭上一些人情,才搜罗齐全。本以为王平能认出三两件便算合格了,没想到人家全认出来了不说,并且还指出了产地出处。

    就鼓掌赞叹道:“长青不错,果然是家学渊源啊,能认出这几件东西,可见平时没少翻阅你太爷的笔记,不错,真是不错,如此,才能传承家学,才算是不辱其祖。王道明老前辈生平绝学,才算是后继有人啊!”

    金罗盘一脸欣慰之色,看样子倒还真把王平当成了子侄,时刻不忘提点考校着,直至此时,王平才算是真正入了他的法眼。

    王平虽说道路不同于这老叔,但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不管人家想法你认不认同,毕竟都是善意,都得领情。

    见着老叔一脸欣慰赞叹,王平脸上就有些发热,毕竟刚才只是复述魔僧大师的讲解,不是自家的真实水准。

    当下就谦虚的一笑,摆手道:“老叔缪赞了!小侄愧不敢当!不过是复述了一下前辈的见解而已,又何敢当老叔如此夸奖?倒是老叔,对法器质量精益求精,就连布置一个普通的五行阵的器具,都是苦心搜罗极品材料。由此可知,老叔平时治学态度是何等严谨?这等平实求真的治学态度,更值得晚辈们学习啊!”

    话说金罗盘搜集这材料时,也颇费了一些功夫。这套布阵材料确实是上品,算是得意之作。只是就因为品质太高了,太稀少了,所以这一般人他不会欣赏。比如在刘老爷子眼里,就是一堆石头土块而已,怕是还没有一个花瓶值钱,未免就有明珠暗投、怀玉披褐之憾。

    王平这顶高帽,正好就搔到金罗盘的痒处,眉开眼笑的摆手道:“哪里,哪里,也没你说那么玄乎,品质也就是一般而已!”

    王平继续吹捧道:“老叔拉着胡子上船,谦虚过度了哈。这古话说得好,工欲善其技,必先利其器!老叔这套材料,算是给这话做了个最好的注解。这套材料在一般人眼里是一钱不值,但在小侄看来,却是万金难求的宝贝啊。如此佳品,小侄真是十分眼热,十分眼热啊!”

    “哪里,哪里,也没你说那么夸张,凑齐这套家什,全靠朋友们给面子啊…”

    刘老爷子笑眯眯的看着,也不做声,等两人互相吹捧得差不多了,方才呵呵一笑,附合了两句应景之言。

    闲话间,金罗盘这阵也摆得差不多了,笑呵呵的道:“长青,再考考你,说说老叔布的什么阵?”

    刘老爷子插了一嘴:“这有什么好考校的,别说小王师傅了,就我这外行都知道,这金木水火土全都在这里,不就是五行阵么?”

    金罗盘摇摇头:“非也,非也,此五行非彼五行!”

    先前魔僧便一边叫王平观摩学习,一边讲解。故而早在家伙还没摆好时,王平就已经知道了正确答案。为了应景,便摸着下巴,装着琢磨的样子,回道:“小侄起初也以为老叔要布五行阵,但加上我那串佛珠,这五行阵就不成立了…这一时之间,小侄也摸不准老叔的思路,还请老叔解惑!”

    金罗盘呵呵一笑,讲解道:“长青思维果然敏锐!不错,关键点就在你这窜佛珠上,起先老叔也准备布个普通的五行阵,把刘老哥保护起来,杜绝邪气的侵害,让他好好休息一下。但见了你这佛珠之后,老叔就隐约有了个想法…”

    说到这里,就停顿了一下。王平会意,恍然大悟般问道:“众所周知,佛家法器在抵御邪气和安心凝神方面,功效说法显著。所以老叔就在这佛珠上打起了文章,以这佛珠做为阵心?”

    金罗盘欣慰的点了点头,嘉许道:“不错,老叔正是此意,故而就以这佛珠为中心,布了一个反五行阵,目的不在于隔绝,而是攻击,以反五行阵之力,攻击这佛珠,把这里面蕴藏的佛元激发出来。”

    说罢,就把那串佛珠递给刘老爷子:“老哥你把这佛珠放在胸口,然后躺好,老金要起阵了。然后你就可以好好的睡上一睡觉了。”

    话说刘老爷子被这邪术弄得几天没睡好了,早已是疲惫不堪。刚才两位师傅来了之后,一直和他们说话,激发起了他自身正气和潜力,还没怎么注意到。此时听金罗盘这么一说,就感觉到困意十足了。

    话说这人啊,无论什么东西,都是失去之后才知道珍惜。以前也没觉得睡觉有何幸福之处,现在就算是叫他花个百八十万买上一觉,他也是千肯万肯的。

    所以,此时他心中也着实是有些期待,便不再说话,接过佛珠,乖乖躺好,期待幸福的来临。

    金罗盘脸色一肃,招呼王平一起退开几步之后,就默运玄功,掐了个手决,冲悬挂在床头的灶心土一指,喝了一声:“阵起!”

    王平知机无不,早已凝神静气,细细感应气机的变化。

    凝神状态下,就察觉到金罗盘指中发出一股波动,激发了灶心土的能量,这袋子上面就生出一股厚重的气息,然后此气息就通过一条特定的轨迹,依次激发床下的玄水晶、火元石、刀币、桃木块中蕴藏的能量,这股波动在五件阵具中循环一周后,就形成了一种莫名的能量磁场,随着金罗盘手中的法诀变动,最终汇聚在了刘老爷子手中的佛珠上。被这股能量一冲击,转眼间佛珠上就泛起了一层淡淡的金光,随即这金光就迅速扩大,把刘老爷子笼罩其中。

    病人被这淡金色的佛光一照,眉心就开始溢出丝丝黑气,这黑气才一出来,就如同阳光下的雪花一般,被这金光迅速的消磨融化。随着这黑气的不断溢出,这病人的神色也开始好转起来。

    至此这阵法便宣告成功,并开始发挥效力了。金罗盘就收法诀,笑道:“好了,邪气已经慢慢的被驱逐出来了,你可以安心的睡上一觉了。”

    刘老爷子满是欢喜,没有说话,眨了眨眼睛。片刻后,就双眼皮一搭,进入了深沉的睡眠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