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四十三章:下蛊者的真实身份!
    太上说万物负阴而抱阳。又说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说的就是万事万物相互依存,相互转换,世事无绝对的意思。

    比如当初的刘老爷子,游山玩水散心期间就邂逅了一位美丽动人的苗家菇凉,就擦出了爱的火花。这本来是件大好事,想想看,一位名门公子哥和一位民间美女,彼此是如此的深爱着对方,历经千辛万苦,冲破世俗间的重重阻扰,终于走在了一起,幸福的生活下去!

    …这分明就是王子和灰姑娘的翻版嘛,这是一段多么感人的爱情的故事啊!这样的结局,无疑是那些感情丰富的文艺青年、痴呆文妇、家庭主妇们喜闻乐见的桥段!

    可惜,这是一位严肃的都市修真者历练了解到的患者的真实情感经历,而不是于妈和琼婶笔下的都市脑残狗血偶像剧。

    了解这点后,这位严肃的修真者也不由有些同情起患者来了。

    老爷子你这运气还真不咋地,艳、遇这么好的事情,到了你这里,偏偏就变成了病因!

    你说你在哪儿艳、遇不好,干嘛偏偏要选在苗疆呢,不知道这苗疆是蛊术的发源地么?不知道苗女大多都会两手下蛊的本事么?

    或许,有人就要问了,谁规定的苗疆的美女就非得会下蛊,俺也去过苗疆,也**过苗疆美女,为嘛就没人给俺下蛊呢?

    那啥,这蛊术的发源地,到底是哪儿,或许还有待考证,不一定就是苗疆,但是,以前的苗疆,蛊术确实是比较流行,苗女大多会两手蛊术,也不是假话。

    其中的原因,还得从苗疆的地理位置,以及苗族的源流说起。

    苗疆,其实并不是单指某一地,而是多个地域。苗疆,顾名思义,就是苗族人活动的疆域。像我大天朝的云贵川湘桂等有很多苗族人聚居的地方,都可以称为苗疆。

    苗族是个古老的民族,其源流可以追溯到距今五六千年前的炎黄时代。当年和黄帝涿鹿争霸的蚩尤,就是苗人的祖先。蚩尤战败后,残余的九黎部落从中原地区向南流徙迁移,逐渐演变成了聚居各地的苗族。

    所以苗族和汉族祖上的关系,是远不如现在这么融洽。并且在秦汉魏晋南北朝唐宋元时期,关系也不咋地,直到明清时期,双方的关系才开始慢慢融洽起来。

    所以这古代官员对待这苗族呢,也没有现在的官员这么…这么亲切。古代的官员呢,对这苗族人民呢,难免就有些…有些严厉。这一严厉呢,这苗族难免人民就…就想获得更多的尊重。

    有一位伟人曾经说过一句话:落后就要挨打!这话大意是说,想要获得别人的尊重,就要拥有让人畏惧的力量才行!

    和那些拳头小的人比起来,人们通常都会更尊重那些拳头足够大的人!

    对一个民族来说,拳头是什么呢?无疑,是强大的军队,先进的武器,和各种制造武器的科学技术!

    而苗族先民是战败后才迁移的,本来就没保留下多少的各种先进技术呢,又在漫长的迁移过程呢,逐渐散失,在武器制造这方面呢,就要远远落后于汉族了。

    这先进技术流失得差不多了,在武力方面是远远比不上人家了,但人家的官员又比较严厉…这咋办呢?

    还好,虽然科学技术失传得差不多了,但老祖宗蚩尤传下来的那些神奇法术,通过当年残存的随军巫师的代代相处,还保留下了一些下来…做为苗人对抗那些严厉的官员的武器!

    蛊术,就是苗人的老祖宗蚩尤传下来的各种神奇法术当中相对保存得比较完整的一种!

    而这苗女呢,或许是因为很好的继承了老祖宗蚩尤的完美基因的缘故吧?一般来说,苗女的容貌都十分出色…就正是古代那些管理苗疆的官员们第一要严厉的对象。所以在古代的苗疆,为了保护自己,美丽的苗女们大多都要学上两手蛊术…

    当然随着时代的进步,后来的朝代对苗政策逐渐宽松,到我大天朝时,更是与往常那些朝代都不同,真正把苗人视为自己的兄弟手足…在大环境上,苗疆蛊术已经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所以现在的苗疆,除了少许的特别重视传统的古老的家族外,大多数苗女,也是不会蛊术的,因为已经没必要学这个了嘛,是吧?

    所以现在苗疆还是很安全的,道友们大可放心前去猎、艳。像刘老爷子毕竟只是特列,明显的属于运气不好,偏偏就遇到了一个会下蛊的!

    当然,刘老爷子这蛊到底是怎么中的,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王师傅也没有去苗疆调查取证,只是根据从小说话本中得来的的规律经验,自己脑补猜测的。以为刘老爷子是始乱终弃,所以才被下了蛊!

    旋即,王师傅就推翻先前了推论。

    因为,刘老爷子说起这位艳、遇的红颜时,虽然眼神很是复杂。但是其中却绝对没有仇视、愤怒、后悔之类的情绪。

    再说王师傅,虽才踏入道途没多久,没有多少应对灵异事件的经验。但幸好他历来就是个聪明人,用他那颗聪明绝顶的脑瓜子,弥补了经验方面的不足。

    蛊虫这玩意,现实中他确实是第一次接触,但他却并不感到陌生。因为,世俗的话本小说和影视作品,早已曾经无数次描述过这个东西。

    蛊,无论在那部文学影视作品中,都是种类繁多,千变万化,诡异莫测,令人防不胜防的。那些不幸被巫师下了蛊虫的人,若不及时得到精通术法的高人救治,几乎无人能逃过死亡的结局,并且死状还无比的凄惨。

    总之,蛊这玩意儿可谓是凶名远扬,令人谈之色变!

    俗话说他山之石,可以功玉。又云: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

    虽然文学、影视作品对于蛊的描述,有些夸大想象的成分。但也多少揭露了一些笼罩在“蛊”身上的神秘面纱。通过各种文学影视作品记载的法师和蛊术师斗法的案列,就可以知道,对治蛊虫,无外三种办法。

    一是根据蛊虫的种类和性质,寻找出各种可以克制它的东西和办法,然后用在中蛊者的身上,把蛊虫从中蛊者体内驱逐出来。

    这种办法,比较复杂,也具备一定的危险性,对于法师的功力,见识,应变经验等,都有很高的要求。总之,这种方法只适宜那些见多识广、功力精深的大师。

    对于那些功力浅薄、知见不足的法师,王师傅不建议使用这种,一个不好,就会适得其反,未曾成功救人不说,反而会加快中蛊者向阎王殿前进的速度…

    那么,对于功力浅薄者,或者不通术法的普通人,又该治蛊救人或者在中蛊之后自救呢?

    王师傅可以明确的告诉大家…别急,还有别办法!

    魔僧大师在前面就说过:天地万物相生相克,天生一物,就必有一物克制。这天下,绝对没有那种没有任何缺点,不受任何克制的术法…

    这点,就是颠扑不破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蛊术虽变化多端,诡异莫测,但无疑也是诸多术法中的一种。是术法,就跳不开魔僧大师所说的范畴。

    佛道二教的功法,还有儒教的浩然之气,对蛊术都有极强的克制效果。

    如果不幸中蛊,一时之间又找不到精通正教功法的高人的情况下,就要启用第二种办法,来脱离蛊术的威胁。

    这个办法很简单,一字真言曰躲!总之,躲得越远越好,最好是漂洋过海。故老相传,蛊术不过海。和下蛊者拉开一定的距离之后,这蛊术就害不着人了。

    倘若不幸中蛊,身边一没金师傅和王师傅这样的玄门高人,二又没那个财力和势力跑路,又该怎么办呢,难道闭目等死不成?

    错了,这个时候,就要立刻启用第三种办法…不愿意躺着床上等死,那就行动起来。不管是自己找也好,请私家侦探也好,总之,要采取一切办法,找到那个下蛊者。然后用尽一切办法,色诱也好,利诱也好,挖陷阱也好,用菜刀也好,还是打黑枪也好。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用尽一切手段,抢在他害人之前干掉他!

    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因为,无论哪种蛊虫,都要受到下蛊者的驱动之后,才能发挥作用!

    以上,便是聪明的王师傅从文学影视作品中归纳出的三种对治蛊术的有效手段。

    也正是因为如此,王平和金罗盘才先要弄清楚刘老爷子下蛊的那个人的真实身份,然后才能根据下蛊者的情况,来选择施治的手段。

    说到这里,有人就要说了:王长青师傅这个西贝货也就算了,这金罗盘可是个货真价实的大师啊,还有王师傅识海中的魔僧。这一个水货加个行货,再加个实打实的元神高人,在他们面前,这不管多厉害的蛊术,那还不都是土鸡瓦狗,手到病除,用得着这么慎重么?

    …这么说的,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话说白了罢,所谓一分钱一分货,金罗盘收了刘家多少钱,王长青师傅是不知道,但他自己,一共就收了胡丽丽二十万的治疗费用。把人治好一次也对得起人家了,真犯不着为这点钱拼命。

    说到这里,有人又要说了:两位师傅你们这不是柿子挑着软的捏么,你们不是玄门正宗么,你们的宗旨不是扶危济困、斩妖除魔么?

    那啥,玄门的宗旨是斩妖除魔没错。但这玄门修士,又不是傻子,在斩妖除魔之前,也得先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吧,不然,未曾除魔不说,反倒先把自家赔进去了!

    所以,王师傅才要先摸摸底,如果那个下蛊者也是个半路出家的野路子,或者是个没什么后台,也没有什么师门势力的孤家寡人,那么,王师傅在治病救人的同时,也绝不介意顺带着斩妖除魔一下,把下蛊者除掉,让病家永绝后患啥的。如果人家也是出身高门大派,师门势力庞大嘛…

    兵法也说了,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所以之前王长青与金罗盘二位师傅,才会和刘老爷子闲话唠嗑,啰嗦半天。目的,都是为了收集情报。

    扯了半天闲话,好不容易有点眉目了,但刘老爷子却一脸追忆缅怀之色,沉浸在回忆之中。

    金罗盘就有点着急,就冲王平使了个眼色!

    王平会意,呵呵一笑:“您老这也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游山玩水之间,就遇到一位绝色佳丽。老爷子好艳福啊,真让晚辈好生羡慕!”

    刘老爷子回过神来,哑然笑道:“你从哪里看出令老头子遇到的就一定是美女,就不能是好友至交么?”

    王平嘿嘿一笑:“您老就别否认了,您的脸上的表情早就出卖您了…”

    刘老爷子方才恍然,略有些讪讪的摸摸老脸,也不再遮掩,直言承认道:“不错,和朵朵在一起的日子,确实老头子生平最快乐的时光…”

    朵朵这个词语,王平还不太理解,但金罗盘却知道。在苗语里,朵朵就是妹纸的意思。

    随着刘老爷子的讲述,中蛊的缘由,下蛊者的身份,也逐渐浮出水面。

    原来当初刘老爷子的仕途上进之路被亲生父亲打压时,没有理解老太爷磨砺他的深意…

    话说天下无不是之父母!这对别人家的孩子,磨砺或许就是打压也说不定,但对自己的孩子,就不存在打压一说,即或是有,那也一定是磨砺!

    刘老爷子也是在后来磨砺自己的儿子时候,才想明白这点的。

    当时或许是老太爷对他的要求太严格了,磨砺的力度也太大了一点,再者两父子的性子都太过刚强了一点,也没有及时相互了解沟通。以至于,刘老爷子当时怎么也想不明白,负气绝望之下,便心灰意冷,寄情山水间…

    当然刘老爷子也为自己的放纵付出了代价,老太爷几番警告无果,就认为他不堪造就,极度失望之下,就撒手不管,以至于刘老爷子最终止步于从三品,未曾踏入更高的层次!

    刘老爷子仕途半道而崩,虽然是件憾事,也与病因有着直接联系,但明显的,王平和金罗盘的兴趣都不在这一点上,相比之下,两位师傅更关心刘老爷子游山玩水的那段经历…

    说到这里,刘老爷子就长吁短叹了几声,看来心中还是有些遗憾,未曾如表面那么坦然。两位师傅宽慰几句之后,就把话题往病根上扯。

    刘老爷子也是个人精,自然明白这一点,虽然遗憾后悔在所难免,但毕竟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自己也渐渐看开了。再者,眼下对于自家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要好好保养自己这把老骨头,尽量多撑上几年,好好的扶儿子一把,争取超越自己,也算是聊以慰藉吧…

    所以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讲述自己苗疆遇艳的经历,供两位师傅参考分析,然后选择最佳的治疗手段。

    一念至此,刘老爷子便收拾心情,谈起了自己当时邂逅苗疆佳人的来龙去脉。

    话说,或许对于他来说,那段身份差异极大的感情,真的很刻骨铭心!

    虽然时隔多年,但他还是很清楚的记得双方相遇的日子。

    那天,正值农历五月初五日,苗族的花山节,也称踩花山。苗族青年男女欢聚一起踩鼓,跳芦笙舞,对歌抒情,寻求配偶的日子。

    姑娘们都会翻出压箱底的衣裳,把自己装扮得漂漂亮亮的。少年郎则如同开屏的雄孔雀一般,通过爬花杆、斗占、对歌等比赛,向心仪的菇娘展示自己。

    当时身为父母官的刘老爷子,与民同乐,正好就在花山节现场,就遇到了朵朵。

    朵朵叫阿那朵,是方圆百里内最美丽的苗家姑娘。刘老爷子当时则是公瑾当年,羽扇纶巾,雄姿英发。

    俗话说得好,自古多情出少年!老爷子当时虽然已经时近中年了,但还是无法抵御美若天仙的阿幼朵的魅力!

    俗话又说,自古美女爱英雄。似老爷子这等出身名门,风度翩翩,温文儒雅,见识不凡的名门公子哥,一下子就把穷乡僻壤的青年才俊比了下去。

    这英雄美女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两人是一见倾心,堕入爱河,山盟海誓,你是风儿我是沙,如胶似漆,花前月下。最后,刘老爷子就欲不再留恋,把那富贵荣华都当假,要和心爱的朵朵缠缠绵绵走天涯…

    无奈,自古多情空余恨。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让我们红尘做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轰轰烈烈,死了都要爱,只要爱情的爱情!终归,只会出现在琼瑶大婶和于妈的剧本中,骗骗那些无知少男少女的眼泪罢了!就连两位大婶自己也是不相信的,也无法做到这一点的!

    话说在当时的环境下,就连九五之尊,要美人也只能离婚再娶。但休妻又谈何容易,就连战功赫赫的一代战将李云龙,也因此事而弄得沸沸扬扬,为之前途尽毁…

    诚然,刘老爷子确实是打算放弃一切,但是,别忘记他父亲的性情是何等的固执?

    刘老爷子宁愿放弃前途,也要离婚,也要与心上人双宿双栖的痴情行为。在刘老太爷看来,却是忘恩负义、喜新厌旧、贪花爱色的表现…

    深受传统思想熏陶的老太爷,又如何能让他如愿?

    刘老爷子倒是心坚如铁,一意抗争父亲的强权,奈何,年少的朵朵却抵御不住来自世俗间的各种鸭梨和流言蜚语,最终,朵朵黯然离去,不知所终。刘老爷子遍寻无果,只得无奈黯然远调,离开了这个伤心之地。

    至此,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最终杯具收场!

    按理说,事情本该到此结束,奈何,有人却不这么想。

    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人比刘老爷子更爱朵朵的话,那么,无疑就是朵朵的父母。如果非要说有人比朵朵的父母还要爱她的话,那么,这个人无疑就是阿都则了。

    阿都则,既是朵朵的第一铁杆脑残粉兼狂热的追求者,也是十里八乡最出色的才俊,更是朵朵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

    如果,刘老爷子当初不横插一杠子的话,阿都则无疑会与阿那朵组成一个幸福或者不幸福的家庭。

    可惜,通常来说,青梅竹马然后就白头偕老的几率,还要远远小于轰轰烈烈,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自小就青梅竹马的玩伴,长大之后,大多都会被那些风度翩翩的公子哥的花言巧语勾了去…

    阿都则此人,无疑是个情痴,其痴情的程度,与哪位深爱着陈圆圆的美刀客有一比。起初,得知阿那朵只是把他当成哥哥,他虽然伤心欲绝,但还是会祝福了一句,如果,阿那朵和刘老爷子之间能有个琼瑶式的结局,倒也罢了…

    朵朵失踪之后,此人就曾经来找个刘老爷子,扬言要为妹子讨回公道。至于结果嘛,草根叼丝和官二代之间的冲突,该以何种结局收场…大家都懂的!

    至此,刘老爷子的讲诉便告一段落。说起阿都则这个情敌时,脸上也复现出一种复杂的神情!

    确实很复杂,以王平的聪明,也没看懂老爷子内心的真实情绪!

    至此,案情已经十分清楚了,大家也知道了,此人有很大的嫌疑,也有明确的动机,下蛊的人,十有**就是这位阿都则了。

    下面该了解的,就是此人的行踪和生平履历了,看看他有没有作案的手段和时间了。这方面的情况,调离苗疆后就没与此人见过面的刘老爷子和初出茅庐王长青师傅,就所知有限了,得看金罗盘这位交游广阔的大师知不知道了?

    金罗盘详细的询问了一下阿都则的身高长相和一些语言习惯之后,就摸着下巴沉吟起来,随即,面露凝重之色,肃然道:“如此说来,事情就有些棘手了…”

    “哦…”

    “金老弟也听说过此人…”

    金罗盘点了点头,面色很是沉重:“如果老哥你描述无误的话,这个阿都则,想必就是江湖中大名鼎鼎的苗百蛊了,江湖传言,此人不但一手蛊术玩得出神入化,还心狠手辣,是个狠角色啊…”

    “哦…”,刘老爷子眼中一丝狠辣之色一闪而逝,随即,面露黯然之色,叹道:“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没想到他还念念不忘,处心积虑的要置我于死地,唉!…大家都是这把年纪了,他这又是何苦?”

    金罗盘忙劝慰道:“往事已矣,老哥也不必太过介怀…常言道,这人无伤虎心,虎有伤人意!事已至此,老哥你还是打起精神来,安心静养才是。这苗百蛊虽然是个硬手,但我老金倒也不至于就畏惧于他,咱哥俩几十年交情了,自是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受这邪门歪道的折磨…”

    闻言,刘老爷子精神总算振奋了一些,感激的道:“金老弟,我这把老骨头,就全拜托你了!”

    金罗盘呵呵一笑:“你先躺着吧,也别多想。老金我自有分数…长青,把你手上那个佛珠子借老叔用用,我先布个养心安神的阵法,让老爷子好好休息一下!”

    闻言,王平就是一惊。随即,就暗自赞叹,这老叔能在藏龙卧虎的江湖中创下偌大的字号,并屹立数十年不倒,果然是有其独到之处!

    难怪先前一见到自己之后,一点大师的架子都不摆,反而,还对自己这小菜鸟客客气气,想方设法的摸底…原来,却是握手的时候看见自己手腕上的佛珠子了。

    王平此念,只在转眼之间,心里想着,手上动作却不慢。反正,一来,两人的关系不同,再者,有魔僧大师在,也不怕他起心昧自己的东西。

    当下,就呵呵一笑,褪下买来之后便未曾离手的佛珠子,递了过去,然后退在一边,观摩金罗盘布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