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四十二章:刘老爷子的故事!
    听完刘老太爷的生平事迹后,王平不由肃然起敬!

    王平不单是尊敬其身份地位。虽然刘老太爷身前位极人臣,曾经达到的从一品兵部尚书和正一品少师高度,外加武英殿大学士的身份,已经很值得人仰望、敬畏了。但王平认为,和地位高度比起来,老人家的生平丰功伟绩,高尚情操,更值得尊敬!

    大师说过:真道人,最终追求的是出世之超脱,而非世俗功业。对这世俗间权力富贵,帝王将相的态度。可以天子呼来不上船,也可以学达摩、张三丰那样,假死远遁,一走了之。但也别去忤逆对抗。

    孤身一人,与帝王将相这个掌握着凡间最大的力量的群体…与国家机器对抗,殊为不智,也没这个必要!

    对世俗权势富贵的态度如此,对于世俗中其他的行业,其他人士,如士农工商等,也是如此。并不是说修道者就高高在上,天生就要比俗人高出一截!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选择不同,追求不同罢了!

    对于凡俗推崇的仁人志士,智者圣贤,忠臣良将,节妇孝子等…你可以选择另外一挑道路,不走他们的路,却没有资格鄙视、俯视他们。可以不同意他们的选择,但却不能质疑他们的人品。对于他们的高尚品质,也还是应当心存敬仰!

    魔僧大师,总是一贯正确的!

    确实,了解刘老太爷的生平,情操之后,由不得王平不敬仰钦佩!

    历来,华夏人做官从政的目的,就并非只是儒教提倡的修齐治平那么单纯。历来这正统的儒生从政,除了建功立业,一展生平所学,实现胸中抱负,报效国家之外,同时也无不在此名留青史的修齐治平的过程中,顺便还博个荣华富贵、光宗耀祖、封妻荫子的意思。

    正统的儒生尚且如此,就更别说那些单纯为荣华富贵而求官的习得文武艺、卖于帝王家,想当官,杀人放火受招安的普通人了。

    从这个角度讲,就可以武断的说上一句:金钱美色、荣华富贵等功利因素,始终铭刻在传统华夏人基因深处,乃是传统华夏人求官从政的最大动力,没有之一!

    古人求官从政,为的是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封妻荫子;如今,也有句俗话叫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局长儿科长!

    这样的说法,虽有失武断片面。也必然会引起道学家、卫道士们的唾骂、攻击。但却不得不承认,以上这些,至少是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求官的目的…

    王平觉得,这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不值得自己钦佩。但文正公和刘老太爷等前辈先烈,就不一样了。因为,他们就是剩下的那百分之一…

    这个念头,在得知刘老爷子的生平履历和职位之后,就更加强烈了!

    刘老太爷官至尚书,一品少师虚衔。而刘老爷子,生平最高官职,也不过做到从三品的滇南布政使府右参政而已,与其父相差五个品阶。从这个角度来讲,刘老太爷这堂堂一品大员,能量还不如现代的七品。那些七品县太爷,还能把子女推上九品呢…

    一念之此,忍不住说问了一句:“老爷子心中对您父亲就没有半点怨怪么?”

    刘老爷子脸色就有些复杂,仔细思考一下后,才呵呵一笑,颇有些自嘲的回道:“若说半点怨愤都没有,不光是小友不信,就是老头子自己,怕是也不相信的,若说有,其实也谈不上是怨愤…”

    “有这么一个光芒四射的父亲!既是老头子一生之大幸,也是一生之不幸!”

    刘老爷子呵呵一笑,颇有些感触的道:“年轻时,对于父亲的感情很复杂…既骄傲,又沮丧。骄傲的是,只要根别人提起我父亲,就会从别人脸上看到钦佩、敬仰的神情。沮丧的是,父亲的光芒太耀眼了,又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无论我有多出色,无论我努力把工作做得多好。人们提起我,首先想到的,还是我的身份…”

    刘老爷子说到这里,摇了摇头,说道:“总之,年轻的时候,对父亲的感情很复杂!以至于有段时间,我都不愿意回家,不愿意在别人面前提起我父亲!”

    顿了顿,笑问道:“老头子这么说,你能理解么?”

    王平摇了摇头,笑道:“晚辈可没有您老那么一个光芒四射的父亲,自然是无法体会您当时的心情。不过,我想,有一个年轻人,肯定和您年轻的时候有着共同的困扰,肯定能理解!”

    刘老爷子歪着头想了想,笑道:“哦…老头子倒真有些好奇了!”

    王平笑了笑,提示道:“去年闹得沸沸扬扬,最近才普一出狱,立马就占据各大娱乐新闻头条那个…”

    “原来是那坑爹的熊孩子…”,刘老爷子略一琢磨,哑然一笑:“虽然只是一介那啥…倒也还真有些相似!”

    笑罢,又说道:“相似是相似,不过,老头子年轻的时候,可比这熊孩子靠谱多了。这么给你说吧,若按正常的渠道晋升…不,只要老爷子当年不一再打压,就按正常的熬资历,我退休前,至少也能混个文渊阁协办大学士的头衔,你信不?”

    都说老小孩,老小孩。此言一出,王师傅就有些好笑,又有些惊讶,忍不住就问道:“老太爷当年未曾提拔不说,还再三打压?您现在还不是协办大学士么,晚辈还以为您是呢…”

    老爷子似乎知道王平心中所想,笑道:“怎么,没见着活生生的领导人,有些失望是不?”

    金罗盘呵呵一笑,插了一嘴:“若是别人,恐怕早就心生怨愤了,老爷子还能笑得出来,这心胸,才叫一个豁达!老金生平不轻易服人,但这刘老太爷这品德,这家风家教,我是真服气了!”

    虽然,王平一直觉得这老叔很是圆滑,但此时却没这个想法,反而觉得老叔这话说到自己心里去了。心生认同之感,脸上忍不住也流露出敬佩的神情。

    见二位师傅都是一脸钦佩,刘老爷子就有些得意,颇有些欣慰的笑道:“…逝世都快二十年了,你们一提起他,还是一脸钦佩。老爷子在天之灵有知,也足堪慰籍了!所以,老头子先前才和小王师傅说,有这样一个父亲,是又骄傲又沮丧!”

    他这话说得有些没头没脑,但王平却理解了他的意思:这证明了他父亲当年的打压,没有做错!刘老爷子心里是真心理解、认同了他父亲,不再怪罪当年打压之事的意思!

    权之一物,可以说是世俗间最大的诱货!为了权位,世人不惜骨肉相残,手足反目,恩爱夫妻也为之形同陌路,视为仇敌!

    权位,可以说是道途最大的障碍,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王平就有些好奇,很想知道刘老爷子是怎么参透、勘破这点的:“老太爷当年是怎么打压您的,您又是从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再怨恨您父亲的?”

    “当家才知盐米贵,养儿才知父母恩!”,刘老爷子就颇有些感触,呵呵一笑:“…那还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老头子时任滇南丽江三苗土司宣慰使。当时我正值盛年,正是年富力强,仕途大有可为之时,我当时也是雄心勃勃,决意要在此知府任上,做出一番功业,让父亲好好瞧瞧。于是便隐藏出生,对同僚们都不透露半点。一心扑在工作上,也做出点小小成绩,五年间,吏部考核都是优等…”

    “凭此政绩,也得到当时布政使的看重,好几次机会,可以升迁,再往上走一步。不料,却每次都是阴差阳错,煮熟的鸭子又悄然溜走,一干同僚,全部高升了,唯有老头子在原地踏步。同僚们都猜测我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说实话,当时,我已有所预感,但不敢相信而已。”

    “…后来,又一次到手的升迁机会溜走。我就敢肯定了,又从布政使口中得到证实。每次,升迁公文一拟好,上交到吏部,就没了下文。发函一询问,就说还需要磨砺…知道原因后,若说老头子当时一点怨恨都没有,不止你们不相信,我自己也是不相信的。气愤之下,也曾进京质问过父亲,他也不给什么理由。就一句话:就因为你是我刘某人的儿子!”

    虽然事隔当年,但刘老爷说到这里,还是停顿了一下,脸色就有些复杂。王平和金罗盘也就知趣的没有追问,等待他自己平复下来。

    回忆一下后,刘老爷子就继续说道:“当时,我是怎么想也想不通。就和父亲大吵了一次…这也是我生平第一次忤逆他。你们也知道,我父亲这人是何等固执?争吵的结果就是,父亲大怒之下,说想升迁,先和他断绝父子关系再说。无奈之下,我只有无功而返,从此就绝了上进的心思,也有好几年都没回家。直到,十几年之后,因为同样的问题,和我的大儿子大吵了一次之后,才真正明白、体谅到父亲当时的心情…”

    说到这里,老爷子脸色就有些无奈。显然,当时的情况,肯定不是不愉快那么简单。

    也不说具体的细节,叹息一声后,就一笔带过,总结道:“总之,天下无不是之父母。年轻时候,和父母之间的一些矛盾、冲突。在当时看来,是怎么也无法调和、无法理解的…也唯等自己也变成了父母,在同样的场景下,换位思考,才能理解他们当时的想法和苦衷!”

    刘老爷子明显不愿提及和儿子吵架的细节。此也和病因关系不大,两位师傅也就知趣的没有追问。

    金罗盘就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接过话题:“确实,老头子年轻时,也觉得师长父母有很多决定做法,都是不可理喻、不近人情的…非得是自己也达到他们的阶段之后,将心比心,才能理解!”

    老爷子就叹道:“是啊!这双方的年龄不同,层次不同,看待问题的角度自然也就截然不同。结果,又怎么能取得一致呢?…任你怎么换位思考,也想不明白。非得达到他们那个阶段后,才能理解!”

    两个老头子,颇有些伯牙子期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意思,一下子就找到了共同话题。你一个叹息过去,我一声感慨过来,气氛就有些沉闷。

    王平一看不是个事,就开了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两位老爷子,打住,打住,你们说半天,我一句话就可以概括,你们信不?”

    “哦…”,两个老头就歪头看了过来,王平就呵呵一笑:“屁股决定脑袋!”

    闻言,两个老头子就哑然一笑。

    “话糙理不糙!…”

    “话虽然粗俗了点,但还真是…形象生动,言简意赅!”

    说笑两句后,老爷子话归正题,说起自己这心病的根源。

    “…父亲的决定。说实话,当时我心里是十分不满的,但又不愿忤逆他。我也有些心灰意冷,就生出了来自暴自弃的心理。回来后,便寄情于山水,对工作便再不如以前上心。这种状态,传到老父耳中,又引起了他老人家的的强烈不满,由于我不愿回家,他便托人几次三番警告,我仍然我行我素,父亲大怒之下就要撤我的职。而这又引起了我强烈的逆反心理,一度生出放弃的心思,行事便越发孟浪…直到,遇到一个人之后,方才重新振作起来!”

    说起这段往事,刘老爷子脸色十分复杂,有愧疚,有无奈,有缅怀,说起那个人的时候,还流露出一丝柔情。

    看着老爷子一脸柔情之色,王平如何不知道这人的身份——不需询问,就是用脚后跟想,也知道那个令刘老爷子重新振作起来的人,一定是个女人无疑!

    男人的追求,说起来有很多。

    儒生头悬梁、锥刺股,十年寒窗苦读,为的是一朝金榜题名,出入庙堂,位列三公,出将入相;商人起早摸黑,日夜计算,酒桌上迎来送往,公人、“上帝”面前忍气吞声,赔笑受气,为的是出人头地,富甲一方;运动员夏练三伏、冬天练三九,闻鸡起舞,为的是摘金夺银,扬名四海;写手伏首案头、彻夜不眠,日更万言…为的是读者大爷手中的票票!

    诸如此类,他们虽然各自行业、目的手段都各不相同,但归纳起来,他们追求的,无外两件东西…事业和爱情!

    事业和爱情,乃是官方的说法。民间又叫这两样东西为金钱美女!

    不管这两种说法那种是对的,都证明了一个道理,这男人的追求和理想,一定和女人扯得上关系!

    女人,是种神奇的生物。美丽的女人,就更加神奇了,她们能主宰男人的一切。

    男人可以因为她们而奋进,也可以因为她们而颓废。男人失意的时候,喜欢在她们身上寻找慰藉。得意的时候,又需要美丽的女人来证明他们的成功。

    虽然刘老爷子曾经位高权重,现在年事已高。但不用去看他的身份证,也可以知道他必定是个男人无疑,自然也逃不脱这个规律。

    并且,从刘老爷子的自身条件可以看出,令他重新重新振作那人,还是个十分出色的美女。

    老爷子双眉如剑,五官端正,面相威武。现在看,就是一个帅老头。年轻时候,肯定也是个大帅哥。

    并且,还是一个出身名门,事业有成的帅哥。

    这样的一个手握大权,又英俊潇洒的公子哥,只要不是有龙阳之好,生活中,就绝对不会少了女人。

    按照话本中的规律分析…出身名门的公子哥,都会特别中意那些活泼开朗,热情大方的美丽民女;而出身贫寒然后又鱼跃龙门的穷书生,都会特别中意那些气质优雅的千金大小姐。

    而刘老爷子当时任职的地方又是在苗疆。

    苗疆,历来就是出美女的地方,以盛产美丽多情的苗女而闻名!

    当然,世事无绝对,苗女多情,是和以前那些礼教束缚下的中原女子相比之下得出的结论。

    这点必须得高清楚才行,不然,听到这句话之后,就不问三七二十一,就急急忙忙的跑到苗疆去邂逅那些多情的苗女。

    去之前最好是检查一下自己的腰包,然后再照照镜子,检查一下自己的形象。

    若你像长得像泰迪.罗宾、穿得像犀利哥,穷得像杨白劳。那你还是洗洗睡吧,哪儿都不用去了!

    别说是苗女了,就算是最多情的站街女,没看见你荷包里的票子之前,也是不会搭理你的。

    若你帅如黄晓明,高如姚明,富如聪哥,那你也不用去苗疆,随便走到哪里,都会碰见多情的美女。不信,就出门去走走看,保证美丽的菇娘们看到你之后,会比那多情的苗女还要热情!

    闲话少扯,言归正传。话说,一直以来,王平都以为自己是个聪明人。他确实没有说大话,就连一直以来时常提点着他的魔僧大师,也同意这点。

    王平无需追问,只是根据刘老爷子的表情,描述的一些情况线索,一番脑补之后,就大致勾勒出刘老爷子这病的根由。

    所谓世事两难全,凡事无绝对!很多看来很好的事情,马上就会转变成坏事。

    这个道理,在刘老爷子身上,就体现得很彻底。

    刘老爷子的家世,在很多人眼里看来,都是好事。但却正是因为这个让旁人羡慕不已的家世,在仕途上就遭到亲生父亲的打压,升迁还没有那些家世远不如他的同僚来得快。

    仕途遭打压,本来是坏事。却正因为此,才心灰意冷,寄情山水间,就邂逅了一个美丽动人,热情大方的苗女。

    若在官运和桃花运之间,只能挑选一样,选桃花的,怕是不在少数。甚至,在有些不爱江山爱美人的情种眼中看来,官场失意,就情场得意…正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大好事!

    但是,他们却忘记了世事无绝对的道理,桃花运,有时候也会变成桃花劫。

    苗疆这个地方,除了以多情的苗女闻名之外,还有一样东西也很有名!

    那是一种让人闻名而色变的东西…

    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