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四十一章:刘老太爷的故事!
    “唉,冤孽啊…”

    见金罗盘问起,刘老爷子就是长叹一声,看样子,对自家这病的根源,也是心知肚明…

    长叹过后,才开口把自己的出身,生平,情感这些,向两位师傅一一交代清楚。

    随着病人的讲诉,王平也是知悉了刘老爷子的身份,果然是不简单。

    这刘老爷子,乃是功勋之后。

    其父刘老太爷,本是桂西右江府一贫困农民,靠着耕作祖上留下的几亩薄田为生,虽出产不多,仅能裹腹。但胜在是自家的田地,收多收少,都是自家的事,不用受那地主大户盘剥劳役。这日子虽清苦了点,倒也悠闲自在…

    不料天有不测风云,一日耕地时,健牛突然崩断缰绳发狂而跑…这一跑,就给主家带来了弥天大祸。这畜生光是发狂倒也不打紧,可万万不该去践踏青苗。踩到了别人家的也不打紧,大不了就是赔两句小心的事,可万万不该去踩地主家的。

    话说这地主早已惦记刘家的田产多时了,只是一时没找到合适的由头下手而已。这畜生这一踩,简直就是喜从天降,立马就派出打手把刘老太爷的父亲请了去,用棍棒耐心的和刘老老太爷沟通,商洽赔偿事宜。

    话说这几亩薄田,虽然贫瘠了点,但却是刘家的安身立命之基,这一家老小,都指着这个养活呢。这地赔给你了,我一家老小喝西北风去…老老太爷,又如何肯放手?

    任由地主百般说服教育,老老太爷都不肯屈服认账,这地主羞恼之下,就让手下加大了说服教育的力度,一个没注意,就把老老太爷给教育成老大人了…

    去时是个活生生的一个爹,回来就变成故显考了——杀父之仇,不同戴天!刘老太爷当时正值年少,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如何忍得?不顾悲痛欲绝的母亲的百般劝阻,仗着平时里操练了些庄稼把式,提了把杀猪刀,连夜就摸上地主家,要血刃仇人,以慰老父在天之灵。

    再说这地主家,早已防备,早安排保镖护院,严阵以待,只等着刘老太爷自投罗网。老太爷虽然英雄了得,但到底是孤身一人。有道是双拳抵不住四手,猛虎架不住群狼。与一众护院一番交战中,虽也取得一些战果,操刀砍伤了几人,但最终还是筋疲力尽。未曾替父伸冤不说,反倒把自己也折了进去…

    这地主擒住老太爷之后,突然又改变、态度,想起奉公守法这等事来了,先把老太爷好生一顿折辱,然后才五花大绑送官法办。

    话说这地主先弄死人家的父亲在前。俗话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人家报仇,天经地义。这地主又哪来的信心和勇气将人送官法办呢?他就不怕杀人的事情被衙门知道么?

    这旧时衙门,与今时不同。这古时衙门,它就是一个做生意的地方,所谓“衙门八字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只要你肯使钱,那些衙商就敢答应顾客的一切要求。

    古时衙门是买卖场,今时则不然。当今天子圣明,励精图治,施政走的是“以民为本,依法治国”方针路线。虽说,这古今官员都是一个尿性,黑眼睛仁见不得白银子。但这圣天子在位,英明神武,爱民恤物,天高听卑!再加上如今咨讯发达,民众有了各种上达天听的渠道,这下面的宦商们就不敢做得太过出格,到底是有所收敛…

    闲话少扯,言归正传。话说这地主买通衙门,这宦商立马就判刘老太爷一个“入室抢劫、行凶伤人”的罪名,把刘老太爷子打入大狱,只等秋后处斩。话说刘老老太君,前后数日间,就夫死子判,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只是无奈一介女流,申诉无门,万念俱灰之下,只得搭乘一根磨索,去到那阎王殿,找那铁面无私的包爷爷申冤去了…

    这转眼间,刘家就家破人亡。地主回去之后,顺理成章的,就把刘家的祖产占为己有。

    法理不彰,豺狼当道,钱权苟合,草民伸冤无门,就只能任人鱼肉宰割!——听到这里,王平就有些义愤难平,对老太爷的遭遇,深感同情。

    说到老太爷蒙冤入狱后,刘老爷子就停了下来,脸上就有些悲凄之色,显然是在缅怀自己那未曾蒙面的爷爷奶奶。

    虽然王平明知刘老太爷另有遇合,未被地主所害…不然,就不会有刘老爷子了。但心有感触,关心刘老太爷的后续遭遇,忍不住问了一句:“老太爷后来怎么样了?”

    闻言,刘老爷子总算是从缅怀中清醒过来,脸上多了点阳光的色彩,略有些振奋的继续讲述他父亲后来的遭遇。听罢讲诉,王平才知晓了刘老太爷的生平丰功伟绩!

    话说这刘老太爷颇有些网络仙侠话本中的主角的意思,都是早年困苦潦倒,被人陷害之后,就遇到贵人打救,从此就福源深厚,一路逆袭,最终功成名就,成为人生赢家…

    话说那地主买通官府,见这刘老太爷果然被判了个秋后处斩,又被打入大狱,就把这“蝼蚁”抛在脑后,放心回去接受刘家祖产去了。

    民间有句古话说得好,人善人欺天不欺,木娘儿有天照顾。地主料定这“蝼蚁”再不能翻盘,不料这“蝼蚁”却是命不该绝。

    话说这前朝的局势,又与现在不一样。前朝是军阀割据,连年征战。这中正帝名义上是四海共主,但实际上,也才刚在夺嫡之战中击败生平第一政敌汪敬瑭,初登大宝不久。手上控制的,也才几省之地。又忙着征讨把兄弟,割据陕·甘宁一带的“丘八公”。

    故而这偏远的云桂川黔等地,还是军阀的地盘。所以,这桂地的一应军政,人事,吏治这些,中正帝都插不上手,全由“桂国公”黎德龄和“小武侯”柏健生商量着说了算。

    话说黎柏二位公侯,都是行伍出身,这行军打仗,那都是一把好手。这治理内政嘛,虽然也不算外行,但比起那些专业的儒生嘛,那就要差点了。

    再者来说,这军阀,靠的就手下的枪杆子多,这手下没兵,那你还当个屁的军阀啊?所以,这二位公侯都一门心思扑在了军队建设上,对于内政,就委任治下的儒生、或者亲厚的家人为官,让这些人帮忙打理。

    话说这官员,其实就和现在那些国际大公司派驻到各地分公司的大区总、高级经理这些差不多,若公司制度严谨,管理得力,这些个经理、总监他就不管乱伸手。若你这公司制度松弛,管理不严嘛——嘿嘿!那就是…人不为己…天予不取…

    所以,这公爷和侯爷都放手不管,这些官员他就敢乱来。他们便趁着天高公侯远,便巧立名目,相互勾结,上下其手,肆意侵吞公产;他们便官官相护,徇私舞弊,欺压良善,肆意搜刮,鱼肉百姓…

    总之,他们就会趁此良机难得,能捞一点是一点,抱着“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心思,在此当职期间,用尽所有的聪明才智,挖空心思,天高三尺,大肆搜刮职权所管辖下的以及职权衍申辐射范围内的…一切东西!

    所以这刘老太爷的冤狱,那些个宦商并未通报上级,也未曾依律用典,而是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就以权代法,就私下胡判…反正,大狱里铺位多的是,牢里的伙食费也是公爷和侯爷拨下来的,又用不着本官掏钱…你就里面呆着去吧,想吃多久你就吃多久,养你一辈子都成!

    所以这宦商收了这地主的黑钱后,随意找了个名目,把这刘老太爷往这黑牢里一扔,就忙着去吃地主请客的花酒去了。和这地主一样,也把这刘老太爷这“蝼蚁”抛之脑后了…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这坐堂的宦商收钱了才办事,这管监的牢头他就不会打白工。话说这地主光记着给宦商塞钱了,却是未曾打点牢头。这牢头没收到好处,自然不会去为难刘老太爷,就任由着他在牢里混粥喝…反正,这米钱也是衙门拨下来的,又不用老子掏钱!

    而这大狱里,除了个别穷凶极恶,名声在外,实在是无法通融的江洋大盗,和少许平素里就爱肆意挥霍,花天酒地,身无余财,没钱打点上下通融的那些真正的罪犯之外,其余的,就全是像刘老太爷这样,被人构陷的平头百姓。这同是天涯沦落人,了解情况之后,这些狱友们同病相怜,没人作难,都照顾着当时还年少的刘老太爷。这刘老太爷,才在这黑狱里,顽强的生存下来。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刘老太爷这冤狱,一坐,就坐了大半年,直到入秋,也没人来提审他。转眼,就到了九月底,刘老太爷才算是重见天日,与一干贫苦狱友一道,从这黑狱里脱身出来。

    原来,却是时值壮年,还远未主政的太宗爷,受上级派遣,来到右江,联合一干同道,举行右江暴动,组织领导武装起义,意图建立“工农武装割据”政权。

    话说这老百姓,平时深受一干宦商和地主劣绅盘剥,对这些吃肉不吐骨头的虎狼,早已是恨之入骨。故而,这太宗爷才一举事,不堪盘剥的乡民们就扔掉地主家的锄头,踊跃参军。没几日,就让太宗爷聚集了数万大军。义军势若破竹,没几日,就打到府城,一干宦商,早已连夜就收拾细软,弃城而逃。义军进入府衙,打开黑牢,一一仔细甄别审判。

    少许平时里打家劫舍,拦路剪径,劫财害命,穷凶极恶、罪大恶极之辈,就择日公审,明正典刑。诸如刘老太爷这等被人构陷,蒙冤入狱的贫苦百姓,就问明冤情,释刑还家...

    刘老太爷沉冤得雪,思及家中老母,早已是归心似箭,遂拜谢过太宗爷手下的主持此事的刑官之后,又婉言谢绝宣传人员的招揽,连太宗手下发送的路费都没要,带了点干粮,急忙忙的就连夜跑回家去看望老母。

    这老太爷一片思母心切,日夜兼程,赶回家后,老母没见着,只见着一座空屋。惊慌失措过后,老太爷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自己被抓住后没多久,老母就一根磨索,下那阴曹地府,和老父团聚去了。

    转眼又是一条人命,这狗地主不管不问说,还不准乡邻帮忙着收拾后事。还扬言说,这就是和本老爷作对的下场,谁敢收尸,便要谁好看!

    狗地主气焰嚣张,又财雄势大,手下狗腿子众多。一众乡邻,是敢怒不敢言,只得任由老老太君的尸身挂着。挂了两天之后,一个德高望重,曾考取过前清秀才的族老,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仗着以前曾经教过这地主蒙学,到地主家要了个人情…

    全靠老秀才这张老脸,老老太君,才得以入土为安…狗地主松口,一干乡邻,方才敢上门,解下尸骨,凑钱买了口薄棺。一众乡邻,怕狗地主反悔,就连超度法事都不敢做,收敛入棺之后,就抽出几个劳力,匆匆抬到老老太爷坟头挖了个坑,草草掩埋了事。

    转眼间,就家破人亡,冤狱出来,未曾孝敬,老母却已化成一推黄土…闻言,刘老太爷就是晴天霹雳,半响才回过神来,随即,就是嚎啕大哭,哭了一回之后,随手就操了把锄头,就要跑到狗地主家去拼命…

    在乡邻的劝解之下,才得知,仇人也化为了一堆黄土!

    原来,太宗爷的队伍是一路惩恶锄奸,专打那些为富不仁、鱼肉百姓的地主大户,为穷苦老百姓出头。

    太宗的队伍路过老太爷家乡之时,访得这狗地主平日里就作恶多端、勾结官府、强取豪夺、欺男霸女、横行乡里…就正是义军第一要铲除对象。太宗得知这一情况之后,便令大部队继续前进的同时,还派出一个小分队,杀了过来。轻易的就击溃了狗大户重金收买的狗腿子,还乡团。

    这支小分队擒住狗地主之后,便抄家没产,一把火,把狗地主多年强取豪夺来的地契付之一炬,把他家种种手段侵吞得来的那些田地,全分发给穷苦乡民。然后就把此人和另外几个恶名昭彰的典型押在一起,择日公审,公布这些人的生平恶迹之后。就当着四乡八里的父老乡亲和一干平素里恶行不彰、口碑还算可以的仕绅的面,把这些人一起敲了沙罐。

    一干狗腿子,也视其罪行深浅,该打靶的打靶,该责罚的责罚,没有一个遗漏…故而,这刘老太爷的冤仇,太宗爷的部下的天兵天将都已经替他报了,却是用不着自家涉险了。

    闻言,刘老太爷就双眼含泪,跪地给远在府城的大恩人磕了九个响之后,就跑到地主家,翻出地主的祖宗牌位,拿到父母的坟前一把火烧了,又淋漓尽致的哭了一回,这一哭哭得天昏地暗,几度晕厥…

    刘老爷子讲诉到这里,也是双眼发红,泣不成声,几度哽咽…王平和金罗盘也是心有戚戚焉,几度好言劝慰,刘老爷子才从这悲痛中缓和过来。

    据刘老爷子讲述,他父亲好像要把这一辈子的泪水全在父母坟前哭完似的,任由旁人如何劝解,年轻的老太爷都是嚎啕大哭,一言不发。

    说到这里,刘老爷子又回忆说,从记事起,就从来没见父亲哭过!

    无论受多大的伤害,多大的打击,父亲都始终坚强,未曾掉过一滴泪水!

    就连当年被关在牛棚里,眼睁睁看着患病的孩子离去…就连太祖驾崩这等举国同哀的日子里,父亲也未曾流泪!…就连父亲收到生平第一钦佩的文正公,和生平第一大恩人太宗爷离世的讯息后,也只是眉头紧锁,闷闷不乐,绝食数日,一言不发。也未曾流过泪水!

    说到这里,刘老爷子又再三回忆,然后才肯定的说,收到太宗离世的讯息之日,他怕年迈的老父受不了打击,就把这消息死死的瞒着,后来父亲从其他渠道得知这一噩耗之后,他心忧老父,陪老父绝食期间,曾经仔细观察过,老父当时虽然眼眶发红,但确实是未曾掉过眼泪!

    刘老爷肯定的说,他父亲确实是已经在当年爷爷奶奶坟前的那场痛哭中,把一辈子的眼泪全流完了…

    可能是又想起往日里,和老父一起的那些点点滴滴。刘老爷子神情又是一阵闷闷不乐,接连几番叹息,在金罗盘和王平的几番劝慰之下,方才收拾心情,重新讲述起老父的故事…

    话说这刘老太爷祭拜过父母之后,回到家里,就一言不发,滴米未进,就眼睁睁的睡在板凳上,躺了一天。

    说到这里,王平就有些好奇,就问刘老爷子,知不知道,他父亲在这一天里在想些什么?

    刘老爷子回忆说,后来他也问过父亲,父亲始终未曾言明。后来长大成人后,从母亲的一言片语中得到的提示,再结合父亲逝世后,收拾遗物,从父亲日记本上的记载的一些线索,再结合父亲生平履历,综合分析,方才弄明白父亲当时到底想的些什么?

    王平按捺不住心头的疑惑,连忙就开口追问。

    刘老爷子就说,他父亲睡了一天之后,就把帮忙埋葬老母的乡邻们全部请来,聚在一起,然后就不顾众人的劝阻,执意按照这些人的出力大小,挨个把自家的田地给一众乡邻分了。然后又跑到老秀才家,重重的给老秀才磕了九个响头。回到家中,就遣散众人,一把火把房子烧了,然后就拿起包袱,追太宗爷爷的部队去了…

    王平就说道,老太爷当时是肯定是在考虑未来的道路?

    刘老爷子就回道,确实是这样。

    刘老太爷父母和他自己的悲惨遭遇,对他一生影响很大。老太爷的日记的线索显示,他在这不吃不喝的一天时间里,在仔细思考太宗爷的部下把他从监牢里打救出来之后,宣传队给他讲解的灌输的那些道理…

    他在想宣传队教他的国际歌: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什么神仙佛陀!要创造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说到这里之后,刘老爷子就颇有些感叹,说道,伟大导师,在研究高卢国大革命的过程中,以及研究人类所有的反抗史的过程中,就发现一个规律——面对压迫,反抗得最为坚决的,就是无产阶级!越是富足的,就越容易接受统治!一无所有的人,反抗得最为彻底!

    因为,除了生命之外,他们已经别无长物,除了一条贱命之外,他们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失去了!

    一无所有的人,最有反抗精神的同时,也最容易被驯服!正是因为他们一无所有,所以随便给点东西,就可以收买他们!驱使他们!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统治者们的责任,长治久安的诀窍,其实很简单!那便是用尽一切办法,让老百姓变得富足起来!无论任何方针路线,无论制度,任何措施政策,都务必要注意这一点,控制好方向,控制好度量,千万,千万,千万别让老百姓一无所有!

    感叹后,刘老爷言归正题,述说道,正因为他老父亲苦大仇深,又家破人亡,除了一条烂命之后就一无所有,所以轻易的就加入到太宗爷的队伍。入伍后,因为不怕死,所以作战就十分勇猛,很快就在队伍中崭露头角,累计战功,从十夫长,百夫长,到把总,千总,平步青云,一路晋升。

    俗话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因为刘老太爷自身作战风格顽强,悍不畏死,每次冲烽,都是身先士卒,奋勇在前。所以,很得部下爱戴,无论职位如何调动,无论带那支队伍,都能很快上手。很快就能把手中的队伍操练成一支,不畏战,不惧战,想战,渴望战斗的虎狼之师。

    刘老太爷作战勇猛,爱兵如子,又爱琢磨,时常请教那些老行伍,无论是上级还是部下,只要让他瞅见你有一技之长,他便会死皮赖脸,无赖一般的缠着你,非把你这绝活学到手之后,才肯罢休…

    故而,刘老太爷虽然识字不多,但勤勉好学,又爱虚心求教,那些老行伍都爱提点他,于是这老太爷就进步神速,一天变一个样。没用几年,就从一个斗大的字认不得几箩筐的泥腿子,成长为一名精通兵法,能征善战的大将。

    话说这刘老太爷从军之后,一生南征北战,职位多有变动,却始终追随太宗,一生未曾改变志向,就算是在太宗落难的岁月,也是一片赤胆忠心不改,被人视为太宗手下死忠铁杆,一起挨整,陪着太宗几起几落,时而总兵,时而草民,任那些聪明的同僚如何劝说,刘老太爷都如同那愚公一般,始终如一,无怨无悔!

    刘老太爷十年沉浮起落,期间妻亡子夭,都未曾动摇,一番忠诚,终于收到回报。太祖龙御归天之后,朝政大权,落入青后以及一干党羽手中,青后野心勃勃,不满做个幕后推手,便欲谋朝篡位,学那武则天,行那牝鸡司晨之事。

    青江后生出此念,就对太祖特意留下的牵制自己的太宗爷以及老帅等一干老臣,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便指使党羽,打着太祖遗诏的旗子,对一干老臣,罗织罪名,百般构陷,意图除之而后快。

    可惜这青后虽有武则天之心,却没武则天的手段,一干精心罗织构陷的罪名,还未及全部用出手,就被老帅联络一干早已对青后打着太祖的旗号,肆意妄为,大肆诛杀功臣心生不满的老兄弟,以雷霆不及掩耳之势,轻易的粉碎了青后集团谋朝篡位的阴谋。

    话说老帅,乃是朝中所剩不多的开国元老之一,在军队中门生故旧众多。按理说,老帅完全可以借助一举粉碎青后篡位阴谋的功绩,就振臂一呼,也学那宋太祖一般,就来个黄袍加身,自己上位。但老帅一身正气,一心只为国为民,粉碎青后阴谋,完全出于公心,丝毫不图个人私利。老帅思及太宗爷大才,便力邀太宗入朝主政。

    再说太宗,也和老帅一样,同样是淡薄名利,一片公心,一心只为国为民的一代伟人。出山后,数次机会,帝位都唾手可得,太宗爷却都视若无睹,始终格守臣子本分,尽心尽责的做自己的辅政大臣,一生未曾称帝。所谓的太宗,乃是民间的称呼,民众感其恩德,怀念其治政功绩,认为其一生虽不为帝王,但其丰功伟业,却胜过帝王,就心中敬仰,称呼一声太宗爷罢了。

    话说这太宗入朝辅政之后,思及刘老太爷一生忠肝义胆,赫赫战功,便举贤不避亲,大力提拔,委以重任。

    太宗出山之后,刘老太爷又效力军中十八年,应工作需要,又历任粤东总兵,桂西总兵,兵部侍郎,兵部尚书,粤东总督,平虏大将军等职,为朝廷屡立功勋。最后,在大将军任上,因年老多病,数次上奏请求解甲归田,太宗闵其年高体弱,据其一生功绩,赐大将号,赠少师衔,准许其解甲荣归,颐养天年。

    刘老太爷解甲之后,又活了三个年头,直到太宗逝世后的第二年,方才响应太宗和一干老帅“此去阎台招旧部”的召唤,追随一干老上司,继续闹革命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