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四十章:三俗桥段!
    “长青想到什么好点子了,说出来让老叔合计合计…”

    王平回过神来,转眼一看刘老爷子…果然,精神比之先前,又旺盛了一些,想来是刚才提起文正公的事迹,就心生向往、敬仰,激发起胸中正气的缘故。

    见状,王平心中又有所悟,结合魔僧先前所说那番言语一分析,就大略明白了道书说的“阴阳相生相克,五行生克制化”的道理。

    阴阳,相互对立又相互依存,又随时都在运动,相互转换变化,并没有一定之规。并不一定就是“邪不胜正”…

    正气能克制阴邪,反之,阴邪也能克制正气。说白了,拼的还是阴阳正邪两方各自的量——数量、质量、力量!

    意图治病救人…无论你学那家学派,无论你用何种方法,其立意初衷和最终效果,都着落在这相生相克的“阴阳”两面之上…

    无论你用唯心,还是唯物,无论你用“科学”,还是“迷信”?

    无论是从生理入手,还是从心理入手,无论你用汤药、手术等物理疗法,还是用催眠、心理辅导等精神疗法,还是术法、符水等神秘疗法?

    …种种方法手段。目的,都是为了“扶正祛邪”,帮助、壮大“正气”这方,消弱、削减“邪气”这方,来使病人恢复到健康正常的状态。断然没有“扶邪祛正”的道理…

    所谓万变不离其宗,王平抓住了“治病救人”核心本质,这事情就好办了!

    见金罗盘问起,就呵呵一笑,谦虚的应道:“刘老的病情…小侄心中大致有了些头绪。但具体的对治方法,现在还不敢确定。还得斗胆询问一下刘老的**,壁如出生背、景,人生轨迹,工作情况,情感经历,生活习性,还有病发前几日的出行起居等…这些情况都了解清楚,找着这病因之后,才敢下决定!就点,就需要老爷子和家属的大力配合了…”

    王平这话说得含糊其辞的,没有大包大揽,余地空间留的很大!言下之意,就把这治病的关键,放在病人和家属的**上了…

    闻言,胡丽丽等皆有些不以为然。刘老爷子脸上就有些唏嘘萧瑟之色,貌似陷入了某种莫名的情绪之中…

    唯独金罗盘一脸赞赏认同之色,颇有点英雄所见略同、此言深得吾心的意思…先是嘉许的点点头,然后就赞扬道:“你能说出此番话语,就证明你平时治学颇为勤勉,对家传绝学,未曾倦怠…如此,王道明老前辈的生平绝学,才算是后继有人!王老前辈的在天之灵,也足堪慰籍了!”

    言下之意,也就是说…如此,你才可行走江湖,才不会负了你先祖之盛名的意思!

    王平不傻,自然领会了这层。虽说,魔僧大师刚才已经指破道人的行事方向,在于坚守自家的本心道路。但毕竟人家是一片回护之意,不能不领情,当下就诚恳的回道:“老叔缪赞了,小侄愧不敢当!”

    见两位师傅意见一致,陈夫人不由就很是不悦…光是王平如此说,虽有些鄙夷,倒也不以为意。毕竟,王平还年少,年轻人少不更事,还可以原谅。年轻人不靠谱,还有金罗盘这老持稳重的大师可以依仗。

    但金罗盘也这样想,那就有些逾越了…

    不过治个病而已,就要探寻我家的家事**,你等到底是何居心?又有何用意?

    虽说是就算是到医馆看大夫,大凡是个专业点的有点经验的老中医,也会先跟你唠唠嗑,问问你的家境如何,做那职那行,日常生活,饮食习惯,心思情志这些个人**情况之后,才辩证施治,开方下药…

    但这平头百姓,小门小户。家事**不过是些妯娌、婆媳之间的那些龌蹉,或兄弟不睦、忤逆父母之类的家长里短而已。如刘家这等达宦豪绅,高门大户,那就不同了…

    达宦豪绅,都是各行业的翘楚,决定各行业游戏规则的那类人。他们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千万人的利益。

    比如铁将军…别看人家房子面积不过两府,家里人还没有我大天朝粤省总督治下的打工人员多,但人家随意一个举动,都牵动着很多人的神经…

    没事呆在家里随便在围脖上发个说说:俺要研究“遥控器”…就能弄得周边邻居一阵心惊胆跳,就能弄得“球王”老潘哪儿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就算是那些娱乐明星,这随便传个绯闻出去,都能养活一大票娱记!又何况是陈夫人这等有钱有势的大人物?

    这普通百姓家的家事**,泄露出去了,最多不过影响到七大姑八大姨的那些三亲六戚而已。这陈夫人的家事**,除了她这一家子外,还关乎着万千人的祸福…

    …又岂是能随便就能透露的?

    说实话,这陈夫人现在还没翻脸骂人,就已经算是很有修养的了。若是遇着那些涵养稍微差点的,此刻怕是早就已经拿起手机,拨打起相熟的巡捕的号码了。

    当下就轻咳一声,正准备出言,叫两位师傅打消这个念头。没料到话还出口,听到王平一番话之后,就沉浸在回忆中的刘老太爷,就被她这声咳嗽惊醒了过来。

    话说这刘老太爷,久游宦海,几度沉浮,还能全身而退,是何等精明的人物?此时虽说心智被惑心蛊蒙蔽,其清明不如全盛时期十一,但也要比正常的普通人强些。

    见儿媳一脸不豫之色,如何不知她要说些什么?

    当下,便抢在儿媳话语出口之前,长叹一声。吸引众人注意力之后,一摆手,说道:“淑言,建邦上次不是托人从国外给你带了些脂粉饰品回来么?”

    随即,转头吩咐道:“…丽丽你和小云带着两位师傅的助理去你姨妈哪儿给她们挑上几样吧,算是两个年轻闺女刚才耐心听我一糟老头子唠嗑的奖励…小云也去挑一件吧,这大热天的,给我扇风,自己累得满头大汗的,我都瞧在眼里,真是辛苦你了!…淑言,你去我书房把我那灌珍藏的大红袍拿来,给老金和这位小王师傅泡上…”

    小云恭谨的感谢了一声,低头就退了出去。

    “好勒!那老爷子您就好好歇着,丽丽挑完饰品后再来看您!”,胡丽丽态度就随意多了,应了一声,然后就招呼着秦瑶和金罗盘的助理出门去挑选化妆品首饰这些去了。

    唯独陈夫人站在原地没动,喊了一声:“爸…”

    几女出去了,刘老太爷的态度就随意一些了,挥挥手,笑呵呵的道:“没事,爸和金老弟几十年交情了。事到如今,爸也不瞒着你了。当年你和定邦的庚贴,就是金老弟帮忙看的。还有你们的婚期,也是金老弟一手选定的啊…”

    闻言,陈淑言先是一惊,随即,又心下恍然,当下就满心感激的看向金罗盘,却见金罗盘面色一往如常,未曾有半点变化。

    这贵妇脸上就有些愧色,随即,不顾王平还在边上看着,就恭敬的弯腰冲金罗盘深深一礼。

    金罗盘忙让开一步,不受她的礼,然后伸手虚虚一扶,呵呵笑道:“当不起,当不起。俗语云:食君之禄,就忠君之事,拿人钱财,就与人消灾。金某当初不过是做了件分内之事而已,又如何敢当夫人如此大礼…”

    这贵夫人陈淑言就正色道:“金师傅言重了,这礼您当得起的。我陈淑言虽然是妇人之辈,不懂什么春秋大义,但知恩图报的道理,还是明白的。我一介寒门贫儒之女,能有今时今日,全是金师傅当日一念之择…”

    金罗盘就把笑容一收,正色回道:“哪里,哪里…夫人有所不知,人生一世,这姻缘,衣禄,富贵贫贱、生死寿夭,命格中早有注定。民间有句俗话,叫生来只有舅子命,想当姑爷万不能。这话虽然糙了点,但理不粗糙。夫人命格尊贵,太阴入宫,天机在侧,正神当令,财官入局,夫人天生就是大富大贵的诰命之格…金某当时,也不过据实直言而已,又何敢贪天之功为己有?”

    “金师傅厚德,令人钦佩,无论如何,陈淑言都领您的情…请受我一礼!”

    “哎呀,当不起…”,金罗盘半推半就的受了这一礼,同时,又微微躬身,回了半礼,算是接受了这陈夫人此番感激。

    这陈夫人施完礼后,又恭敬的向公爹告辞,然后才退了出去。

    金罗盘啧啧赞叹了两句这妇人的品行之后,冲刘老爷子呵呵一笑:“老爷子,当初老金给您挑这儿媳妇时,您还不十分满意,老金一再坚持,再三保证,您才勉强应了下来…现在回头看看怎么样?老金我没有忽悠您吧?”

    刘老爷子眉开眼笑,显是对此佳媳十分满意,笑道:“哎呀,当初还真是多亏了金老弟啊!后来我就时常侥幸,幸亏当时没有刚愎自用,不然就错过了啊!”

    金罗盘就笑道:“既然老金从来没有忽悠过您,那您这病根,可以详细的给我们说说了吧?”

    “唉…冤孽啊!”

    刘老爷子就笑容一收,黯然一叹,然后才在金罗盘的询问下,就把这病的起源根蒂,一滴一滴的全都娓娓道来。

    王平才听了几句,就心头了然,这是一个经常在世俗话本中出现的三俗、狗血桥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