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三十八章:正气长存!
    两位师傅一番谦让之后,在主人的劝解下,达成共识,由金罗盘为主,王平为辅。

    秦瑶和那长腿妹纸打开箱子,各自为自己老板取出罗盘,一行人在陈夫人的指引下,踏上楼梯,上楼没走几步,就来到一间卧室前,陈夫人伸手一引:“家翁就在里面,两位师傅,请!”

    一推开房门,就看见一张大床,上面躺着一个年近古稀的老头,边上还有个护工模样的,二十五六的少妇,拿着一把蒲扇,俯身给老头扇着风。

    王平定睛一看,这老头虽然精神萎靡,面色憔悴,双眼通红,一副饱受病痛煎熬的模样,但却双眉如剑,面相颇为威武,气度与寻常大爷不同,颇有些致仕赋闲的大人的意思。

    听得脚步声响,这二人就看了过来,老头一见金罗盘,眼中就闪过一丝喜色,强打精神,就要挣扎起床:“金师傅来了,我这病就全拜托你了。”

    王平和金罗盘一听之下,便心下了然,病人声音干涩嘶哑,正是一副熬夜已久,津、液亏损的气象。

    陈夫人忙走过来安抚,扶住老头的身子,关切的道:“爸,金师傅来了,您就安心静养吧…爸,您先躺下,不着急,有话慢慢说!”

    胡丽丽连忙就走过去帮忙,扶老头躺下,金罗盘也出言安抚道:“老爷子,您别焦急,有话躺着说就行…我老金既然来了,自然要等您身子骨好利索之后才走…”

    此言一出,王平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这老头的身份确实是不简单,难怪胡丽丽来之前要做出那番慎重其事的姿态。

    金罗盘安抚一句后,转头吩咐道:“长青,你先给刘老爷子瞧瞧,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刘老爷子转眼一看,见王平手中也托着个盘子,金罗盘又一副师长的派头,不由就有些讶异:“你不是说已经不带徒弟了么,什么时候又收了个关门弟子?”

    金罗盘就呵呵一笑:“这是老金的一个子侄,可不是弟子。老金倒是想收这么个徒弟,可惜没这个福气啊!刘老别看长青年轻,长青可是名门高第,身负绝学啊!我那几个不成材的劣徒,能有长青八分的本事,老金就心满意足了!”

    王平暗道:这老叔还真没白认,随时都不忘记为俺吹捧,提携着俺。

    识海中,进门到现在就一直没吱声的魔僧就冷笑一声:“你想太多了,平时叫你多读点书,你还不听,人家一进门就开始治病了,你还蒙昧不知,以为你是谁,人家欠你的么,随时都要提携着你?一介初出茅庐的小菜鸟而已,人家早就看穿了你的虚实,不过看在你太爷的面上,没戳破你,给故人之后留口饭吃而已。收起你那些自矜的念头,给我好好在一旁呆着,多学着点,看看人家是怎么做事的?”

    啊…闻言,王平就有些醒悟,确实,最近一直过得顺风顺水的,时常被李光贵等人捧着,有些浮躁了,就和白云大妈一样,真把自己当个角了。仗识海中有大师撑腰,就忘记了自己有几斤几两,既然生起了和金罗盘这名动四方的大师掰腕子的心思…

    诚然,金罗盘若要较真,大师也不会坐视不理。但这心态是真得改改了,这有大师在,固然天下大可去得。但万一人家那天觅得一具上好炉鼎之后要迁识夺舍呢,又或者,惹上比大师还厉害的人物呢?

    这骄纵之心要不得,此心不除,就不能清醒认识自己。自高自大,就会恣意妄为。恣意妄为,就离死不远。这骄纵之心,就是取死之道!

    一念至此,就不由得有些汗颜,也有些后怕。换个人来,没有依仗,也没有祖荫庇佑,也如自己先前那番妄自尊大,又是何等下场?

    他此番心思,魔僧了如指掌,呵呵一笑:“怎么?现在不想和人家掰腕子了?”

    王平就有些羞愧,回道:“大师你就别埋汰我了,这事还真是我想得差了。人家记着太爷的情分,咱不能不领情。再者说了,就算真被人家被教训一顿,然后就扫地出门,被我爷爷知道了,以他的脾气,非但不会替我出头,上门兴师问罪不说,反而还会拍着巴掌叫好,再教训我一顿之后,就提上厚礼,专程上门感谢人家!”

    魔僧就说道:“既然你晓得好歹,那你还不感谢人家一下?”

    当下,王平就端正态度,诚心诚意的叫了一声老叔。

    这诚恳和敷衍的差别,金罗盘自然能分辨,不由就有些意外:这小子刚才还虚头巴脑的,现在又叫得情真意切,这是要闹哪样,察觉到老叔的好了,羞愧了么?

    当下就转过头来,对着王平呵呵一笑,意思就是你小子有话就说吧,老叔我听着呢?

    王平又把先前的原话奉了上去:“老叔太抬举了,有老叔在,小侄又哪敢敢逾越?还是在边上好生学习学习吧!”

    话还是原来那句,但这心态转变了,语气就不同了,再没了敷衍的味道,多了真诚和亲热。

    金罗盘暗道:能把“老叔”上面的引号去掉了,就算你小子还知道好歹。当下就呵呵一笑,还未及发话。刘老爷子就插了一嘴:“从你老金的嘴里,可是难得听到褒奖同行的话语啊。这位长青小师傅,能得你如此看重,对长青师傅的师承,我倒是真有点好奇了。”

    王平就规矩的站着,也不做声,任由老叔发话。

    知道王平已经警醒了,金罗盘说话就随意起来,再不说那些虚的了,笑道:“老王家的孩子,按辈分叫我一声叔,他也吃这行饭的,被老金见着了,就正好使唤使唤他。”

    “哦,那个老王家?”

    “当年名动四方的小布衣王琛王道明,刘老爷子还有印象吧?那就是他太爷。”

    “哎呀,原来是义士之后!”

    闻言,这刘老爷子就是肃然起敬,随即,又有些好奇的对着王平说道:“你太爷最后去哪儿了?据说,当年文正公还派出六扇门的人找过你太爷,结果,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

    王平回道:“我太爷也没去哪儿啊,就回老家娶妻生子啊,然后就有了我爷爷,然后就有了我爸爸,再然后,就有了我啊…”

    “啊,这样啊,你老家哪儿的...老金,话说当年这王道明凭空就冒出来了,然后凭空又消失了,貌似还真没人知道他老家是哪儿的,这小王师傅叫你老叔,那你师门应该清楚这王道明的下落吧?”

    金罗盘微微一笑:“这老一辈人,交朋友简单,不管家底职位这些,只要意气相投,相互看得顺眼,觉得对方做事合自己的胃口,那就是朋友。老辈人朋友不多,没有满天下的哥们,但既然认准一个了,那就是肝胆相照,可以托付生死的兄弟。这老一辈交朋友,只凭性情,不问出处,也不问去路,兄弟见面一碗酒,兄弟离别酒一杯!没现在这么多讲究,所以这王道明的下落,我师爷也不知道。”

    听到这里,刘老爷子就有些唏嘘,一副感触颇深的样子。识海中,魔僧就吩咐道:“继续问他话,别让刘老头停下来。”

    王平道:“我问什么啊?”

    “就问你太爷的事迹。”

    “这又有什么道理?”

    “这你别管,你先按老衲吩咐的做就是了…”

    王平也有些好奇,也想知道魔僧到底有何深意,于是,便按照吩咐,插了一嘴:“刘老爷子,文正公找我太爷做什么?您给说说,让我这做玄孙的,也了解一下他老人家的事迹!”

    金罗盘就赞赏的看了王平一眼,陈夫人等就有些莫名,你们这病瞧得,这人没看,只顾着唠嗑了…不过,再看自家老爷子,精神好像比先前好些了,也就没说什么。

    刘老爷子也有些好奇,就问道:“你家大人就没跟你说过么?”

    王平道:“我爷爷他们就大概提过太爷的事迹,但具体的,他们也没细说,所以,他老人家的事迹,我还真不知道多少,也就刚才听老叔提过一嘴,说我太爷和文正公有些渊源,现在看老爷子好像也知道,我就想问问。”

    “原来如此,这才是真正的侠义之士啊,英雄事迹,自己子弟都瞒着。哪像现在的人,就连捐两块钱也要大声嚷嚷,恨不得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

    …刘老爷子感叹一句后,回忆一下,方才说道:“这王道明的事迹,老头子儿时也曾听父辈提起过,那还是前朝的事情。当年,文正公本在前朝兵部任职,后来太祖起事,文正公有鉴于列强窥视欺压,前朝又对外软弱,一味苟合,任由蛮夷嚣张跋扈,在我国土开设钱庄商行,大肆掠夺。加上前朝又吏治**,官员贪腐成风,上下其手,大肆收刮,鱼肉百姓,以致民不聊生。文正公遂弃官不做,追随太祖,革鼎立新,救黎民于水火….”

    “…文正公胸怀大志,文武双全,有经天纬地之才,追随太祖后,就尽心尽力辅佐,深得太祖看重,视为第一得力的肱股手足。太祖和文正公君臣相得,没过两年,就把我军治理得好生兴旺,威胁到前朝道统。文正公大才,深受前朝中正帝忌惮,欲除之而后快,数次派出大内高手,三番五次暗杀。话说文正公,文武双全,少年时曾经拜得江湖中一温姓老侠为师,学得一身好武艺傍身,才缕躲过暗杀。中正帝遂趁着文正公外出办事之机,令锦衣卫指挥使裴雨农,尽起门下精锐,和重金网罗的绿林好手,在长江边上设伏袭杀...”

    “幸亏文正公老恩师温老侠,在江湖中人面甚广,提前收到风声,预先报讯示警,又联络三山五岳的能人异士,前来解围。双方百余名高手,在江边一番惨烈厮杀之后,一众侠客,方才护着文正公顺利过江…”

    “…温老侠喊来的这批义勇之士之中,就有你太爷王道明,据参与过当年那一战的我朝某大内高手后来的回忆,说你太爷,一个人就抵住了锦衣卫三大挡头的追杀,文正公方才顺利脱险,并以过人的人格魅力,感化前朝江陵守备,顺利劝其举义投诚,我军方才顺利过江,发展壮大,奠定立鼎之基…”

    “…从这个角度讲,这革鼎大业,除了三军将士的奋力拼杀之外,像你太爷这等江湖义勇之士,也是功不可没啊!”

    感叹一句后,刘老爷子继续解释道:“我朝成立后,文正公还派出专人寻找你太爷,邀他出山为朝廷效力。只是他自江边一战之后,就再没在江湖中露过面,据说是身受重伤,隐姓埋名,退隐江湖,不知所终。文正公手下的人遍寻不着,无功而返。文正公后来又忙于政务,找了几次后,还是无果,此事就唯有暂时先放下了…”

    听罢刘老爷子一席话,众人无不惊叹,对前辈的丰功伟绩,心生敬仰!至此,太爷的英雄事迹,王平方才了然,心中不由生起一种自豪感!

    不过,大江东去,浪淘尽!——太爷再怎么英雄了得,都是过去式了,知道了先辈的丰功伟绩,缅怀先辈英烈的同时,还要向前看,知道幸福来之不易,后辈自当好好珍惜,努力自强,别使先辈蒙羞也就是了。

    这故事听了,日子照常得过,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做,该看的病,还是得看!

    缅怀过后,收拾心情,问起先前的问题:“大师要我引这病人多说话,其中道理何在?”

    魔僧道:“医道同源,道门五术,山医命占卜,无不与医家之术息息相关。医家讲望闻问切,上工治未病,中工治欲病,下工治已病。算了,懒得解释太多,直接告诉你答案吧,这刘老头眉心隐隐显示一道黑线,又精神萎靡,明显是被人下了惑心蛊。中了此蛊的人,最明显的一个症状,就是夜夜发恶梦,休息不好。此蛊无形无相,一入人体,就惑人心智,与人心神相连,甚是棘手…”

    “…若你生平堂堂正正,从无半点行差踏错,事事都问心无愧,那就没事。若有半点亏心,那你就惨了,生平所做之阴私,对不起人之事,在此蛊营造的幻梦中反复重现,变幻形状,或幻化你对不起那人,或捕快律官,神佛圣贤等,时时拷问,折磨着你。若你是视杀人放火为天经地义的天生凶人,倒也罢了,若你还有半点良知,那你就惨了,下场就像这刘老头这样…”

    “…当然,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就善莫大焉!所以这惑心蛊就恶毒在这里,只能迷惑那些天良未泯还没坏透的那类人。这下蛊的人显是对这老头恨之入骨,改过的机会都不给人留下一个,直接就往死里折磨…”

    “…老衲先前就说过,人的身体和心性,都有大潜力,大神奥,有无穷可能!只是一般人未经专门锻炼,不能调用这股无穷潜能。而咱现在要做的事情呢,就是用各种手段,帮助病人把这潜藏的能量调动起来,抵御外邪的侵犯。不管是打银针也好,开方抓药也好,用术法也好,心理疗法也好,催眠也好,目的,都是这个!”

    王平若有所悟,就问道:“金罗盘和他闲聊,还有您叫我和他搭话,目的,都是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缓解心情,顺带着让他思考,从内心的煎熬中脱身出来是不?”

    “有这个因素,但也不全是…”

    魔僧解释道:“蛊,说来神秘,其实就是一种邪气,属阴性,进入人体后,依附各种负面情绪而催动,发挥作用。让他提起你太爷,目的是为了引出文正公的故事来。这病人是儒教中人,说起文正公这等刚正无私,浩然之气充塞天地的当世圣贤,就心怀敬仰,心中自然就升起个堂堂正正的念头,心中就充满光明正大的至阳之气,这浩然之气,就最能克制这惑心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