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三十七章:找着老叔了!
    “原来是龙门派的王长青道友,久仰久仰,道友最近在哪里发财啊?”——金罗盘热情的握着王平的手,一副仰慕以久的样子。

    看着这一幕,陈夫人和胡丽丽等人就有些凌乱——啥米情况,这是?莫不成是我等孤陋寡闻,这王师傅还真是位声名远播的玄门高人不成?

    她们却是有些想当然了,她们不是金罗盘,又如何知道金罗盘的想法?

    江湖越老,胆子越小,不怕老油条,就怕愣头青!

    这话是说,老江湖久经世事,遇事多番考虑多番顾忌,行事有分寸。就算是对某人深恶痛绝,欲除之而后快,也是当面笑嘻嘻,哥俩好,表面上丝毫都不表露出来,笑嘻嘻的麻痹着你,然后暗地里卧薪尝胆,磨刀霍霍,瞄准时机就背后悄悄递刀子…

    初出茅庐的菜鸟则不然,大多目中无人,眼高于顶不说,又热血冲动,不知天高地厚,行事肆无惮忌,偏偏心眼还小,别说是对仇家了,就算是看某人不爽,只要有二两黄汤灌下去,旁边人再蛊惑两句,他就敢操着刀子砍人…

    按理说,明明是君子报仇十年的不晚的老江湖更有威胁性才是,为何又说热血冲动的,小人报仇不隔夜的菜鸟更危险呢?

    这老江湖虽然善于伪装,隐蔽性极强,但仇家大多也是同等档次或者同档上下的人物,这老江湖,有哪些老冤家,大多心中有数,随时防备着呢!

    菜鸟呢,则微不足道。如日中天、呼风唤雨的大佬如何会把个初出茅庐的,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放在心上?——是,你是老大,你是威风,你手下人是多。但你还没成仙吧,总得吃喝拉撒吧?也有七情六欲吧?总不至于二十四小时都带着保镖吧?就算你墩茅坑的时候,也会带着小弟侍候,那做你爱做的事情的时候,总不会让小弟在傍边观摩吧?

    这老虎都有个打盹的时候,任你防护再周密,也难免百密一疏。有好多些牛逼轰轰的大佬,就是在这一疏的时间段里,栽在初出茅庐的菜鸟手上的。到时候,稀里糊涂的到了阎王殿,也别觉着憋屈,因为,在你喝完花酒后回家途中砍你的那个菜鸟,十有**就是你那个老冤家蛊惑的…

    这个道理,好多些牛哄哄的二杆子大佬都不明白,就时常任意践踏那些小人物和初出茅庐的菜鸟,最后,就不明不白的做了冤死鬼。也就金罗盘这阅历丰富,老奸巨猾的老油条,才深深知道菜鸟不能轻辱之理,就算是要辱,那也得摸清情况之后,指使别人来辱,万万不可赤膊上阵,暴露自己,吸引仇恨。

    有鉴于此,金罗盘才做出此番姿势,给王平一个面子——反正,你拿的是主人家的钱,又不用老子掏腰包,老子是脑残片吃太多了,才会替主人家节约,出头得罪你,为自己拉仇恨?

    话说金罗盘来了这么一手,不光是陈夫人等有些蒙圈,就连王平也有些意外——老子真这么有名么,莫非你和郑老头是好基友不成?

    他正琢磨呢,金罗盘又是一笑:“老朽师承麻衣派,和你们全真龙门也颇有些渊源,不知道友出自龙门朴素清净四位大师哪位的门下,说不定老朽还认识呢?”

    这下,众人就理解过来了,哦,原来两位的师门是友好合作伙伴,金罗盘是看在王师傅师门的面上,才对他如此热情。

    王平也是聪明人,凌乱只是瞬间的事,随即就反应了过来,不由暗赞一声: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这老头还真会做人!

    所谓花花轿子人抬人,对方既然如此给面子,那咱也不能不识抬举,就紧紧握住金罗盘的手,用力摇了摇,笑呵呵的捧了回去。

    “在下这门道法是宗外别传,算是俗家弟子吧,也才艺成下山不久,又学识浅薄,却是未曾踏入术法行,今儿个也是好友胡小姐盛情相邀,才不自量力,冒昧前来…往常就听家里长辈提起过金老前辈的大名,出山之时,还嘱咐我一定要到金老这儿来报个道,近来一直忙于修炼,却是未曾来得及探访,还请老前辈看在家祖的份上,务必原谅一回。”

    “道友太客气了,道友师出名门,自然是青出于蓝更胜于蓝才是,老朽区区薄名,又何足挂齿?”

    金罗盘哈哈一笑,热情的道:“令祖身子骨还好吧,令祖的道号是…说不定还是老朽的朋友呢?”

    王平暗道:我爷爷就是一普通的退休大爷,和你满天下乱跑的大师交哪门子朋友?但话还真不能这么说,想起老爹和爷爷时常讲太爷的故事,以前还不大相信,太爷真这么牛,为何你们没学到半点本事?

    不管信不信吧,但此时爷爷的字号确实是拿不出手,也只得把太爷抬出来了:“托道祖的鸿福,家祖精研道法,身子骨还算硬朗,只是,限于祖训,未曾踏入术法行当,前辈可能还不认识。但我太爷的字号,说来前辈一定知晓。”

    “哦,请问令曾祖是…”

    王平傲然一笑:“当年江湖人称小布衣的王琛王道明,就是晚辈的太爷。”

    “哦!原来是当年名动晋察冀,与三湘玉皇观陈八老道和称北王南霸的王道明王老前辈…”

    闻言,金罗盘神情就是一肃,就如同站在殿中等候上朝的大臣听到了“皇上驾到”的喊声一般,肃穆中又夹着一层敬仰之色。随即,肃仰之色一收,脸上又迅速堆满了笑容…

    “如此说来,你我那就真不是外人了,老头子出身麻衣派,老头子的师爷铁口张三张半仙,那和你太爷是至交啊,老头子学艺的时候,就常听师爷提起你太爷的事迹,那可是阎老抠的座上客啊…三擒苗疆苗老七,力挫前朝锦衣卫三大档头,护送周文正公过江。啧啧,这一桩桩,一件件,这江湖同道,提起王老爷子,那个不夸一声好汉…那道行,才真叫一个高绝,那才是有神鬼莫测之机啊…老一辈的神通,我等后生晚辈,无法想象啊…”

    王平一听,丫不会这么巧吧,还真找着亲人了?仔细一回忆,这铁口张三的字号,当年貌似还真听爷爷提过一嘴,貌似和老太爷还真有点交情,不过,那时还小,只把这些是当成传奇故事听了,也没细问,再加上时隔多年,张三的事迹,却是忘记得差不多了。

    不过,这金罗盘抬自己太爷抬得十分卖力,自然是要投桃报李,于是便信口胡诌,捧了回去:“哪里,哪里,张老前辈太抬举了!张老前辈的事迹,晚辈也常听家祖提起过,当年在东三省,这吃江湖饭的,提起张三张半仙,那个不竖起大拇指,那个不知道张半仙铁口直断,说你三更死,判官就不敢判到四更。当年这张老前辈所到之处,这东三省的达官贵人,那个不是倒履相迎,奉为上宾…家祖当年就曾时常感叹,若那张少帅,能听张三爷的,学那英布,这百万雄兵在手,就是再不济,也能和那中正帝分江而治,又如何会落得那般下场?也不知这少帅的脑袋里,哪根筋搭错了,偏偏去学那韩信…”

    “哪里,哪里,令祖太抬举了。不过,这老一辈的神通,后人确实无法想象,吾等末学后进,才疏学浅,未能继承前人十分之一的本事,就贸然出山,享此虚名,惭愧,惭愧!”

    这两人一说师承,原来颇有渊源,算半个同门。这既然都不是外人,那态度自然就不同了,于是这轿子就抬得愈发卖力。

    陈夫人和胡丽丽,虽然都是精明人,但隔行如隔山,毕竟心思都用在了事业上,商场上的道道她们自然是门清,但对这江湖门道却是不怎么了解,没看懂这层,还以为这两位师傅是因为找着失散多年的亲朋故旧之后太激动了。见这两人一叙起旧来,就没完没了,不由就有些焦急,我家老爷子还在病床上躺着呢,你们先去瞧瞧病人行不?

    当下,陈夫人就笑着说了一句:“两位师傅祖上原来是至交好友,那你们也算是找着同门了,真是可喜可贺!…都别站着,有话坐下慢慢说。刘妈,续茶!顺便到厨房吩咐一声,叫他们打起精神来,整治点酒菜,让金老和王师傅好好叙叙旧。”

    两位师傅都是人精,自是听懂了陈夫人的言外之意。金罗盘就呵呵一笑:“风、流总被雨打风吹起,俱往矣!这些陈年旧事,咱就不说了…贤侄,请坐,等瞧完刘老爷子之后,咱叔侄找个时间,好好亲近亲近…”

    王平抢上前一步,为金罗盘拉开椅子,笑道:“这个自然,老叔就是不说,小侄以后也要常来叨扰,请教道法,到时候老叔别嫌烦就是。老叔,您请坐!”

    “贤侄说哪里的话,你也是师出名门,老叔也就痴长些年岁,哪敢妄言指教,倒是希望贤侄常来交流,互通有无…”

    当下两人落座,刘妈奉上茶后,就退了下去,看样子是去招呼厨房去了。

    金罗盘和王平扯了几句闲话之后,就主动提起,要去瞧瞧病人,陈夫人就笑笑,感谢一句后,就请两位师傅上楼去看公爹的情况。

    话说,龙多龙懒,一个和尚挑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这位两位师傅祖上再是至交,再是好友,此时也得分个主次,必须得一个主导一个辅助才行。

    就是到医院看病,也没有一下子就请两个主治医师的道理,两个医师,都一样大,这你说要补正,我说要祛邪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这病人到底该听谁的?总不能两幅药一起煎了吧,就不带这么瞧病的…

    这点,无论是陈夫人这主人家,和两位师傅,都是心知肚明。两个师傅,一个病人,这得先把主次定了才行。于是,两位师傅就相互谦虚了起来。

    金罗盘就说:贤侄师从名门,家学渊源,老叔久闻全真道法高深,今天就正好见识一下,等下就贤侄主打,老叔在傍边打个下手。

    王长青师傅就回道:老叔好意心领了,此事万万不可,若是换了别人,小侄自然是当仁不让,但老叔您在,小侄如何能做这个主打,若是被江湖同道知道了,岂不会笑话小侄没家教?

    金罗盘就把眼睛一瞪:贤侄你多虑了,老头子提携自家子侄,关他们屁事,我看他们那个敢笑话?

    王长青师傅就回道:老叔的心意小侄都明白,但今天这事还真不能听老叔的,不然,回家之后家祖就要骂人了,家祖时常在耳边念叨,说老叔道法精深,听得小侄耳朵都起茧子了,早就仰慕以久,今天机会难得,正好在傍边学习学习…

    这两人推来推去的,就好像那楼梯口上边是刑场似的,谁也不肯上前。陈夫人一看不是个事,忙在傍边插了两句:两位师傅都是师出名门,道法是各有千秋,咱们今天就不叙门第,叙年齿,金师傅年长又是长辈,这尊老爱幼,是咱的传统美德,王师傅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话说王平先前确实是准备和金罗盘争一下,好好露一手,显个灵验,打响王师傅这块牌子。但现在找着老叔了,那就无所谓了,不出力就拿钱才好,反正,看样子,这老叔也是个讲究人,俺今天谦让了,这老叔以后也自会提携,把多的都补回来。

    当下就呵呵一笑:就是这个理,老叔你一番提携之心,小侄感激不尽,但也不能让小侄回家挨骂啊。

    所谓听人劝,得一半,主人家都发话了,金罗盘就不再谦让了,呵呵笑道:你小子,真是拿你没办法,唉,好吧,老叔今天就依你一回。不过,等下你也不能偷懒,要当好这个参谋啊,不然,别怪老叔找你家老爷子告状啊…

    王平笑道:这是自然,正要跟老叔好生学习学习…

    当下,陈夫人和胡丽丽就在前引路,秦瑶和金罗盘的助理,就掏出罗盘,递给自家的老板,然后就提起箱子,跟在后面,一行人朝着楼梯口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