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三十六章:王长青!
    魔僧的心思,王平自然不知道,愉快的和秦瑶一路闲聊着,不多时,大青山就映入眼帘,这隆中庄园就建在山脚下,依山傍水,环境十分优越,绿化比金源小区还好,打开窗户就能望见大青山。

    山脚下整一块大平地出来,栽上各色观赏植株,别墅群坐落有致,点缀在红花绿树之中。广场中间还开凿出几条河道,接引来溪水,每隔百余米,就有一个池塘,与这些河道相互连接。河道两边全是垂杨柳,池中开满着荷花。

    胡丽丽在前面七弯八拐,带着王平,驶向一栋建在山脚的独立大别墅。

    这是一座约莫有四五百平独立的大院落,外面一圈高高的铁栓拦围着,两个拿了个对讲机的黑衣大汉,守在门口,一见车来,连忙就迎了上来,胡丽丽摇下半截车窗,招呼了一声,两个汉子笑着打了个招呼,然后拿起对讲机通知一声,胡小姐来了。

    门卫打开大门,进了院子,就迎出来一个中年大妈:“表小姐来啦。”

    胡丽丽道:“刘妈,我姨呢?”

    刘妈道:“夫人在家里呢。刚才还念叨着呢,你就来了。”

    王平就和秦瑶下车,一行三人,在刘妈的迎接下,步入别墅大厅。

    走进来一看,这大厅颇为宽敞,约莫有五六十平米的样子,装饰得颇为典雅,除了墙上挂的几幅名家字画之外,也没见着什么奢华,没有想象中的富丽堂皇。家具也都是些实木的,没见着什么豪华真皮沙发。

    当下,几人落座,刘妈奉上香茗,一看这茶具,王平就有些惊讶。

    话说王平近来读书养志,也看过几本瓷器收藏方面的书,一看这茶具的器型、釉色、款识,就觉得像是宣德年间的东西,想来这等大富之家,也应该不会用仿品。不由就心下暗叹:果然是低调奢华有内涵,用宣德瓷做日用品,这是真正的富豪才有的底蕴和做派。

    三人坐不多时,一杯茶还未喝完,楼梯口就下来一个妇人,正值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之年,面容端庄,衣着得体,气质雍容,浑身都透出一股贵气,只是面容中带着一丝愁色。

    一见这妇人,胡丽丽就站了起来,打了个招呼,关切的问了一句,老爷子还好吧,然后就做了个互相介绍。

    这妇人是胡丽丽的姨妈,娘家姓陈,夫家姓刘。胡丽丽就介绍这么多,未曾多说。陈夫人强颜欢笑的挤出一个笑容:“丽丽你来了,这位是王师傅吧,真是年轻有为啊。”

    话说,修炼界有句俗话,叫少不修道,老不练武。这妇人虽然不懂术法行,但却懂得嘴上无毛,办事不牢的道理。见王平年少,心头就有些不喜,暗道外甥女做事不靠谱。虽然教养好,不至于当场质疑,但言语之中还是透露出一丝怀疑之意。

    胡丽丽何等精明,自然是听懂了这层意思,便娇笑着替王平吹捧起来:“姨妈你别看王师傅年少,但人家可是师出名门,一身道法已经修炼到炉火纯青,返璞归真的地步。王师傅艺成之后,就隐身市井,深藏不露,丽丽和王师傅天天都能见着面,却是当面不识真人,也是听到郑老教授的推荐,才知道身边就有这么一位玄门高人,也是仗着平素里和王师傅有些交情,才央求他来给老爷子瞧瞧。”

    “哦…那倒是我眼拙了,还望王师傅海涵!”

    胡丽丽吹捧得很是给力,这贵妇就有些惊讶,忍不住就问道:“不知道王师傅师出何门?在那座名山清修啊?”

    “夫人客气了。”,王平不以为忤,呵呵一笑:“我这门道法是家传,算是全真龙门派的道统,康熙帝御封的抱一高士王常月,就是我家十七世叔祖。”

    这贵妇,观其风姿气度,都与寻常富婆不同,显是学识渊博,深具内涵之人,闻言,就肃然起敬,正色道:“原来是名门之后,我就放心了。家翁的病情,就全拜托王师傅了!”

    王平呵呵一笑:“夫人客气了!修道之人,斩妖除魔,治病救人是分内之事。”

    随即,笑容一敛,正气凛然的道:“具体情况,还要先看看病人再说,若是正常患疾,那夫人还是另觅国手医治。若真是有不良江湖术士,做法谋私,或者游魂野鬼,作祟害人。王某不知则罢,既然知道了,就不能坐视不理,就算拼这身修为不要,也要送他们一个报应!”

    见王平一副服嫉恶如仇之势,一番话说得杀气腾腾的,这贵妇也就放心了,说了几病人发病的症状后,就要请王平上楼,检查病人的情况。

    正说着呢,就听得门外有喇叭声响,接着,刘妈身上那个对讲机也响起来了,就快步跑到一边,说了两句后,走了回来,附在自家夫人耳边,通报情况。

    陈夫人神情微微一变,有些尴尬的对胡丽丽几人道:“保安说,金罗盘师傅来了…家翁一出事,就准备请金师傅过来看看,却是不巧,金师傅有事去北方了。所以就托丽丽帮忙找玄门高人,现在这金师傅却是突然回来了…王师傅,还请千万不要怪罪!”

    程夫人确实有些犯难——瞧金罗盘这事做得,早点打个电话通知一下会死么?有心叫王平回去吧,这人还没看呢,就先轰回去了,做人不带这样的,再有钱,也不能这么糟践人…

    当然,若是普通人,糟践也就糟践了,大不了多给几个钱了事。但术法师,就不行了,万一人家心生嫉恨呢?总不能把金罗盘养在家里吧?

    有鉴于此,陈夫人才向王师傅解释清楚,不是我们不厚道,这真是巧合,我也没办法的…

    闻言,王平就有些不悦,不过,倒也不至于为这点巧合就要翻脸,便按捺着,笑笑:“无妨,金师傅来了,对病人也是好事,所谓一人计短,众人计长,正好可以一起参谋参谋。”

    这话听着谦虚客气,其实很是狂妄,言下之意,就是由我王师傅主打,大度的允许金罗盘站在一旁学习观摩的意思。

    你是真有本事呢?还是狂妄无知…

    此言一出,不光是陈夫人有些不悦,就连胡丽丽和秦瑶,也有些皱眉,觉得王平这话有点说大了。

    所谓人的名,树的影,盛名之下无虚士,金罗盘成名二十年,出道之后,接连做了好几桩同行们都感到棘手的大型业务,方才出类拔萃,成为本市风水行当之无愧的一把手,其声名,早已深入人心;王师傅呢,也就胡丽丽打那越洋电话的时候,郑老头替他吹捧了一次,除此之外,就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案列了…

    这人人心中都有杠秤,一个久负盛名,一个初出茅庐,两者孰轻孰重,自是不用多说。

    不过,这刘夫人虽是女人,但却很有涵养,又颇具城府,不逊色于须眉。心头再不喜,也不会当面发作——管你是真金还是破铜烂铁,都自有金罗盘出手检验,我又何必徒作恶人?

    当下就笑笑:“王师傅不介意就好,那就等金师傅来了,一起去看家翁!刘妈,续茶!”

    刚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就进来了一个身着唐装的老头,矮矮胖胖的,颇有点曾志伟的意思。后面跟着个一身极品装备的性感高挑的长腿妹纸,手上拎着个工具箱。看样子,这妹纸干的也是秦瑶的活。

    老头一进来,陈夫人就站了起来:“金师傅来了,请坐,刘妈,上茶!”

    老头眼光一转,就看见了王平,又看见秦瑶身边也放着一个和自己那助理手里一模一样的箱子,如何不知道遇到了同行?

    眼光不着痕迹的在秦瑶身上扫视一下后,转向王平,微微一笑:“这位师傅是?”

    这老头目光锐利,像刀子似的,秦瑶不自在的扭了扭身子,胡丽丽有些不得色,陈夫人也有些尴尬,正准备解释。王平就哈哈一笑,站起身来,递出右手:“王平,王长青,师出全真龙门,见过金道友!”

    话说,王长青这字号,还是王平在车上现编的。这货觉得“平”这名字,还是有些普通了。你看人家那些玄门真人,钟离权叫正阳真人,吕岩吕洞宾叫纯阳,张伯端叫紫阳,还有柳华阳,你看人家这道号中都带个阳字。还有伍冲虚,李涵虚,道号中有个虚字。还有陆西星,李西月,人家有个西字…

    普普通通一个“平”字,如何能衬托自己的高人身份?有心也起个带个阳字的嘛,可老王家已经出了两位字号中带阳的大能了,王重阳,王阳明,好听的都被人家取了。俺总不能叫少阳,太阳吧?少阳、太阳啥的那是犯伤寒了,道号就不带这么取的。

    清净虚无等好听点的,也大多都被人取了。这货一时想不出好的,于是就找魔僧讨个主意,必须得起个响亮点的字号才行。魔僧一琢磨,也是,平字太平常了,确实不够响亮。于是就说道:这阳西虚啥的,响亮的大多有人用了,老衲一时之间,也想不出好的,要不这么着吧,用长字吧,比如长生,长春,长青之类的。

    王平一想:长生这名有点大了,用不起,怕折了福气,长春那是祖师爷的字号,咱不能欺师灭祖。这一用排除法,就只能用长青这道号了。

    好不容易才想到一个响亮的字号,自然是不能藏着掖着,这才一遇见同道,这货就迫不及待就把字号报了出来。

    这新起的道号一报出来,效果杠杠的!——金罗盘就是一楞:神马长青长绿的?根本就没听说过!

    所谓江湖越老,胆子越小,不怕老江湖,就怕愣头青!

    金罗盘再三回忆,确定自己是第一次听说“王长青”这字号,当下就伸手接住王平的右手,用力摇了摇,哈哈一笑:“原来是龙门派的王长青王道友,久仰久仰,道友最近在哪里发财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