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三十四章:拉美女入伙!
    治了些做法的家什之后,也没在古玩街多待,逛了两圈后,李光贵就把王平送回小区。

    下午的法事,李光贵虽然也想跟着去开开眼界,但却没有王平拿学校当自家菜园子的底气。上午就是偷溜出来的,下午却不敢不回去了,这旷个一两节课的,老师或许睁只眼闭只眼,但若把老师得罪恨了,无疑会落个补考或者劝退的下场。

    这两种结果,李光贵自己是无所谓,反正他这学也不是给自己上的,但却不得不顾忌投资方的想法。在学校里做得太出格了,投资方一怒之下,断了资金来源,他也就逍遥不起来了。

    有鉴于此,李光贵也没久待,说了会闲话之后,把车钥匙给王平留下,就告辞去了。

    送走李光贵,王平也没闲着,在魔僧的指导下,整理整理一下刚才买下的家什。先用红绳把那十几枚帝钱编织起来,组成了一个法剑,就是经常出现在林正英电影中的那种。然后又出门去超市买了几个品相精美的包装盒子,把朱砂、符笔等一一收拾归类。

    老板送那个黄布搭子,却是没用上。还没拿回家,在半路上魔僧就叫他扔了。这无论做哪行,都要讲究一个与时俱进,跟得上时代潮流才行。现在做什么都讲究包装,讲究一个眼球效应,包装远比内涵更为重要,以前的朴实的老一套,已经跟不上形势了…

    大师总是一贯正确的!…魔僧的建议,王平是深以为然,所以就顺带着挑了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高价工具箱,取代了黄布搭子的地位。

    不知不觉见,时间就瞧瞧溜走了,做完这些杂事之后,差不多就是午时了。自家知道自家事,对于李光贵来说,家财便足够挥霍,只要行事知道进退,一辈子逍遥快活就有保证。对自己来说,钱财家世神马的,都是浮云,道法,才是自己一直逍遥下去的依仗。

    目前境界也未曾多高,昨夜才得入门,却是懈怠不得。当下,就收拾心绪,又坐了一回。

    修炼,是个水磨功夫,这一时半会儿的,还看不出什么成绩。但只要你肯练,练上一天,就有一天的收获。做完午课之后,比之昨夜,虽未见什么明显进展,但也是神清气爽,浑身舒适,自我感觉非常良好。

    午课一完,就正是饭点。稍做休息一番后,正准备出去用饭,胡丽丽就打电话来了。

    才一接通电话,胡丽丽就是一通抱怨…早上哪里找了个厌货,刚才为何不开手机,姐打了几回之类的云云。

    王平以前,虽然未曾接触过多少女人,实战经验还不怎么丰富,但理论知识,却是不缺的。

    古龙大师早就说过,女人,都是不可理喻的,无论年纪大小,无论相貌美丑,都是如此!和女人讲道理,无疑是一种很傻十三的行为!

    王平容貌是普通,但智商绝对要超越外貌。当下,也不辩解,不时嗯嗯啊啊的回上几个字,等胡丽丽抱怨得差不多了,才提起正事。

    胡丽丽就问王平人在哪里,然后又说马上接他去给亲戚看病。王平笑笑,说自己还没吃饭,皇帝也不差饿兵啊。胡丽丽就醒悟过来,改口约王平吃饭。

    王平以前虽然没车,但驾照却已经拿了两年了。近年来,学车的越来越多了,朝廷的交通政策也就越发严格,这驾照就越发难考了,好些学车的,学费交了,却一年半载也排不上轮子。

    布衣难考驾照,但朝廷对生员举子,却有优惠政策,每年考证,都优先考虑仕子。王平考完乡试之后,就趁机把先驾照学了。当时还觉得有多此一举的嫌疑,但每当到用车时,就暗赞自己有先见之明!

    挂了电话之后,就收拾行头,开上李光贵留下的奔奔,去和二女汇合。

    中午,没了李光贵这货破坏气氛,这饭却是吃得颇为愉快。饭后,胡丽丽就叫秦瑶自由安排,自家带王平去瞧病人。

    秦瑶就软语相求,说自己从来没见过做法事,想去见开开眼界。起先胡丽丽还不依,说做法有什么好看的,又说她亲戚身份有些特殊,人带多了不好。

    王平就笑着帮腔,说你那亲戚又不是拉灯,让她见识一下又何妨?秦瑶又撒了几句娇,胡丽丽虽然貌似有些不情不愿,但却再没说什么,最后还是应了下来。

    闲谈几句后,就埋单出来。胡丽丽就把秦瑶叫到一边,交代了两句,说了些注意事项。王平不用偷听,也能想到,无非是多看少说,注意保密之类的。见胡丽丽如此慎重其事,也不由对她那亲戚产生了几分兴趣。

    交代之后,胡丽丽又打了个电话,看样子是在通知亲戚家。秦瑶走了回来,吐吐小舌头,对王平悄悄抱怨道,胡姐也真是的,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

    王平就笑笑,说待会儿你实在是不想受拘束,其实也不难。勾起秦瑶兴趣后,这货却又卖起了关子。

    秦瑶先是悄悄看了胡丽丽一眼,见她没注意这边。就兴奋起来,说自己可不想当哑口葫芦,就缠着王平向他要办法。王平享受了一番粉拳捶背的待遇后,方才说出自己的办法就叫秦瑶给他拎包,冒充他的助理。

    秦瑶就琼鼻一皱,说少来,想颐指气使的使唤本菇娘,想得美。

    王平就笑道,不想被使唤,那就只能当闷口葫芦了。秦瑶歪着头想了想,不情不愿的应了下来,还举起粉拳威胁王平,叫他等下别太过分,不然,就要你好看。

    王平置之一笑,完全不受威胁,说秦瑶没搞清楚状况,当助理就得有个助理的样子。反正被限制的又不是本大师,哥是不所谓,你爱干不干,不干拉倒。还笑秦瑶上学全爬桐子树去了,根本就没好好学习。不然,你一学表演艺术的,还怕演戏么?哥这是在给你个实习的机会好不?你这学渣不感激我不说,反而还威胁,真是好心没好报之类的。

    一番激将下来,美女就有点生气了,你说谁是学渣?当下就扬言,你这学渣就洗干净双眼等着吧,等下本菇凉就让你这学渣开开眼界,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学霸,什么叫影后级别的表演?

    这边达成协议,那边胡丽丽电话也打完了,走过来招呼秦瑶上车。秦瑶就笑着说我就不和胡姐一起了,就冒充高人的助理,免得胡姐等下为难。

    胡丽丽有些意外,看了一眼王平,见这货也是一脸赞同之色,如何不知这货打的什么主意?

    当下就笑笑,也不拆穿王平的小算盘,说这样也好,就叫秦瑶做高人的车,顺带着还叮嘱高人,一路上要好好给秦瑶突击一下专业技能,顺带着讲解一些做法事的注意事项,免得等下露陷。

    王平笑着应了,夸胡老板心细如发,还是胡老板想得周到云云。言下之意就是说秦瑶很笨。秦瑶有些不服,说姓王的你也太小看我了,我很聪明的。还举起小拳头向胡丽丽保证,说胡姐请放一百二十个心,一定不会露陷。

    你这小丫头片子,被人忽悠了还不知道,还聪明呢?——这再聪明的女人,也聪明不过发情期的男人!

    胡丽丽心下腹诽,嘴上自然不会揭破,平白无故当此恶人,坏了高人的好事,反而,出于某些阴暗心理,她还有些乐见其成。

    谈妥之后,胡丽丽就去开车,秦瑶就打开副驾驶室,就要上车。王平伸手一拦,且慢,你见过那老板自己开车,然后助理悠闲自得的一边坐着的?秦童鞋,老师就是这么教你演戏的么?你到底有没有看过剧本?你演的这到底是助理,还是小三?

    秦瑶就醒悟过来,狠狠瞪了王平一眼,娇嗔了一句: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然后小手一摊,接过钥匙,钻进了驾驶室。王平嘿嘿一笑,拉开后门,坐上了老板位。嘴里嘟噜道:这助理不太懂事了,还要老板自己开车门。还得调、教。

    秦瑶回头赏了个白眼,娇嗔道:阴阳怪气的,好好说话会死么?

    秦助理,请注意你现在的身份,有这么和老板说话的么?…王平眉头一皱,不悦的呵斥道。

    啊,气死本菇娘了,我忍不住了…秦瑶有些抓狂,回身就探过头来,按住王平就是一阵痛扁。

    “啊,你要造反了,敢打老板,本老板要炒你鱿鱼…”

    “蹄子往哪儿放呢?收回你的猪蹄。”

    “咳咳,那个,人有失手,误会,误会”…王平干咳两声,收回爪子,努力按下心中的荡漾,吩咐秦助理开车!

    秦瑶不为所动,怒视着他。王平一看不是个事,忙一指车外,胡老板已经走了,再不走就跟不上了。秦瑶一看,还真是,暂时放下此节,狠狠的瞪了这货一眼后,回身发动起火,跟了上去。

    当下,胡丽丽一马当先,在前领路,秦瑶紧跟其后,向市郊驶去。王平观察行车方向,目的地应该是隆中庄园。

    猜到此行去向,王平对胡丽丽那亲戚的身份,也有了几分猜测。

    这隆中庄园是片别墅群,档次比金源小区还要高出一截。两者之间,就如同普通洗浴中心和天上人间的差距。说金源小区里住户是非富即贵,还是有些抬举了,其实都是些中产阶级。

    隆中庄园则不同,里面住的都是些真正的富豪,本市最拔尖的一小撮人。要知道,这里面随便一栋别墅,最低都得千万起,寻常土豪,真心不大消费得起。

    想通了这点,王平就觉得自家的包装还做得不够,还得提升一下包装的档次才行。

    档次,如何体现?所谓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最直观的依据,就是看衣着穿戴。

    自己这身就算了,不高不低,正好衬托自己的高人气质,但可以提升一下助理的档次。

    虽说,秦瑶的容貌足够衬托自己的高人身份,但穿着还是太随意了一点。她穿这身好看是好看,但却是因为人家天生丽质,价格还真心不贵,一身上下也才几百元,也就路边普通的店面的层次,比地摊货好点。

    路边店的层次,如何能体现自己的…高?

    这助理穿不起好的,就说明老板没实力,说明老板生意不好,开不起工资。

    王平生出此念,一路上就注意观察着路边商家的招牌,准备给秦瑶淘换身好点的行头。经过商业街的时候,看见有家巴宝莉专卖店,心头一动,就这个了。于是就知会胡丽丽一声,喊了个暂停。

    胡丽丽把车停在边上,摇下车窗,问道:“还有什么事啊?”

    王平示意秦瑶靠了上去,一指秦瑶的穿着,笑道:“突然想起来,应该给秦助理淘身好点的行头,提高一下我这老板的档次。”

    胡丽丽一楞,随即会意过来,确实,世人多是先敬罗衣后敬人。于是就笑道:“也是,你这么一说,倒是提醒姐了,我家瑶瑶虽然用不着这些衬托,但既是做戏,就要做个全套,是该换身行头。”

    “秦助理,你看如何?”,王平就回头征询秦瑶的意见。

    对于年轻女孩子来说,一个不算讨厌的,对自己有企图的异性,只是单纯的表白,她们多半会拒绝。若表白的同时,还加上掏钱包的动作,那就另当别论了,要根据情况而定。

    具体视什么情况?——通俗的说,就是看对方钱包的厚薄情况!

    王平的钱包具体什么情况,秦瑶是不知道,但她知道,肯定不会太薄才是。

    秦瑶天生丽质,又冰雪聪明,平日里,各色糖衣炮弹见得太多了,也有着独特一套应对的方法。简单来说,就是看人,看炮弹的危险程度。

    看不顺眼的,炮弹危险性高的,就置之不理。看得顺眼的,就把糖衣吃掉,炮弹打回去,试试对方的品性。

    如果王平知道这点,应该会感到欣慰,因为从秦瑶的答案看来,她看王平还算顺眼:“我无所谓啊。不过,先说好啊,我可没钱补给你啊。”

    王平大手一挥,豪爽的道:“不用你给钱,尽管挑,今天本老板埋单。”

    秦瑶娇笑道:“谢谢老板。”

    “不用谢我,羊毛出在羊身上,做完这单后再从你工资里面扣。”

    秦瑶有些意外:“啊…不是演戏么?还真给工资啊?”

    王平笑道:“本老板决定了,做完这单后就开个工作室,现在本老板提前给你转正,正式聘请你为高级拎包经理,兼形象代言人,秦助理你意下如何啊?”

    “王老板如此看重,本助理唯有感激涕零。不过,这工资怎么算啊?”

    王平略一沉吟,笑道:“这样,底薪加提成,底薪三千,提成嘛,你接的业务就一笔给你十分之一,我接的就一笔给你二十分之一,你觉得如何?”

    秦瑶心里一合计,这待遇真心可以了,就按每单业务十万,按最低提成算,一笔也能抽五千,不说多的,一月只要接上个三五单,这提成就比自己正职的工资还高了。

    当下就笑笑,回道:“底薪就免了,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常驻你那里不太现实,这样,咱就像今天这样。你有生意就叫我,平时里,我也帮忙接单,你觉得如何?”

    王平爽快的点点头:“可以!”

    见这边三言两语就谈妥合作,胡丽丽就娇笑着打趣了一句:“哟,你们这是要开夫妻店啊,姐原本也想投一股的,看这架势,还是算了吧,免得你们合伙黑姐的钱。”

    王平乐了,冲胡丽丽一抱拳:“谢胡老板吉言,到时候店真开起来了,本老板第一时间封个大红包给你。”

    王平故意搞怪,动作有些滑稽,胡丽丽捂着嘴就娇笑起来。

    “胡姐,坏死了。”,秦瑶抱怨一句,然后举起小拳头一晃:“想得美,谁给你开夫妻店?”

    打笑几句后,三人走进店里,给秦瑶淘了件女士西服夏装。

    话说这洋店家就是心黑,衣服卖得老贵的说,就这一套,就要八千多大洋。短短的几尺布,都抵得上普通人两三月工资了。

    若是往常,秦瑶肯定是不会轻易接受,但王平有先见之明,为打消她的心防,三言两语,就成功把她拉作合作伙伴。名正言顺,秦瑶也就不说什么了。

    当下,王平就豪爽的把账结了,秦瑶就眉开眼笑的去换衣间试衣去了。

    秦瑶从换衣间一出来,巧笑嫣然,立在眼前,王平就眼前一亮。

    所谓三分人才,七分打扮,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这秦瑶本来就有十分人才,这一换了身上好行头,那就更不得了了,用如花似玉来形容都不够,比花解语,比玉生香。

    这一换装,简直就是美得冒泡!王平一看之下,很是满意,暗道这八千大洋花得值。但又觉得哪里还差点,托着下巴,上下扫视一番,找着原因了。

    这衣服是换了,但一身上下都是空荡荡的,一件饰品也无,又有点不配这衣服了。

    发现问题后,王平就有些犯难了,有心再去淘个镯子吧,但现在玉价飞涨,镯子老贵的说,这贵重物品秦瑶接不接受暂时不说,单是腰包里的那点票子,就远不够看。

    略一琢磨,伸手从自家脖子下面拽了个玉坠出来,扔给秦瑶:“这个坠子,先借你戴两天,等日后工作室开张了,再到玉器店,给你配两样好点的行头。”

    王平家境是普通不假,但也却非家徒四壁。这个坠子,还是王平的太爷传下来的,算是王平身上唯一值钱的玩意了。

    王平闲时也曾经听父亲说起过,说这老王家,也曾经牛a过。老太爷在年轻的时候,那也是号人物,在前朝时期,也曾经跑过几天江湖,闯下偌大的字号,把个老王家整得好生兴旺。

    只是,后来太祖起事,意图革鼎立新,老人家目光远大,看清了局势,就暗地里资助太祖这方,后来太祖革鼎成功,你太爷也没去邀功领赏,反而抢在太祖登基之前,就散尽家财,变成了平民,方才顺利的平安终老。

    不过,你太爷说是散尽家财,但暗地里,却也藏匿着几件珠宝,以备不时之需,据你爷爷说,困难年代,就全凭暗藏的这些存货,方才顺利渡过难关,后来老太爷驾鹤西游,传到你爷爷手里,就只剩下七八件了,再后来我和你几个叔伯分家,落到你老爸手里的,就剩下两件了。

    老爸讨你老妈用去一件,就剩下这么个玩意儿了,我现在就把它传给你,你小子可得好好珍藏着,可别转手就拿去卖了,老子告诉你,这人啊,一辈子难免有个三灾九难啥的,这紧急时候,有这么个东西帮衬一下,这坎就过去了...

    说到这里,或许有看官就要问了,这坠子既然是王平太爷传下来的老物件,那具体能值多少钱?

    这么说吧,在以前,它比王平的命还贵。以前都是藏着掖着,一直秘不示人。只是现在今非昔比,修炼道法后,再不把这些看得如何珍贵,方才让这东西露白。

    秦瑶不知是不清楚这玩意儿价值呢,还是真有底蕴,表现得很淡定,一点都不客气,一副你给我就接着的意思,拿过了就挂在了脖子上。

    胡丽丽见多识广,一看着这坠子,晶莹剔透,就知道是好东西,虽没细看,但就凭这成色,放在市面上,至少也得值个百八十万。

    再看王平,非但看不着半点不舍之色,反而,还满意欣赏着秦瑶戴上坠子后的相益得彰,一副鲜花送佳人,宝剑配烈士的架势。

    见状,胡老板也不由得有些钦佩,不管这小子心地如何?但还真有气魄,泡妞舍得花血本。

    识海中,魔僧也悠悠的叹了一句:“小子,你也还真舍得。”

    王平微微一笑,回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媳妇套不着流、氓,舍不得票子套不着菇凉!”

    话说元神高人,看待事情与普通人截然不同,这坠子虽然不错,但魔僧眼中也只是等闲,未曾骂王平败家不说,反而,还颇欣赏王平这份大气,觉得此子颇得了些仙道真意。

    只是,不大看得惯这货嘚瑟,就打击道:“小子,别忘记了,你现在是筑基阶段,精元严禁外泄。能看不能吃,就算是套着了又有什么用?”

    王平呵呵一笑:“大师,您是不知道啊,这美女啊,是稀缺资源。现在是狼多肉少,美女难找。此等极品,更是可遇不可求。既然有幸遇上了,就别放跑了,暂时不能用怕什么?先挂个号了再说呗,等筑基了再用呗,现在不下手,等筑基了就晚了。”

    “小子还一套一套的,修炼没见你这么用心,算了,随你吧,老衲也懒得管你这些男男女女的破事,只要你不要误了修炼就好。”

    对于普通人来说,情情爱爱占据了人生中很大一部分比重,好多些痴男怨女,为了感情要死要活的。但在魔僧这等元神高人看来,所谓的爱情,远不是生命的全部,只是人生中微不足道的一道风景,生命长河中一朵细浪而已。

    魔僧并未觉得男女感情有多大点事,也不管王平最后会不会受伤,会不会独自一人流泪到天亮?只是提点一句勿忘修炼之后,就再也不管他这些情情爱爱的破事了。

    王平就嘿嘿一笑:“大师放心,泡妞归泡妞,绝不会误了正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