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三十二章:女神和女人!
    王平摆出一副世外高人的姿态,掐了个指决,正气凛然的斥责道:“…一个法诀扔过来,也让你做上几天噩梦,你信不?”

    胡丽丽一句话就把他打回原形:“一口价,二十万。”

    俗语说有钱能使磨推鬼。这天下间,面子最大的,就是孔方兄了,此君一出,任谁都要给几分面子。

    王平就怒色一收,脸上迅速堆满笑容,大步走了回来,热情的道:“胡老板,这单我接了,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说到这里,或许有的看官就会觉得王平此举有些掉价,看看人家那些主角,底蕴还远不如王平,没有随身老爷爷可以依仗,不过有些戒指啊、画啊、透视眼之类的,却随便干上一票就可收入个百八十万的。

    这货识海有魔僧这元神大能坐镇,这胡丽丽才开了个二十万,并且,还有十五万是尾款。才五万的出场费,就被打动了,眼界还是太浅了,一点都没有做猪脚的觉悟…

    其实,对王平来说,五万出场费已经不低了。一来,他还是粉嫩嫩的新钉一枚,毫无半分名气。二来,风水师收费,也远没有小说中说的那么贵。

    当年,经济远不如现在发达,商业氛围还不如现在这么浓重,大家的收入都不咋样。无论哪行,都捞不到多的,风水师也不例外。

    一般来说,干一票之后就收个小红包啥的,返程的车旅费除了,也就剩不下多少了。大头是出门的时候,主人家会送个公鸡啊猪头啊啥的,可以提到市集卖了换点油盐钱,或者可以提回家让老婆孩子改善下生活罢了。

    所以在当年,风水这行是养家糊口容易,发家致富困难。

    直到近几年,随着房地产的大力发展,这风水行的收入才跟着水涨船高起来。普通风水师的出场费,才由当年的二三十块涨到了几千元到万余元之间。闻名百里的,才能达到十万的门槛。动辄就几十上百万的,那至少得是省内数得上字号的大师才有的待遇。动辄百万以上的,那得名扬国际的宗师才行。

    本市最负盛名的金罗盘,出场费也才开价五十万上下。所以,这胡丽丽出口就开了个五万,已经是很看得起王平了,一下子就给他提升了好几个等级,直接就从初出茅庐跨越到了小有名气的阶层。

    当然,换了是以前的魔僧,俗世间也没多少法事值得他亲自出手,即使有,收的也是天材地宝,其出场费就不能用金钱来衡量了。此时虽说实际上还得靠魔僧,但名义上毕竟是王平王师傅主打,目前来说,初出茅庐的王师傅,这块招牌,还真就值不了多少。

    有鉴于此,魔僧才答应接下这单,目的也不是为了赚多少,而是为了开拓市场,只要把这单做漂亮点,这王师傅的名气,自然也就打出去了。

    说到这里,有的看官又要说了,这王师傅啥名气都没有,胡丽丽凭什么开口就是五万?真以为有钱人就全是凯子么,就真是钱多任性,钱多人傻么?

    那啥,这土豪的世界,普通的工薪层是永远不会明白的。这胡丽丽,不管做哪行的,总之,都应该不差钱才是。或许,在普通人眼中看来,这五万是真实不虚的,但在胡丽丽看来,这五万是五百,五十,五块也说不定,谁又会知道呢?

    闲话少扯,言归正传。不管这胡丽丽把五万当多少,但在王平看来,它就是五万,能让自己吃上一年的馆子。再者,尾款又加了十五万。这单,就可以让自己安心坐吃四年。

    对此价格,抛开魔僧的看法不说,单是王平自己,也是十分满意了!

    话说先前王平姿态做得挺逼真的,胡丽丽倒是不为所动,秦瑶却好像真有些被唬住了,见王平掐起指决,俏脸上就有些戒备。等王平走过来,才意识到这货方才是在装腔作势,目的是为了讲价。

    秦瑶醒悟过来,就有些羞怒,见到这货前倨后恭的模样,又不由觉得有些好笑,就举起粉拳,在王平肩膀上砸了一下,娇嗔道:“讨厌,原来还以为你是老实人呢…蒙骗我和胡姐这么久,真是该打!”

    此女平时却是有些高冷,熟悉之后,虽非真是高不可攀,但到底不如胡丽丽好相处。王平以前草根一枚,也没多少和美女相处的经验,具体的道道,也说不太好,只是,总觉得秦瑶对自己的态度好像隔了一层,虽表现得不是很明显,但却隐约有点拒人千里的意思也就是了。

    所以,往常在秦瑶身上,却是难得见此小儿女姿态。当下,心里也是一荡,忍不住就口花花起来:“你还讲不讲理了?我从来没说过我是老实人啊…胡老板,你说我这拳挨得冤枉不冤枉?”

    再说秦瑶,正值妙龄。这年轻女孩子,除了小龙女那样天生冷淡的性子之外,其余的,又有几个不活泼的?

    高冷,只是美女伪装的一层保护色而已。秦瑶天生丽质,从初中起,就常受到异性的各种搭讪各种求爱,初时,还觉得有些享受,但久了,换谁也会觉得厌烦。

    所以才端出一副高冷女神架子出来,让那些自不量力的雄性们知难而退,同时,也顺带着等待自己的真命天子。不然,一天除了应付那些狂蜂浪蝶,就不用做其他事情了。

    饶是如此,还是有些自我感觉的良好的家伙经常围着秦瑶打转,好在,一来她家风甚正,二来家境颇宽,用度不差,又冰雪聪明,才没被那些人轻易就得手。

    此时,见了王平一下就收入了五万,还有十五万的尾款,秦瑶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有些惊讶,虽说不至于因此就瞧上此人,但心里却也把他的备注等级提高了几分,隐约具备了追求自己的资格——正因为如此,王平才得以看见秦瑶的小儿女姿态。

    说到这里,有的看官就会觉得此女势利物质,看似女神,实际上与绿茶类似。但话说白了,世上就从来没有过女神,只有女人。

    所谓的女神,都是欲求不满的宅男们一厢情愿的在自家心里头意银出来的。这人啊,对于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就愿意把它想象得十分美好。美女,是稀缺资源,宅男可望不可及,于是便以为清丽脱俗的美女就应该是冰清玉洁,不食人间烟火才是…

    却不知,越是美女,就越需要物质,越是鲜花,就越需要浇灌,没有丰厚的物资来滋养,贫瘠的土壤里,又如何能开出娇艳的花朵?

    与其奢望依靠诚挚的真情和炙热的爱心来击败糕富帅,感动女神。不如努力提高自己,用丰富的物质和肥沃的土壤来吸引女神自己上门…

    话说白了呗,在此笑贫不笑娼,哭宝马笑单车的“芒林”之世,只要你和赵公明关系够好,又有哪位女神勾搭不到?

    所谓神器孔方,号令天下,莫敢不从!权杖不出,谁与争锋?

    当然,此理也不光是只适益男人,对女人来说也一样,与其辛苦追星,不如努力提高自己,也不要求你多高,只需要达到蔡爷的层次便足够了!到那时,管他什么小鲜肉,管他什么大长腿,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归根究底一句话,不怪世人太现实,只是,那些怪别人现实的人,宁愿去相信那些美丽的谎言,也不愿意接受这冷酷的现实而已…

    闲话少叙,书归正传。见王平打情骂俏,还把自己捎上。胡丽丽就呵呵一笑:“蒙不蒙蔽冤不冤枉都是你们事,可别把姐捎上。”

    秦瑶吐了吐舌头,鄙夷的道:“还真以为你是什么超凡脱俗的得道高人呢,原来,也是个见钱眼开的俗人。”

    呵呵,超凡脱俗?…用大师的话说,等你修炼到自成天地,体内真气生生不休,不用吃喝拉撒,不需要这世俗间的一切物资都可以独自存活的境界之后,再来谈论什么超凡脱俗,视钱财如粪土的话题吧!

    王平腹诽不已,嘴里则回了一句:“哎呀,这你可就冤枉我了,你是不知道啊,我这人啊,生来就一个毛病,那就是心肠软,一见胡姐这么关心她亲戚,我就受不了,没办法,被胡姐的诚意感动了。”

    “切…”

    “哈哈…原来是被姐感动了。”,胡丽丽娇笑道。

    “那是,我这人生平最重感情,最恨别人跟我提钱,钱是什么东西?提钱伤感情!”

    “既然你这么重感情,那胡姐就不用给钱了哈。”

    “嗯,嗯,那啥,提钱伤感情,但提感情也伤钱。咱虽重感情,但这感情也不能当成饭吃不是…”

    说笑两句后,胡丽丽言归正题:“好了,高人,说正经的,你今天有课没有?”

    王平呵呵一笑:“既是高人,又岂会受学校规矩束缚,本高人随时都有空,可根据胡老板的时间灵活安排。”

    这话说得有点大,但秦瑶却没有觉得他是在说大话,确实,只是今天的进账,就相当于应届大学生四五年工资了,自己工资虽高,福利待遇也不错,但这货再做上几笔这样的生意,就比自己一辈子工资都多了,又何必在乎学业?

    秦瑶掩饰得极好,两人都没发现她的异状,胡丽丽略一沉吟,说道:“这样,上午姐公司还有点事情需要处理,下午,姐来小区接你,这么样?”

    王平打了响指:“没问题!”,随即,呵呵一笑,拇指和食指一搓,做了个数钱的动作。

    胡丽丽秀眉一皱,不悦的道:“我说你上辈子是医生是不?你这人还没瞧着呢,就要先收钱,再说,你看我这一身,像带钱的样子么?”

    王平笑容一收,正色道:“胡老板,咱们关系是关系,生意是生意。我这人一向是个讲究人,咱们先说断,后不乱。十五万尾款,治好了人再说。这五万出场费,得先给我才行。既然你认准哥了,哥也给你透个数,这出场费,还真心不贵。哥平时收费,远不止这个,看在熟人的份上,才给你个优惠。”

    呦呵,姐的直觉还真准啊,还真是吃这行饭的啊,怎么没听说过本市风水界有你这号人物啊?

    胡丽丽有些好奇,就问道:“才出道的吧,都做过哪些业务啊?说出来让姐听听...”

    王平傲然一笑:“刚出国那个郑老教授,你知道吧,为了请哥出国给他看趟风水,就预付了三十万。”

    话说这郑老头,二女也都认识,曾经也教过胡丽丽,也有联系方式。见王平一脸磊落,心里也有些将信将疑:“真的?”

    “还真是高人啊?”

    “不信,你们就打个电话问问,不会是没人家的联系方式吧?”

    王平此言虽有偷换概念之嫌,但也并非完全说谎,再说,以自家和这老头的关系,就算是她们去求证,王平也敢肯定,老头打掩护的同时,还会顺便为自己打广告。

    “电话当然有,不过,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既然找上你了,难道姐还信不过你不成?”

    胡丽丽自然不会傻到当面求证,心头却是记了下来,回去了还真得抽空打个越洋电话问问。

    话说胡丽丽请王平也不过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而已,心头也没抱多大希望。此时,却是生出几分希冀,若确有其事,这亲戚的病,怕是还真得着落在他身上。就算是治不了,至少也能说明他懂得风水,才恰好因为薪资问题和负责自家公司的风水师闹翻了,他就蹦了出来,正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以后却是要和他加深关系才行。

    胡丽丽生出此念,态度便有所改变,就笑道:“郑老教授可是出名的精明人啊,你既然能得到他的认可,这五万出场费就确实不贵,还是姐占了你的便宜,好吧,卡号发在姐手机上,等下姐就给你转账。”

    王平就把卡号发了过去,谈话间,小区就到了,女人爱洁,刚跑了一身汗,湿漉漉的,不怎么舒服,二女也没心思久谈,和王平约好等下一起吃早饭,然后就急忙忙的回屋洗澡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