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三十一章:请你不用钱来侮辱我!
    道家的真意在于清净,仙家的真意在于逍遥。

    但没有一定的物质基础,就逍遥不起来。常人为了衣食,碌碌终日,每日都需掐时上班,打卡考勤,被种种规章制度束缚,丝毫不得自由。不说别的,只是每天子午卯酉的修炼吉时间,便无法保证。修为到了高深层次,固然是可以不拘于形式。但在初级阶段,却需要种种固定的形式方法,方才得以入门。

    所以才说穷不修道。所以魔僧才会给王平准备一些物质基础,有一个相对安定的环境,不会为了生活而发愁,得以专心修炼。

    阴符经说绝利一源,用师十倍。是说断绝了非分的**,集思想与行动于一处,就能够催发出巨大的力量。修炼也是如此,王平专一潜修之下,倒也日有进益。

    魔僧对王平寄望颇重,与当初应付郑老头不同,早已经把入门初期会遇到的问题,还有各种对治手段,都一一仔细分说。

    比如一念不起,修炼中确实有此一说,但却是定力达到相当层次后才有的能耐。若能时刻都能做到一念不起,那就说明对心念已经做到控制自如了,差不多已经算是修炼成功了。

    入门时期,就要求一念不起,那就是个笑话,就如同生意人才开了个三五人的小作坊,就叫嚣着要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一样的可笑。

    魔僧讲道,一贯爱东拉西扯,讲道的同时,常常附带着一些感慨。

    此老认为:纵观几千修道史,这修炼就一直在走下坡路。越是早期,方法就越是简单直接,越是后期就越是繁琐复杂,距离大道就越远…用老子的话说,就是上德不为,不以察求。下德为之,其用不休。

    老子历来反对后天的智慧技巧,提倡保持心性的淳朴。认为道人只要清心寡欲,保持淳朴的心境,就自然能感悟大道。《道德经》里就多是一些质朴的言论,只是试图描绘契合宇宙大道的心境,并没有繁琐的修炼功法。

    老子说:为学者日益,为道者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就是教导后人,只要能虚心实腹,少私寡欲。就可以见素抱朴。自然就可契合大道!

    明白四达,能毋以智乎?

    致虚守静…万物傍坐,吾观其复。

    营魄抱一,侑除玄鉴。

    不用许多复杂的人为手段,直接就可以从心灵上来感悟大道规则。

    心境上契合大道规则,就可以不出户,以知天下,不窥牖,以知天道,不行而知,不见而明,弗为而成。

    一切超凡境界,都是在此清净无为的状态下自然成就的,就如同天地自然运转,万物自然生养成熟一般自然,没有许多的人为因素。用老子自己的话总结,就是上德不为,不以察求!

    到了后世,道德沦亡,人心不古。于是便大道废,案有仁义,智慧出,案有大伪。于是就下德为之,其用不休。

    人心复杂,再也不能保持淳朴,于是便滋生出各种智慧机巧,就出现了诸多门派,诸多方法,把个原本简单的修炼弄得越发繁琐。

    《信心铭》说:至道无难,唯嫌拣择。也与老子的说法契合。人心丧失了淳朴,变得复杂,就生出拣择分别之心,与之相应的,就出现了许多的仙道门派,出现种种修炼功法。

    比如这对治杂念之法。只有杂念诸多的后人,才需要观一、存神、吐纳、数息、诵经持咒等种种方法,来调整心念,使之专一入静。

    心性淳朴的古人,又那需要这些闲散家什?

    话说魔僧讲道,一贯爱跑题,讲道的同时,也时常发些感概,给王平灌输一些个人见解,以上,就是他对古今的修炼方式差异的看法和理解。

    和此老相处久了,王平也开始习惯了,对于大师的这些个人感悟,听得懂的就吸收消化,一时半会儿难以搞懂的,就先记下来,等以后境界高了,再来慢慢理解。

    反正,魔僧感慨归感慨,却从来不会耽误正事。感叹同时,就把对治杂念的方法交代明白了。

    王平把魔僧说的方法一综合分析,就发现和上次跟郑老头讲的那些不同,上次魔僧还是有所保留。

    魔僧说这修炼初期,对杂念不能任其无视,还得想办法对治。初期做不到一念不起,那就一念代万念。用调息停息等方法,把心念专注在自家的呼吸上。

    所谓的散乱,就是指心神驰骋不定。

    散者可以收之,乱者可以整之。心念容易走,就用气息来拴住它,气息容易便粗,便用心念来调匀它。专一调息,勿忘勿助,心息相依。调息功夫锻炼纯熟之后,心头的杂念自然就会消失减少,渐渐的就只剩下此关注呼吸之念。

    所谓的昏沉,就是指心神浑浊而不清。对治方法就是保持清明。有两个方面,修炼状态下和生活状态下。

    对治之法也是专注调息,不可令气粗。气息的出入,只能让心念感受到,不能令耳朵听到,耳朵听不到,就说明呼吸细微,呼吸细微,心念就清明。

    生活上一是平时注意控制私欲,尽量做道清心寡欲。二是要劳逸结合,不可一味枯坐。坐时实在是觉得昏昏欲睡,便不可再强坐,要分辨这股昏沉的由来,若只是因为久坐造成的疲劳,并不是特别困,便用散步来缓解。确实是精力不济,便要下座休息,好好的睡上一觉再说。睡眠一充足,人的精神头自然就好,就不容易昏沉。

    至此王平才明白为何修道素来重视传承。为什么张紫阳会说:饶君聪明胜颜闵,未遇真师莫强猜!

    看看郑老头的遭遇,王平就知道了有老师教导的好处。师长把前方道路的关卡都讲解得清楚明白,弟子就只管按图索骥就是。省下自己摸索的时间,同时也避免了很多弯路。

    魔僧把入门的要诀和各种注意事项,都阐述分明。王平就万事不管,只管安心实践。

    所谓的功力,就是工夫加上时间。卖油翁酌油的故事,告诉我们熟能生巧、实践出真知的道理。境界无他,唯手熟尔!

    王平天天坚持之下,功力也是日有进境,虽不如常见的小说主角那样一夜之间就连破几道小境界,势如破竹那么快捷,但坚持了十余天后,倒也让他渡过散乱昏沉这两道关卡,摸到了入门的路径。

    这天半夜子时,王平如往常一样摄心静坐。一上座,就慢慢调匀自家的呼吸,把心念专注在呼吸上。慢慢的就感觉呼吸逐渐变得细微,体会到了一种绵绵不断,若有若无的状态。

    在此状态下,王平只觉得精神愉悦,心头就像微醉那样,融融轻快。周身都暖阳阳的,就像泡浴那样舒爽…

    恍惚中,王平有些享受,自己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魔僧提醒,方才回过神来,下座一看,这一坐,既然坐了个多小时,回味起刚才的感觉,还有些留恋,有些意犹未尽。修炼至此,方才感觉到打坐是一种享受。

    当下,就把先前的感受告诉魔僧。

    魔僧就呵呵笑道:“你这是初步入静。杂念减少,心念初步专一,一身气机发动,感觉浑身舒畅,只想久坐。此境道家形容为遍体阳和,金华乍吐。略似于佛家四禅八定的初禅前的粗心住境界。”

    “此种境界,为外道正道入门之共有通用,亦是天下所有法术的开端根基。达到此境之后,再继续用功,将此定力培养壮大,达到离体感应的境之后,继续用心的方向就开始分歧,将此专一之念用在培养剑器上,就是所谓的剑仙。用在丹药上,就可以开炉炼丹。用在沟通奇兽异虫上,就可以御兽炼蛊。用于收魂养鬼,就是鬼道法门——无论哪门,其施展术法的根基,都在于定力,只是出发点不同,获得的结果就自然不同。”

    “若是禅宗,就认为此境还不算什么,杂念少并不等于定,只是不再胡思乱想罢了,但是心念还会在六根门头跑来跑去。还得继续用功,把妄念擒拿回来定住,进入细心住,然后再达到欲界定,未来禅,初禅,二禅定,三禅,四禅。然后空无边处定,识无边处定,无所有处定,非想非非想处定。继续下功夫,追寻所有心念的来龙去脉,抵达根源,便可斩断一切无名烦恼,涅槃寂静,抵达佛境。”

    “当然,道家与禅宗不同,用心更多在气机上。达到此心念专一,遍体阳和的境界后,继续用功,接下来就是万类俱静,皓月中天的心体开明,金华正放的境界。”

    “再继续修炼下去,就会遍体丛实,不畏风寒,整个人都生机盎然,精神状态大为改观,生理心理都异于常人,一些其他人都看来索然无味的事情,自己看来也生机勃勃——此即是老衲先前说的气足神完,四体康健,颜若桃李,去仙不远。奠定仙基的境界。”

    魔僧讲道一贯喜欢闲扯,王平与此老相处久了,也掌握了一个本领,那就是善于抓重点。

    眼下就是如此,他一下子就从对方的长篇大论中找到了自己关心的问题:“也就是说,用不了多久,我就能筑基修炼真正的仙法喽?”

    “不错!”

    “不用多久,到底是多久,大师能不能先透个数?”

    魔僧貌似心情颇好,呵呵一笑:“以目前的进境看,快则一月,慢则两月吧?”

    话说王平,因此老时常在耳边提点之故,他也转变心态,弃了走捷径的心思,转而开始追求稳打稳扎起来。闻言就难免有些惊讶:“如此说来,最多也就六七十天的功夫喽。丹书上不是说百日才能筑基么,我这么快,会不会有根基不稳的隐患?”

    魔僧就呵呵笑了起来:“尽信书,不如无书。所谓的百日筑基,只是个大概的天数,而并非一成不变。收心练己,百日筑基,十月怀胎,三年哺乳,九年面壁,是丹书记载的修炼次序。”

    “按照此种说法,从筑基开始,到阳神出游,一共也就十二三年的功夫,再加上在红尘中磨砺心境的功夫,有个四五十年的时间,怎么也该够了吧?但是实际上呢,却是闻道者如牛毛,成道者如麟角。很多修道人,穷尽毕生精力,却连摄心入定的初关也没渡过…”

    王平就问道:“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修道者的资质差异造成的么?”

    “有这个原因,但也不全是,还有很多其他因素。”

    “哦,具体说说看。”

    魔僧笑道:“这个话题,就是小孩没娘,说来话长。其中原因,就是写本十万的专著也论述不完…”

    一听这个,王平就暗叫了一声不好,看来今晚是别想睡觉了,正想岔开话题,却已经晚了。只听到一句:“罢了,你既然要听,那老衲就大概说说呗…”

    当下,只得按下心绪,凝神细听。

    魔僧道:“决定修道成就的因素很多。大抵说来,无外三种。一是资质,二是师承,三是缘法,也就是修道者个人的运气。”

    “先说资质,分为两种,心性,体质。心性就不一一细说。体质方面,《内经》中论述颇详。有金木水火土五行分法,肥瘦分法,勇怯分法,阴阳分法,情志分法等,具体内容,老衲就不饶舌了,你可以自己摆渡。”

    “体质还有个方面。道家修炼,素注重精元,而精元的多寡,又随着生长发育的周期而改变。《内经》认为,女子的生长发育,是七年一个周期。”

    “所谓女子七岁肾气盛,齿更发长。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三七的时候生机最旺盛,身体发育成熟。四七达到顶点,并开始走下坡路。五七就阳明脉衰,面色开始焦黄,头发开始堕落。六七就面部肌肉松弛,头发变白。七七,先天潜力,就开发殆尽了,余生的消耗,就全靠后天饮食中吸收滋养了;男子,则以八年为一个周期。所以,相对而言,男子要比女子耐老些,道理就应在这里。”

    “比如你正当少年,正是内经叙述的三八肾气平均,筋骨劲强,故真牙生而长极的精元最旺盛的年纪,先天储藏,还未消耗多少。此时下手修道,就会起到一个事半功倍的功效。所以筑基就用不了一百天。只是少年人大多心性未定,血气方刚,虽精元饱满,却耽于酒色,日日消耗,而不知修养潜藏,浪费了此最佳的修炼时机,殊为可惜!”

    “等到老年之后,精元枯竭,身体日衰,方才幡然悔悟,痛下决心修道,无奈却已经浪费了最好的时机,到底是大药难生。虽然日日坚持,一味苦修,最多不过活络气血,延长些时日而已。纵有些天纵之才,最后获得些成就,也不过能成就阴神,虽能享受两天仙道的滋味,但结果,却逃不过张紫阳感叹的那样,绕君领悟真如性,未免抛身还入身,临终一志阴灵不散,止于投胎转世而已。”

    “再说师承,历来,修道界就是鱼龙混杂,如汪林、李二般会几手术法的江湖骗子,永远多过有真道行的真师。欲觅明师,就得像那英唱那样,借我借我一双慧眼吧才行。不然,遇师不淑,任你一颗道心坚定如铁,最后也只会落个被人骗财骗色,人财两空的下场。”

    “总而言之,修道欲得成功,这资质,师承,福缘皆至关重要。就算是在精元旺盛之时侥幸遇到有道真师,一意苦修,也只是能加大成功的几率而已,并不能保证你最后就会一定成功,具体如何,还要看老天爷给不给面子,还得看个人的运气福缘。”

    “好了,这坐也打了,道也听了,先去睡呗,养足精神,凌晨卯时还要继续修炼。”

    王平从善如流,当下就稍做收拾,回屋休息,凌晨五点,又起床打坐,做完早课之后,就换了一身运动装备,出门晨跑。

    出来才跑了一圈,迎面就跑过来两个着装清凉的靓丽妹纸。

    这两妹纸,皆是佳人,颜色还在班花孔丽丽之上。一个双十年华,清丽如仙,一个花信之年,妖媚如狐。

    两个妹纸皆是小区住户,平时晨练就经常见面,算是熟人。清丽那个叫秦瑶,身份和王平一样,皆是学生,就读与本市的外语学校。

    狐媚那个叫胡丽丽,是附近公司的白领,观其着穿用度,不大像普通白领能够消费得起的,故王平怀疑此女的真实身份是某官员富商的二乃。

    两女皆着装清凉,白生生的粉臂长腿全在外面。秦瑶还好点,上身还套了个t恤,胡丽丽的着装则极为大胆,穿了紧绷绷的个小背心,平滑的下腹,全露在外面,就连两只粉嫩嫩的大白兔,也露出半只身子出来。

    这一对头跑来,打了个照面,就被王平看了真切,霎间,就觉得有些晃眼,心里就有些荡漾。

    王平近来或是因为修炼之后,精元渐渐充足的缘故,胯下的小和尚却是有些亢奋,平时打坐时,它就一直挺着。早上起来,更是一柱擎天,坚挺无比。光是如此倒也罢了,偏偏这小和尚还不守清规戒律,此时一看见胡丽丽的胸前那两只蹦跳的大白兔,这小和尚就嗨起来了。

    “早啊!”

    “早。”

    “早上好!”

    话说修道初级,最重积蓄,最忌泄露。王平虽前几天都一直还在门外徘徊,凌晨子时,才找着着门口。但毕竟识海中有位大行家时刻提点着,自然是深谙此理。此刻见那对白兔甚是晃眼,便不敢多看,如往常一样随口打了个招呼,便收回眼光,跑开了去。

    王平跑步却是与众人不同,最多只跑三圈,从不多跑。跑了两圈,待得浑身血气都活动开之后,就慢了下来,找了个僻静开阔之地,面向东方,摆开架子,站起了杨越文教的混元桩。

    站了约莫十几二十分钟,待得气血平复下来之后,就拉开架势,练起了太极。

    王平练这套,却是杨越文传的杨氏秘传太极小架,功架轻灵奇巧,圈小劲坚,还有些弹抖、震足,飞腿、挂树的刚猛招势,却是与公园其余众人打的沉稳舒展、柔和缓慢的太极拳不同。

    虽然也有养生效果,但功用却是偏重于实战击技。总之,王平练这套,不怎么像慢悠悠的杨氏,反而有些像陈氏。所以,王平才会躲到一边,未和大家一起锻炼。

    王平练了几趟之后,约莫得又有个十来分钟,秦瑶和胡丽丽才慢了下来,并走过来,看着他打拳。

    话说王平虽不是什么帅哥,但却胜在身形标准,再加上近来修炼之后,又改掉了以前那些乱七八糟的作息习惯,如此每日都练拳打坐不辍,这精神就自然振奋,与以前截然不同。

    虽然面容平常,但却透出一股勃勃生机,话说二女平时看惯了那些油头粉面的奶油小生,咋看王平这样的,未免就有换眼的功效,即便是生不出什么好感,也不会太过讨厌。

    二来,王平修炼以后,便依照魔僧的教导,重视积蓄精气,对于女色,虽然心理上难免还是念想,但比之以前,到底是有所改变。这心态一变化,对待女人的态度便和以前不同,不会看见美女就迈不动脚步。

    再者,王平还怀有一个哥如今好歹也算是修仙学道之人了…之类的自矜的念头。虽然此二女都是以前只能仰望的绝色,但如今他却再没了以前那种只要是美女我就把你当成祖宗般惯着的钓丝心态。

    所以,虽然此二女天天都能见着面,但他也没有主动搭讪。第一次交谈,还是胡丽丽先挑起的。

    再说女人,对异性的眼光,内心都很敏感,这真淡定的,和装淡定的,一时之间,她们或许会迷惑,但时间久了,她们绝对会洞悉分明。

    当初胡丽丽也是见王平貌似淡定,才一时兴起,准备戳穿此人的假面具,所以三人才会搭上话。相处久了,见王平貌似始终如一,未曾作伪,她们就反而高看他一眼。又天天都看见王平站桩打拳,不用人说,胡丽丽自己也找着理由了,就把王平看成是不解风情,只是一心苦修的武人。

    二女过来,王平的拳也打得差不多了,盘完架子,把双手收回胸前,做了个收式,静立片刻,感觉一身气血平复得差不多后,方才睁眼,问了一句:“今儿你们去哪里吃?”

    胡丽丽笑道:“我们去悦和楼吃糕点,你呢?”

    “老规矩,还是老杨家常菜。我先回去冲个澡,那就先拜拜了哈。”

    这两个馆子一南一北,路线不同,所以王平才有此一说。

    胡丽丽翻了个白眼:“你慌什么?怕姐吃了你不成?我这也是一身汗水,也得回去洗澡啊!”

    不说还好,这一说,倒是提醒了王平,目光顺带着往下一扫,得,怎么一个“凶险”了得,再看秦瑶,虽然年轻体力好些,但t恤也被汗水打湿了小半,紧紧的贴在身上,勾勒出两座秀峰的大致轮廓。

    话说这不经意间的秀色,还要比胡丽丽那半对白兔更来得诱货。当下,王平就觉得腹下一热,险些就原形毕露,破了世外高人的形象。

    好个妖孽,险些就破了贫道的道心!

    当下,王平急忙转移视线,并暗地里捏了个不动印。暗颂两句:心头冰清,天塌不惊!这股荡漾,方才平复下来。

    嘴上回了句:“好呗,那一起呗!”

    胡丽丽道:“喂,高手,天天都看见你一个人躲到这里打拳,你是不是什么隐世宗门的传人?”

    “不是,就一喜欢锻炼身体的普通青年。”

    “严肃点,姐姐给你说认真的,姐有个亲戚,最近老是做噩梦,难以入睡。各大医院也都看了,心理医生也找了,却什么都没查出来。家里有老人就说了,是不是中邪了。结果这神也求了,佛也拜了。法事也做了,却都不见好转。现在我这亲戚是每天都休息不好,被这噩梦弄得痛苦无比,形容枯槁,再这样下去,这人就要毁了。你若懂得什么法术啊什么的,就去试试,看看能不能帮到我这亲戚?”

    话说这修炼也算是走入正轨了,却未曾见识过多少灵异之事。王平心头也颇有些意动,但是,无奈,自己有几斤几两自自家清楚。魔僧他老人家不帮忙,自己就完全是个棒槌,别说什么恶灵了,就算出来个小鬼,自己也对付不了。

    当下,王平便是百般推脱。秦瑶也开口劝了两句。王平还是推脱,秦瑶便不说什么了。

    话说胡丽丽有先见为主的观念,当初见王平的太极与常见的不同,就随口问了一句,王平回答是杨氏小架。

    胡丽丽没听说过,就回去查了一下,发现真有此拳,并且还是百十年前的秘传。虽然知道武术道术不是一个教门,但万一人家真会两手呢?

    此亲戚和胡丽丽关系颇好,她心里难免就有个病急乱投医的心思。管王平懂不懂道法,请他去看看,她的心意也算起到了。

    见王平推脱,胡丽丽就有些不满了,娇嗔道:“你推什么推?姐姐又不会白用你,只要你答应,不管结果能不能让姐姐满不满意?姐姐都包个大红包给你。”

    这话却是有些歧义。王平就有些想歪了:若只是让你用用嘛,哥自然是盛情难却。但用哥去调查灵异事件嘛,哥是真无能为力…

    当下就摸摸脸蛋:“我说你怎么就认准我了呢,难道我就长得那么像高人么?”

    胡丽丽道:“直觉,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一定有办法帮到我。姐告诉你,千万别小看女人的直觉。”

    特么的,这直觉还真准。办法倒不是没有,只是这代价嘛…王平微微俯视,又看见了半对大白兔。霎间,就有点想歪了。忙端正心思,回道:“什么直觉那么厉害?你这直觉不准。大姐,我就一会点拳脚的普通人,这道法还真没修炼过,你另找他人吧,我是真无能为力。”

    胡丽丽道:“我就认定你了,直觉告诉我,你一定有办法。”

    “你那什么破直觉,不准!”

    说到这里,秦瑶就忍不住噗嗤一笑:“胡姐说了,你一无权无势无颜的三无青年,能无视胡姐这大美女,心中就必定有依仗。”

    特么的,真相总是残忍的,原来哥在你心里就这么个定位?哥好歹也是个腰缠十万的小款好咩?伤自尊了——王平就再也不理睬胡丽丽,掉头疾走。

    胡丽丽一句话就让他停下了脚步。

    “答应出手,就给你五万。帮我搞定此事,再付你十万!”

    特么的,没你这么玩人的,你早说这句会死么?

    连忙就暗下问了一句:“大师,干不干?”

    魔僧道:“你问她能不能再加点?”

    王平就转身看着胡丽丽,义正言辞的呵斥道:“既然知道我是隐身市井的高人,就别用世俗的阿堵物来侮辱我。惹怒了我,一个法诀丢过来,让你也做上几天噩梦,你信不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