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二十八章:老衲不做保姆!
    听罢讲解,王平大体上明白了奠基法的真意。需要做的,就是身体力行,把领悟化为实际的功行。

    当下也不用魔僧吩咐,自觉的就走到客厅中间练了两趟广播体操,待到这阵烦躁和酸麻过去之后,又回到坐垫下,努力摄心调息。坐了十来分钟,烦躁再起,又下座活动身体,然后再坐,如此周而复始…

    这些魔僧都看在眼里,暗自点点头,对他这自觉行为颇为嘉许。身为元神老怪,魔僧完全可以像话本中那些慈祥的随身老爷爷一般,至少可以拿出一百种方法帮助到王平,让他走捷径,让他轻易的就度过入门这道关卡。

    但是魔僧却没有这个意思,反而,只是讲解完功法之后就撒手旁观,看着王平来回折腾。

    身为元神高手,魔僧自然明白慈祥的随身老爷爷的弊端。若像一个尽职的保姆一般,各种机缘丹药,神功妙法,各种作弊器,一次性都给宿主预备好。这一时之间宿主固然可以功力大进,轻易的就完成奠基之法,跨入了仙道的门槛。

    然后宿主就可以提供精纯元气,帮助到自己。这貌似皆大欢喜,双方都有利益的好事。但从长远看,无疑于拔苗助长,得不偿失。

    如此一来,王平将会失去磨砺,根基不牢,未来注定不会走得太远。

    再者,这人的性情中,本来就是沉稳面少,轻浮面多。一介草根废材,贸然之间获得超凡能力,就如同买彩票一夜暴富的幸运儿一般,后者,必然会狂嫖乱赌,大肆挥霍。

    前者,必然就会翘尾巴,行事不知收敛,就会引起世俗朝廷的关注,然后就派出个什么厉害的帝庭修士、大内高手出来,强势镇压;又或不知天高地厚,惹上什么厉害的绝世高手,招来杀身之祸。到时,自己要么就得放弃,要么就得动用本来就不多的元神本源,出面给他挡灾。

    这两种结局,无论哪个,都不是魔僧愿意看到的。

    除此顾虑之外,也还有一层意思。双方再是交换,再是雇佣,毕竟也是传了道的,也算有半师之谊。

    话说此老当年也是嫌教徒弟太麻烦,艺成后就独身一人,游历天下,直至遇劫,都未曾收徒。当日那场大劫,一起却是陨落了好几位老友,除了自家功力深厚,侥幸遁走一丝元神外,就只有一位老友,有个元神徒儿,师徒合力,侥幸逃出域外,躲过一劫。

    劫后,每思及此,也颇有些悔意,自家若也有个得力徒儿帮衬,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肉身破碎、神念大损的下场。故而,说是和王平交换,但暗地里,此老也怀着一个培养磨砺的意思。

    但凡是当师长的,除了岳不群和戚长发那样一开始就居心不良的假老师之外,余者,无不想学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道人,观察天地自然,以天地万物偷师。最后达到宇宙在乎手,万化在乎心的境界。道法一途,最讲究的,就是体察天地运行的规律变化,沟通天地,动用天地自然之力。

    当年有位上古妖尊蛤蟆,对仙道术法做出一番研究后,就得出如此结论:玄门道家,对天地元气的依赖最大,此派以太极五行,八卦九宫,河洛星象为道理,勾通天地元气为根基,修成无穷手段,乘烟霞,御云气,消遥自在。

    所以,仙家一切法术的源头,还是来源于自然外界。这动用天地之力的手段,就是所谓的道术仙法。不然,人一介五尺之躯,又能容纳多少法力?如何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力量?

    天地自然之力,何等浩大?没有相定力,又怎么能控制调用这浩然无量的无穷伟力?

    所以,定力,在仙道法术系统至关重要!欲练法术,就得先求定力。定力如何获得?就靠日常修炼中磨砺所得!

    人体自身,就是一个小天地。要控制天地之力,需得先控制自身,这就是不二法门。静坐之妙,首先就是熟悉那种控制自身小天地的感觉。静坐磨砺看似小事,却是以后动用一切神通法术的定力之萌芽。不容忽视!

    虽然道门历来把老氏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然后清静无为,顺其自然的理论,看成是修炼道法的关键。但在魔僧这个傍观者看来,易经说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精神,才是仙道一脉的真正精神所在!

    有鉴于此,魔僧才撒手不管,绝不帮王平作弊,要他在这一步一个脚印,打牢根基的过程中,磨砺自己的心志,为日后修炼法术神通,打下坚实的基础。

    再说王平,虽然大师已把理法都讲得无比的清楚明白,自家也理解了。但毕竟是初学咋练,半路出家。从未如此收心内照过,这心念就如那脱缰的野马,野惯了的,这一时之间,又如何能驯服?

    王平是坐了起,起了坐,接连试了几回,这心里还是此起彼伏,心念就如同那山间的老猿一般,四处捣蛋,一时跑到地里掰根玉米,一时又爬到树上摘个果子,一时又跑到猴堆里打架,完全不受控制…

    当下,心里就有些焦虑,你看人家红易,才一接触道法,就可立时成功,入定出神。换了我怎么就坐立难安呢?大家都同为主角,这差距咋就这么大泥?

    是了,人家有弥陀佛像这个入定观想的专用作弊器金手指。并不是我资质就真不如人家。

    不行,我得向大师讨个金手指才行,不然,光靠自己修炼,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怕是得修炼到猴年马月才能摄心入定…

    一念之此,也不坐了,就开口求助道:“大师,不行啊,这心猿难驯意马难栓啊。大师,有没有什么类似观想佛像啊道尊啊之类的快捷一点的法门,传我一个呗…”

    魔僧呵呵一笑:“快捷一点的啊,倒也不是没有?不过,这修炼最好是一步一个脚印,把根基打牢实,以后才会在大道上走得更远。你确定你真的要投机取巧么?”

    王平略一沉吟,如今天道规则改变,早已经不流行闭门苦修那套了,流行的是奇遇。流行的是练一天抵别人十年。纵观天下主角,那个没有作弊器?

    不用金手指,只靠一味苦修,主角如何能脱颖而出,轻易就碾压万千天才?

    不能脱颖而出,轻易就碾压万千天才的猪脚,与路人甲何异?还叫猪脚么?

    所谓天下道法,无金手指不成。这金手指,乃是天道大势,所谓大势不可违。

    一念至此,便腆着脸道:“修炼道法,这勇猛精进,一味苦修固然重要,但也不可一味苦修,这知见也不容小视,所谓他山之石,可以功玉。我虽要打牢根基,用不着些捷径小道,但见识一下,触类旁通,也是好的。”

    魔僧呵呵一笑:“好呗,话全让你说了,老衲还能说什么呢?也罢,就让你见识一下吧,静气凝神,老衲就给你一幅有加成观想效果的密宗观想图。”

    王平大喜,忙凝神感应。魔僧动作很快,比企鹅上传输文档快多了,王平只觉得脑海中光电一闪,就突然多了一幅宝相庄严的佛像。

    凝神观去,只见此佛像是一尊一面二臂,端庄慈和,面带温静微笑的女身造像,虽然觉得气面目与观音菩萨有些相似。但确实是第一次看见。寻常寺庙都未曾见过,却是不认识此佛来历。

    于是问道:“此佛为何名?”

    魔僧道:“此尊还算不得佛。名换白度母。藏音译卓玛嘎尔姆。观世音有三十二种应世化身,仅其中的度母化身就可以变化为二十一种形象,此白度母即其中之一。在密教中,绿度母与白度母是二十一尊度母之中流传最广的。而藏密又常以长寿佛、白度母及尊胜佛母等三尊合称为长寿三尊。密宗认为,白度母具有救度八难的威德,是一位赐予众生长寿的本尊。虔诚地修持她的法门,就可以获得长寿,也可以使智慧迅速增长。”

    王平道:“原来如此,此白度母的教法,与道家教长生法也算异曲同工。那么又怎么修持此尊的法门呢?”

    “有难度,但不是很难,至少,比你辛苦打坐要来得容易!”

    王平精神一振:“大师详细说说。”

    魔僧呵呵一笑:“你看,此尊形象面目端庄,法相寂静。一面二臂,七只慧眼。头戴花蔓冠,乌法挽髻,秀发后束,顶髻飘逸,双耳坠着大环,肤色洁白,玲珑剔透,身放五光;全身花鬘庄严。穿丽质天衣,上穿白丝,下着锦裙…颈挂珠宝璎珞,斜披珞腋,浑身满挂白珍珠为主的各种宝贝分别作饰物…”

    “你只需一念之间,将此尊这法相,法器,璎珞,饰品等全部观想到栩栩如生,立现眼前,就算得入门,然后再咏念此尊的本尊菩萨的功德誓愿和心咒。就可息灾灭苦、消除因冤业、痴业、魔障引起的一切病症,亦可对治蛊毒恶咒,从此去除逆缘、增长寿量、增加解脱生死的成功机率…”

    王平放眼一看,就是琳琅满目。抛去此尊法相手决法器衣服那些不论,但是浑身上下挂的饰品,虽没细数,但看这架势至少也得几十上百件,这些全部观想清得楚明白?开什么玩笑?还不如打坐观心来得快捷…

    此时,纵是傻子,也知道大师是在逗你玩了,就嘟噜道:“算了,我见识过了,大师你把这菩萨像收起来吧,我继续打坐。”

    魔僧讶然道:“不学了么?此尊法门甚是快捷啊,只需观想颂咒就可以了,比打坐快多了啊…”

    王平苦着脸道:“大师,您就别戏弄我了,我知道错了还不行么?我这就打坐!”

    “诺,可是你自己学不来啊,不是老衲不教哈…”

    “学不来,不学了…”王平把个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一般。

    此番过后,王平就恢复了先前的模式,老实打坐。这坐坐停停的,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子时快过去了。

    魔僧就喊他停了下来:“道家与佛家不同,最重视利用天地升降的气机,子时已过,再坐无益。先去睡觉吧,等凌晨五点,卯时再起来打坐不迟。”

    王平就收拾垫子,洗漱过后,回屋困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