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二十四章:堂前燕。
    李光贵和张晓波,提升了知名度。袁旗和孙大雷,也解决了就业问题。周青,则被青委预定,前途一片光明!

    再说王平,当时昏迷,不过是用力过度,一时脱力罢了。送到医院后,医生诊断为疲劳过度,肌肉劳损、肌腱拉伤。醒来后除了浑身酸痛无力外,倒无甚大碍。

    一干费用,都有六扇门包圆,王平只管安心享受护士美眉的伺候就是。一连在医院里躺了四五天,一共吸收补充了几大万的营养药剂,方才恢复过来,康复出院。

    出院之日,与入院时的清冷截然不同,虽出于身份保密的原因,本府六扇门方面和媒体都未曾来人,但周青等人和郑老头,皆到场迎接,张晓波和李光贵,更是弄来五六辆豪车撑场面,把气氛搞得颇为隆重。出院时,众人侧目,以为又是那家土豪相中了此医院的护士美眉,方才在此炫富!

    一时间,王平也有几分感概,人生际遇之奇,莫过如此。入院时,一介布衣学子,白身一个。出院时,却已身居功名,拥有相当于从九品的六扇门巡捕身份。

    话说,当时魔僧叫他接受招安,王平还有些不解,不是说江湖中人铮铮铁骨,不做朝廷鹰犬么?

    魔僧解释道,此为偏见,邪见,乃卖身无门之人的自我安慰之言。历来,习得文武艺,卖于帝王家,才是江湖中人的正规出路。

    见王平有些不解,魔僧继续解释道:纵观上下五千年,武人、侠客,能人异士,最后都无外以下几个出路和结局。

    一,仗着一身本领,或落草为寇,打家劫舍;或蔑视律法,恣意妄为。虽能纵横一时,最后难免被镇压,惨谈收场。前者如过江之鲫,后者如郭解…聂政等人。

    二,投身公门,加入体制。如展昭、黄天霸等人。

    三,经营羽翼,结交权贵,与政权体制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比如孟尝三千客,信陵门下士。还有话本中常见的镖局、武馆,漕帮、青帮…与你最羡慕的那个王超的唐门,都是走的这个路线。

    四,既不想被镇压,也不愿受管制,那就游戏红尘,玩够了之后,就隐身山野,做只闲云野鹤。比如:李慕白,张三丰等人。

    魔僧这话听着泄气,但王平仔细一想,确实是如此,不由就想起一部电影中的台词——武人,都是权贵的堂前燕!

    说实话,虽能理解,但他还是有些失落,理想和现实,落差甚大…地位超然,笑王侯、傲公卿的绝世高手,终归只能出现在话本里,现实中见不着几个。

    说到底,世间拳头最大者,还是朝廷!无论你什么神功?什么法术?什么门派?只要你还未曾真个成仙,未曾金刚不坏,你就肆意不起来,话说回来,等你真个成仙了,又何须在世俗肆意?

    拿到现在这科技发展的**时代,就更是如此了,你神功再厉害,能比导弹、**更厉害?你帮派人再多,能比朝廷的兵还多?

    你苦练十年,抵不过人家打靶一天,这付出和收获,就是天差地别!

    再说了,在这到处都是摄像头的时代,犯事之后,若没有隐身术,你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没用。

    所以,在这科技时代,快意恩仇,不受拘束的,所谓的侠,虽仍有存在价值,但从大环境上看,却已经失去了生存的土壤。

    那么,当今之世,武术拳法、道法仙术的存在意义又何在呢?

    无他,用于修身而已,小则强身健体,益寿延年。大则超凡脱俗,成就大道,跳出轮回,超脱生死…

    王平这番明悟,自然瞒不过魔僧,话说他近期的表现,此老都看在眼里。觉得此子心性颇为沉稳,不是那些得点奇遇之后就忘记自己有几斤几两的轻浮浅薄之辈。

    此老颇为期许,就愿多点拨几句,当下就呵呵一笑,赞道:“有此觉悟就好!理想是林青霞,现实就是沈殿霞。理想是刘德华,现实是马德华!理想是王熙凤,现实是罗玉凤;人皆向往自由,但这世上却没有绝对自由。既然活在世间,就必然被世间各种规矩的束缚。从来,就没有不受拘束的人。”

    “你说你是练武之人,求的是念头通达,受不得约束——杨露禅、童海川、孙禄堂、杜心五,这几位够厉害了吧,可你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杨露禅在端王府中当过教头,童海川在肃王府中端过茶盘,孙禄堂做过徐世昌的保镖,杜心五当过孙文的护卫…”

    “再看仙道之人…就要数孙猴子最无法无天,受气之后就大闹天宫,念头是通达了。结果呢,坐完五百年的有期徒刑后,最后还是被招安了。再看看达摩、张三丰这两位继往开来的绝代大宗师,在面对皇家的鸭梨时候是怎么做的,假死远遁,一走了之,也没有一剑就做了皇帝之后自己坐上龙椅…”

    “修道人虽然讲究超凡脱俗,但亦讲究和光同尘。得道者的行事标准并非是挑战世俗,标新立异,而是在两者之间取个平衡点!”

    “当然,无论是选择隐身市井,还是投身公门,其初衷都不能忘。修学道之人,求的是自家生命之升华,参透生死,享受精神领域上的绝对自由,追求不在世俗功业上。权势富贵,金钱美女,道门不反对这些。并不是说道门就追求贫穷困苦的生活,只是权势富贵容易让人沉迷,舍本逐末,道人若没有相当的定力,便会迷了心智,最后就会落个张召重、楚昭南般的下场。”

    “若能保持本心,又哪里不是洞天福地,又何必非得在山林?常言道自古公门好修行,只要你一心向道,此地却是最好的磨砺。再说了,入了公门,就是体制中人,就有朝廷龙气眷顾,就有俸禄,自然会提升命格,增长气运…”

    听到这里,王平就有些不解:“气运不是指人先天的天赋命理,运气福缘么,与加入体制和气运有什么关系?”

    魔僧呵呵一笑:“所谓七分天命,三分人事。气运气运,听着玄乎,但说白了,其实就是资源,家庭出生,关系人脉,金钱美女,房车,医药,职位俸禄,福利待遇,这些都是资源。话说白了呗,谁掌握的资源越多,谁的生存几率就越大。就拿你今天住院这事来说吧,若没有朝廷龙气的滋养,就是这药费,就足以拖垮你的经济…”

    这下,王平是真听明白了,确实如此,气运,确实就是资源。所以,听了魔僧一席话之后,对六扇门的招安,就再无反感,反而欣然接受!

    眼下,见得周青等人弄下偌大的排场,感受着路人异样的眼光,更加明悉了气运的真意——么说吧,就只是今天这一手,不说别的,只说成功配种留下后代的几率,比之以前,就有一个很大幅度的提升…

    大师说过,道门不反对享受,所以,对于这些,王平虽未曾沉迷,但也没故作清高,当成是在前夜奋力拼杀,躺几天医院的补偿,坦然受之。

    话说王平现在今非昔比,此事后,在场之人,都知到他是深藏不露的奇人异士,态度自然不同于往常,郑教授,对他亦更加看重。余下的也都各怀目的,一个个围着他嘘寒问暖,热情无比,让他好好享受了一把世外高人的待遇。

    周青等人来前,早已在顶级酒店中定好宴席,当下,就接了王平,直奔酒店赴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