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二十一章:别使英雄流血又流泪!
    王平再一指自己:“此神打弟子,请老孙降临,虽是降魔卫道,杀的拐子,但毕竟有违凡俗律法,老孙这一去,此弟子怕是有官非牢狱之患。尔等,皆要助此弟子脱灾,不能让好人难为,使得英雄流泪。”

    听罢此言,众人皆心有戚戚焉。

    大圣爷此番顾忌,并非没有道理。时下律法坑爹,法官脑残。彭宇、许云鹤前车之鉴,犹在眼前。这年轻人虽说是路见不平,见义勇为,才请神上身,但毕竟是连杀了七人。以时下法官的尿性,指不定就得背上一个“防卫过当、过失杀人”的罪名,入监几年,流泪又心寒…

    一念至此,众人不免感叹:到底是仙家,行事讲究,又有远见,为此年轻人考虑周全。

    当下,众人齐声应诺,请大圣放心,大家绝不会让此事发生。两个找回孩子的母亲,对王平满怀感激,更是一脸坚决,拍着胸脯表示,即使是倾家荡产,也要请来名嘴状师,保驾护航,力保恩公周全。

    “大圣爷”满意的点点头,一指散落在地的两堆汽车零件,道:“老孙也不白使唤你们,这些贼赃,便是俺老孙赏给你们的酒钱。”

    此言一出,众人又生感叹:这大圣爷虽然行事讲究,考虑深远。但毕竟,平素高居九重天,未曾常驻人间,不太了解凡间刑衙的规矩,此事却是有些想当然。

    这堆东西,在您老眼里,是缴获的贼赃,可以任意取用,打赏我等。但在捕快眼里,却是案件证物,只等完成承堂供证的使命之后,就可收归库房,变成衙门私产——您老倒是大方,问题是您走之后,我等升斗小民,又哪敢虎口夺食?

    不过,这酒钱虽然只是个画饼。但毕竟一来大圣爷是一番好意。二来众人答应做证,也是出于义愤,不图回报。所以,腹诽归腹诽,倒也没人指出大圣爷的错误,也没人要求大圣爷把这画饼换成其他靠谱的东西。反而一起开口,感谢大圣的慷慨好意。

    众人皆道大圣客气,说此乃吾等分内之事,绝不会让您老的神打弟子受委屈,请大圣放心回家,一路走好云云。

    民心可用,大圣爷颇为满意,点点头,一指周青:“此子,却是有几分气数,在府衙中也颇有些助力,可以做个承头之人,尔等可以此子为首,集广思益,把老孙的交代的事情,安排妥帖。务不能令吾这神打弟子受到委屈…”

    再对周青说道:“汝务必用心,不可懈怠。老孙知汝素心存高远,志在仕途,不在意寻常财物。俺老孙也不会白用你。汝只要用心,办好此时。老孙回去后,在我佛前,为尔要个前程似锦、平步青云,将来出入庙堂,位列三公,也是等闲。”

    被说破心中野望,周青豁然一惊,随即,就是一阵狂喜,忙不迭的就应了下来。暗自在心中下了决心,务必用劲浑身解数,做好此事,力求大圣爷满意。

    见大圣爷对此人另眼相待,并许下如此厚诺,众人亦是一惊,不由得就有些羡慕嫉妒恨。立马就把目光投向周青,却发现此子也就平常人模样,未曾经看见什么“目生重瞳、双耳垂肩”之类的异像。

    但思及大圣爷不会无的放矢,瞬间,就觉得此子头上莫名的多了一道光环,再不复先前的路人甲乙模式。虽说还是有些嫉妒,但不觉的,眼光中就有些敬畏。

    大圣爷呵呵一笑:“尔等何须如此,所谓同人不同命,有些事情,命中注定,却是羡慕不来的。虽说尔等命中无禄,俺老孙许不了尔等官位,但请佛祖赐尔等一个合家康健,万事顺遂,也还是可以滴!”

    也是,所谓命里有时终需有,命里无时莫强求。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官禄,这等从投胎那刻起,就已经注定了的东西,市井小民,也确实是强求不来。

    如此一想,众人的心气也就平了,毕竟,大圣爷也许了个“合家康健,万事顺遂”不是?咱小老百姓,也不奢望什么大富大贵,毕生奋斗,还不是为了这个?

    当下,众人便连声许诺,把个胸脯拍得的震天响,这事就包在我们身上,请大圣爷放一百二十个心,只管放心归家就是。

    大圣爷满意的点点头:“如此,老孙就放心了…”

    话说这一切,并非真是大圣爷英明睿智、做事讲究。睿智讲究的,另有其人。都是魔僧借着“唐三藏”的名头,吩咐王平做的。

    “哎呀,八戒催俺了,不和尔等闲扯了,俺老孙去也!”

    做妥这一切之后,幕后导演魔僧方才放心,暗地里把众生心念所化的那个“大圣爷”的精神意志朝外一推,王平就浑身一震,从这深度自我催眠中清醒过来。

    这股浩然博大的精神意志一去,瞬间,王平就感觉到一阵空虚,只觉得浑身上下,无一处不酸痛,比一口气跑了十公里越野还要疲惫,比连续打了三天三夜飞机,还要虚弱。

    于是就再也站立不住,脚下一软,如同一滩难泥一般,一屁股就瘫坐了下来。

    这一幕,在场有年长的都知道,此是仙家走后的正常现象。

    周青身负重托,关心则乱,一步就抢将上来,扶住王平,关切的问道:“老王,你怎么了?感觉怎么样?”

    王平艰难的张开嘴,问道:“我记得我请神附体的,结果如何,孩子救回来了没有?”

    多么朴实的年轻人啊!醒来后问的第一句不是问自己,而是关心孩子。

    这一幕,众人就有些敬佩!忙七手八脚的围了上来,有口齿伶俐的,霹雳巴拉两下,就把事情的原委解释清楚了。

    王平先是欣慰的道了一句:“孩子救回来了,我也就放心了。”

    虽说是见义勇为,但毕竟是杀了人。因是催眠状态下干的,所以,未曾出现一次杀人后的恶心欲呕等常见症状,但还是有些后怕。一清醒过来,理智就回来了,与魔僧英雄所见略同,知道有悖律法。他自然不知魔僧早已经收拾手尾,一切都安排妥帖。本能的,就想到自保。

    虽疲累欲死,还是强打精神,对周青说了一句:“通知郑教授,把这一切告诉他,请他帮忙善后。我很累,先眯会!”

    说罢,再也支持不住,头一歪,就昏迷了过去。

    周青大急:“王平,你怎么了?”

    此时,有见多识广的就劝慰道:“此是正常现象,休息几天就好了。”

    “你怎么知道?”

    “小说里都这么写的。对了,大圣爷既把重担托付给兄弟!你还是先拿个章程出来,我们才好配合。”

    众人皆深以为然,都眼巴巴的看着,等待周青发号施令。

    话说周青虽然平时好讲究个排场,但却是因为人家有那个出产,并不是说他就是小说中常见的那种除了精通败家坑爹之外就一无是处的纨绔,反之,家学渊源,还颇具才干,略一沉吟,就拿出办法。

    当下,就把昏迷的王平交给李光贵等人看顾,自己站起身来,沉声吩咐道:“首先,送我同学去医院。巡捕到了之后,第一,大家务必要保持口径,说歹徒是见事败露,就持枪伤人,只要死死咬住这点,我这同学就不但无过,反而有功。第二,大家切记,等巡捕到了,大家就只说我这同学是武林高手,切不可乱说什么神打。第三,要通知记者,引起媒体关注,衙门就不敢乱来。暂时就这么多了,其他的,我再想想。”

    此言一出,众人无不惊叹,难怪能得大圣如此看重,此人果然是有真材实料。

    大家皆心悦诚服,便按照吩咐,张晓波等人送王平入院,剩下的全部预演排练。

    略做计较后,周青觉得,还未曾周全,还需查缺补漏,遂吩咐道:“大家记得统一口径就可以了。两个当事人,通知家人,先知会学校,然后,急制感谢信和锦旗这些,赶往医院,争取抢在巡捕前面,把事情弄大,竖起典型。让衙门投鼠忌器。”

    说罢,无暇听众人吹捧惊叹,走到一边,知会老爸,看看还有什么遗漏的地方的没有?

    拨通电话,三言两语就把事情解释清楚了。

    那边,沉吟一下之后,问道:“真是神仙附体,仙家真这么说,保你前途不可限量?”

    周青急忙道:“此事孩儿亲眼所见,绝无虚假!”

    那边沉默一下后,点评道:“你做得甚好,大体不差,不过,到底年轻,未曾考虑周全,有点至关重要,你却没有意识到。”

    周青肃然道:“请父亲解惑!”

    那边点拨道:“你抬头看看四周,看看有没有摄像头?”

    周青猛然一惊,瞬间,就从额头上滴下两颗冷汗。得仙家看重,一时间却是有些得意忘形,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这点。

    连忙抬头一望,四下都没有发现,心里就是一松,但毕竟关系前程,到底还是有些不放心,就说道:“暂时没有发现,但我还是有些不放心,还请父亲帮忙查一下,地址是xx路xx号。”

    “嗯…那片是刘捕头的地盘,我会让他搞定的。对了,过几天,你那同学醒了,你请他来家里一趟。好了,就这样吧,挂了。”

    见老爸要挂电话,周青大急,忙说道:“别忙…那仙家的许诺,这边的人全部都听到了,人多口杂,封口困难,走漏消息怕是在所难免。”

    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却是这个,我儿子虽然优秀,但毕竟年轻,还得继续打磨…

    那边洒然一笑:“无妨,只要没有真凭实据,仙家之言便不会成为阻力,反倒是希望,这流言传得越广越好!”

    周青一想,也是,虽说是众口铄金,但众口亦能炼金。

    比如,所谓的赤帝子斩蛇。不就是众人口口相传之下,才由流言变成神话的么?

    嗯嗯,这个想法有点危险,必须得扼杀在萌芽之中。做人得脚踏实地,不能好高骛远,此生能达到应梦贤臣和应梦飞熊的高度,我周青便心满意足了。

    一念之此,便放下顾忌,回道:“那好,先挂了。”

    虽说已请老爸查缺补漏,一切都安排妥贴,但想起王平的嘱咐,还是给郑教授挂了个电话,知会了一声。

    问清楚情况后,郑教授立马就知会了学校方面,然后,就汇同校方领导,马不停蹄的就朝这边赶来。

    至此,周青把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完了,自觉再无遗漏,也松了口气。

    当下,就走回场中,指导大家排练。

    不多时,警笛长鸣,却是巡捕赶到了。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没过去多少时间,从王平请神附体算起,到现在也不过才五六分钟时间。所以,巡捕出巡并未拖延,并且,还算快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