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二十章:一棍西来,天外飞仙。
    话说,王平请得大圣附体,身法如电,眨眼间,就快要追上那辆普桑。

    大圣爷神威赫赫,好人一见,心生振奋。恶人一见,心头发寒。

    “帮凶要跑,是爷们的,都上车,拦住他。”

    丰田车主见势不妙,就要抱头逃窜,老王又如何能容他如愿,当下便扑进自己的长安车内,迅速发动起火,轰的一声,就撞将过来。

    丰田车主正在挂档起步,浑然没料到这原本一直唯唯诺诺的小人物,此刻既然如此暴烈,完全没有防备。

    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被老王撞了个正着,撞在了侧盖上,车子就是一歪。惊慌之下,大汉手一抖,就操作失误,手脚配合不到位,车子就哑了火。

    这般响动,总算是让被大圣爷吸引住目光的众人回过神来。

    话说,都说时下国人冷漠麻木,但却非民众天性如此。一来,或许是阴曹地府管理不力,轮回系统出现了故障,今年来,中山狼等畜生转生得太多。二来,律法坑爹,刑律官们又脑残片吃多了。导致行善的代价太过昂贵,普罗大众却是消费不起,唯有无奈冷漠。

    但眼下却不同。一来,拐子天怒人怨,犯了众怒。二来,这事是大圣爷交代的,就算是天塌下来,也自有大圣爷顶着。

    话说这人啊,皆有个从众心理。老王这振臂一呼,当下就群情激奋,有些冲动的,就要有样学样,升斗小民,今儿也要做回大丈夫。

    李光贵和张晓波,虽然平时纨绔了点,但毕竟年少,一腔热血,还未曾冷却。被这狂热的气氛所动,当下,头脑一热,掏出钥匙,就要去开车。

    不料周青劈头就是一个爆栗子,骂了起来:“就你们这车技,上个高速都畏手畏脚的,还去拦人?不给我好好站着,上去添什么乱?”

    点醒了两个小弟后,后退一步,振臂高呼道:“大家不要乱,听我说。老弱妇幼,全体后退,保证自身安全。生强力壮,车技又好的,开车围着,看住歹徒,等警察过来了处理…”

    旁边有人就不满意了:“你谁啊?咱凭什么听你的?”

    周青一指正在空中翻滚,眼看就要追上普桑的大圣爷:“诺,看见没有?那位爷,就是我铁哥们。”

    这货的面子不值钱,哪位爷咱可招惹不起——路人一滞,再不敢炸刺,讪讪一笑,退了下去,并开口招呼众人,帮忙维持次序。

    话说丰田大汉,被五六辆车围着,挡住了去路,再看那边,那孙大圣眨眼间就可追上普桑,不由心头大急,伸手就从座椅上拽出一杆霰弹枪出来,朝天就放了一枪。

    俗话说,功夫再高,也怕菜刀,武功再好,一枪撂倒!这家伙一出来,可比啥米大圣爷有威慑力多了,立马就让狂热状态下的车主们冷静了下来。一个个的只恨自己少长了几只手,慌不迭就挂倒档,让开去路不提。

    万幸的是,此人是为了打开通路,只是鸣枪示警,未曾伤人。

    张晓波和李光贵一看之下,还是头皮一阵发麻,后怕不已:幸亏得周老大那个暴栗…

    一时间,是人心惶惶,众人无噤如寒蝉。眼看此人就要逃之夭夭。

    王平人在半空,听到枪声,百忙中回头一看,二话不说,举起铁棍,信手向后一掷,然后再也不看,回身向前一扑,一纵十米,就追上了飞驰的普桑。

    “嗬…”,先呲牙裂嘴,把头伸到车窗边,冲着驾驶员做了个怪脸,然后举起拳头,无视后者惊骇欲绝和不敢置信的眼光,悍然出击,狠狠一拳砸将过来。

    “轰隆”一声,玻璃如坍塌的杯塔般,瞬间支离破碎,拳头凭空出现在驾驶员的头侧。

    “咔嚓”,驾驶员的颈骨应声而碎,头部如同陀螺一般,转了个三百六十度。身体也飞将起来,撞开另一侧车窗,如同一个破布娃娃般,落在马路上,翻滚了几圈,浑身血肉模糊,不复人样,眼看是活不成了。

    再说这普桑车,一失去了驾驶员,再加上此人飞出去的时候,手在方向盘上挂了一下,车轮就是一侧,失去了控制,对着路边的花坛,照直就冲了过去。

    虽说路边就有障碍物,不会车毁人亡,但毕竟母子连心,两个母亲关心则乱,远远的望见着这一幕,惊声就尖叫了起来。

    王平裂嘴一笑,跨前一步,就追上打偏的普桑,伸出右脚,在底盘上一挑,这一吨左右的车子,如同毽子一般,就飞将起来,再裂嘴一笑,伸手一托,如同接个篮球一般,轻易就将这车接住,然后四平八稳的就放在路边。

    至此,两位母亲方才松了口气,捂住胸口,脚下一软,就瘫坐在地上。随即,挣扎着爬起来,连爬带滚的就向这边扑来。

    这举重若轻的一幕,见者尽皆目瞪口,几疑附体者不是孙大圣,而是大力牛魔王。

    此番动作,说来话长,其实不过眨眼间事。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头,再说说丰田那边。

    丰田大汉朝天一枪,惊退众人后,再顾不得伤人,右手捏着枪往车内拽,左手就去摸钥匙打火。

    眼看就可逃之大吉,只听得耳边转来“咻”的一下,宛如有人放了颗冲天炮一般的声响。放眼一看,半空中一不明物体,化成一条黑线,正高速向自己袭来。

    还未曾做出反应,就听得“哐啷”一声,挡风玻璃就轰然破碎,右手一震,一股大力拥来,手中霰弹枪轰然解体,化为一堆零件,四处飞溅。

    一时间,车内是玻璃与零件共舞,glass与iron齐飞。沉重的铁块,打得得车内诸人浑身发疼,人锋利的玻璃碎片,割周身鲜血淋漓。

    信手一棍,就拔掉对手的爪牙,热武器威胁就此解决。

    与此同时,王平已经放下普桑,回身飞速向这边扑来。

    只见他一步就是十余米,浑身上下衣衫飘飞,宛如御气而行一般。

    李光贵,远远的瞧着,忍不住就吼了一句:“我草,这真是一棍西来,天外飞仙啊!”

    随手一抛,就有如此威势,真人来了那还了得?

    丰田大汉顾不得惊骇,立马就启动钥匙,一脚油门,就要挂档。要知道,老江湖,最看重的便是自身退路。他这车,却是与普桑不同,重金改装过,速度非比寻常,不比跑车逊色。

    再者,此人虽是下九流,但亦有道法传承,知道这神打的弊端,这请神附体,名义上是借助神灵的力量,其实,发挥的还是自家的潜力。

    发挥出潜力后,固然是战斗力大增,毕竟人力有穷尽,这潜力也有个限量,而非无穷无尽,再者,即或是潜力无限,身体的承受力度也有限制。

    譬如把真升机的动力装置,装在拖拉机上,这一时之间,拖拉机固然是速度大增,但时间久了,拖拉机除了豁然解体之外,绝无第二个结局。

    所以,这神打也并非是无所不能,它有个时效所限。

    一般而言,能保持一两分钟神打状态的,便算是最顶级的师傅,最顶级法诀了。

    只要是神打,他就逃不过这规律。此人的神打,也不例外。

    这神打的威力越是厉害,身体就越是磨损。此人已经保持了半分钟时间,就不信你是钢筋铁骨,能一直保持神打状态。只要精心打造的爱车能起动,他便有信心逃脱此人的追击。

    正是因为丰田车主知道神打的弊端,故而才一心想驾车逃离。当下,便离合一松,配合油门,就要起步。

    却不料才一松开离合,车子就猛然一震,吭哧了两下,就熄火了。就宛如左脚踩错了踏板,一脚踩到了刹车一般。

    心头一惊,连忙低头一看,顿时,心都凉了半截。

    原来,刚才王平那一掷,刺穿玻璃,击碎枪支后,来势未绝,还刺穿了底盘,并且,深入地下。

    丰田大汉低头一看,就看见半截铁棍插在车中,还有半截在土里埋着,发挥着刹车的功效。再看王平,已经到了二十米开外,转眼就可扑上来。

    俗语云,蝼蚁尚且偷生。向往生存,畏惧死亡,乃是智慧生命永恒的共性。

    眼看殒命就是眨眼间之事,他也发了狠,瞬间爆发。双手一翻,就捏了个手诀。然后牙齿一咬,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喷将出来…

    此法却是苗疆秘传的一种保命秘术,名唤玉碎决,其话本中的天魔解体法有些类似。用剧烈的疼痛,激发全身潜力,然后完命逃窜。

    施展此法后,但见这人就如同大力水手吃完了菠菜一般,身形就瞬间膨胀,立马就胖了二三十斤似的。

    随即挥手一击,哗啦一声,车门就应声而飞,向王平袭来。然后,也不看效果,手在座椅下一摸,屈身一滚,就窜了出来,四肢着地,在地下一按,就如同扑食的猎豹一般,腾身而起,一蹦就是四五米,玩命似的向路边的民居方向奔去。

    这大汉逃出十几米后,余下几位大汉方才反应过来,一个个,惊慌失措的,慌忙从车里钻将出来,玩命的四下鼠窜。

    面对飞袭而来的车门,王平裂嘴一笑,飞脚一踹,那车门就掉了个头,以更快的速度,呼啸着向丰田大汉袭去。

    看样子,大汉也是个高手,听得耳后风向,头也不回,反手就是一撩,只见刀光一闪,那车门就劈成两半。

    原来,此人下车时,顺手一摸,却是摸了把砍刀在手,做为武器。

    王平裂嘴一笑,一个跨步,就来到丰田车旁,脚在底盘上一踢,踢皮球一般,这墩庞然大物便凌空飞起,飞速向它的主人袭去。一脚踢飞丰田后,狠狠在地上一顿,四五块瓷砖,便飞将起来,王平又一个连环踢,几块瓷砖便分别到了几名四处奔逃的大汉身后,只听得噗噗几声,几位大汉无不如遭雷击,口吐鲜血,应声倒地。

    这几下,宛如兔起雀落,几乎是同时发生,众人一阵眼花缭乱,却是眼睛跟不上大圣爷的速度,还没看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连个惊叹的时间都没给这些酱油党留,奔逃的几人便已中招倒地。

    眨眼间,一窝拐子,就只剩下这丰田大汉,其余的全部了账!王平裂嘴一笑,再伸脚一踢,尘土飞扬,那埋在土里半截的铁根,就破土而起,宛如利箭一般,飞速向凌空飞行的丰田车追去。随即一个跨步,缩地一般,瞬间就超越十余米距离,追上了棍子,伸手一捞,就把家伙抄在了手里。

    话说王平身法如电,这几下兔起雀落,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不过眨眼间事,在场诸人眼中看来,这几个动作,几乎是同时发生。

    此时,丰田大汉已逃出三十余米,再有两三个闪身,便可窜入哪里地势复杂的民居村落,逃脱将几率大大增加。身后,就是索命无常,同伴惨叫,还在耳旁回响。眼前,就是出路。退后一步是地狱,向前一步是天堂。眼见逃脱有望,大汉又哪敢怠慢,只恨爹妈少给了几条腿,连吃奶的力气的使出了,更加玩命的向胡同口窜去。

    这时,那丰田车已经到了原主人身后,猛然砸将下来。耳后风向,那大汉早已经验,不假思索,反手又是一刀撩来,不料,这回却却没有上次的运气了,是真碰上铁板了。

    话说这丰田车,那可不轻,但是自身的重量,便怕是得有个几千斤,加上高速飞行的动力,再加上自上向下坠落的重力,这两两相加,其重量又大大加成,怕得有上万斤…

    如此重量,纵是南宋第一枪,接连挑了十几辆铁滑车的绝世名将高宠在此,怕也是够呛,又岂是他这会几手庄稼把式的所谓高手能挑得动的?

    此人的举动,纯粹是蜉蝣撼树,白费功夫。“沧啷”一声,长刀就顿成两截,还有一股大力就顺着刀子拥来,此人就立足不稳,脚下就是一个踉跄…

    眼看,这丰田大汉就丧命在即。不过,此人虽非什么绝世高手,但到底也曾经苦练一段时间的把式,已经产生出肌肉记忆,在此千钧一发,命悬一线的危急时刻,其苦练的效果就呈现了出来。

    瞬间,此人的肌肉反应就凌驾在思维反应之上,本能的俯身就是一滚——几乎同时,“轰隆”一声巨响,丰田车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这丰田车砸得声波震天响,尘土肆飞扬,弄出偌大动静。却到底让此人暂时逃过一劫,从此车的笼罩范围中脱身出来,避免了被砸成肉饼的杯具…

    不过,活该他气数已尽,才遇着大圣爷这杀星,今天是难逃劫数啊,才过这肉饼劫,杀生劫又至…

    才从车底滚出来,王平就赶到了,一个大步跨了过来,高举着铁棒,一个雪花盖顶,照准此人的天灵盖,就砸了下来。

    要说这此人的求生意志,也着实顽强,虽说才被这偌大的冲击波,弄得双耳失聪,双眼欲瞎的,五感还未曾恢复过来,但见到铁棍袭来,却本能的使了个举火撩天之势,拿着半截断刀,举手就一托,意图架着铁棍…

    不过,此人虽拼搏意志可嘉,但到底,双方实力悬殊太大——蚂蚁憾树,虽然意志可嘉,但到底是在做无用之功!

    勇气若有用?枪炮造来干什么?若仅是意志便足够有用,那还修法力干什么?

    虽说此刻王平动用的是自家潜力,并非是真的大圣爷附体,但是,在魔僧暗中的助力之下,却是陷入深沉的催眠状态,对自己化身大圣这事深信不疑,心中坚信,自家此刻便是那战天斗地的大圣爷。

    这请神之法,首先,便要在心头预选一名仙家,然后配合手决咒语,观想仙家的容貌法相,与之沟通,分神附体,与自身合一。

    神打家们坚信,在此附体的状态下,请神者便能拥有此仙佛的神力,发挥出超凡的力量。

    此即为神打术的核心本质,虽各家传承各别,咒语口诀,所请之仙家亦各自不同。但究其力量来源的核心本质,却并无二致。

    其术最重观想,需得虔诚在脑海中勾勒出仙家的法相,方才能与之沟通。有些教派,对这观想就更为严苛,就连仙家的手长几许,衣物饰品如何,脸上有几道皱纹之类,都不许遗漏。务求一念之下,仙家就栩栩如生,立现眼前,方才算合格。

    但是话说回来,请神家皆是凡人,又有何人曾经有幸亲眼见过仙家?又如何能保证你观想的那个音容笑貌就是仙家的本来面目?

    没人亲眼见过仙家,神打家们怕是也未曾见过,又是怎么定制这个观想标准的呢?好办,没人见识过仙家,便根据文学作品中,民俗传说的仙家的形象,来做为观想的标准。

    比如王平观想的这个孙大圣。明明没人见过真正的孙大圣。但王平这个观想效果一出来,大家却偏偏就知道来的就是孙大圣…

    说白了,仙佛是人造的,世上本无孙大圣,大家却根据小说话本,影视作品的孙大圣形象,在自家心头,造了个孙大圣出来。

    金刚经说的心生种种法生,心灭种种法灭,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那么,问题就出来了,如果王平发挥的只是自身潜力,未曾真正请到孙大圣附体,那他展示出的一步十米,力举千斤等种种异能,又何从解释?

    人体,真能发挥出那么大的能量么?

    黄易古神曾经说过:一切神通变化,本自足具。本自圆成。

    佛家说:自性即是文殊利!

    人体,确实是潜力无限。但一来,常人自呱呱落地起,到长大成人,便不断的自动和被动吸收外界各种信息。此行为,用俗话说:叫成长学习。用道家的修炼术语说:叫六根以引之,六尘以扰之。即原本一尘不染,充满无限可能的心念,在此学习成长中,受到了后天不良信息的污染,再不复先天的神奥。

    世人自晓事起,父母师长便不断在耳边嘱咐,别爬树,会摔着。别玩水,会淹着。别玩火,会烫着,别玩刀,会割着。稍一长大,便会灌输着:要友爱朋友,尊敬长辈。要遵纪守法,别胡作非为,诸如此类,各种规矩思想。

    这些,从人道角度看,本无什么过错。但从修炼角度,特别是挖掘潜力这个角度来讲,就变成了各种条条框框,束缚了原本充满无尽可能的心念。换句话说,这人道规则,就是把无限变成了有限。

    比如此时的王平,不是处于请神附体的自我催眠状态下,而是清醒状态下,你让他一步跨出十米,那么,王平做的第一件事情,绝不是去试验,而是骂人!

    开什么国际玩笑?吃饱了没事寻哥开心么?

    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呢?因为,以王平二十余年的全部所学,所闻所见,所得社会经验,都告诉他,人不可能一步十米。

    第一时间,在思想上,就自己把自己给否定了。

    又如何能发挥出超常的能力?

    而神打状态下呢,深度自我催眠,以为自身已和大圣爷合一,以大圣爷的手段,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都是常事,一步十米自然是小菜一碟,对此是深信不疑。

    这种自我催眠状态,就有些和所谓斩三尸之法有些相似,完全消除畏惧,置信等各种负面情绪,摈除一切后天经验学识,发挥出先天潜力。

    所以,修炼法术,首先就讲究一个心念虔诚,目的,就是这个。

    话说白了呗,神通,其实就是极度意银之力。

    闲话少扯,言归正传,虽说王平并非真正青来孙大圣,但是,在深度自我催眠,极度意银之下,却是深信自己就是孙大圣附体无疑,却是发挥出了自己的潜力。

    换换言之,王平此刻,就相当于一个孙小圣,一切本领,都与孙大圣并无不同。话本小说中,孙大圣会的筋斗云,棍法,王平都会。

    当然,王平自然做不到孙大圣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那么恐怖。这里说相同指的是本质,而不是度量。比如,一克黄金与一千两黄金,重量虽然不同,但此二金的本质,并无二致。

    所以说,王平此时是坚信自家大圣附体,虽从未练习过棍法,但这铁棍一入手,觉得自己与之血肉相连,驭之如臂指使,无不运转如意。

    此时他棍法,虽称不上棍神,但也绝对当得起棍圣。丝毫不比那些苦练棍术数十年的名家逊色。

    眼见那大汉一刀架来,手上一转,那棍头一闪,便产生了变化,不知怎么的就让过断刀,诡异的出现对手胸前,向这大汉的下巴挑来。

    还是那句话,对战双方实力差距太大。若是此时是那手持井中月的寇少帅在场,还能和王平过上两手。这大汉虽练过几天庄稼把式,又如何能够抵御如此神鬼莫测的棍法。

    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被王平一棍挑在下巴上,宛如一个破麻袋般,挑将起来,凌空飞出十米,摔落在地上,虽未气绝,但胸口一阵起伏,喉头一阵嚯嚯着响,却是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眼看也是活不成了。

    至此,两辆车,七个拐子,便宣告团灭,再无一个活口,而时间,不过才过去一分钟左右,也就是说,王平还有一分多钟超能力。

    神功还在,但傲然四顾,却是再无一个对手。纵有神功,却成了屠龙之技,一时间,王平便有些茫然。

    此时,虚空中便传来一个浩然博大的声音:“趁着还有点时间,不去把这两辆车拆了,奖励一下在场诸人,还楞在这里做什么?”

    王平就勃然大怒:“是谁?敢号令你家孙爷爷?有种就给老孙站出来。”

    “啧!还真把自家当成大圣爷了?”

    那声音咕噜了一句后,吩咐道:“鬼叫个什么?鬼叫?老衲是唐三藏,有种的你上来碰我一下试试…”

    哦,原来是师傅来了——王平就觉得头皮一阵发麻,把头一缩,却是再不敢炸刺,当下,便按照那个声音的指使,举起棍子一挑,就把丰田挑在空中,舞动棍子,刷刷两下,那丰田便变成一堆零件,四下抛散。

    拆了这丰田后,将身一纵,就来到丰田大汉尸身前,伸手一掏,手中便多了一叠票子,厚厚的一匝,约莫有两三万的架势。

    这一幕,让众人又是惊骇,又是疑惑,什么个情况这是?莫非这西天,流通的也是人民币不成?

    王平再将身一纵,就跃到长安车前,将钱望车上一拍:“好汉子,有血性,俺老孙欣赏你,这些,是老孙赏给你的。”

    哦…众人方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在论功行赏啊!特么的,这大圣爷做事还真讲究!

    连带着,就连目睹大圣爷当街杀人的惊骇也冲淡了一些。

    王平连杀七人,虽说是自己人,但所谓叶公好龙,凡人信神,皆是这个心态。

    那老王毕竟有些惧怕,连忙就是一阵摇手,连称不敢。

    “赫…”,王平脸色一垮,呲牙裂嘴,做了个凶像,那老王便不敢推却,连滚带爬就滚下车来,收了那叠票子。

    王平不再管他,曲身几个纵跃,来到普桑前,举起铁棍,三五下,把这车也拆成了一堆零件。

    然后从普桑驾驶员身上掏出一叠票子,跃到老板身旁:“这些,是赔你的锅碗瓢盆。”

    老板虽然心中惊惧,但有老王的例子在,便没敢推辞。

    做完这些后,对着噤若寒蝉的众人,说道:“此间事了,老孙却是要去找八戒下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