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十八章:见义当为!
    几人正喝着呢,突然听到一阵喧闹声,貌似有人在争吵。当下,也不喝酒了,放下酒杯,就涌了出去。

    出得门外一瞧,摊子空落落的,坐着的没几个,大部分都跑到路边去了,一堆人围在哪里。

    路边,一辆丰田霸道,一辆长安,碰在了一起。两个车主模样的在旁边吵着。

    王平逮了个人一问,便弄清楚了事情的缘由,刚才长安要倒车出去。这里车多不好倒,倒腾半天,好不容易调过头,没走两步,丰田就对头过来。本来车距也足够,但长安车主或许是初学乍练,不大会估车距,见有车来,心里一慌,就向旁边打了一盘子,偏偏还打反了,就正好撞丰田的保险杠上。

    王平放眼一看,果然擦得不轻,丰田的保险杠都歪了,长安的车头也凹进去了。

    此路人介绍完情况,分析说:幸亏丰田车主是个老手,见事不对,刹了一脚,不然,有事的就不光是车了,长安车主也要吃亏。

    丰田车主是位五大三粗,脖子上挂着大金链的壮汉。对着保险杠指指点点:“也别说哥讹你。我这保险杠,可是原装进口的,知道多少钱么?进价都要一千八。今天哥也不为难你,拿两千出来,今天这事就算完。”

    长安车主是个中年人,穿着绿色厂服,看样子是附近工厂的员工,下班了出来宵夜,没想到就碰见了这祸事。两千不少了,都小半月工资了。

    旁边一起的工友就帮腔道:“两千?你这还不是讹人。老王,别理他,让交警处理,该咋办咋办。”

    “讹你,呵呵...”,那大汉伸出手机一扬,冷笑道:“好啊,报警就报警,要不要我帮你打电话?”

    “大哥,有事好商量。这点小事,犯不着报警。”

    真陪钱,小半月白干,老王何尝愿意?但才喝了口小酒,交警来了,首先就定你一个酒驾,罚款加扣分。一年也就12分,分数比钱还金贵。再断你个全责,该赔的,也赖不掉。人得关几天圈圈,车也得扣掉。

    报警,还真是得不偿失!这一计较得失,老王就忙拦住工友,不让他说话。因是自家理亏,便赔笑着:“大哥,这事赖我,我认。只求大哥少点,我真没这么多。”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老王态度挺端正,大汉脸色便有所缓和。正准备发话,同伴却不依了:“哥,我看还是报警吧,该咋处理咋处理。免得别人说闲话,说咱们讹人。”

    大汉本来态度有所松动,一听这话,态度又变了:“有道理,咱让交警处理。”,说罢就拿起手机,就要拔号。

    老王大急,忙伸手来拦:“大哥,别介,有事好商量。”

    大汉的同伴伸手一推:“站远点,别推推搡搡的。这万一有个磕着碰着,我们就是有理也变没理了。”

    不就两千块钱么?至于这么糟贱人么?——老王就有些恼火,但毕竟理亏,报警也不划算,想私了,还忍着。

    工友却忍不住了,伸手一推:“你tm说什么呢?觉得工人就好欺负是吧?”

    “呦呵,撞车了还想打人?哥见过横的,还没见你这么横的。”

    大汉的同伴伸手一档,冷笑道:“怎么?被说中心思了,恼羞成怒是吧?和哥比赛不讲理是吧?”

    冷笑毕,回头一声怒吼:“tmd别人都蹭着鼻子上脸了,你tm几个还楞着干什么?动手,揍他妈妈的。”

    丰田车主这边人不少,五六个呢,全是彪形大汉,听见招呼,一起就拥了上来,七手八脚的推搡起来。

    老王还准备下小呢,事发突然,一个没注意,就被推了一跤。工友脸上也挨了两下。

    老王一直在装孙子,本来就一肚子气,事已至此,也就豁出去了,就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

    他妈想打架多是吧?老子今天就陪你玩一回。回头喊了一声:“他妈的,比人多是吧,蓝翔厂的,都站出来。”

    情急之下,也不说拗口的普通话了,冒出了家乡话,却是河南口音。

    打架技术哪家强?中国山东找...

    咳咳,不好意思,跑题了。此蓝翔却非彼蓝翔,乃是附件的一个台资大厂,厂里又以河南人居多。历来这出门在外的,就以河南人最为抱团,一见说家乡话的被人欺负,不管认不认识,都要去帮忙。

    前些年,河南人算是在打工界打出了赫赫威名。老打工的大都知道河南人不好惹,你欺负人家一个,眨眼间,人家就能叫来一车。眼下虽说是经济发展,法制逐渐健全。打架斗殴的少了,人人都奔着票子去了。但也并不是说大家就不会打架了。

    老王这家乡话一出来,大排档摊位上就刷刷的站出**个人来,丫的,欺负我老乡,没说的,揍他丫的。

    戏肉来了,围观众自是舍不得走,连忙后退,让出场地,免得殃及池鱼。十几个人一团乱战,打着打着,就打到了摊位前,你推我搡,弄得桌仰碗翻。大家都看得开心,唯独老板例外,丫的,翻在地上的锅碗瓢盆桌子都是他的,他怎么开心得起来?

    老板急了,顺手就抄起一把大锅铲,怒吼道:“他妈的要打出去打,别在我红雷哥的地盘上搞事,我数一二三,再不滚,就别怪老子报警。”

    不知道这些人是真行事讲究,江湖事不波及普通人呢,还是被被老板气势所摄,于是,便边打边向路边转移。

    周青、李光贵几人都是出身不菲,早就做出措施,提前规避危险。退得远远的,找了个安全的地方看戏,没受到波及。

    周青等人看得津津有味,但王平,却莫名的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场架,从开始到现在,都看似合理,理所当然。但他却觉得这不似突发事件,反而,貌似一出戏,预先被人安排好了的剧本。

    但毕竟阅历有限,虽有所察觉,但具体哪里不对,却又有些说不上来。只是觉得丰田车那边貌似有故意挑事的嫌疑。

    正纠结着,魔僧就发话了:“感觉蛮敏锐的嘛!不错,这确实是在演戏,诺,你看那边。”

    王平回头一看,立马就发现问题了。

    大家都在看戏,而不远处,一辆不起眼的大众桑塔纳,在树荫是掩护下,缓缓起步,向路口驾驶去。看方向,这桑塔纳是要去市外。

    当然,本来不是问题,万一人家是真有事,或者不爱凑热闹呢,也说得过去。但王平眼尖,透过车窗,隐隐看见后座上伏着两个小孩,正呼呼大睡着,当然这也正常。但如果那两小孩是被人迷昏的,那就不正常了。

    目前看来,极有可能是后者,不然,魔僧不会示警。再回头看打架那边,因蓝翔厂人多些,丰田那边却是吃了点小亏,逐渐撤到车边,金链大汉已坐在驾驶室里,招呼小弟们撤退。

    两厢一结合对比,王平便敢肯定了,这绝非是突发事件,而是拍花党设的局,这边制造事端,转移大家的注意力,方便那边下手掳人。

    话说华夏行业繁多。三教九流,五花八门,就是专门形容这个。除了明面上的士农工商等主流外,也不乏坑蒙拐骗偷等,有悖国法的灰色行业。

    这些灰色行业,尽皆历史悠久,比如娼妓,起源于春秋五霸时期。盗墓,起源更早,曹魏时,还被法律承认,变成军职。这些虽说不容国法,但有利益在,就有人铤而走险。历朝历代,虽都极力打击,但却屡禁不绝,宛如路边野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拍花子,亦称拐子。下九流之一。用药物或者幻术,惑人神志,骗财骗色,或者拐卖小孩。此术源于何时,已不可考。其门原是道教支流,其法本正。从那些修道不成的门徒中,择一些机灵的出来,授予药功、术数,纵横家辩论之法,遣送下山忽悠那些为富不仁之辈,为教派扩充财路。

    到了后来,这一道教宏教法门,渐渐的被一些心术不正之辈掌握,自立门户,收罗门徒,再不管那些迂腐的戒律禁忌,肆意而为,为自己谋取私利。慢慢的就变成下九流的傍门左道,流传开来,为祸甚广。

    特别是明嘉靖年间,更是如此。楚好细腰,宫人多饿死。上有所好,下必趋之。皇帝好道,王公大臣自然要跟着爱好。这举国好道的诚心,没引来神仙下凡,却招来许多江湖术士,使些骗术糊弄君主,意图一步登天。江湖骗子,摇身一变,顿成神仙真人,仪同三公,出入庙堂,活得好不滋润。

    一时间,这道术,在嘉靖朝是大为风行。其中,又要数“不负如来不负卿”的,修炼享乐两不误的,阴阳和合、三峰采战之类的房中小术,最得达官贵人们的青睐。

    买卖买卖,有买才有卖。有市场,才会有工厂。房中术这一盛行,这优质童男童女,顿成稀缺资源。拍花子的行业,在权贵们的纵容下,就更是猖獗,或为练养,或为钱财,四处劫掠幼、童,不知道拆散了多少幸福家庭。

    当然,如嘉靖那般荒诞荒唐的君主,历代少见。儿童,乃是民族基石。但凡是中平之主,便不会容许有治下有拍花子这等自损根基的行业的存在。本朝太祖太宗,皆是英明神武,在位期间,曾几次铁全政打击,娼妓、帮会、拍花子等历史陋习,业已绝迹。

    后继者仁帝、和帝、武帝,虽亦各有打击整治,各有成效,但比之祖宗二朝,其整顿效果还是打了个折扣。当然,除了诸帝各自才干不同外,这里面还有个时代因素,要知道这物质越是丰饶,这精神便越是荒芜。

    近年来,随着经济的发展,新富贵起来的阶层,逐渐骄淫奢逸起来,当年太祖太宗全力打击的封建残余,又有死灰复燃的趋势。比如,时下岛港一些演艺名伶,以为暹罗古曼童【养小鬼】能夺人气运,增强自身福禄,便信奉暹罗小乘佛教和黑巫术。

    再者,华夏人历来讲究香火继承,但时下朝廷政策讲究一个控制人口,有些实在是没生出个带把的,便打起了别人家孩子的主意。各级阶层,凡此种种需求,使得拍花子这一天怒人怨的灰暗行业,又有了市场。虽说朝廷严厉打击,但有此厚利在,就有人以身试法。所以,才出现了王平眼下的一幕。

    拐子行,虽有厚利,但却是泯灭人性,幸福建筑于万千家庭的痛苦之上。

    如今这人口政策,每家都是一个,平时都是把孩子宛如宝贝疙瘩般的捧着,如一失去,这痛苦还要加倍。

    再者,如果那两孩子被拐了去,两个母亲会悲伤痛苦不说,又会如何面对丈夫公婆?

    只怕,唯有以死谢罪了!

    拐子拐去两个孩子,便等于毁了两个家庭!

    王平虽然不如郭大路那般天生侠义,但也不如荆无命般冷血无情。毕竟,还是人,有人性在,未曾成佛作祖,做不到太上忘情。

    当下,义愤填赝,再不顾及许多,张口就大声提醒了一声:“可能有拐子,大家小心点,看住自家的孩子。”

    众人豁然而惊,再顾不得看戏,忙回头找孩子,找着的自然是松了口气,紧紧搂着,生怕被人抢了去。

    有两个第一眼没看到,就惊慌失措,天塌下来一般,呼喊着,发疯似的四处乱找,搜寻无果,就瘫坐在地上,失声就痛哭起来,连求助大家都忘记了。

    看着这一幕,众人无不动容,暗生恻隐。当下,就有人报警,有人就去帮忙找寻。

    王平则无闲暇恻隐,窥到那桑塔纳正在提速,心下大急,忙暗自求助魔僧。

    此时,若等巡捕来,恐怕再生变数。也唯有寄望于魔僧了。

    魔僧貌似有些无奈:“拐子,历来天怒人怨,人神共憎,老衲若非失去肉身,无需你说,也会做场功德,超度他们。不过,此时老衲一身法力十不存一,又无身躯所用,却也是无能为力。这样吧,你若真心想救人,就得牺牲下了,老衲帮忙提升点战斗力。”

    “哦?”,王平精神一震:“要付何代价?只要力所能及,大师只管放手施为。”

    王平却是没大包大揽,设了条件。魔僧非但没批评,反而很满意!

    “很好,有侠义心肠是好事,但也要与自知之明,不然,于事无补不说,反倒把自己赔了进去。代价很简单,每个人,身体内都潜藏着无限能量,但一般人,未经修炼,无法动用。老衲可以调动你的潜能,让你拥有三分钟超常能力,但你的身体,未经锻炼,一时间却是无法承受,会有损伤,事后怕是得躺几天。”

    闻言,王平心里就是一松:“大师,请放手施展。”

    说实话,若是要他用性命,来挽救他人。王平未必愿意,但力所能及,他也不会吝啬。

    躺几天,就正在承受范围之内!三分钟高手,也足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