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十七章:宴饮;突变!
    “哥几个先坐坐,我去去就来!”

    这一单挺有赚头,老板挺高兴,笑呵呵的备菜去了。不多时,就出来一个中年妇人,看样子是老板娘。架起汤锅,端来几盘米粉,香菇、猪牛肉等配菜,笑道:“兄弟几个们先吃着,炒菜马上就来。”

    汤锅热气腾腾的,阵阵香气扑鼻,让人食欲大开,几人也不客气,各种挑选喜欢的肉蔬,下锅开吃。几人就着啤酒,边吃边聊,倒也融洽。

    俗话说,做哪行说哪行话!学生嘛,所谈无非是些校园八卦,聊着聊着的,周青便扯到了王平:“老王,听人说,你和武术社杨越文关系不错。”

    王平也有些奇怪,怎么到现在才问这个问题,没见着哥这狼狈模样么?

    便指着自己的脸,回道:“关系好倒谈不上。因为我今天和跆拳道干了一架,才相互认识,加入了他的武术社。”

    “哦,今天才认识的么?”,周青好像有些失望,没有问王平和跆拳道起冲突的事情,貌似更关心王平和杨越文的关系。

    李光贵和张小波倒有些兴趣,追问是怎么回事。大家相互间喝了几杯,袁旗就插得上话了,回道:“这事我听一武术社的哥们提过一嘴,好像是今天他们杨社长大发神威,怒挑了跆拳道社…对了,他们好像提起过王平。”

    接着感兴趣的望了过来:“平子,你也在现场么?说说是怎么回事?”

    孙大雷恍然大悟,说道:“我说怎么一个下午不见人,原来跑到武术社看热闹去了,不够意思啊,只顾一个人快活,也不叫我。”

    王平也恍然,原来,对战陈红军的事情,不如想象中那么轰动。自己却是有些自作多情了。不过也是,学校那么大,学生多,爱好也杂,社团也多,并不是每个人都关注武术。

    就像一些女粉会时刻关注都教授、柯振东的动向。就连欧巴早上起来吃了口泡菜,东东半夜蹲了个马桶,她们也了如指掌。但在其他人眼里,就像孙大雷,虽然也知道有都教授和东东,但显然不如麻生希、大桥未久够份量,不值得自己时刻关注。

    即使是武术爱好者,也会把更多的眼光,放在杨越文和崔志浩那一战上——自己并没有一战成名天下知,变成校园的知名人物。还是以前那个默默无闻的王平。

    如此一想,也就释然了,不过,还是有些奇怪,问道:“没看见我脸上的伤口么,就是对决跆拳道时留下来的。”

    孙大雷哈哈一笑:“你就别吹牛了,你有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么?不信,你问问主席,你这小脸蛋,比豆腐还嫩,哪有什么伤口?”

    周主席点点头:“嗯,在自家兄弟面前,老王你就别装逼了。”

    王平一愣,见几人不似作伪,忍不住就伸手在脸上摸了摸,果然,虽谈不上什么嫩如豆腐,吹弹可破,但也是一片光滑,又哪有什么伤口?

    话说,此时,如果按照正常的桥段,王平自然是要给出解释,拿出自己勇挫跆拳道的视频,让小伙伴们刮目相看,各种惊讶…

    “啊,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大雷,眼光如炬啊!”

    不过,王平却是没那么肤浅,知道是魔僧动了手脚,按捺住惊讶,打了个哈哈,糊弄了过去。

    孙大雷嘴一憋,不屑的道:“看热闹有你我信,打架嘛,我就只能说呵呵了!”

    王平以前什么德性,大家都知道,见他一脸讪讪之色,都笑了起来。王平虽不愿显摆,但还是有些郁闷,再者,思及自己以后,必会流露出许多奇异来,便预先打个预防。

    故作神秘的道:“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其实,哥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切。”

    “我也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其实,奥巴马是我表哥。”

    “哈哈,我也有个秘密…”

    真话咋就没人相信呢,王平就有些无力感:“不管信不信吧,反正哥是给你们说了,以后别怪哥藏着掖着就行了。”

    “嗯,就是,现在你们不信。以后在米国惹出什么祸事了,再来找哥,哥可不管了哈!”

    “哈哈,就是,过了这村就没这个店了哈!”

    周青等大家笑得差不多了,压了压手:“好了,俗话说人艰不拆。大家差不多点就得了哈。”

    说罢,又问道:“老王,跆拳道和武术社冲突,具体是怎么回事?给大伙说说?”

    大家都不相信,王平就不自取嘲讽了,便来了个删减版的,三言两语就把事情解释清楚了。

    “杨越文真给力啊,一招就把崔志浩放倒了!”

    当下,孙大雷便叫起了好:“还是国术厉害啊,比什么乱七八糟的跆拳道强多了。”

    李光贵也开心,但他开心不为国术扬威,而是为崔志浩倒霉,幸灾乐祸的道:“打得好!这小棒子,一天在学校里人五人六的,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就是!”,张小波符合道:“现在跆拳道这块虎皮被杨越文戳破了,看他以后还怎么靠这个钓妹子?”

    周青摸着下巴,说道:“原来如此,看来,一直半死不活的武术社是要崛起了。”

    “差不多吧。”,回忆一下武术社下午报名者如云的盛况,王平点点头。接着有些好奇的问道:“周主席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个?”

    话说,周主席貌似不爱舞刀弄棒,反而对文艺、舞蹈、电脑等有所偏好,经常逛那几个社团。所以,才有此一问。

    周青微微一笑,说道:“兴趣,是可以转移的嘛。对了,你可不可以帮我约一下杨越文,我想私下和他聊聊。”

    “这个没问题。”,王平以为周青是听了此事后,生出练武的念头。这不是什么大事。再说武术社正招人,周青学生会副主席的身份,正是个噱头,谅杨越文不会拒绝。

    于是,王平便大包大揽的答应下来。周青谢了一句,便扯开话题,不再说武术的事。

    孙大雷却未完全释疑:“老王,一个下午,不会是全在看热闹了吧。他们打完之后,你去哪儿了?”

    随即,一脸淫笑:“看你这容光焕发的,不会是去马、杀鸡了吧?”

    马、杀鸡,即推拿按摩。该词汇来源于日本语的音译。这词拿到现在,除按摩外,还有了另外一重意思,变成了逛青楼的代名词。

    食色,性也!男人嘛,不管地位高贱、身家厚薄,都好那一口!孙大雷提起这茬,大伙儿就都打了鸡血似的,瞬间就精神起来,非要王平说个明白。

    “哈哈,老王,上次洗全套还扭扭捏捏的,我和贵人还以为你不好这口呢?原来,是喜欢一个人偷偷打野食。”

    “就是。说说看,这次在哪里做的。妞的质量如何,和金碧辉煌比起来怎么样?”

    一向道貌岸然的周主席,虽没有插话,暗地里,也悄悄竖起耳朵。

    王平一摊手:“我一下午就四处看房了,忙得脚后跟打后脑勺的,好不容易才搞定一套,到现在才闲了下来。有哪有那美国时间马、杀鸡?”

    “真的?”,孙大雷质疑道。

    “比真金还真。”

    “不对。这事不对啊。”

    李光贵一副狄仁杰和柯南双重附体的模样,分析道:“老王,不是兄弟不相信你。你说你这兜一项比脸还干净,又哪来的钱租房?再说了,好像没听说你和那个妞有奸情啊,平白无故的,你租房子干什么?老实交代,在哪里做的马、杀鸡?妞儿质量如何?”

    王平一摊手:“就不兴哥中个小奖么?再说了,谁规定的一定要有妞才能租房?我准备闭关一段时间,潜心钻研武术不行么?”

    说到中奖,袁旗精神就是一振:“真的?中了多少?你什么时候有钻研武术的爱好了?”

    王平一见不是个事,连忙就打了个预防:“也不多点,房租除了,今晚这顿除了,就没多少了,够我抽几天芙蓉王。”

    “真的?”,袁旗还是有些将信将疑。

    “当然,我还会骗你么?不信你去三桥路彩票店问老板。”

    这话说得——袁旗干笑两声,却是实只好打消念头,再不好说什么了。

    也是,人家又不欠你钱,你凭什么去追问老板?

    其余几人也已释怀,如此说来,王平这请客之举也就说得通了。

    “我说你小子怎么这么大方呢,原来是中奖了。”

    “真要研究武术?潜心研究岛国艾薇吧?”

    最后,周主席一语定论,为王平的租房行为定下性质:“嗯嗯,老王准备潜心研究,发扬国粹,这是值得鼓励的行为嘛。这是好事啊,老王要坚持啊,这可比打牌下棋,吃喝玩乐,有意义多了。”

    周主席都肯定了,众人自不好再做质疑。

    “嗯,确实是好事。”李光贵问了一句:“老王,在哪里租的房子?”

    说到这里,王平也有些得意,这房子确实是租得不错。微微一笑:“不值一提,刺桐边上,金源小区。”

    “呦呵,老王,是真发财了啊,这金源小区,可不便宜啊。听说那里的房租最低都是三千起。”

    袁旗疑心又起,不等李光贵发话,忍不住便插了一句。

    你丫还没完了是吧?你丫是税务局的么?哥的财政情况,需要向你汇报么?——王平就有些不喜,不过,倒也不至于为此翻脸。反而,为打消他借钱的念头,还得解释。

    摆出一副得意的嘴脸,假笑道:“正常情况下,确实是不便宜。但谁让哥人品好呢,检了个漏。这房子却是郑教授的,老人家要出国和儿女团聚,想找个知根知底的照看房子,但老人家眼光高,几拨人去了,都没看上眼,这选来选去的,就认准哥了,让哥一千就拿下了。”

    王平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大家却是相信了。再说,万一怀疑,也不难打听,老头就学校的,稍微问下,就会知道。

    这货运气也太好了吧,又是中奖又是检漏的,那房子,等老头出国,转一转手,就能赚一大笔。这等好事,怎么就没砸哥头上呢?袁旗心中释疑,却是有些嫉妒王平的运气。

    李光贵倒不至于嫉妒,却是有些羡慕,忍不住就问道:“老王,运气真好啊。我一直想在金源小区租套房子,没租上,倒先让你碰上了。”

    “要不,这样,咱们俩换换?你这套换给我,你住我那明珠苑那套。另外,我一个月补你三千块钱,不,补你五千,你看怎么样?”

    这话虽有些冒昧,却也诚意十足,给足了赚头,拿到一般人,自然是答应都不及。袁旗心中就五味翻腾,更不是个滋味。

    王平却是租来自用,不靠这个赚钱。闻言一愣,随即就反应过来,貌似遗憾的道:“这钱我还真赚不着,但老头脾气挺古怪的。房租虽便宜,但条件很苛刻,不能转租,不能装修,不能损坏家具装潢,不能带人进去,特别是女人,违反一次,他也不屑罚你,只要你收拾铺盖滚蛋。”

    李光贵一愣:“还有这种怪人…没事,咱们等他出国了再换也不迟啊,反正他也不知道。这金源小区里可是美女如云啊,本少爷向往了很久的说。”

    哦,老子还以为你是钱多得难受呢,原来是这么个原因,准备近水楼台先得月,钓小区的那些寂寞二乃!本来,还准备给你介绍一下那两套呢,既如此,还是算了,万一你整出个什么事来,老子这个二房东也脱不了干系。

    遂双手一摊:“老头脾气是真怪。这事我是真爱莫能助!”

    李光贵就有些不悦,忍不住就刺了一句:“老王现在是真发达了哈,不认识兄弟了。”

    王平也有些不快:“你这话说得…周主席你是个明白人,你怎么个说法,我这房子让还是不让?”

    见皮球踢到自己这里,周青却是再不好坐壁。自家的小弟自家清楚。李光贵什么德性,自然是瞒不过他。

    这货怎么说呢,或是平时里在学校里抱着票子砸妞太容易了,觉得没成就感了,就把目光转向了小嫂子、人、妻。这也倒罢了,玩了一段时间后,觉得这个也没成就感了,就喜欢起人家的二房来,觉得这个最刺激。

    这货还振振有词,说什么人、妻多寂寞,难度不大。二房一般都不差钱,不易收金钱诱惑不说。还常受到雨露浇灌。所以钓二乃这活,外物加分不大,最考量自身魅力,最有成就感…

    说实话,周青心里也认同李光贵的说法,但是,特么的你钓人家二乃也得分个环境,看看是谁的二乃好咩?

    那些藏身城中村的,一般就是有两个小钱的商人的二房,这个可以有,事败了无非是陪两个钱了事。丫金源小区是什么地方?里面住的非富即贵,有些存在,老大我那处老豆都招惹不起,又岂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周青寻思着,这李光贵自己却是用得比较顺手,万一搞翻船了,也是个损失。

    一念至此,便劝道:“这事我支持老王。郑老头脾气是真怪,他察觉了,会连累老王也住不成。再说了虽然现在时代进步,偷人有理,约炮无罪,但也得讲究方法,分个地点,你情我愿的,在宾馆里,法律也拿你没办法。跑别人家去,万一翻船了,被人家打了也没地方说理去。”

    此语一出,众人无不惊叹,果然是真知灼见,不知多少血泪,才淘换出来的经验。

    李光贵虽然有些不甘心,但周老大都发话了,他也只有作罢。

    闲谈中,外面突然就喧闹起来,貌似在吵架。国人,向来热衷围观,见有热闹可看,大家酒也不喝了,拥出门去围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