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十六章:现在的孩子啊...
    老大一发话,李光贵和张小波便不再拌嘴,嘴里赞叹着退后一步,拱卫着老大,移步大排档。周老大当仁不让,一马先行。光贵、小波护两侧,袁旗大雷跟后边。

    周老大毕竟出身官宦之家,虽说时代进步,不敢像旧社会那样,家中常备十七八个俏丫鬟、老妈子,专门照顾起居饮食,但一个两个保姆,还是有的。虽称不上锦衣玉食,但也绝对算得上养尊处优,家里虽不是顿顿山珍海味,但也是吃些无公害、无残留农药、不转基因的绿色食品...

    总之一句话,有些脱离群众,距离普罗大众的生活有些遥远,也就是了。

    所以这大排档,周青以前还真没怎么来过,未免就觉得有些新鲜。此时看见大排档周围停了一溜的中高档汽车,不由得就有些惊讶,忍不住发了一句感叹。

    “前些日子新闻里说我省人均年收入已突破一万四千美元,我还有些不信,如今看来,官方公布的数据已经有所保留了。你们看看,这普通老百姓日常出行都用轿车代步了,经济是真发展了啊,看这个势头,追上美英等发达国家,是指日可待啊!”

    李光贵和张小波却不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他们两家也不过才发达十余来年,虽说现在也脱离了群众,但至少曾经群众过,虽然知道周青这话说得有些过于乐观了,但却不会揭破。

    做小弟,就要有小弟的觉悟——看看杨修就知道,扫领导装逼的雅兴,是要付出代价的!

    李光贵两人嘴里附和着,袁旗和孙大雷却是有些吐槽无力:并不是所有的普通人都用汽车代步的,还有种出行用公交、自行车或者双脚代步的普通人,你造吗?

    当然,他们吐槽归吐槽,但也不会说破——蹭饭的,也要有蹭饭的觉悟,那就是少说话,多吃菜!

    话说这一行人,当头一个龙行虎步,指点江山,两个下属旁边含笑倾听,不时回应一句,后面两个群众,面带笑容,唯唯诺诺。不过区区五人,既然营造出几分宰相巡游的架势出来。

    这气势,就连不为奥迪、帕萨特所动的众食客,也感受到了,一时间,众人纷纷侧目!

    老板也是个妙人,看见着这个架势,不由对着王平开起玩笑来:“你这同学是个领导吧?小伙子是想追求进步吧?这宴请领导啊,可不能干坐着,你得起身迎几步才行。”

    要是以前,用不用老板说,王平也不会怠慢土豪金主,现在今非昔比,端坐不动,笑问道:“就一普通同学,老板怎么认为他是领导?”

    老板一指这一行人,笑道:“小伙子还别不承认,就这股官僚气,我就是闭着双眼,也能闻出来。”

    都说生意人擅长察言观色,果然不虚!

    王平一笑,伸大拇指一比:“老板眼光如炬,佩服佩服!此人正是学生会副主席。”

    老板得意一笑:“小伙子是要追求进步,想在学生会谋个职务吧?”

    王平觉得有趣,就愿意多扯几句,反问道:“谁不想进步呢?”

    老板赞道:“小伙子有志气,我像你这么个年纪,还在工厂杠棉花包呢,就三块钱的日工资,一天还tm穷乐呵...”

    感叹一句后,又推荐道:“小伙子,这宴请领导,可不能马虎了,不然,只会适得其反。这样,我推荐个养生海鲜套餐,给你个优惠,原价两千的,今儿我只算你一千八百八。这套餐又养生又好吃,保你领导满意,你看怎么样?”

    “千万别!”,王平一摆手:“你把五百以上的套餐菜单全给我收起来,我另外还给你加一百,不然,我立马就换第二家。”

    老板嘴唇动了动,见王平神态甚是坚决,虽心有不甘,却没有再说什么。毕竟,五百也有得赚不是?

    忍不住就暗叹道:现在的孩子,真是不得了。我们那会,和现在比起来,真的是很傻很天真,弱爆了的说...

    老板点点头,算是成交。表示会尽量把王平的成本控制在五六百左右。

    话说,大排档桌子摆在两个地方,一种是在一个棚子隔个格子,有电扇,算是雅间。一种是摆在外面的露天摊。

    两者价钱也都差不多,任食客选择。雅间,适合情侣,图个私密。露天的,适合朋友,图个气氛!

    反正大排档是按菜数收钱,王平自己无所谓,只是考虑到几位公子哥怕是不愿和众食客一起露天,觉得有失档次,便点在了里面。

    言谈间,周青一行人已经走了过来。虽说王平现在犯不着巴结周青,没在外面候着,但人家都到门口了,再大刺刺的坐着,便于礼不合了,毕竟,人家大不大细不细,也是个领导不是?

    学生会主席,虽说没什么法律赋予的具体权限,但也别不拿学生会主席当干部!领导,通常心眼都小,咱虽犯不着巴结,但能不得罪,最好不要得罪。人家虽不受宪法承认,但真要恶心一个普通学生,不难不说,宪法它也不管!

    于是便站起身,迎了出去:“哎呀,周主席赏脸,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赎罪赎罪!”

    周主席表现得很亲民,全无半点架子,含笑道:“哈哈,你小子,别给我来这套,你小子可是难得出血一次啊。哈哈,等你请客很久了的说,今天终于被我逮着了,你今天就是不请我,我也要来!”

    “惭愧惭愧!”,王平伸手一引:“周主席请!李贵人请!张大少请!大雷,旗子,请!”

    当下,周主席又是一马当先,一行人走进屋来。王平拉开椅子,就要请周主席坐上座。

    周青手一摆:“不在学校,就不论那些,出校了,大家就一个身份,都是同学嘛!今天你是主人,我又岂能喧宾夺主?”

    在华夏,吃酒时,排座次是个看似无用又非常有必要的环节。

    看似无用。是因为其实座次早已排好,大家都心中有数,但每次酒宴,大家都要相互谦虚,从资历、年龄、功劳、感情、交际关系,各方面都要说完,推辞半天,把中华传统的谦让美德发挥得淋漓尽致后,才不情不愿的坐上早已排好的位置。在外行看来,纯属没事找事,严重的浪费生命。

    必不可少,不容忽视。是因为那些接受了领导的谦虚的二愣子们,通常都会下场很惨,要么,就是从此失去上眷,打入冷宫,凭空蹉跎许多岁月。即使是领导大度不须计较,同事们也会意愤出手,此后各种刁难,小鞋子不断,工作再不好开展...

    什么?你说我和领导关系好,是铁哥们?宋江和李逵的关系够好了吧,你让李逵坐坐宋江那把椅子试试?不等宋江开口,武松就已经发飙了,分分钟就教会你怎么做人!

    一行人一番你推我让,在王平和大家一再坚持下,众望所归的周青到底却不过好意,态度有所松动,指着大伙儿,无奈的摇了摇头:“你们也真是的...说了不要把学校那套带出来的嘛!”

    大家一致认为:领导就是领导,不分校外校内。大家对领导的尊重之心,不分时间,不论距离。山无棱,天地合,对领导的尊重之心也不绝。

    周青无奈的摇摇头:“你们啊...下不为例,下次再这样我就真不来了哈!”

    现在的孩子啊!——这一幕,让在一旁拿着菜单,等着的点菜的老板大开眼界,却又感概万千,却是已经找不到话来形容现在的孩子了...

    话说宴席排序,最难做的便是首位。周主席貌似不情不愿的坐上了首席,次席就好办了,论年龄可以,论资历也可以。

    眼下这几人只是同窗,不是同僚,没有什么资历辈分可序。既是王平做东,便当仁不让的做了次位。余下的便按照身家排序,依次是李光贵、张晓波、袁旗,敬陪末座的是孙大雷。

    大家落座之后,王平手一招,从老板那里拿过菜单,含笑递给周主席,让他点菜。

    要说周青此人虽有些不接地气,好个排场,但心眼还不算太差,知道为别人考虑。想到王同学的家境,便没下手太狠,只是点了个三百八十八的汤锅做为主菜,就把单子递给了下手。

    这汤锅却是个套餐,配有各色瓜果肉蔬,汤开之后,下锅里就是。这套餐便足够吃,但店家考虑各人口味不同,套餐之余,还有炒菜类,供食客选择。

    李光贵和张小波,一来家境优越,吃惯了大酒大肉的人物,不指着蹭饭改善生活。二来,也有眼色。做小弟的,得紧跟领导不是?

    周主席定下了不能劳民伤财的调子,他们便有所克制,各点了个几十元的腰花和猪尾后,便没再点。

    袁旗虽然有些小聪明,但在这方面,就比李张两人差点,没领会到周青的意思。

    当然,一来他毕竟环境差些,没人专门教育点拨他这些。二来经济上也和两位公子哥没法比,没有人家拿酒店当家的底气,平时主要是吃食堂,偶尔下个馆子炒个回锅肉,便算是打牙祭了。

    于是,袁旗接过单子就是一阵乱勾,接连点了七八个荤菜,还反客为主,顺带着把王平的工作也做了,点了几件平日里自己不大舍得喝的进口蓝带。

    手里划着,嘴里笑着:“大伙难得一聚,周主席也是难得赏光。今晚大家可别藏着掖着,都的敞开了喝。酒水我就做主了,平子你没意见吧?”

    蓝带,虽说和动辄几千上万的红酒是没法比,但也算是普通啤酒中的战斗酒了,价格挺贵的说。一件小六瓶,就是一百大几。几件蓝带,再加上菜。王平几大百就没有了。袁旗一个人点的东西,就立马超越了李光贵和张小波的总合。

    王平就有些不悦:合着你不拿洋盘当瓷器,花老子的钱你不心疼是吧?

    袁旗这人,怎么说呢?心底倒不是很坏,但有些小聪明,有些贪慕虚荣,爱算计。平日里,就没少占王平的便宜。

    当然,他也不是一毛不拔,也知道吃人三餐,还人一席。平日里王平请他喝瓶红牛,他也记得还上一瓶冰红茶或者王老吉。给他带个盒饭,他也会留下桶康师傅。总之,还人情时候,不忘记顺带着赚个差价也就是了。

    这些,王平都心知肚明。但看在同住一个屋檐下的份上,也懒得和他计较,你爱赚差价就赚呗,不过一两块的生意,老子就是天天让你赚,一个月你又能赚我多少?也无非百八十块而已。

    再者,袁旗虽爱打小算盘,但人不懒,王平有时候懒得动弹,指使他跑个腿买盒烟什么的,他也不说什么。王平投个方便,便听之任之了。

    平日里袁旗赚个一两块,王平不计较,但眼下,袁旗却是有些过了。

    不过,现在王平腰包里就有一万多揣着,不似以前那么拮据,一下子花个千八百的就会伤筋动骨,啃上半月面包才省得回来。再说,如今也算是修炼中人了,又何必和你这俗人计较?

    于是就按耐着,笑道:“大家难得一聚,自然是要尽兴。我当然没意见。”

    周青三人,家境富豪,常用用茅台、五粮液漱口的人,不把区区蓝带看在眼里。又家学渊源,都是人精,自然看穿了袁旗的小家子气。不过,这三人都颇有点城府,凡事闷在心里,嘴里笑嘻嘻的符合着,但眼中却有些鄙夷。

    这些袁旗都没察觉,还自以为做得挺巧妙,既饱了口福,又讨好了大家,还不用自己掏钱。

    见王平没异议,便把菜单传给孙大雷。

    几人都是心中暗自有本账,嘴里笑嘻嘻。若说在座的有实诚人的话,那便是孙大雷了。

    孙大雷比较淳朴一点,既没有铺张浪费打土豪的意思,也没替王平节约,接过菜单,点了两个自己比较喜欢的配菜,又按照王平的口味点了一个。便把单子还给了老板。

    贤文曰:有酒有肉多兄弟,急难未曾见一人。说的便是交友的原则!大家点菜,王平含笑旁观,自有计较:一桌人,也这孙大雷可以深交,剩下的,全是酒肉朋友。

    老板因和王平早有商定,价格不能超过五百。但酒水、配菜、汤锅加一起,已经破千了。到底有些担心,还得确定一下,把单子递给王平:“兄弟,你看看,还有什么要上的没有?确定了,我才好一次备菜!”

    王平自然听懂了老板的言下之意,呵呵一笑:“好了,先按照这个上吧。等下有什么需要的,再点不迟!”

    老板得了准信,也是心头欢喜,摸出黄鹤楼,散了一圈:“好勒,哥几个稍等两分钟。先抽支烟。”

    王平接过一看:“丫满天星,烟抽得不错哦!看来这行有搞头啊,老板收徒弟不?”

    “我这是专门用来装客的,自己可抽不起这个!”老板笑呵呵的谦虚了一句:“我们这行,虽能赚个苦力钱,但很是很是辛苦,三更起、五更眠的,小兄弟怕是做不了这个!”

    “老板拉着胡子上船,谦虚过度了。”

    “是啊,这个你瞒不过我,这行虽辛苦,但赚的多啊,看着不起眼,但远远超越那表面风光的白骨精。”

    这点王平和孙大雷都清楚,确实,别小看这一单,破千的单子,妥妥的三四百的纯利,这大排档,看似不起眼,但人家一晚上下来,赚个几千都是常事。

    老板自然是不承认,笑呵呵的转身去了:“真有那么好赚就好了。哥几个先坐着,我去去就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