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十五章: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两人说是相互提携,其实就是个利益交换。这点,双方都是心知肚明!

    这个合同,在老头看来,是为了照顾“王平”的自尊心。在魔僧看来,是个预备手段,万一情况下,就会减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倒也不是真贪图老头的产业。

    签了合同,双方心愿就都算达成。老头没要“王平”打欠条不说,那一万预付款也没收,就说老师也不差紧钱用,小王你先用着。魔僧坚持两句,到底却不过老头好意,半推半就的应了下来。

    一切弄妥之后,郑老头就说道:“这三套房子,随便你选。b栋两套,随时可以搬进去住,c栋这套得等两天。我签证还没办下来,还得先住会,不过也快,也就三几天的事。”

    魔僧一笑:“大家同道中人,学生也不藏着掖着,从环境上看,自然是c栋更为适宜。所以,我先等等,老师出国以后,再搬过来也不迟。”

    提起这茬,老头突然就想到“王平”刚才轻易就看出三套房子环境差异的本领,就问道:“对了,我选择出国啊,一来,是儿女催得紧。二来,也是看国外的自然环境较好,有利于修炼。对了,你不是精通风水么,有没有兴趣出国转转,顺便帮我找个风水宝地。”

    话说这国家,其实也和家庭差不多,满足家庭的基本生存需求后,才会追求更高层次。

    发达国家,为了保证自家的青山绿水,就把重污染企业往外搬,去祸害别人。我国则是发展中国家,明知道有污染,但为了人家的资金、技术,还得捏着鼻子引进,环境问题,却是顾不得了。说到底,还是实力不如人家,无奈之举。

    所以,讲环境的话,咱真的是不如欧美发达国家!

    想通这点,魔僧心里就是一动。

    灵气、灵气,看似玄乎,但说白了,还是个环境问题。

    国内,一是森林资源开采过度,加上时下又流行一个旅游,凡是稍微有点名气的山川,现都已变成热门景点,一到节假日,到处都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从大环境上说,已不适宜修道。

    发达国家,一者人口基数低,再者环境也保护得好,森林资源丰富,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不在少数,其中不乏各种年份充足的药材,颇适合潜修。

    魔僧也不是没出过国。当年也曾游走全球,寻找天地灵材炼制渡劫法宝。一般药材,他也用不着。再说那时肉身还在,一身法力滔天,到哪里都是云里来雾里去,飞天遁地,走马观花。纵有灵材,寻觅着气机,也轻易就找到了,却是未曾脚踏实地的仔细搜寻过。

    只是今非昔比,肉身破碎,神念大损,一身法力,十不存一,还得依靠王平提供灵气来恢复元神,原来看不上眼的药材,如今用来补益宿主,却最是适宜。

    一念至此,便笑道:“如果老师能解决两个问题。我倒是不介意出国开开眼界。”

    “哦”,见“王平”有出手意向,郑老头精神一振,笑问道:“学业,签证?”

    “呵呵,老师果然睿智!”

    “这顶高帽,戴得一点诚意都没有。”

    郑老头笑道:“老头子虽然不怎么睿智,不过,这两个小问题,我还是能解决的。那你什么时候方便?”

    魔僧笑道:“我是无所谓,像你我这种人,追求也不住世俗功业上。不过,既然还有这色身在,还活在世俗间,就得遵循世俗的规矩。上学,不过是顺从一下父母的心意而已。所以,主要看你什么时候方便?”

    “哎呀,这话说得真好!”

    郑老头一拍手,深以为然。感叹道:“很多人,以为修道后便有神通法力,自可横行无忌,肆意妄为。却不知,纵有法力,但只要这身体还在,就还有罩门,你就肆意不起来...”

    这话听着有些泄气,但却是实情。除非修炼到道家宣扬的‘炼就阳神,形神俱妙,化身千万,聚则成形、散则成气’的最高境界,不惧一切物理打击。不然,就没资格和实力横行无忌!

    否则,真激怒世俗政府,不顾一切打击,一颗原、子、弹扔下来,一亿度高温之下,管你什么金丹、元婴,不灭圣灵,都得烟消云散,哪怕是“元神”,也同样抗不住,照样得完蛋。

    魔僧身为元神大能,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才有意扯到这里,提醒一下王平。

    嘴里附合了一句:“是啊,身在俗世,就离不开世俗。所以,太上才说挫锐解纷,和光同尘。此即为道人世俗相处之道。”

    老头点点头,深以为然。说道:“也是,所谓无不孝之神仙。你虽不看重学业,但也要顾及家人感受。这样吧,我想办法给你弄个交换生名额,或者弄个深造、培训之类的名头,这样,不但签证解决了,对你家人也有个交代,你看如何?”

    魔僧无所谓:“这方面您是行家,你看着办吧。搞好了联系我就是。”

    当下两人把各种联系方式,都一起交换了。话说如今咨询发达,距离已不是局限。手机、邮箱,聊天软件,各种科技,花样百出,比什么千里眼、顺风耳还方便。老头在国外,有什么疑难,也可以随时咨询王平。

    互相存储好对方的联系方式后,便出了酒楼,各自告别。

    送走老头,魔僧弄房子的任务便宣告超额完成,便把身体控制权还给王平。

    王平先前中奖,一时开心,却是约了舍友们吃酒。人贵守诺,虽说才吃了一次,但王平也没打算改期。不过,请客和做东,虽同是吃酒,但却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有人请客,自然是越贵的地方越好,论自己做东时,就要考虑一个成本问题。

    这次王平是自己掏钱,就没有郑老头和杨越文那么大方了,沉吟一番,到底没舍得去酒店,只是在马路边溜达了一圈,找了个卫生情况还算可以的大排档,就摸出手机,逐一邀请舍友。

    挂了电话,定了张桌位,等待舍友到来。不多时,便来了两辆小轿车,停在大排档边上。打头一辆,四十万左右的奥迪a6,后一辆,稍微差点,小三十万的大众帕萨特。

    两辆车,都算不错。但时下隐藏在民间的大牛甚多,保时捷后盖箱架摊卖鞋子的都有,开车吃大排档,实在不算什么。若是千万级别的车,还能搏点眼球。奥迪大众,除了等人的王平和大排档的老板外,没几个人多做关注。

    奥迪上下来两人,一个油头粉面的帅哥,一位身穿阿迪达斯的敦实青年。帕萨特上下来三人,一个眼镜斯文男,一位透着机灵劲的高瘦小伙,最后一位,就是胖墩墩的孙大雷了。

    王平宿舍一共就六个人,暗地里却分为两个小团伙,平日里大家相处,只能算是不错,却是远没有小说中描述那样融洽。

    帅哥叫李光贵,眼镜男叫张小波,都是商人子弟,家里都有中型的家族企业。敦实青年叫周青,周青也有车,十来万的宝来,虽然车子差点,但人家老爹给力,混仕途的,据说还是个处。

    高瘦小伙叫袁旗,和王平一样,都是工人子弟。孙大雷,家里也是经商的,也有家族企业,只是,规模和李光贵、张小波家的比起来,就差得远了。这点,孙大雷自己也经常哀叹,同是商二代,差距咋那么大泥?——那啥,十余平米的小饭馆,和百十号人的工厂,确实是没法比!

    俗语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虽然,相比社会,校园要单纯些,但道理是一样的,交际,只能由层次决定。哪怕是四大铁之一的同窗也一样,层次不同,就难混到一起去。

    这话听着势利,却是实情。交情,就是一起吃喝玩乐玩出来的,就讲究个你来我往。吃人三餐,还人一席。但王平口袋中票子决定了,人家请他满汉全席,他就只能还人家高级盒饭。人家请他喝红酒,他就只能还人家二锅头。人家请他“金碧辉煌”洗全套,他就只能还人家站街妹...

    一次两次的,还无所谓,长此以往,别说一个铁,就是四大铁的交情全占齐了,也抵不住这么肆意糟蹋,毕竟,不是人人都是孟尝君的说...

    所以,平日里,王平也就和孙大雷、袁旗亲厚点。李光贵三人,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那种,拿宾馆当家的,平时也没怎么在宿舍露面。王平和他们的交情,也就一个熟人层次,只不过,往年这三人过生日的时候,王平也没少蹭吃喝。所以,这次请客才叫上他们,虽然,大排档和高档ktv是没法比,但哥只有这么个出产,能还一点是一点不是?

    估计三个公子哥也是抱着这么个心态,所以才答应赴宴的。

    李光贵一下车,就习惯性的四处打望着,不知是在找美女呢,还是在找王平。巡视了一圈后,两者都没有发现,不满的嘟噜了一句:“这小子可是难得请客一回...把哥几个叫来,自己却不见了,不会是在晃点哥几个吧?”

    斯文的张小波,习惯性的推推了眼镜,笑道:“小贵子,每次你一说话,我就会产生一种莫名优越感...话说,你不知道世界上有种叫手机的找人工具么?”

    李光贵自然不依,回损了几句。袁旗和他们的交情达不到那步,没有插话,看着打笑的两人,笑而不语。只是,眼中流露中一丝羡慕之色,可能是向往他们的圈子。

    孙大雷就要活得单纯些,见李公子貌似有质疑王平人品的意思,就开口挺了一句:“王平的人品还是不错的,是我们先到了吧。他又没车,应该还在路上。等我打个电话问问?”

    周青习惯性的理理衣服,咳嗽一声,吸引大家的主意力,颇有些领导派头的一挥手,道:“既来之,则安之,大家进去等着就是。”

    俗话说,蛇无头不行,鸟无头不飞,就是形容领导者的重要性。一个团体,没有头头,是万万不行的。哪怕是再小的团体,也是如此!

    比如大唐双龙,两个人的小团伙,也有个头头,哥俩混扬州时候,大小事情都是寇仲主导。

    王平这伙,他勉强能算个头头。他虽然相貌平庸,但心中自有主见。小事无所谓,大事不含糊。袁旗,有些小机灵,有将才,无帅才。

    孙大雷,性格直率,没多少心眼,不爱算计人,但私下觉得王平厚道仁义些。所以,这叁是小事不决问袁旗,大事不决问王平。

    李公子这伙,张小波家境稍微差点,但也没差多少,远未达到甘拜下风、心悦诚服的层次。所以这俩公子是半斤对七两,做朋友可以,但做从属,谁也不服谁!

    周青虽说日用不如两个公子哥阔绰,但也别看他开个宝来就以为他家底就真的不如这二位殷实,只是,老爸一再嘱咐他要低调、低调、低调...俗语说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所以,领导的重任,就自然落在了出生官宦的周青头上。

    话说这官宦子弟,血脉中就蕴含着“权谋御人”的天赋神通,到了一定年龄后,神通便会自然激发。只要不是真傻子,纵是再不成器的,手段也比寻常人家的孩子强些。周青的火候,比起他那处长老爸来自然还有些稚嫩,但对付两个乡下土财主的孩子,还是足够的。不过是在闲聊时,把从他那位在发改委任职的老爸那里听来的八卦给学上几句,便让两个土包子惊为天人,纳头便拜,自带身家,舍身投靠,跪求做小弟!

    团队讲究的,就是一个民主集中制,意思就是让小弟们各抒己见,发扬民主,然后由老大集中,一锤定音!周老大一般不轻易发话,一发话,就是言出法随,响应如斯。

    李光贵和张小波再无疑虑,各自赞叹着,还是老大睿智,看事情直指根本,我等不如。然后退后一步,拱卫着老大,移步大排档不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