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十四章:大笑三声出门去,我辈岂是蓬
    “修炼不可一味枯坐,要动静相间,劳逸结合,自然就会日有进益,久之,就自然坐得住了!”

    魔僧娓娓道来,细说关窍。郑老头则连连点头,显是获益不浅。

    说完之后,还关心的问了一句:“好了,对治杂念之法大致就是如此了,老师还有什么未曾理会的地方么?”

    此刻,老头心头那盘绕已久的疑惑,就如同火锅中的冰块一般,豁然融化。便笑道:“你说得这么透彻,还有疑惑的话,那老朽就真是朽木了。”

    这话倒也不是自夸。一为疑惑解除,心头喜悦。二为活跃气氛,刻意为之!

    老头阅历丰富,自然是分得清嘴炮和真材实料的区别,此刻他心中对“王平”佩服不已:真不愧是有道真师,不弄玄虚,语言直白,深入浅出,直指关窍,短短数语,便把对治杂念的方法说得清楚明白...

    所以才刻意搞笑,活跃气氛,拉近关系。

    魔僧也笑了起来,应景一句:“老师这资质,若是朽木,那天下就没有堪雕之材了...”

    老头呵呵一笑:“纵是荆山之玉,若不遇文王、卞和,也还是一块顽石。”

    “那里,那里!老师太抬举学生了!老师有珠玉在手,无须文卞,也不会埋没。”

    “老朽一介顽石,又那当得起珠玉?还需你这妙手雕琢啊。”

    当下两人谈笑几句,相互吹捧,关系更是融洽。

    谈笑后,老头就举起酒杯,又敬了一回,然后就把话题往修行上扯。

    老头知识十分渊博,三教九流,诸子百家,都有涉猎。魔僧更是此道大行家。故而,两人之间也不乏话题,举起酒杯,你来我往,说释论儒,品老析庄,相谈甚欢。

    老头博闻强记,胜在渊博,能接得住个话头,不至于冷场。魔僧则知行合一,妙语如珠,时刻用些生活中常见的例子,来解析经典的内涵,让老头和王平都大有收获。

    不时生出:“原来,这段话在实证中是这么理解。”、“那句话,是这么个意思。”等等诸多感悟,不经意间,很多疑惑就此解开,深有所得。

    真是人不可貌相!

    两人这一谈玄,老头发现对方对玄学的理解,还在自己之上,既然能令自己生出一种“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不由对“王平”更是佩服!

    闲谈间,时间就悄悄溜走了,转眼已是花灯初上,满席盛宴,已化为残肴。

    魔僧饮尽一杯后,不经意间,举头向外一看,貌似猛然惊觉,笑问道:“哎呀,天色已晚,学生已是酒足饭饱,正好回去上课。要不,咱们就到这里吧?”

    郑老头一看,还真是,虽有些意犹未尽,但人家还是学生,上课本分内事。总不能因为自己的事,而耽搁人家的学业吧?

    当然,学业也不是不能耽搁,但眼下,两人的关系,却还是达不到那个层面!

    于是便哈哈一笑:“哎呀,还真是,你看,我这一时谈得兴起,倒是忘了时间了。哎呀,今天是真开心啊!好吧,就到这儿吧?这样,你不是要租房么?我那三套房,你自己看着办吧,想住那套住那套,想住多久住多久,我是绝无二话...”

    “老师且慢。”

    魔僧手一挥,止住就要套钥匙的郑老头。正色道:“俗语说,亲兄弟,明算账。要得伙计长,得算伙计账。咱们道友归道友,这钱也还是要给的,毕竟,老师你的房子是耗费了不少真金白银的,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嗳,小王,这么说就见外了。这一来,我经济还算宽裕,也不差你这几个。再者,你我都是太清门下客,就要相互提携嘛!退步说,真要提钱,就你刚才讲这些,拿在过去,那就是万金不换的秘诀,真算起来,还是老师占了你的便宜呢!”

    魔僧手一挥,道:“这秘诀啥的,或许别人稀罕,但搁我这里,是出山之地。再说了,它又是个无法量化的东西。说它值钱,是真值钱,说它不值钱,也真是一文不值。房子就不同了,那就一堆元宝放在那里。这那能比?”

    这下,郑老头找到理由了,笑道:“就是啊,你不说秘诀搁你那里没啥稀罕么?我也一样啊,房子也没啥稀罕。我们都不稀罕的东西,却正好互补。还谈什么钱?”

    话说,眼下,老头视“王平”为有道真师,甚为依重。即使,对他无多索求,但看在“意气相投,道义之交”的份上,也不大好意思收钱。即使是要收,至少也得给人家少点。

    所以,老头自然是百般推却,执意不收房租。

    王平以为魔僧又是在以退为进,图谋产权!

    却不料魔僧何等精明睿智,自然是不会贪图一时便宜,白住老头的房子,落人手柄。

    说白点呗,眼下两人貌似融洽,白住自然是没事,但指不定哪天就翻脸了呢?即使是和老头一直融洽,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谁知人家有没有个意外?老头在时倒无妨碍,万一不巧,没住几天老头就那啥了,这空口白话的,又没个依据,老头的家人要来收回房子,就只得乖乖搬家...

    给钱了就不同了,无拘多少,总得是写个收条,就算是老头哪天翻脸了或者不在了,这手里有依据,也有个话说。

    所以,魔僧自然是一再坚持,要付房租。

    郑老头自然不知道“王道友”顾虑如此深远,还道这年轻人行事讲究,不白拿群众一针一线,心里更是欣赏,便说道:“既然你一再坚持,那老师就象征性的收点吧,这样,你就给个三千吧,租你十年,你看如何?”

    王平暗道:这可真是白菜价,老头可谓是诚意十足。以那几套房子的质量,正常出租,别说是十年,就是一月,也不止这个价。

    话说王平见魔僧一再坚持,不似作伪,也琢磨出几分味道出来了,隐约弄明白了他的心思。心道现在老头给了个白菜价,大师应该满意了吧。

    魔僧呢,既然考虑到了这一层,就要求个尽善尽美。不然,十年三千,还不如白住呢,真这个价,万一老头那啥了,只要是智商正常的,一看就知道有问题,反倒会怀疑。

    故而魔僧做出些热血青年的姿态,摆出一副天生我才必有用的架势,推却道:“老师好意心领,学生虽然不才,但却不信一直窘迫下去。再者说了,人贵自立,今天好运,有老师看顾,但以后呢,总不至于一直靠别人吧?”

    老头一看,得,还起了逆反之心了,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不过转念一想,倒也正常,这“王平”虽然道业娴熟,但毕竟年轻,血气方刚,年轻人嘛,谁没一点骄傲?

    老头子年轻的时候,面对一些“机遇”的时候,不也是不屑钻营,一副“大笑三声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心态么?

    如此一想,气也平了,毕竟,老夫也年轻过不是?

    话说老头饱经沧桑,虽说心里还是对王平这种“骄傲心态”颇是不屑,但毕竟,道业还要依仗人家,再者,面对涉世未深的骄傲青年,有时候,善意的劝解,非但无效,反而会徒增对方反感。非要等到四处碰壁,“不才明主弃”的时候,才会幡然醒悟,知道自己当初的幼稚可笑。

    老头就呵呵一笑:“好呗,你给个说法呗,今天就依你的!”

    话说魔僧这戏也演得不容易,人家都应收钱了,他还得摆出一个感谢理解的表情出来,笑道:“这样吧,十年三十万,老师认为怎么样?”

    这个笑容一出来,郑老头就更不会自寻苦头了,无可无不可的一摆手:“你说怎样便怎样吧。”

    魔僧又是一个感激的眼神过来,然后摸摸头,貌似不好意思的道:“只是,学生手头一时却是没这么多,只能先给一万,剩下的却是过段时间了。”

    郑老头暗道:听你的语气,貌似三十万是三块是的,真以为修道后就能飞天遁地,上山下海,无所不能?然后赌石,捡漏,炒股,买彩票...钱哗哗的如流水般流过来不成?

    话说,以他自己的经验,修炼后也不过身体素质好些,多安少病,延年益寿罢了,并不如小说中那么夸张。他自然是不知道王平识海中有魔僧这位元神大能存在。如果以世俗多数修道的成果看来,这番思虑也算正常。

    老头心里想着,嘴里自然不会说破,点头道:“好吧!不急,老师不差紧钱用,等你赚钱了再给不迟。”

    当然,毕竟道业还要依仗王平,所以他同意收钱也好,赊欠也好,都是顺意而为,全当安抚了,心里也没指望这三十万。

    但是话说回来,十年三千固然是一句话的事,但三十万就不同了,哪怕,是赊欠的三十万,也绝对值得起一个正式合同。

    老头即使是顺意行事,做个过场,也得做个全套,否则,适得其反。

    当下便转头呼喝了一声,叫了个服务生了进来,礼貌的点点头,笑道:“小伙子,麻烦帮忙找个纸笔来,我起草个合同。”

    因是商务酒店,平时也备着这些,老头又是贵宾,有些权限。

    “好勒,您老请稍等!”。服务员应了一声,不多时,便找来一个空白的正规合同纸,然后退了出去。

    老头就刷刷的几下,就拟定了一个租房合同,写明地址楼号,也没写欠账,就写收到xx租金三十万,租期十年。

    写好之后,就把合同递给“王平”。

    魔僧接过一看,说道:“嗯,我没什么异议。对了,笔给我,我给您写个欠条。”

    郑老头手一挥:“要什么欠条?难道老师还信不过你不成?”

    毕竟是好意,魔僧也不再坚持。当下便各自签字,各执一份。别看钱还没给,但从法律意义上,合同已正式生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