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十二章:道者,窃阴阳之妙,夺三才之
    魔僧蓄意误导之下,郑老头却是把王平看成了身怀真诀的真师,几番验证之下,更对此深信不疑,向王平表达出了拜师的意向。

    任郑老头舌灿莲花,一再苦求,后来更百般许诺,言语出透露出一种愿意供奉一笔钱财,供真师修道的意思。魔僧还是不许,只说此事有违人伦,万万不可。

    这下,王平就有些看不懂了!

    原来他还以为魔僧此番举动是在放长线,钓大鱼,目的便是为了郑老头的钱财。如今只要顺水推舟,有师徒的大义名分在手,以魔僧的手段,自然予取予求,比用自家的还方便,迟早掏空郑老头那点家底...

    怎么如今反倒推却起来呢?莫非还在吊老头的胃口不成?不对,大师拒意十分坚决,貌似是认真的,不像是耍手段...

    王平怎么也想不明白,不由提出了疑问。

    魔僧解释道:“老衲刚才那番举动,不过是为你寻找一个安定的修道环境,顺便节约一些钱财而已。再说,只是教你就有我忙的了,又哪有这闲心教导这郑老头?这老头年事已高,精元枯竭,又生性多疑,不是个成道之器,就算是由老君亲灸,怕是也够呛。老衲又没有自虐倾向,自然是不会自找苦吃...”

    王平不解的道:“我觉得多疑并不是什么大毛病啊,多疑才会少上当啊!再说了,道书上不也说‘尽信书不如无书么’?”

    魔僧道:“道家确实不反对学人多疑多悟,但有个前提,多疑,只针对学问!对师长,第一重要的,便是要虔诚!”

    “道家虽然不像迷教那么严苛,要求弟子把上师当成佛祖拜!但一个基本的信心,也还是需要的。你看这郑老头,明明在已经有所察觉的情况下,还百般试探,这倒也罢了。确定之后,第一的念头,不是诚意,而是利益动之...用行话来讲,便是习气深重,功利心未绝,缘法不够。”

    说罢,看王平似乎未曾完全领会,又道:“老衲就把话给你说白了呗,在修道界,从来就只有老师百般考验徒弟的,你见着有几个徒弟考验师父的?”

    如此一说,王平是真懂了!

    也是,神仙传里不都这么记载这的么?

    张道陵七试赵升;魏柏阳假死试徒弟;汉钟离十试吕洞宾;王重阳用杂务考验丘处机...

    后人论“七试赵升”之事,有诗为证:世人开口说神仙,眼见何人上九天?不是仙家尽虚妄,从来难得道心坚!

    当下心有所悟,静看着魔僧和郑老头磨牙。

    魔僧一意推却,郑老头却一意要拜师,两人僵持不下。魔僧一看不是个事,也懒得陪老头磨牙,便退了一步,表示拜师是万万不可,但可做个同修的道友,相互提携,共同进步。

    王平也是聪明人,稍一琢磨,便弄明白大师的意思了——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

    师徒,就是个亲情纽带下的契约关系。当老师的,花徒弟的钱固然是天经地义,但同样也有了传道的义务。道友嘛,就没那么多讲究了,就是个互利互惠的关系。

    王平的心思,魔僧自然是视若观火,洞悉分明,当下便呵呵一笑,解释道:“你所想不差,大抵是这个理,但也还一层意思...”

    “修道,逆天而行,向天争命。然人力有穷尽,此事甚是艰难,故而需向外界寻求助力。道者,盗也,窃阴阳之妙,夺三才之机。”

    “窃天地运转之理,盗日月轮回之机。此夺天机也;住名山大川,据洞天福地之中,采天地万物之灵气,归于自身,此夺地机也。当然,药饵、外丹,皆是地机;夺人机者,阴阳和合,服食采补,皆是人机。还有一种,便是借势而行,向世俗间大势力者借力。”

    “先前几种,暂且不去说他,只说最后一种。古往今来,修道都要找大能者扶持。比如当年张紫阳借转运使马默之力,《悟真篇》方得以出版,流通天下。王重阳借有钱有势的‘马半州’马钰夫妇之力,全真教方才兴起。张三丰传道沈万三等...这些都是真道人,行事讲究,虽是借了力,但毕竟还是传了道的,没怎么坑人。”

    “还有些,为了积攒修道资粮,干脆便投靠世俗朝廷。比如徐福、东方朔、李少君、栾大、林灵素、邵元节、陶仲文等便是代表人物。这批人素质良莠不齐,行事讲究的,如东方朔,偶尔还规劝一下皇帝。如栾大等没良的,则打着给皇帝老子炼制不死仙丹的幌子,大肆收刮,暗中克扣,弄得天怒人怨,民不聊生的,恶名还全让皇帝老儿背了,把皇帝当成二傻子忽悠。其中做得最成功,当数徐福...”

    闻言,王平若有所思,对道人的行事准则,多了几分了解!

    再说郑老头,也是个人精,自然也听明白了魔僧的意思,重点便在于“相互提携”四个字,当下心里便是莫名一松,反倒觉得这个提议更合心意。

    别看他此时羡慕神仙之心甚炽,但“王平”若是真应了——都这把年纪了,还要叫一个毛头青年老师,他怕是也是拉不下这个脸,难免心里会有些疙瘩。

    做个“相互提携”的道友嘛,那就不同了,相互间平起平坐,无非就是互通有无,我提供些钱财,你指点些诀窍而已。

    此言甚合老头心意,假意坚持了几句之后,便顺水推舟的应了下来,一时间,双方是皆大欢喜,各逞所愿,倒也相处融洽,其乐融融。

    “此人,虽不如马丹阳、沈万三等大势力之辈,但也颇有资产,扶持你筑就仙基,却是绰绰有余。再者,等你日后掌握了打卦看地等技能,也可以利用他的人脉,打开市场,积蓄些修道的资粮...”

    魔僧把自己的思路一分说,王平细细揣摩之下,又有所得。

    修道人,是一种特殊的族群,很难用简单的善恶来定论。

    道人既是最复杂,最多面的人,也是最简单、最纯粹的人。

    道人极其聪明,富有想象力,藐视权贵,又极其自信,胆大包天——不过也是,敢于逆天争命的人,忽悠皇帝也不算什么了!

    道人,乃至私之人,极其腹黑,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盗万物精华补益自身!

    道人行事,只为自家长生,那管他人死活?但无论手段是善是恶,目的却又都是为了成就大道,所以,又极其纯粹,简单!

    长生即是一切,一切为了长生!——王平忽然想起一本小说中看到的一句话,可为道人注脚。

    比如魔僧,既不是慈祥的老爷爷,也非穷凶极恶的魔头,只是一个生意合作伙伴而已。传授自家道术,既非是传承道统,也非是发扬宗门,而是为了让自己为其提供元气,双方只是一个雇佣、契约关系。

    并不自己原来想象那样,可为依仗,横行无忌!

    而世间的关系,又以利益为纽带者,最为牢固。大到政党,国家,下至公司、门派、家庭等各种集体。透过各种道德层面的表象,深究其本质,还是在于共同的利益,互利互惠...

    雇佣期间,有共同利益,关系自然牢固,大师自会罩着,以后呢?

    大师的目的,是为了自家的道业,我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是为了学得法术,纵横天下,纵享繁华?

    还是堪破生死,成就大道?

    纵横天下要有实力,成就大道,亦需力量打开枷锁!

    要力量,还得靠自己修炼!

    魔僧在,虽是利益关系,但亦是机缘,获得力量,兑变腾飞的机缘。

    话说王平受到魔僧一席话启发,思想上开始转变,由普通人的心态转向道人的心态,逐渐抛却善恶道德的概念,开始用一种纯粹的功利心考虑问题。

    功利之心,话虽难听,却是实情。对于长生,一直保持着一颗纯粹的不含杂质的功利、向往之心,便是一往无前,勇猛精进的道心!

    他此番思虑,魔僧自然明了,但却顺其自然,没打算干扰。与其让他对自己保持一些不合实际的幻想,不如让他想明白,为两人之间的关系做个正确的定位。

    王平此番心思说来话长,其实不过转眼间事。郑老头心愿达成,十分欣喜,时下正是饭点,便慷慨的提出,要宴请道友,魔僧自然不会扫兴,欣然应允。当下郑老头便掏出手机,定下宴席。

    一来,郑老头讲究养生,热衷锻炼,二来,酒店也不远,十几分钟的路程。于是就没开车,两人移步,前去酒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