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十一章:同好道友,相互提携!
    老教授或是对炼养之道,颇有些研究,闻言,就有些见猎心喜,呵呵一笑:“原来是名门之后,老夫今天就考考你,看你有没有给祖宗蒙羞?”

    魔僧傲然道:“学生虽不才,但对我华夏绝学,却未敢懈怠,时刻研习。”

    老头呵呵一笑,问道:“道家所谓性命者,何物?”

    魔僧不假思索,张口就来:“坎离即阴阳,阴阳即性命,性命即身心,身心即神气。”

    “何名为根蒂?”

    “根者是性,命者是蒂也。”

    “道家言龙虎者,何物?”

    “神龙气虎,是性命也。”

    “何者为铅汞?”

    “铅汞者,神气也!”

    都说老小孩,老小孩。老头问了几个考校记性的题目,见“王平”对答入流,一时间好胜心起,既转向了专业性极强的冷僻题,希望难倒对方。

    “仙道之说,最早起源于何时?”

    “史记·封禅书云:黄帝且站且学仙,仙登于天!”

    若是王平自己,虽也曾看过几本道书,但毕竟年龄在那里,肯定是不如老教授渊博,面对内行考校,眨眼间便会原形毕露,但有魔僧这大行家在,就是还来十个教授,也是枉然。

    “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麻三斤!”

    “狗子还有佛性也无?”

    “无!”

    老头一连问了好几个冷僻题,见“王平”都是应付自如,颇不甘心,又谈起了禅宗公案。不料这下正是关公面前耍大刀,问到了魔僧的老本行,应对更是轻松。

    一番对答之后,老头一个不注意,既然问起了自己实践中遇到的问题:“坐时杂念纷纭,如何对治?”

    魔僧呵呵一笑,耍了个花头:“坐着难受,站着便是!”

    老头一愕,回过神来,自己却是有些跑题了,超出了考校的范畴,讪讪一笑。

    不过老头被此事困扰已久,道书中记载的各种对治之术,也试过很多,效果却皆不尽人意。如今却是相信王平家学渊博,或许他那叔祖王常月留下什么有效的窍门说不定。

    一念至此,便又出言试探道:“年轻人书背得不错,嘴皮子挺溜,可惜没有真材实料,到底只是个嘴炮。”

    老头老奸巨猾,本拟着王平到底是年轻人,血气方刚,受不得激,恐怕就要为了证明自己,多少都要透露出点真东西。如何知道王平脑海里就住着一位“千年老狐狸”,根本不接他这“小狐狸”的茬。

    呵呵一笑,点点头,虚心受教。“郑老教训得是!”

    然后转移话题:“您老考也考了,要不,咱们去看看房?”

    老头一楞,就如同一拳打到空气般难受,再者,人性多疑,魔僧越是藏着掖着,顾左言右,他就越是坚信这“王平”必有秘诀,越是心痒难耐。

    要知老头这一辈子也算是功成名就了,论及学术影响,别看在国际上只是一般,但在国内却排得上号,各种奖项没少拿;经济上,老头学以致用,有各种投资,只看老头光是房子就买了好几套,就知其身家定然不薄;老头儿女也都各自成人,自有事业。

    人生各种景致,老头都已经体会,可称无憾。

    人活着,总要有个盼头,有个追求。没退休时还好,虽说因年近古稀,功利之心淡了下来,没心思再在专业上使劲追求扬名国际,但好歹有个事情混手。如今这一退休,没了事情,老头一猛然闲了下来,只觉得浑身难受,于是就把年轻时的爱好重新捡起,钻研起了养身之道、神仙之说。

    话说转来,其实人生到了老头这境界,除了这个,也没什么好追求的了。虽说理智上也清楚,没奢望着长生不死,但好歹是个念想,终规是有益身心不是?

    所以,老头对炼养术不但研究理论,还躬身实践。话说无论任何学术,只要有时间肯花精力钻研,多少都会取得成效,否则,便是假学术。

    神仙之说,还可说它虚无缥缈,但养身之道,传承数千年,自然不会有假。老头潜心实践之下,倒也取得一些效应,虽没有练出什么神通异能,但至少,身体健康,远超出同龄者一大截。平时,老头也颇为此沾沾自喜。这一见效益,老头就更是信心十足,意欲精进。

    但神仙和养身,名目虽不同,其实却是一个系统,如同中学和高中的关系,神仙术就是养生术的加强版本,意欲深究养生,就绕不开神仙之学。

    不过老头虽然渊博,但毕竟是半路出家。他却不知养生可学,神仙不可学,神仙术讲究传承。张紫阳就曾经告诫过哪些企图靠自学丹书成就神仙的——绕君聪明过颜闵,未遇真师莫强猜!

    所以,老头这一深究,就遇到了很多难题,已经困扰他许久,如今猛然遇到了一个有真材实料的、“抱一高士”的后辈子孙——这莫非就是道祖看我虔诚,而赐给我的缘法?

    这么巧的事情,你让看惯了神仙传的老头如何能淡定?当下,羡慕王平的传承,自然是百般试探。

    不过,魔僧又岂是吃素的?道行要甩开他这“小狐狸”十条街都不止,面对试探,遮遮掩掩,顾左言右,时而又故意说漏嘴似的透露出半条口诀,等到老头心有所悟,追问下句的时候,又假意懊恼,矢口否认。

    话说魔僧分寸掌握得很好,既吊足了老头的胃口,又未曾透露更多的讯息。等到老头口风转变,谈及人文、经济、国际态势的时候,魔僧又收敛着,虽有些惊人之语,但恰如其分的保持这王平这个年纪应该具有的见识,未曾逾越,就不大跟得上老头的节奏。等老头谈起修炼的时候,才满脸自信,稳稳保持着上风。

    魔僧做出这番姿态,愈发让老头坚信了自己的判断,眼前这个“王平”正是个身怀真诀却又深藏不露之辈,正是自己苦苦追求而不可得的真师。

    话说眼前这对一“老”一“小”两只狐狸言语争锋,相互试探,这场大戏,看得王平大呼精彩,过瘾不已的同时,也暗自惊心不已,原来简单的言语既然如此不简单!

    谈话间,不但可以摸清楚对方的虚实,还能暗藏着许多陷阱,相互算计,若是只是自己独自面对,就算是有真诀,只怕要不了多少时间,就会被老头套了个底朝天。

    井蛙不出枯井,不知有天大,秋蝉不过朔冬,不知有严寒!

    王平也是见识过魔僧和老头交锋之后,才知人之城府果然有山川之险,才知道自己的肤浅。心有所悟,当下便抓住这一难得的机会,观摩着这场大师级的对抗赛事,揣摩学习起来。

    老头试探了几回之后,见这“王平”一脸似笑非笑的,却依然顾左言他,口风甚紧,不露半点破绽。

    突然就醒悟了过来:原来对方早就发现了,老头我今天有些托大了,却小看了天下英雄!再试探下去,只怕会适得其反。

    有此明悟,老头就转移话题,闭口绝不谈修行,转而说起一些时事要闻,坊井趣事。

    魔僧附和了几句之后,又一次提出要去看房。

    老头笑而应允,当下便表示在别栋还有两套,取了钥匙,带王平去看了一次。

    魔僧在老头另外两套房转了几圈之后,不置可否,也不说要也不说不要,老头一询问,他就面露难色。

    见“王平”似有顾虑,老头便哈哈一笑:“你我师生刚才这番谈玄,甚是相得,怎么眼下突然就见外了?是不是钱带得不够?小王你也真是,这有什么好为难的?老师这个人你不知道,脾气是怪异,但也分人,看不合眼的,扔座金山在我面前,我也不租,合我心意的,白住我也愿意...”

    话说这两套房装饰却是比刚才那套还好,富丽堂皇的,家具档次也高。所以王平心中释然,以为老头是真看中了自己这个“真师”,今日让个人情,日后才好掏摸东西...

    王平以为大师会借坡下驴,生受这个便宜!

    不料魔僧却是面露踌蹴之色,欲言又止的道:“老师好意心领。学生虽家境一般,但今天恰好中了一笔小奖,钱财一时之间倒也无碍,只是...有句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这是个啥米情况?莫非大师又在以退为进?还是白住犹不满足,意图把房产证的名字变成“王平”二字不成?

    正在暗自揣摩魔僧用意,就听到老头呵呵一笑,责怪道:“小王你这话就见外了,莫非还当老师是外人不成?真这样的话,老师这这房子可就不租了哈...”

    王平心中大急,魔僧就欲言又止的道:“学生自是没把老师当外人,只是...”

    王平心痒难耐,丫的,只是什么?您老倒是说啊...

    老头面色一沉,假意恼怒道:“只是什么?...既然没把老师当外人,又何必吞吞吐吐?”

    “那我可就真说了...”,魔僧先问了一句。

    老头面色不快:“说,老夫保证不生气!”

    魔僧吞吞吐吐的道:“老师这两套房子,那个...装潢家具固然是极好的,只是,只是,怎么说呢?对了,老师买房的时候可曾请风水师看过?据学生看来,这两套的风水比起先前那套,好像要差点...”

    “哦?”,老头眼前一亮:“怎么个说法?”

    看见这一幕,王平是吐槽无力,他敢确定,这老家伙肯定是心里有数。丫的,这老家伙,疑心真重,到了现在,还在试探,看看“自己”有没有真材实料?

    魔僧貌似有些不确定的道:“学生也没做这行,具体也说不上来,只是,呆在这两套房里,感觉就要比刚才那套差点...”

    老头一拍大腿,伸出大拇指一比:“小王,你这灵觉,老头子今天算是服气了。当时便花大价钱请金罗盘看过,他也这么说,老头我还不相信,于是,便几套房各呆几天,这一住,差别就出来了,还真是刚才那套住着最舒服...”

    魔僧一笑,谦虚道:“侥幸,侥幸!”

    老头笑道:“老师这双老眼还不算昏花,这有真本事的,和打嘴炮的,还是能区别得出来...”

    随即,笑容一敛,正色道:“小友是个有真修为的,老师我也对此道十分倾慕,只是,一直不得其门而入,若小友不嫌弃我这老头老迈,便收下我这个老学生如何?”

    “老师言重了!”

    魔僧双手一阵乱摇:“学生年少浅薄,如何能为人师...再说,您年高德长,又是老师,这...这,成何体统?”

    老头正色道:“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活百岁。再说了,钟吕师徒,相互为师,相互提携,先后得道,也是一段佳话,你又何必在意?”

    任老头舌灿莲花,魔僧只是不依,只说自己学识浅薄,不足以为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