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十章:抱一高士,正是学生十七代叔祖
    联系过后,王平就打了个车,赶去老教授家看房。

    话说如今房地产正是盛行。本市经济,在全国虽只算二流,但房产开发却未曾落后,各种档次的新开小区,随处可见,早已经形成了供大于求的局面。

    遍地高楼,白天看着倒也繁荣,到了晚上,就原形毕露。有的地域不佳的地段,数十栋楼,一晚就只见寥寥几户灯光亮着,宛如鬼蜮,十分渗人。

    而王平将要去的金源小区,却是个例外。此区地域位置绝佳,就坐落在市中心最大绿洲刺桐公园边上,交通便利、依山傍水,环境宜人,加上各种配套设施也做得比较到位,故而颇为抢手,入住率在本市前列。

    因其中住户,多是些经济充裕,有一定地位,各行业的精英人士。就算有些无业人员藏身其中,不是承蒙祖荫者,便是绮年玉貌之辈,达官贵人的如花外室。

    以上诸人,一者,不乏代步之物。二者,对居住环境,特别是安全上,便有更高要求。故此区的安保却是做得甚是严密,出、租车却是不准入内。

    没奈何,王平只得下得车来,在保安人员审视的眼光中,拨通老教授的电话,递给保安,通话了两句之后,登记一下,才入得门来。

    本来,王平还准备找个美发店,整理一下仪容的,却被魔僧拦了下来:“这形象,虽然狼狈,但却是勇挫跆拳的英雄形象,正适宜见人,何须整理?”

    好吧,大师总是正确的!

    王平虽心中没底,但魔僧发话,也只得听从。

    无奈,只好硬着头皮,无视路人怪异的目光,根据手机上的地址,按图索骥,找上门去。好在,老教授家不远,就在c栋2楼,不过五六分钟的路程,很快,王平便来到楼下。

    走过来,最先看见的,便是一重厚厚的铁门,宛如一个忠诚的卫士,守在楼口,卫士身上挂着的一排数字屏幕,显示着,此楼杜绝非法入境。

    没奈何,只得又拨通老教授的电话,才进入楼道。好不容易才来到目的地,入目又见两层厚厚的防盗门。

    一时间,王平不由有些感慨。如今,科技是发达了,物质是丰富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却未曾拉近。在家乡,十里八村都是邻居,却没有这碍眼家什,只要爱走,随时都可以去窜门。到了城里,却是人情冷漠,家住对面不相识,而在虚拟的网络世界,反倒更容易交往。

    甩甩头,抛却这无端的莫名的思绪,深吸一口气,按下门铃。

    里面的木门开了,一个苍老的容颜,隔着铁拦栓,审视的望着王平:“年轻人,你找谁?”

    王平展颜一笑,将手中电话一举,礼貌的道:“郑教授,您好!学生叫王平,历史系的,相约来看房的。”

    “哦...”

    老头目光中的警惕之色少了些,上下扫视一番,见王平一脸狼狈,宛如刚打完架的古惑仔一般,就有些不悦,淡淡的道:“你来晚了,我房子已经租了...”

    王平心下一沉,正欲开口分说,识海中魔僧呵呵一笑:“国人交往,向来崇礼,以为投其所好,重礼所趋,一座金山砸下,便是那铁面无私的包黑碳也能砸成自己人。却不知古人,不靠世俗阿堵物,全凭口才,也能做出许多丰功伟绩。”

    “比如苏秦张仪,以一条三寸不烂之舌,便取信万乘之主,而身都卿相之位。如今不过一介区区酸儒,就把你难住了,所以老衲才让你多读点书...别小看语言的威力,发挥到极致,一人能抵百万军,绝非虚言。你别说话,全交给老衲,今天老衲便让你见识一下纵横家全靠一张嘴皮子纵横天下的风采。”

    王平正准备暗自发问,不料却突然觉得浑身一滞,意识一片空白,说不出话来,随即,身上一轻,回过神来,就发现嘴唇已经不受自己控制,自动开启,懊恼的道:“那真是可惜了。学生紧赶慢赶,一和跆拳道社学员打完,未及处理伤势,就赶了过来,不料还是慢了一步...”

    王平一惊,随即恍然,原来身体已被魔僧接管,可惜没有镜子,只能痛失这难得的观摩、磨砺演技的机会。

    这话看似简单,其实却透露出多个信息量,一,进一步证明自己的身份。二,解释形象问题。三,又点明的自己那坚挺的人品。四,确实要租房——王平暗自分析学习着。

    大师出手,自然非比寻常。老头虽未开门,但面色却缓和了下来,问道:“哦,你是学校武术社的?”

    王平的头自动点了一下。

    “怎么就和跆拳道社起冲突了?怎么回事?”

    王平的手也不听使唤起来,自动在头上挠挠,回道:“没事,就是跆拳道社长说中华武术是浪得虚名,我一时气不过,所以...”

    “真的,我看看...”

    老头貌似产生了点兴趣,伸手在裤兜里一摸,拽出个水果六来,伸手在屏幕上画了画,查看一番后,点点头:“小伙不错,蛮有血性!”

    王平心里一喜,以为魔僧会趁热打铁,不料魔僧却用了个以退为进:“让您老见笑了。这时候也不早了,学生还要去看套房源,就不打扰您了!”

    “且慢!”

    老头一愕,随即伸手一栏,老气横秋的道:“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不是要租房吗?进来吧!”

    “您老这房子不是租了么?”

    魔僧道:“什么个意思?您老这是要留学生吃饭?”

    老头一窒,随即反应过来,是自己先耍花头在先,却不好意思改口,便回道:“这套是租了,但我说过我只有一套房子么?”

    “那敢情好!”

    魔僧惊喜的搓搓手,随即,伸出大拇指一比:“您老这投资眼光?真没话说,这才叫学以致用啊...”

    王平暗道:老头教经济的,这顶高帽,戴得怎一个适宜了得?

    那是!——老头眉毛一挑,算是生受了这个奉承!

    老头不愧是文化人,家里布置充满文气,刚进得门来,入眼就看见几幅大字。

    一幅是“宁静以致远,淡泊以明志!”——《淮南子·主术训》的句子!

    一幅是:“心静气定,心忘气凝,气息心空,心气混一,明心见性!”——《太乙金华宗旨》中的句子。

    还有一幅,出自庄子:“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

    几幅字笔走龙蛇,笔势雄健活泼,入木三分,很见功底,不比书法名家逊色。底下落着老头的款子,显是自己的手笔。

    公允的说,字确实不错,老头自己也有些满意。见王平目光落在书法上,虽不奢望这毛头青年懂国粹书法,但毕竟是得意之作,眼光中还是有些期待。

    老头的期待,王平自然是看到了。对于书法,虽不怎么懂,看不出什么具体的道道,但好赖还是分得出来。

    只是,无奈胸中墨水有限,除了个“柳骨颜筋”之外,却是说不出其他有含金量的吹捧话来,只得寄望于学识渊博的魔僧。

    魔僧开口了,却出人意料的没有吹捧老头的书法、功底,讶然道:“您老这是?...准备看破世情,出家修道么?”

    “哦?”,老头眉头一动,有些意外:“你也懂这个?”

    魔僧傲然一笑,口气却很谦虚:“略知一二。”

    这口气,谦虚中透露出是深深的自信,就和行业精英谈起自己的专业差不多。

    虽然无法看到,王平也知道自己脸上的表情:绝逼的和孙大雷在宿舍里科普岛国女、优资料的时候没有什么两样。平庸的脸庞,散发出一种大师才有的舍我其谁的王八之气,绝逼的无法阻挡!

    老头自然感应到这股气势,瘪瘪嘴:“就你?”

    也难怪老头不信,在修炼界,从来就有“少不修道、老不练武”的说法,意思就是说少年人虽然精元充沛,但却心性不定,阅历未足,修道难以持久。反倒是那些历尽沧桑的老人,虽然精元枯竭,但因看破世情,心如止水,反倒比年轻人容易成就。

    “老不练武”之理,人尽皆知,不多赘述。

    魔僧呵呵一笑,一句话就打消了老头的质疑:“学生虽见识浅薄,但祖宗里却有位是此道大家。”

    “哦?”

    至此,王平方才想起,自家祖宗却果然是有位修炼牛人,魔僧不提这茬,他自己都差点忘记了。

    “康熙帝敕封的‘抱一高士’王常月,就是学生的十七世叔祖。”

    王常月,号昆阳,山西长治人,全真道龙门第七代律师,驻世一百五十年,全力发扬道教,被誉为“全真中兴之祖”。康熙四十五年,赐号“抱一高士”!

    “哦,原来是名门之后,怪不得如此自信!”。老头恍然,不由有些肃然起敬。

    老头对道教也有些研究,见猎心喜,兴致大发,赞叹一句后,便笑道:“既然如此,老夫今天就要考考你,看你有没有真材实料,有没有给祖宗蒙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