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五章:不招不架,只是一下。
    腿法,王平确实不懂,王八拳,虽不敢说什么炉火纯青,但也称得一声登堂入室。不甘示弱,使出自小就耍得的溜熟天马流星拳,举手就迎了上去。

    眨眼间,两人碰撞在一起,扭打成一团。

    打架,拼的便的一个综合素质,抛却内功心法、武功招式等外在因素,决定胜负的关键,便在于身体素质。

    这陈红军整日在社团里厮混,虽没学到什么真本事,但倒也把筋骨打熬出来了,无论是力量、敏捷、速度,都要胜过王平这个整日网游的宅男一筹。抛开半桶水的跆拳道后,他反而占据了上风头。

    王平出手速度远不如陈红军,对手砸出两三拳,他才能回击一下,却是吃了点小亏。

    杨越文见势不妙,忙使了个眼色,武术社众学员会意,拥了上来,七手八脚的架开缠斗在一起的两人。

    陈红军脸上被扰了两爪,挂着两道血痕,披头散发的,宛如刚被家暴完的泼妇一般。身子被人架着,如同斗鸡一般盯着王平,嘴里犹自发狠:“谁也别拉我,今天不打得你妈妈都不认识,我就跟你姓。”

    王平也好不到哪儿去,鼻青脸肿的,双眼发黑,宛如国宝熊猫一般,毁容得比陈红军还惨。嘴上却不认怂,开口还击道:“来啊,正好哥生平最恨的就是喜当爹!”

    这话甚是歹毒,陈红军脸色一变,瞬间冷静下来,目光阴冷如刀,锁定王平:“很好,我记住你了。”

    此言便是表示梁子已经架下,日后清算的意思,已经称得上是威胁、恐吓了。杨越文脸色一沉,双眼一咪,瞥向陈红军,无声的警告了一次。

    王平却是标准的暴发户心态,有大神坐镇识海,就算是拉灯复生,当面威胁,他也视之若浮云,又何况区区一个陈红军?

    完全无视对方的阴冷眼神,肩膀一耸,惊叫道:“哇,你吓着我了,我好怕怕啊!”

    “好了,你先歇歇吧。”

    杨越文挥手止住王平,转头看向崔志浩:“崔学弟,这胜负怎么算?”

    此战很好裁判,按点数,自然是陈红军占优势,但落地两次,又大大丢分,再考虑双方段位、实力差异,应该判跆拳道社输了才是。

    有鉴于此,杨越文才会哪壶不开提哪壶,把皮球踢给崔志浩,故意恶心对方。

    看着竞争对手得意的眼神,崔志浩就如同生吞了一只苍蝇般难受。

    心中暗骂陈红军不争气,但看着学员们期盼的脸色,顾忌军心,这认输的话还真说不出口。仰天打了个哈哈,厚着脸皮道:“红军技法娴熟,这位王同学则拼搏精神可嘉。双方都表现得可圈可点,便算平局吧。”

    “平局?呵呵...”

    杨越文意味深长的一笑,点点头,施舍般的道:“好吧,客随主便,在你的场子,便按你跆拳道的规则算吧。”

    你妹的,什么表情?——崔志浩又被恶心到了,觉得拳头一阵发痒,很想狠狠在杨越文脸上揍上几拳。

    同意判平,为此战划下句号后,杨越文捏拳摇头,活动筋骨,拉开架势:“学员已经拼过了,我们这两个社长也该表示表示吧?”

    妈的,早就看你不爽了!

    此言,正合崔志浩心意,仍不忘弯腰一礼:“请赐教!”

    才尝完开胃菜,又送上大餐。接下来几天里,是不缺牛比吹了。酱油众大感此行不虚,连忙让出场地,退成两排,一个个目不转睛,对这场大餐充满期待。

    不得不说,这俩社长都是帅哥,五官俊朗,身形标准。气质形象都超出王平一大截。

    男学员关心比试结果,女学员却不管那么多,只是两个帅哥站在一起,就足够赏心悦目,她们显然更关注两个社长的身材。

    秦小曼一双美目流露出关切之色,看向杨越文。

    孔丽丽则双眼冒出小星星,紧紧的盯着雄姿英发的崔社长。

    王平心态最轻松,旁观者清,看得分明。虽对孔丽丽没有什么想法,但见此情景,还是莫名看崔志浩不爽,不由暗骂道:这小棒子,丫就爱装逼。打就打呗,还假模假样行个礼...

    魔僧一笑:“怎么,嫉妒了?”

    “我会嫉妒他?只是看不惯他那假模假样的姿态而已。”

    王平绝不承认自己是嫉妒,连忙转移话题:“哎,大师,你说这棒子咋这么虚伪呢?”

    王平的心态,魔僧洞若观火,也不点破。呵呵一笑,解释道:“发达后的家奴,通常都用主人的东西,来标榜自己也是贵族,从而忘记曾经的家奴身份...”

    高丽,历来就为天朝附庸国,政治官制、文化礼仪,皆仿汉制。可不就曾经是天朝的家奴么?

    搞清楚这一点,便明白棒子为何拼命抢夺天朝文化遗产了。无他,暴发之后,不愿承认曾经的家奴身份,意图推翻历史而已。

    王平一琢磨,领会过来,不由暗地竖起大拇指:“精辟!”

    闲谈间,大餐已经开始。

    “哈!”崔志浩呼喝一声,一个垫步,向前踏出,左手向上虚晃一下,吸引对方视线,脚下踢出一个丁腿,铲向对手的胫骨。

    这一脚,来势十分迅疾隐蔽,换了一般人,十个有九个要中招。

    杨越文家传的太极,实战经验自然丰厚,先前便瞄着崔志浩的肩膀,早有防备。

    见对手一脚袭来,杨越文便沉腰扭跨,脚后跟一动,小腿便变化位置,让过了这一脚。同时,摆在腹部的右手一抬,举手就一个炮锤,打向崔志浩肋部。

    崔志浩左手顺势落下来,曲肘护在腋下,右手使了个冲拳,向杨越文的头部打来。

    杨越文胯一扭,身子一侧,对方的拳头便落了空,右脚踏出一步,往崔志浩两腿间一插,身子就靠了上来,肩膀抵在对手胸口上。

    崔志浩大惊,还未及变招,杨越文脚下发力,身子一抖,只听得“嘭”的一声,崔志浩就一个仰躺跌了出去。

    武谚有云:不招不架,只是一下,犯了招架,十下八下。

    此番说来话长,其实不过片刻的功夫,傍观者还没看清楚是这么回事,只看到崔志浩往前一扑,杨越文只是抬腿迈出一步,崔志浩便已然落地。

    大家一下子鸦雀无声,男学员都瞪了眼睛,女学员捂住嘴巴。本来都以为会在经过一场龙争虎斗,才会决出胜负,可是谁也没料到,一眨眼,崔志浩就被放倒了。

    王平一声“我靠!这就是国术啊!”,让大家醒过神来。

    “我草,杨社长牛逼啊,我也想学太极,你们武术社还收人不?”

    “是啊,跆拳道中看不中用,还是老祖宗的国术厉害!”

    所谓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捶。成王败寇,现实就是这么冷酷!崔志浩这一落败,当下就有几个跆拳道社的学员幡然醒悟、愿意改换门庭。

    “大家别急,我武术社大门随时都是敞开的。”

    杨越文拍拍手,止住大家,转头看向崔志浩:“崔社长,你怎么个说法?”

    话说杨越文刚才用了个震颤劲,崔志浩看似无大碍,实际却是被跌得不轻,浑身发软,却是没有再战之力。此时被大家鄙夷的看着,不由又羞又怒,脸上发霞,直欲滴出血来,咬牙说了句场面话。

    “今天我技不如人,无话可说。不过你也别得意太早,迟早有天,我会找回场子。”

    说罢,再也无颜逗留,扭头出门而去。

    “哎,社长,等等我。”孔丽丽先是狠狠的瞪了王平这始作俑者一眼后,率领仅剩下的几个铁杆匆匆的追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