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三章:男儿行事,自有尺杆,岂容妇人左
    “我现在就开始修炼,先去学太极拳。”王平站起身来,向武术社走去。

    学校排名只是二流,硬件设施却不错。到处都是郁郁葱葱,一栋栋明亮的大楼,坐落绿树荫中。

    其中一栋六层楼房,因为学校响应上级德智体全面发展号召,拨付给学生社团专用,大小数十社团,都设于此。

    相比电脑、舞蹈等大团,武术和气功只是冷门,占据了顶楼的一个小角落。

    王平心中有事,无暇关注一二楼文艺社、舞蹈社那些青春靓丽的身影,甩开大步,只顾向六楼爬去,走到五楼,却被人拦下。

    这是一个高挑靓丽、着装得体的妹子,含笑拦路:“王平,怎么今天才来,不过还好,不算太迟,再过两天,就不会有免费道服了。”

    “孔丽丽,不好意思,却是要食言了,我并不是来参加跆拳道社的。”,看见这个妹子,王平就有些皱眉。

    孔丽丽怕是对跆拳道社那个留学生有些意思,一直在班里为跆拳道社拉人,还颇有成效,已经拉了好几个同学,前两天又瞄上自己。因为免费的道服,加上社里诸多美女,一时口快却是答应了。虽说人贵守诺,但事关自己的身体,说不得只有食言了,得罪人也顾不得了。

    孔丽丽笑容一敛,不满的道:“都说好了的,你又反悔。你这人怎么这样?”

    王平自知理亏,解释道:“这事是我不对,老四川,湘西馆,由你选,都算我的,算是赔罪!”

    按理说,王平已经放低姿态了,若是个晓事的,就该借坡下驴才对。孔丽丽却得理不饶人:“不行,你答应的事情就要做到。”

    王平就有些不快,却按捺着:“除了这两家,再加一次肯德基,如何?”

    孔丽丽俏脸一板:“不行,我就要你今天加入跆拳道社。”

    美女就能不讲理,我身体出问题了,你赔我么?——王平按捺不住了:“孔丽丽,何必强人所难?”

    心中有气,说话的语气就有点冲。

    王平本来在班上就不起眼,孔丽丽则算是出挑的女生,平时,两人也不过是点头之交。如果不是另有目的,孔丽丽平时怕是多看王平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见他如此不给面子,也有些火了:“不加入就不加入呗,有什么了不起的,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到处都是。”

    这话就已经算是翻脸了,如是往日,王平怕是得吵上几句,此时心有牵挂,暗道好男不跟女斗,也就忍了,抬脚向六楼走去。

    此时,传来一个声音:“这位同学,且慢!”,声音清朗,吐字清晰,听着却总让人觉得有种怪味。

    王平一皱眉,转过身来。但见此人五官俊朗,衣着得体,面带谦和的笑容。王平却感觉这笑容怪怪的,谦和里貌似带着一丝施舍的味道。

    孔丽丽脸色一变,迅速堆满笑容:“志浩社长,你来了。”

    随即笑容一收,厌恶的指着王平:“这位王同学,前几天还答应加入咱们跆拳道社,现在却反悔了。”

    此人是学校的风云人物,韩国留学生崔志浩,是跆拳道社道社长。据说此人家里和闪星集团有些关系,故而在学校里倒也有不少人奉承。

    孔丽丽的指责,王平充耳未闻,目光与崔志浩对视,平静的道:“崔社长,有事?”

    崔志浩问道:“你们刚才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只是有点小误会而已。”

    王平不欲多事,只想息事宁人。怎奈,边上便有热心人帮忙:“人家不想加入跆拳道就算了呗,总不能牛不喝水强按头吧?”

    话说国人向来热衷围观,刚才两人争执时,便有两三路人坐壁,崔志浩一露面,围观者便多了几人,并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崔志浩回头一看,插嘴的那位却是楼上武术社的学员。自古同行是冤家,平日里武术社和跆拳道社互争学员,素有积怨。

    要说崔志浩本也无恶意,不过见有人与自己学员争执,身为社长,过问一声,本是分内之事。如今竞争对手插了一嘴,不做些反应便说不过去了,仍笑着保持风度,问了一句:“王同学是不是对跆拳道有什么误解?”

    王平摇摇头:“没有,只是因为一些私事,不能参加贵社而已。”

    “哦,可以具体说说么?”

    “抱歉,是个人私务。”

    崔志浩双手一摊,貌似潇洒的道:“哦,既然如此...”

    本来,事情应该到此完结,不料,话还没说完,旁边又有看崔志浩不爽的热心人出来打抱不平。

    “我说你这人咋这么墨迹,人家看不上你这跆拳道就算了呗,磨磨叽叽是啥个意思?咋地,不给个说法,还不让人走了是咋地?”

    王平就有些哭笑不得,不过想学个太极健身而已,怎么比国足夺冠还难呢么?

    崔志浩一看,插话还是楼上的——你丫想落哥面子是吧?哥今天还真不信这个邪?

    如此一想,便把已经到了嘴边的半截话又咽了回去,改口道:“看来王同学对跆拳道有些误解,能给我点时间,介绍一下跆拳道么?”

    人家很有礼貌,让人挑不出错来,王平还能说什么呢?只好无奈的道:“好吧。”

    崔志浩张口就是一长窜摆渡百科的内容:“跆拳道既是一项能够强身健体...培训练习者良好的礼仪及道德为目标...”

    正说着呢,楼上下来两人,一个高壮青年和一位妙龄女子。

    “杨社长来了。”

    “秦社长好!”

    两人一到,人群就自动分开一条路来,几位路人连忙打招呼。

    那青年叫杨越文,家传的太极,正是武术社长。美女叫秦小曼,静坐社的高层,据说和杨社长是同门。

    杨越文一边点头,一边问道:“干什么呢?这是?科普么?”

    马上就有人噼里啪啦的把来龙去脉一说,杨越文踱过来,先是冲王平一点头,再对着崔志浩,说道:“崔学弟,这可是你的不对了,咱们是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如今你却在我家门口扣着我的学员不放,是何道理?”

    杨越文这才一开口,哗啦一声围观党就自动分成两拨,崔志浩这边有十余个,杨越文背后大猫小猫三五只,多寡立判。

    嗯,不过,杨越文这边虽然人少些,但貌似人品不错,先前那两个仗义直言给王平撑腰的,就全是杨越文这边的。

    对手发难,崔志浩自不甘示弱:“杨社长,这话就不对了,这位王同学还没决定进那边呢?”

    杨越文冲王平一点头:“王平是吧,你怎么个说法?”

    崔志浩神情微微一紧,孔丽丽和秦小曼两双美目,也望了过来。

    王平定睛一看,这位杨社长浓眉大眼,身形敦实,正是一副高手气象。一双眸子精光闪闪,既然有些刺眼。

    眼睛微微一咪,直视杨越文:“国人,自然是支持国产。王平正准备加入贵社,以后还请杨社长多多关照。”

    “算我看错你了。”孔丽丽脸色一变,盯着王平,双目直欲喷出火来。

    你还没完了是吧?——王平心中暗怒,忍不住就刺了一句:“孔同学自视过高了吧,你便是看对,又于我何益?看错,又于我何损?”

    “你...”

    此言甚是诛心,孔丽丽柳眉倒竖,气得说不出话来。

    “这种心态便对了!”

    识海中魔僧也难得的夸赞了一句:“男儿行事,心中自有尺杆,又岂容妇人左右?”

    话说这孔丽丽是崔志浩头号铁粉,平时便凭借性别优势拉走了好些武术社的潜在学员。杨越文对她不爽久矣,见状,不由心中大快,拍拍王平的肩膀。

    “国人支持国产,说得好!不像有些人,崇洋媚外,数典忘宗。就凭这句话,杨某也绝不会藏着掖着。”

    孔丽丽尴尬更甚,对王平更增恨意。其他学员也有些不得色,不敢对杨越文发火,看王平的眼光便有些不善。

    此女对道社贡献颇大,崔志浩自是不能令其寒心,忙出言相挺:“杨社长此言过了,贵国的领袖也说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市场证明,跆拳道比贵国的武术更加科学合理,学员自然会做出正确选择,怎么算是崇洋媚外?”

    此人倒也有些急才,如此一说,学员的尴尬便缓解了些。

    “学武之人,斗口没意思。”

    杨越文道:“崔社长也承认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要不,咱们实践一下?”

    话说到这个地步,崔志浩怎么也不能露怯,不然,社团便要散伙了。哈哈一笑:“正想见识一下吹得神乎其神的贵国武术,等下杨社长可千万不要留手啊!”

    杨越文:“如你所愿...”

    一行人向室内走去,眼看就要动手,识海中的魔僧发话了:“事情因你而起,替那杨社长接过来。”

    “啊,大师,开玩笑吧?”

    “有我在,慌什么?古花郎道,倒有些杀伤力,现在嘛,就剩些乱七八糟,花里胡俏的花架子,就是站着不动让他踢,也没多大事,你怕什么?”

    俗话说,手中有粮,心中不慌。识海中有大神坐镇,王平心里就有底气,挺身而出:“杨社长,杀鸡焉用牛刀?小小跆拳道,就给我就行了,何劳你的大驾?”

    “精神可嘉...在旁边看着就可以了,能学点是一点。”杨越文拍拍王平肩膀。

    秦小曼秀眉一皱,这王平脚步轻浮无力,明显是个不通武技的普通人。这番举动,是不知天高地厚,还是哗众取宠,博取关注?

    跆拳道社面积十分宽广,有四个通间大小,足可容纳百余人,眼下三四十人站在里面,很是宽绰。

    内里装潢虽是平常,但胜在干净整洁,加上统一着装,学员清一色的道服,站在一起,看上去也颇有几分气势。一下子就把穿的五花八门武术社比了下去。

    杨越文活动筋骨,正准备拉开架势,王平又站了出来:“堂堂武术社,还需社长亲自出手成何体统,就让我这小兵打个头阵,就当投名状了。”

    杨越文正欲劝阻,秦小曼道:“师兄,让王平打个头阵也好。”

    杨越文知道这师妹历来就主意多,不会无的放矢。便不再阻拦,叮嘱道:“也好,小心些,实在不行就退下来。”

    武术社派了个小兵打头阵,崔志浩自然不会自贬身价,手一招:“小陈过来,教教这位王师弟,下手轻些,可别伤了这位王师弟。”

    小陈应声出列,先两腿一分,“唰”的一下,来了个一字马,两腿一合,站起身来,又“刷刷”秀上两个朝天蹬。方才弯腰一礼。

    “陈红军,白带10级,学跆拳道一个月,请王同学指教!”

    陈红军这两下子耍得行云流水,貌似功底不浅,王平心中打鼓。

    “花拳绣腿,华而不实!”

    魔僧冷笑道:“连出脚不过膝,起腿半边空都不知道,踹这么高顶个屁用,轻轻一推就倒!”

    王平心下大定,学着电影里的姿势,一抱拳:“王平,中华武术爱好者一枚,没级没段。请这位白带增多的陈同学指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