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一章:随身老爷爷,你值得拥有!
    “喂,王平你怎么了,今天一直恍恍惚惚的,是不是生病了,有病就去看医生啊,不会是兜里没钱了吧?我说,你再么下去可不行,待会可是法海大师的课,敢在法海的课上走神,被他发现你就惨了。”

    坐在旁边的孙大雷捅捅走神的王平,胖胖的脸上,露出一丝关切之色,隐隐还有几分担心。

    王平迅速回过神来,看见孙大雷脸上的表情,不由得有些温暖,含糊的解释道:“没事,或许是昨夜着凉了吧,有点头晕,我回宿舍休息下,等下帮我点名。”

    说罢站起身来,无视同学们的敬佩的眼神,自顾朝门外走去。

    “喂,喂,不会吧,被法海抓到我就惨了!”

    王平充耳未闻,孙大雷无奈收回徒劳无功的胖手,嘟噜了几句,只好作罢。

    “哈哈,大雷、大雷,就凭你这名字,你不背雷谁背雷?”——有诙谐的同学打趣,孙大雷自然不依,开口反驳,引起一阵喧闹。

    走出教室的王平没有理会这一切,开头看着天空,深深吸了一口气,自己的遭遇太过离奇,脑子太乱了,必须好好静一静。

    自己,人如其名。做为一位家世平平,长相平平,学习平平的大二学生,按照原本的轨迹,应该毕业之后,找个平常的岗位,娶个普通的女人,平平淡淡的过完一生。

    现在,一切却不同了,自己的生活轨迹貌似发生了变化,不出所料的话,应该会告别“平常”这个已经伴随了自己二十年的词语。

    因为,他怀疑大脑里面除了自己原本的记忆之外,似乎还多了另外一个人的记忆。

    所以,即使被同学们畏之如虎的“法海”大师的课,他也要旷,目的,只是想要掩饰一下自己的不自在,不愿意被人发现自己身上的秘密。

    作为一个被无数网络小说熏陶的新时代大学生,他平时最羡慕憧憬的,不是那些花钱如流水的富二,也不是那些夜夜做新郎的官二,而书中那些得到奇遇后就混得风生水起的废材猪脚们。

    如今,终于轮到我了么?

    我也开启了猪脚模式了么?

    我也要雄起了么?

    究其原因,源自昨天他逛古玩街,莫名对一串楠木佛珠产生强烈购买欲,花了三百买下佩戴一晚后,脑海里就凭空多了许多东西。

    迷迷糊糊中,依稀的看到一个长袍马褂、梳着鞭子的清朝人。时而手持刀剑,月下起舞,刻苦练功。时而鲜衣怒马、纵横江湖、快意恩仇。转眼又变成了青灯古佛,吃素持斋的和尚,间或又夹着打坐炼法、飞天遁地的画面。

    特么这是仙侠,还是武侠?

    脑海中究竟是什么存在,是慈祥的老爷爷、还是渡劫失败的魔道巨头?

    王平有些凌乱,胡思乱想着,梦游般向宿舍走去。

    一切都和小说中描写的奇遇毫无二致,怎么能叫人不浮想联翩?

    他努力搜寻着,希冀能找到功法,但除了一些生活战斗场景之外,其他别无所获,再要多想,就是一阵头疼。

    “不用找了,功法都被老衲封锁了。”

    突然,王平脑海里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现在的年轻人,是一代不如一代了,不努力自强,却总是希冀着依靠奇遇不劳而获!”

    “啊!你是谁?为什么会寄居在我脑海?”

    王平吓了一跳,脚下就是一跘,险些跌倒,吸引了过路同学的眼光。好在,饱览网文的他知道如何与寄居者对话,只是心中默念,没有发出声来。

    苍老的声音讥讽的道:“平时不是总是渴望奇遇么?事到临头又为何如此惊惶?与那位好龙的叶公,有何区别?”

    对自己的表现,王平有些羞愧,伸手揉了揉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肃然问道:“前辈是何人,在晚辈脑海中有何目的?”

    “不错,还能保持理智。虽然有些浮躁,但勉强还算可堪造就。”

    苍老的声音先赞扬了一下后,解释道:“老衲法号魔僧,禅宗沩仰宗八代传人。遭遇强敌,无奈弃了这身臭皮囊,遁出一丝元神寄于这串楠木佛珠之中,剩下的,就不用说了吧。”

    “沩山灵祐,南岳怀让的道统么?此宗自五、代就宗风日衰,法脉已不可考,怎么会冒出你这清朝传人?”

    王平倒也和某些只知魔兽仙剑、萝拉生希的校友不同,除此之外,儒道释等华夏传统文化,也略有涉猎,虽谈不上精通,但一些基本常识,还是知道的。

    虽然,拜教主之赐,他对佛教这一舶来品没有什么好感,但禅宗这一本土和尚慧能开创,已被华夏文化彻底同化的支派,却是个例外。一听到寄居者是禅宗传人,他便安心不少。

    还好,不是魔头,至少,性命是无虞了。

    魔僧有些惊讶:“知道沩山灵佑,倒也颇有些见识,与时下那些小青年不同。说说看,还知道些什么?”

    王平不好意思的答道:“曹溪六祖,南岳怀让,青原行思,石头希迁,马祖道一,赵州从谂,百丈淮海...”

    虽只是常识,但能说出这几个名字,至少,说明曾经花功夫了解过,有些基础。

    脑海中的魔僧一笑,显是心情颇好,饶有兴趣的问道:“还有呢?”

    王平有些汗颜,回道:“因为《西游记》对神仙之说产生兴趣,佛教只是略有涉猎,大致看过几本灯录,其他的却是不知。”

    “从业余角度讲,也算不错了。”

    魔僧评价一句,然后解释道:“沩仰宗法脉自五代开始衰弱不假,不可考却未必,听说过虚云老和尚么?”

    虚云,驻世两甲子,历经五帝四朝,一身系五宗法脉的当代禅宗大德。如此传奇人物,王平自然听说过:“是了,还有虚云老和尚。”

    沩仰宗,禅宗五家之一,为唐代山灵祐和仰山慧寂师徒开创。五代以后,虽有传承,但法脉不盛,因而一般认为沩仰宗六世而绝,后继乏人。实际此宗祖庭密印寺宋后仍有继承,明末慧山海法师时与临济宗合流,清末虚云重振至现世。

    清人,与虚云同代,如此说来,魔僧的身份倒也合理了。王平放下放下包袱,放心交流:“您是因为遭遇强敌,而放弃肉身,遁出元神?”

    “有问题?”

    “不敢,只是有些不解,元神好像是道教的说法,佛家不是讲金身么?”

    魔僧道:“大道唯一,万法不离其宗,何必拘泥于名相。元神也好,念力金身也好,还是一神教的不灭圣灵也好,其本质都一样,不过一点灵魂核心,不灭的精神烙而已。本质同一,只是名相不同罢了!”

    “哦,原来如此。”

    难得遇见一个专业人士,王平考据癖发作,一时间,倒也忘记了功利之心,就小说中诸多不解、争议,讨教了起来:“世人皆以为超脱有两途,一曰肉身不死,破碎虚空。二曰精神不灭,阳神长存。这两种说法是对的么?”

    魔僧倒也不藏着掖着,耐心解释:“肉身成圣,上古常有听闻,唐时,此道便随外丹术一起没落。钟吕丹法兴起至今,修道的主流,便一直是内丹,唯余精神超脱之途了。”

    王平精神一震,问道:“精神果能不灭乎?”随即,便反应过来,貌似问了一句废话。

    果然,魔僧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老衲不是已经在你识海了么?”

    王平腆着脸继续问道:“真没办法肉身长存,长生久视?”

    “不过一具臭皮囊而已,何至如此惦记?”

    魔僧洒然一笑:“南五祖,北七真,到张三丰、李道纯、陆潜虚、李西月、黄元吉,到刘一明、闵小艮。还有当代陈樱宁,南怀瑾。这些‘神仙’们,有那个长生久视了?这世上,那有不死的活神仙?”

    有道是同行是冤家,佛道两家,历来就互相看不顺眼。道士笑和尚“万劫阴灵难入圣”,和尚就笑道士是“守死鬼”。

    儒教历来为主流,“子不语怪力乱神。”、“敬鬼神而远之。”,佛教道教都不放在眼里。

    三教都自以为正宗,相互攻击,乃是传统。魔僧虽为元神高人,也不能免俗,言下无不讽刺之意。

    魔僧是佛教徒,讥讽道教是分内事。王平虽无门无派,却是个道教发烧友,骨灰级仙道法术爱好者。

    闻言,心下就有些不快,完全忽视双方各方面都是天壤之别的差异,忍不住就鲁班门前弄起了大斧:“道教崇尚炼养不假,但也提倡性命双修,也讲心性。再者,道教源远流长,自黄帝算起,至今已有五千年历史,这点佛教是不如的。佛教自汉明帝时传入华夏后,也吸收了很多儒道二教的东西,比如你们禅宗的心性之说,就很像庄子。”

    佛教传入后,与华夏本土文化相互吸收融合,本是事实。至于佛道两家到底谁先融合谁,谁是师父,谁是徒弟?历来是各执一词。

    道教说老子化胡为佛。

    佛教不甘示弱,就说“昔周姬之末,有大圣号佛;…络聘周以曾玄。”一下子就把佛变成了老子的太爷辈,说老庄连给佛当徒弟都不够格。

    再后来,把老子提了一辈,说老闻道于竺乾古先生,古先生即是佛。

    后来就更加离谱了,撰经说:“佛遣三弟子至震旦教化,儒童菩萨,彼称孔丘。净光菩萨,彼称颜回。摩诃迦叶,彼称老子。”

    震旦,即中国。一下子,把儒道的祖师一网打尽,全部“考证”成了佛的“徒弟”。

    因为释老等当事人皆以作古,这番争论,争了几千年,也没彻底弄明白,大抵就是谁家势力大谁家占上风头。有些实在是不愿争论的,也只能说句大道无二理、圣人无二心,和和稀泥。

    三教历代精英争了几千年也没弄明白的事,魔僧自然不会傻到继续争论什么禅近庄或者庄近佛,因为这已经是超出人类能力范畴的问题,如果把佛道争论的资料全收集起来,组成一个地球上最大的图书馆还有富余。

    魔僧只是问了一句话,就让王平哑口无言:“呵呵,纵然你口若悬河,舌灿莲花,我也不懂,老衲我只问一句:你见过几个长生不死的?”

    王平默然半响,方才呐呐的问道:“如此说来,仙学宣扬的全是假的么?不能长生,那修道又有何意义?”

    魔僧呵呵一笑:“古人会闲着没事干,精心编造一个千古骗局来蒙骗后人么?或者,你认为历代投入道教的那些精英都是傻子?”

    “仙学确有其事,却不能长生不死...这?”王平有些凌乱了。

    “老衲先就说过,不死,指的精神生命不灭,而非物理生命。物理生命不死的手段,古时或许有,但现在却已失传。”

    “从修道角度讲,是今不如古,技术退步喽?”

    “老衲认为,确实是这样!”

    虽然物理生命不死的方法已经失传了,但好歹精神不灭的技术还在。其实,精神不灭、记忆长存,本来就已经长生了,不同的,无非就是换换躯壳而已。

    如此一想,王平又高兴起来,腆着脸道:“大师,前生五百次回眸,才换得今生擦肩而过,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如今咱爷俩的精神共居一个识海,这得是多少世才能修到的缘分?如此有缘,您老就传我个精神不灭的法子呗。”

    魔僧呵呵一笑:“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既然如此,你便找个清静的地方,老衲这就传你妙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