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真渔民 > 201-202章、恐惧
    “啊——”

    青年一声惨呼,顿时觉得鼻梁骨似乎断了,在剧烈疼痛的同时,还如同喝了醋一般,嘴巴、喉咙里面全部都是一股酸水,眼泪也忍不住往下流,让他一时间睁不开眼睛了。》,

    而他的惊呼声刚刚发出,突然一股巨大的力量踹到了他的小腹,令他的身体向后倒飞而去,并且砰地一声撞到了后面的一个同伴,两人滚成了一团。

    “呀——”

    就在小舞发动攻击的同时,段雪琴的反应也不慢,她也挥舞着手里的东西砸了出去。不同于小舞的口袋里面只是衣服,她的包里装了一个吹风机,呼地一声砸到了一个青年的额头上面。

    “啊——”

    那个青年当即后退了两步,额头上面红肿了起来,让他的脸色变得狰狞起来。不过,他刚刚大吼一声,身体扑上来之际,段雪琴已经原地一个转身,身体借力跃起,一双修长的****如同剪刀一般绞向了他的头部。

    “吼——”

    青年大惊,立即双手抱头,但是仍然被段雪琴双腿连蹬,一直被蹬得倒退了七八步,然后啪地一声摔了出去。

    不管是小车里面的青皮哥,还是朱林光,以及那几个青年,都没有人预料到这两个女孩竟然如此生猛,刚刚照面就放倒了两个小混混。

    其他人纷纷愣住了,旁边小车里面的青皮哥脸色沉了下来,推开车门就下了车,而朱林光则愣愣地呆在车里。望着外面那两个矫健的身影。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事实上。自从两个月前龙海对众人进行集训后,大家的身体素质不断增强,学习到的格斗技能也越来越纯熟了。

    而就在十多天前,大家成功地成为修真者后,身体还得到了一次极大的改造,身体素质在原来的基础上再次增强了许多,身手也因此变强了很多。

    现在面对这些会点拳脚的小混混们,小舞与段雪琴她们如果能够克服畏惧心理。一个人对付三四个都不成问题。

    而小舞自从上次受到欺负后,心里就发誓再遇到这样的坏人,一定会狠狠地教训他,所以她才会第一时间进行反击,而且出手毫不容情,瞬间就放倒了一个。

    “哟呵,两个小妹妹还是烈马呀,不过老子喜欢。特么的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她们抓起来,这样的小妞玩起来才带劲呢。”

    青皮哥淫邪地笑着,随后命令其他的小混混再次围了上来。他自己也慢慢地靠近了两人,在旁边冷冷地看着。不过目光却阴沉无比。

    “一群人渣,放马过来,今天姑奶奶不打得连你们妈都认不出来,就把自己的名字倒过来写?”小舞却毫不畏惧,指着众人喝道。

    “小舞,我们还是叫人来帮忙吧,他们人太多了。”段雪琴却有点害怕,毕竟她可从来没有与人打过架,更不用说与这些小混混厮打了。

    “雪琴,你怕什么?难道忘了龙海对我们的训练了?难道忘记我们现在的身份了?我们可是练过气功的,龙海说了以后还有可能成为气功大师的,难道还怕这么几个人渣吗?”小舞给她打气说。

    “好,这些人渣平时肯定欺负过不少的姐妹,今天就让我们教训教训他们,为那些被他们欺负的姐妹们报仇。”段雪琴听后立即双眼一瞪,狠狠地说。

    “小妞,乖乖地跟哥们回去玩玩吧,不然就不要怪哥们辣手摧花了?”一个小混混看到青皮哥过来了,心中顿时有了胆气,等我嘻嘻地对两人说。

    “没错,跟着哥们去玩,可以吃香的喝辣的,保证会让你们玩得嗨的,比起在学校里好玩多了。”另一个小混混也壮着胆调笑道。

    “那是我们青皮哥,可是这一带道上混的,如果你们不答应,今天可就回不了学校,以后每次出学校也会不得安宁,所以你们还是听话的好。”一个之前受伤的小混混一边捂着额头一边指着旁边的青皮哥得意地说。

    “废话少说,放马过来。”小舞冷哼了一声,脚下用力一弹,身体如同舞蹈一般以一条腿发力旋转着扑向了旁边的一人。

    “砰——”

    “啊——”

    那人连忙摆开架式,正准备迎敌之时,小舞已经到了他的身前,飞起一脚踢中了他的右脸,带动他的整个身体向侧面扑去,刚好挡住了旁边那个冲上来的青年。

    “雪琴,不要留手,狠狠教训他们。”同一时间,小舞对段雪琴喊道,而段雪琴也同时动了,闪身朝着旁边的另一个黄毛青年踢了过去。

    黄毛青年身体一侧就闪了过去,同时右手一抓,就要抓住段雪琴的小腿,想要把她直接拉过来。然而段雪琴这一招却是虚招,她的腿刚刚踢到一半就则了回来,用力一蹬跳了起来,竟然跳起了一米多高,然后右腿一跪,膝盖撞到了黄毛的脸上,顿时发出一声脆响,而黄毛则惨叫着身体向后倒去。

    眨眼之间,两人再次打翻了两人,顿时信心十足了,各自将后背交给对方,然后扑向了周围那些跃跃欲试的小混混们。

    “呀——”

    就在这时,青皮哥脸色阴沉,突然大吼了一声就扑了过来,直接就是一条鞭腿抽向了小舞的腰间,如果扫中了,甚至也得重伤不可。

    但是,他却小觑了两个女孩,小舞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样,身体突然一个后空翻,如同舞蹈一般凌空而起,随后反扑向了青皮,一巴掌扫去,刚好扫到了青皮的脸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令周围的人都是一愣。

    “臭娘们,找死。”

    被打脸之后,青皮哥终于有些恼怒了。没想到这两个鲜花竟然都是带刺的。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刺。而是非常扎手的刺,因此怒吼一声后,唰地一下撕开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胸膛上面文着的一条青龙。

    随后,青皮哥暴怒着冲了过来,拳头挥得呼呼响,朝着小舞猛扑过来,只是小舞丝毫不惧。眼看着青皮哥逼近了,身体一蹲,让过了对方,同时一肘撞到了青皮哥的肋间,令他痛呼一声。

    就在这时,段雪琴正在青皮哥的后方,身体一旋单腿而立,啦地一声,长腿扫到了青皮哥的后背上,令他的身体一个踉跄。

    青皮哥的身体还没有立稳。小舞已经从另一面扑了过来,重重一腿踢中了他的左脸。顿时令他吐出一口鲜血,血中竟然还有一颗牙齿。

    “啊,你们这两个臭娘们,竟然敢打伤我,今天我要不把你们玩烂,老子就就是你们生的。”青皮哥顿时暴跳如雷,一时不防竟然被两个女人打伤了,让他觉得特别没得面子,因此咆哮了起来。

    “我呸,你个人渣,你妈根本就不应该生你,该把你用尿溺死,还不知道会解救多少无辜的女孩。”段雪琴顿时骂道。

    “没错,像这样的混账儿子,姑奶奶才不会生下来呢。你要是姑奶奶的儿子,还不把姑奶奶气死,早把你丢河里淹死了。”小舞也骂道,不过精神却更加亢奋了,目光中充满了凶狠的光芒。

    “兄弟们,一起上,难道咱们这么多人还搞不定两个小妞。我宣布,谁出的力多,今天晚上就让谁先上她们中的一个。”青皮哥怒吼着。

    “呀——”

    “吼——”

    顿时,几个带伤的青年纷纷吼叫着冲了上来,其中一些人还从车里拿出了棒球棍、钢筋、铁管之类的武器,朝着两人围了上来。

    青皮哥从其中一个青年的手里抢过一根棒球棍就扑了过来,挥舞着球棍狠狠地砸向了小舞,但是被小舞向前一滚躲了过去。

    “砰——”

    但是,另一个青年却正在前方,见状立即一挥手里一米多长的钢筋,朝着地上猛击而来。眼看小舞躲不过了,她的身上突然闪过一道蒙蒙青光,钢筋撞上后发出砰地一声巨响,随后那个青年倒飞了出去。

    “啊——”

    那人还有半空中就发出了一声惨叫,却是因为他手里的钢筋反震回去,直接猛击到了他的头上,瞬间头破血流,人也昏昏沉沉,飞出去两三米重重地摔到在地,喷出一口鲜血。

    “呀——”

    看到小舞向前滚去,段雪琴还以为她是被打出去的,顿时就怒吼了起来,不顾一切地冲向了青皮哥,重重一脚踢到了他的下身,痛得青皮哥的身体瞬间就扑了出去,手里的棒球棍也丢了。

    “砰砰——”

    就在这时,两个武器从身后砸到了段雪琴的身上,然而她的身上也同样闪烁了一下青光,将两样武器反弹了回去,各自砸中了拿着武器的青年。

    “废了这些混蛋。”这时,小舞已经返身过来了,并且从地上捡起了一根钢筋,还将青皮哥丢掉的棒球棍扔给了段雪琴。

    她们都感觉到了,刚才她们受到对方武器攻击的时候,是龙海送给他们的防身玉符发出了青光,为她们挡住了对方的攻击。

    现在,她们的心里有了底气后,根本不再有任何畏惧了,两人对视一眼,挥舞着武器冲向了周围的那些混混们,一阵砰砰之声后,地面上躺了七八个人,个个大声地惨叫着,身上鲜血淋漓,一些人还推抱着手臂、大腿、肩膀等痛哭着。

    小舞和段雪琴没有留手,她们狠狠地砸断了这些人身上的关节骨头,让他们以后都无法再做恶了,这才重重地出了一口气。

    “小舞,我看到朱林光在那边的小车里。”这时,段雪琴对小舞说道。

    “这个混蛋,那天晚上的账姑奶奶还没找他算,今天又带人来找我们的麻烦,看来不狠狠地给他个教训,他就不会长记性。”小舞的目光中仿佛要喷出火来。

    “砰砰砰——”

    朱林光躲在车里,开始还睁大了眼睛望着路边,但是看到了那些小混混一个个惨叫的情景时,不由得闭上了眼睛不敢看了。

    直到车门外面发出砰砰的声响,他才抬起头来,却发现车门一把被人拉开了,站在外面的却是两个面若寒霜的女孩。

    “出来。”

    段雪琴一把抓住朱林光的衣服,将他从车里拉了出来,然后一推,砰地一声将他推得撞到了小车上面,然后一左一右堵住了他的去路。

    “你们要干啥?”朱林光透过两人的之间的缝隙看过去,发现青皮哥与五六个小混混在地上滚成一团,一个个都在痛苦地喊叫着,不由得露出了恐惧的目光。

    “朱林光,亏我们以前还把你当成朋友,却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渣。上次欺骗小舞的事情还没找你算账,今天你居然又带人来找我们的麻烦,我们真是看错了你。”段雪琴怒火中烧地望着朱林光,手里的棒球棍轻轻地甩动着。

    “雪琴,不用跟他多说了,他就是个人渣,衣冠禽兽,人面兽心。仗着家里有权有势有钱,一向把女孩子当成玩物,这样的人渣根本没有资格活在这个世上,因为他们的快乐是建立在无数人的痛苦之上的。姓朱的,今天姑奶奶要彻底跟你算算账,让你知道人被逼急了,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小舞冷冷地望着朱林光,目光中露出了冰寒的光芒,手里提着的钢筋也慢慢地举了起来,身上流露出一股凌厉的杀气,就连旁边的段雪琴也有些震惊地望着她,被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寒气息给吓住了。

    “吱——”

    就在这时,突然旁边传来一声紧急刹车的声音,随后朱林光的以眼放光,朝着两人身后大声地喊了起来:“小叔,救我。”

    原来,早有他看到青皮哥重伤时,就知道情况不妙,又不敢下车逃跑,只得打电话向小叔朱大方求救,现在终于等到了朱大方到来。

    小舞正要砸向朱林光,突然感到身后传来一阵强烈的波动,身体立即向旁边一扑,随后躲过了朱大方的一击。

    “砰——”

    朱大方远远发出驭灵手攻击,却将朱林光身后的小车砸出了一个窟窿,巨大的力量更是将小车推得向后倒退了数米,随后一把将朱林光拉了过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