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真渔民 > 169-170章、出海
    (一百五十张月票加更)

    最后,张世良又对张碧涛说:“今天的事情虽然说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以后不要这么冲动了,随便调动部队可不是小事。

    当然,你在特种部队你还有一定的权限可以自由安排,那洪家的小家伙随便调动武警部队,可不是一件小事情。不给洪国波一点压力,他们洪家还会觉得自己已经成为华夏第一家族了呢?”

    张世良一边点着烟吞云吐雾,一边透过迷蒙手烟雾目光闪烁不定,在知道了龙海已经加入了华夏国特殊部门后,他的办法就更多了。

    不过,龙海并没有理会张家与洪家的那些纠缠,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他仍然坚持每天为张老调养身体,然后就是指导两个女孩修练。

    期间,龙海离开了张家两次,一次是沁怡来接他去办理相关手续,同时再次见到了最高首长,由最高首长为他颁发了证件,一个红色封面的硬皮证件,里面有着他的照片和基本信息,还有着最高首长的亲笔签名,以及华夏国的几个最高权力机构的钢章。

    龙海还得到了一张通用的银行卡,每个月能够得到三十万人民币的工资,此外还可以紧急透支一个亿的特殊款,权限非常高。

    此外,华夏特殊部门分给龙海的还有一套战斗服,就跟沁怡身上穿着的一样,没穿的时候它可以缩成一团,仅仅只有拳头大小,携带非常方便的。

    另外还有一部样式普通的手机。乃是专属于特殊部门人员的联系手机。具要超强的待机功能和通讯信号。基本上只要在地球上,通过这部手机就可以联系到的。

    龙海再次向最高首长重申了自己的原则,要求绝对的自由,如果有任务,也得看自己当时是否方便出手,还得由自己来判断自己是否要出手。

    同时,龙海也表示了,只要是涉及到国家利益的。自己绝对会为国家和人民着想的,任何********对华夏国家的破坏行为,自己只要遇到了就不会置之不理的。

    最高首长对此表示理解,还对龙海的申明大义表示赞赏,他当面交待了沁怡,寻常小事都不要麻烦到龙海,也不要影响和打扰他的正常生活,若真有事情需要龙海出手,得先行与龙海商量,无权命令他做任何事情。

    龙海对此还是满意的。自己身为华夏国人,完全脱离国家是不可能的。反而还有可能引起国家的反感,为自己的家人生活带来不便。

    而如今的状态是最好的,自己有着国家特殊部门的身份,做任何事情都会少许多顾虑,同时也能够为家人带来一份安定的生活。

    如果真的遇到了********跑到华夏国来捣乱的事情,就算是自己没有加入特殊部门,龙海要是遇到了也不可能不管的,所以这与他的想法并不矛盾。

    另一次离开张家,是应赵祖贤的邀请和她一起吃了一次饭,而让龙海没有想到的是,赵祖贤的父母竟然也来了。

    赵华阳那天听女儿回来说起今天发生的事情,敏感地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于是做了一些准备,没过两天就找了个机会去拜访了张世良。

    他们之间谈了些什么,外人不得而知,只是那天赵祖贤回家后,发现父亲非常地高兴,还极力让她请龙海出来吃饭。

    赵祖贤的母亲也对龙海格外地热情,因为丈夫已经将龙海与张家的关系告诉了她,同时也透露了张家已经愿意接纳自己的意思,不久之后就会有好事情上门了。

    吃饭的时候,赵祖贤问起了龙海现在的情况,得知了龙海在东山大学读书之后,她暗暗地做了一个决定,不久之后就让龙海大为吃惊。

    等到八月十八日,张老的身体已经基本康复了,脑部手术后的伤口也大致恢复了,已经能够不用任何人搀扶,每天在疗养院内活动两三个小时的时间。

    龙海这时自然功成身退了,所以他前一天就跟张家说了,自己明天要回家去了,毕竟这次出来已经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了。

    原本张碧涛表示可以派直升机送龙海回去的,但是龙海拒绝了,那样做太兴师动众了,所以他选择了自己飞回滨海市就可以了。

    在机场的时候,张碧霞给了龙海一张银行卡:“龙海,这张卡里有五十万华夏币。钱不是太多,因为我爸说了,再多的钱也报答不了你对张家的恩情。

    之所以给你这五十万,是因为我们知道你家里还欠着大约这么多钱,早点还清了也可以让叔叔阿姨他们过得更轻松一些的。

    你可千万别推辞了,要是再推辞的话,我们张家真不知道用什么来报答你了。你可能不知道,那几个长辈还开过玩笑,说要让你当张家的女婿,也许只有这种方式才能够多少报答你一些的。

    虽然他们是在开玩笑,但是如果你愿意的话,张家的女儿可以任由你挑选的,我想没有人会拒绝的,因为你的恩情真的太大了,对张家来说不啻于再造之恩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张碧霞的脸红了起来,显然她的意思是说,如果龙海愿意选张家的女儿,哪怕是选到了她,她也是愿意的。

    龙海装着不懂地哈哈笑了两声:“姐,你可真会开玩笑,咱们之间的交情这么说岂不是太见外了。行吧,张家这钱我就收着了,以后可不要再提什么恩情不恩情的了,这么高的诊金可是天价呀。

    对了,你跟曼玉好好地修练吧,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有空的时候也可以到我们村里来玩的,以后我们村的设施会越来越好了。保证你下次来的时候跟第一次完全不一样了。”

    龙海岔过了话题。张碧霞似乎看到他有一些窘态。就笑了笑并没有再说了,只是点了点头,答应以后一定会去找他的。

    离家近二十天后,龙海终于又回到了小渔村,回到了自己的家里,感受到了熟悉的温馨气息,还有灵龟与小红鸟,这些天没有龙海在也非常不习惯。当他回来的时候纷纷激动地跑来找他了。

    同时,还有不少村民跑到龙家来询问情况,村长刘天衡也来了。因为那天有许多人看到龙海被警车带走了,但是之后却发现龙家人一点也没着急,还说龙海已经到京城去帮一个老革命看病去了。

    “龙海呀,你这一离家就是半个多月,开始的时候我还担心着呢。后来听你爹娘说起,才知道你是到京城去给一个老革命看病去了。你能讲讲吗?”

    “没错,那天的警车其实就是京城的人安排来的,他们开始没有搞清楚情况。只知道要带我马上走,所以没有说清楚。

    后来我们离开之后。在半路上就遇到了从京城飞来的直升飞机,然后我就乘坐直升飞机去了京城,为常胜将军张老看病,为他调养了一段时间的身体,我一直都住在张老的家里的。

    哦,你们可能并不知道,我爸出院第二天就过来看望他的那个女孩,就是叫张碧霞的那个,她其实就是张老的孙女,我们是朋友,她知道我为父亲治病的事情,所以就想到了找我去帮张老看病。”

    龙海知道,人们都有好奇心,如果不让他们知道一些,免不了有些人会胡乱猜测,还会编造出一些莫名其妙的故事出来。

    因此,他并没有隐瞒,就将此事说了出来,最后还拿出一张卡来:“爸妈,这张卡里有五十万块钱,是张家坚持要给我的诊金。

    本来我是一分钱也不想要的,但是他们说我帮张老治好了病,这个情义太重了,如果我不收下,那么他们张家就会欠我太多了。

    我想了一想,对于张家来说肯定不少这点钱,收了之后既可以让家里早点还清欠各位邻居的钱,可以让爸妈你们过得轻松一些,同时还能够不让张家背着那么沉重的压力,免得他们还要费尽心思去想怎么回报我。”

    龙海将那张卡拿了出来,当着所有村民的面递给了母亲,然后又当着大伙的面说道,本来还脸上有些不高兴的龙大刚听完后,也不由得点了点头。

    “老龙家的,你们小海真是出息了呀。”

    “没想到小海还会看病,竟然帮你爸治好了腿,还到京城去帮老革命治病了?”

    “那可是常胜将军张老呀,我最喜欢看张老的抗战电视了,真是太带劲了。”

    “小海你可是办了件大好事,张老那可是抗日时期的大英雄,没有他们那些老革命老英雄就没有我们今天的好日子。”

    “这钱该收。虽然说为张老治病不应该收钱的,但是龙海也说得在理,不能让张家觉得欠的人情太大了,反正对他们来说这点钱应该不算什么吧。”

    “我长这么大还没去过京城呢,龙海他真是能干,还坐过飞机了。”

    一时间,村民们议论纷纷,场面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许多人这才知道龙大刚的腿原来是龙海帮忙治疗的,更多人对龙海帮张常胜老将军治病的事情感到不可思议。

    但是,总的说来,大家对龙海的做法是感到尊敬的,毕竟他可是帮张老治好了病的,这样的事情说出去后,他们这些同村人都会觉得脸上有光的。

    “各位乡亲父老,各位亲朋邻居,我们家还欠着大家的钱,明天就给大家转账到卡里,应该可以还清咱们村所有乡亲们的钱了。

    我龙大刚带着家人在这里感谢大家了,没有你们的帮助我们龙家就不能渡过这个难关,所以我们一家人真心地感谢大家,以后大家有什么困难的,也尽管来找我们龙家,只要我们能够办到的,就绝不会推辞。”

    龙大刚也非常地高兴,毕竟自己的儿子可是为张老看过病的,还在张老家住了半个多月,还跟张老的孙女是朋友,这可是让一家人甚至是祖宗都脸上有光的事情,所以他当场就表示了明天还清所有的账,说话的时候都松了一口气了。

    第二天,龙海就收到了好消息,小舞和几个兄弟等人都在这两天成功地纳气入体,开拓了经脉,经脉中终于储存了一缕灵气,迈出了修真者最为关键的一步。

    也就是说,他们已经可以称为练气一层的修真者了,而李青霞则在更早的时候就已经达到练气一层了。经过这一次的身体改造,大家的身体素质比之前增强了一倍,比大多数普通人的身体素质都强了。

    “小海,你总是忙,咱们都许久没出海过了。这些天爸一直跟着出海,太累了,明天让爸休息一天,你跟我去出海吧。”

    晚上,龙山找到了弟弟小声地说,这段时间休渔期已经结束了,龙家更是忙了起来,不但每天都要出海一趟,而且家里龙月两口子收购海鲜也忙不停,因为家家户户每隔几天都有数千斤的海鲜收获。

    这段时间,龙山也同样累,每天下午都要与姐夫刘志彬一起送海鲜到县城去,虽然说这些天赚钱也不少,每天都有六七千的收获,但是确实太累了。

    “哥,你还有其他事没说吧。你说,有啥事,说了我就跟你出海去。”龙海当然了解自己的哥,看他脸上带着神秘的笑就知道有事。

    “是这样的,前两天邻村有人在小印国海域边界附近捕到了一网石斑鱼,可是有小千斤的,一网就值四五万,抵得上平时半个月的收获了。我就合计着咱们是不是也去碰碰运气呢,你不是对寻找海鲜很擅长嘛,所以找你一起出海去试试看。”龙山小声地说出了原因。

    “那行呀,有这样的好事情咱们当然得去试试。说实在的,我也好久没有出海了,这身上似乎都有些腻了,还是海水海风才合适咱们渔民家的孩子呀。”龙海点了点头说。

    “好好好,我们兄弟同心,其力断金。明天咱们兄弟一起出马,必定马到功成的。”看到龙海答应了,龙山立即高兴了起来。(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