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修真渔民 > 137-138章、阻挡
    看了看张碧涛腰间的伤疤后,龙海开始为他治疗起来,他的手按在了张碧涛的腰间,然后施展了回春术,将灵气慢慢地融入他的体内,为他修复着伤处的骨骼和神经。

    冒然说龙海可以轻描淡写地治疗,但是他却没有那样做,而是装着非常努力的样子,仿佛真的在为张碧涛发放气功一样,过了一会儿脸上就出现了大颗的汗水。

    张碧霞在旁边见状,连忙掏出了自己的手巾,帮龙海擦拭起了汗水,她的手巾上面还留着她的体香,让龙海闻到后觉得有些沉醉。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龙海才收回了手。而张碧涛从龙海的手放到自己的腰间后,就感觉到了一股热流缓缓地进入自己的身体,在他受伤的部位来回地动着,让他感觉有些痒痒的,还有些酥酥麻麻的,让他心中大喜。

    等到半个小时后,龙海的手收回后,张碧涛坐了起来,他感觉到自己腰间的不适已经渐渐地消失了,浑身上下仿佛轻松了许多,不由得大喜过望。

    “大哥,你觉得怎么样?”张碧霞关心地问。

    “非常好,感觉从来没有这么好过。龙海,谢谢你。”张碧涛一向不苟言笑的脸上,露出了真诚地笑容,并且向龙海道谢。

    “不用了,如果不是看在碧霞姐的面子上,我才不会给你治病呢。”龙海却双眼一翻,故意气他说。

    不过,张碧涛并没有生气,而是诚恳地说:“龙海。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的。不过爷爷的病不是小事。所以我才不得不慎重一些,同时也是对你好。

    你不知道,那些医学专家全部都是反对找你来给爷爷治病的。家里的长辈也在犹豫,只有碧霞这个傻丫头一直相信你,后来我相信了碧霞,给父亲他们做了保证,他们才答应接你去试试的。

    如果到时候你不能帮到忙,虽然不会对你怎么样。但是你以后跟碧霞的事情却再也不可能了,所以我才会向你确认的。”

    “大哥,你说什么呢?”听了张碧涛的话,龙海就是一愣,而张碧霞已经满脸通红地喊了起来。

    “是呀,张大哥,你说什么,什么我跟碧霞姐的事情?”龙海紧接着问道。

    “怎么?你们不是好上了吗?我看碧霞从来没有这样对过任何男生,难道你们不是在好吗?”张碧涛反倒是有些意外地问。

    “大哥,你怎么乱点鸳鸯谱呀。我跟龙海就是好朋友,没你说得事。”张碧霞的脸红得跟熟透了的桃子一样。瞪着她大哥说。

    “是呀,我跟碧霞姐认识也不久,虽然关系还不错,但是并没有那个什么好上的。”龙海也急急忙忙地说,他还真怕张家的人误会了。

    “真不是吗?小霞,哥可觉得你在说谎呀,从小到大你还没有这样紧张过一个男生呢,再说了,我觉得龙海兄弟不错,配得上你。龙海呀,你也可以考虑考虑我妹妹,虽然她可能比你大一点点,但是这并不影响感情的,而且她确实很紧张你,我也觉得你们很合适的。”

    张碧涛愣了一下,不过看到妹妹害羞的表情,却似乎明白了什么,转而向龙海推销起了自己的妹妹,想要撮合他们成一对。

    “大哥,你胡说些什么?”张碧霞已经羞得无地自容了,咬着牙叫了一声大哥,声音中充满了杀气。

    “哦,我不说了,不说了,你们自由恋爱吧,我支持你们。”张碧涛连忙求饶,不过却表示了他的立场,让两人都有些尴尬不已。

    “龙海,我大哥就是嘴臭,你别听他胡说。”张碧霞看了一眼龙海,脸上红红地说。

    “哦,我现在才大一,还没考虑谈恋爱的呢。不过,张大哥说得对,碧霞姐你这么优秀,肯定会有许多杰出的男生追求你的吧。”

    龙海点了点头说,不过他虽然没有多说,却明确地有着拒绝的意味,让张碧霞的心中瞬间似乎有些空落落地了,不由得用杀人的目光望向了大哥,吓得张碧涛跑到了那些大兵中间去跟他们聊天去了。

    两三个小时后,两架武装直升机在京城外面的基地中降落下来,几辆军用越野吉普已经等候在了旁边,龙海随着张碧涛兄妹下来后,直接就登上了一辆吉普,在其他车辆的簇拥下,快速地朝京城北郊而去。

    在路上,龙海与张碧霞聊了很多,毕竟有两三个小时,不可能坐那里不动,所以在最初的尴尬之后,两人都放开了之前张碧涛的玩笑,聊得非常地愉快。

    龙海了解到,虽然张碧涛是她的大哥,但是两人的年龄却相差了十岁以上,所以从小大哥对张碧霞都是非常照顾甚至是溺爱的,对她非常好。

    不仅如此,在整个张家年轻一辈中,张碧霞也是最小的一个,所以从小受到的宠爱也非常多,特别是她的爷爷张老,在七十多岁的时候看到这个孙女出世,对她也格外地好,可以说好得让其他兄弟姐妹羡慕嫉妒呢。

    在张家,张碧霞的父亲张世良共有四个兄弟姐妹,两男两女,现在他是张家的主事人,同时也是华夏某个大省的********。

    此外,还有张碧霞的叔公家里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也一直跟随着张老长大的,因为她叔公在战争年代牺牲了。

    而刘曼玉的母亲,就是张碧霞叔公的小女儿,年轻的时候因为感情问题,离开了京城张家,二十多年来一直没有回来过,不过这次听说张老病危后,也赶到了京城来。

    ……

    ……

    京城东郊,香山脚下,枫树成林。风景如画。

    此刻已经是八月初了。大遍的枫树都枝繁叶茂。有的树叶金黄色,有的树叶边缘则变红了。要是再等一个多月时间,这些枫叶绝大部分都会变红,那时的风光才真正美不胜收呢。

    就在这大遍的枫树林中,掩映着数十幢四合院一般的独门小院,全部都是具有华夏特色的防古建筑,红砖青瓦,古色古香。典雅别致。

    只不过,普通的游客和老百姓根本无法接近这一带,距离这些小院十里之外就设置了封锁线,并且有京城卫戍部队驻守。

    从最外面的封锁线到枫树林这一带,前后至少有七八道防线,进入这里的人和车辆至少要接受七八次检查,而检查的战士全部都是全幅武装的。

    因为这里就是华夏国著名的香山疗养院,居住在这里的几乎全部都是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以及对华夏国做出了惊天贡献的国宝级专家人物,他们每一个人的身份都会惊天动地。

    在这个区域。除了周围防守警戒的部队之外,还有着众多的医务人员。他们隶属于香山疗养院医院,基本上每一个居住在这里的老人身边都有一个技术过硬的私人保健医生,平时全面负责每个老人的身体健康。

    龙海跟着张碧涛和张碧霞兄妹,一路上经过了数次检查,才得以进入香山疗养院的大门,而且在大门口还很费了张碧涛的一些口水,但是守卫根本不放人,直接张家的主事人,也就是他们的父亲张世良亲自打电话给门卫,才放龙海进入,并且有守卫队陪同他们直到张家。

    “碧霞姐,张爷爷怎么不住在医院呢?医院里面的条件不是好得多吗?”龙海不解地问,他可是听说京城有个专门有高级领导干部服务的医院的。

    “爷爷几天前醒来过一次,他不愿意住医院,要求回到自己的家里走完最后一程,大家不好违背了他的心意。而且,家里专门为他布置了一间病房的,还有疗养医院里的各种医疗设施,并不比高干医院里面的条件差。”

    回到了家里,张碧霞再次紧张了起来,毕竟是她请来的龙海,能不能救爷爷她心里其实也没数,只是单纯地相信龙海。

    “碧霞姐,你放心吧,我会全力以赴的。”看出了张碧霞的担忧,龙海朝她笑了笑说。

    “你尽力吧,连国内最顶尖的医学专家、教授们都没有办法的事情,你能做到什么程度都不要紧,只要尽力就行了。”张碧霞的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些笑容说。

    “师兄,你来啦。本来我也想跟表姐一起去接你的,可是他们不让。”当大家走到张家小院门口时,刘曼玉已经跑了过来迎接,她毫不避嫌地拉着龙海的手臂摇晃着,

    “这些天没好好休息吧,看你都有黑眼圈了。”龙海一边说一边伸手揉了揉刘曼玉的头发,她的个子比较娇小,让龙海感觉她像一个邻居家的小妹妹。

    不过,刘曼玉却似乎颇为喜欢他这样亲昵的动作,有些撒娇地说:“是呀,姥爷的病没有好转,所有的人都吃不好睡不好呢。不过现在师兄来了,姥爷肯定能够好起来吧?”

    “不说百分之百,但是百分之五十的把握我还是有的。至于具体的情况,我要为张爷爷检查之后再说。”大家一边说话一边走进了张家的小院,龙海则是实话实说地回答着刘曼玉的问题。

    “好大的口气。”然而,龙海的话音刚落,突然就有人接过了话。

    龙海等人望去,只见在四合院的院子里面,一棵枫树下面,有着一张大理石圆桌,周围有四个石凳,而此时正有两个男子坐在石凳上面喝茶,其中一个听到了龙海的话后站了起来,大声地冷哼道。

    “年轻人,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张老的病那么多的医学专家和权威都束手无策,你凭什么这么自信就能够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治好呢?请问你是哪一所医学院校的?你的老师是哪一个知名专家或教授?你有没有医师的行医资格?”

    龙海发现,石桌旁边的两个男子,其中一个六十开外,头发已经斑白了,但是坐在那里喝茶没有动,也没有看向龙海等人,也没有阻止旁边的男子讽刺讥笑龙海。

    至于说话的那个男子,大约四十来岁,一张狭长的脸,眼睛有些细小,相貌不太端正,此时正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神情俯视着龙海,脸上带着不屑的神色。

    这两个男子的身上都穿着白大褂,显然正是在这里护理张老的医生,也许他们就是那些专家中人,也许他们是香山疗养医院的医生。

    不过,非常明显地是,他们对龙海抱着一种敌意,虽然龙海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想来是因为自己大言不惭能够治疗张老的病吧,而他们在这里则是属于束手无策那一类的吧。

    “我没有学过医,也没有名师,更没有行医资格。我想请教一下,这位大师是出自哪所名校的呢?”龙海摇了摇头,望着对方问道。

    “我是北方军医大学的临床医学研究生,麻省理工大学的博士生,有着二十二年临床经验,五年前进入香山疗养医院成为专职保健医生。”中年男子高傲地仰起头来,将自己的辉煌历史介绍了一遍。

    “哇,真的是大师呀,那请问张老的病什么时候能够治好?”龙海非常惊讶地问。

    “你——”对方顿时就是一愣,无法回答龙海的问题了。

    “呵呵。”龙海报以呵呵两声,转身就要跟着刘曼玉等人向大厅走去。

    “你这是什么意思?一个没有学过医的人,竟然想帮张老治病,我看你的目的不是治病吧?别以为以此为噱头就能够让人家小姑娘喜欢上你了,像你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谁知道,这个大师却并不放过龙海,直接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大师,拜托你看看这是哪里,好像不是你家吧?有位伟人说过,无论白猫黑猫,能够逮住老鼠那就是好猫。我能不能帮张老治病?这是我的事情,跟你有一毛钱的关系吗?”龙海也沉下了脸来,非常不客气地说。

    “哼,我是香山疗养医院的专职保健医生,我不同意你为张老治病,因为你没有这个资格。”大师懔了一下,随后语气生硬地说。(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