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修真渔民 > 125-126章、惩罚王家
    “切,什么人哪,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成为警察呢?”

    “就是,一群废物,还敢跑到这里来找事,真是寿星公上吊——嫌自己的命长了。”

    “别管他们了,咱们继续吃饭吧。龙海,咱们要不要去告他们?就凭他们那假的通知,准能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好,你把这份通知拍照下来,传给省公安厅的朋友,让他们反映反映情况,要让这王俊华回去讨不好才行。”

    走回院子时,龙海看了看其中一个水池,里面有着十多只大小不一的小海龟,其中有一只与众不同,独自占了小半水域,却没有其他的海龟敢去和它竞争,因为它就是灵龟变身而成的。

    没错,灵龟第二次觉醒后,身体不但可以再涨大一倍,而且还可以缩小成巴掌大小的萌萌龟了,现在它基本上整天就待在龙家的水池里面,还弄来了一些小海龟陪着它,任谁也想不到那只掀翻了一艘大型科研船的罪魁祸首,竟然会躲藏在一群小海龟之间。

    但是,更不会有人想到,这只看起来就与普通小海龟没有两样的小家伙,足以爆发出堪比导弹一般的威慑力,现在它的实力已经相当于练气期八层了,比起龙海还要厉害。

    饭后,李青霞将那份通知拍了照片,不知道传给了谁,但是只过了半个小时,那边就传来了消息,果然是王俊华私自搞出来的,根本没有通过省公安厅的正规程序。

    “事情弄清楚了,就是王家的人搞出来的。他们本来以为可以唬到人,却没有想到弄巧成拙。省公安厅那边说了,只要等到王俊华回到省公安厅,马上就会被停职检查的。”李青霞看了看短信之后。笑着对龙海等人说道。

    “那是他活该,把别人都当成了三岁小孩,结果自己才是三岁奶娃呢。”

    “不过王家也实在是太过分了,先是王俊明嚣张地跑来抓巨龟,造成了一次严重的事故,现在竟然又派人来对你不利。居心实在是太叵测了。”

    “算了,和他们计较那么多干什么。就如同人被狗咬了一口,总不可能也去咬回来吧?就当王家的人是疯狗吧,他们这样嚣张跋扈总会遭到惩罚的。”龙海摇了摇头说。

    不过谁也没有注意到,龙海的目光深处却有寒光一闪,此次王家的做法实在是让他愤怒了。他们竟然敢辱骂自己的父亲,打伤自己的兄弟,还公然利用手中的权利想要对自己不利。

    都已经被欺负到这个份上了,如果自己还没有什么表示的话。那岂不是要任人欺凌,那他还算什么修真者,还谈什么逆天而行呢?

    只是,龙海表面上什么也没有多说,一切都隐藏在了心中,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也知道要怎么做。

    晚上,大家都睡下后。龙海悄悄地来到了海边,召唤来了灵龟。让它将身形缩小到刚好能够承受自己的大小,然后拿出了避水珠,坐上灵龟的背就下海了。

    灵龟的速度如同闪电一般,在数米下的海水中朝着龙海所指的方向快速奔驰着,只用了大约三个小时,就奔行了千余里。来到了千里之外的东山省城郊外的济河入海口。

    济河是流经东山省城郊外的一条大河,它的入海口宽达数里,并且形成了一带平原,沿着水湾数里之外,就是整个东山首城最为豪华的富人区。有着十数个独门独院的别墅小院。

    这些别墅小院每一个都有数千平米大小,周围有着栅栏形态的围墙,里面修建着好几幢两三层的小楼房,各具特色,风格迥异,中式西式哥特式,不一而足。

    这里的每一个独门小院,里面都住着一个东山省城及周围市州的大姓家族,他们各自在不同的领域,不同的行业,拥有着绝对的控制力,是那种跺一跺脚东山省都会抖三抖的家族。

    而王家当然也住在这遍区域,因为王家几乎控制了整个东山省三分之一的物流业,百分之四十的码头运业,还有百分之三十五的海洋生物药业。

    王家所在的独门小院,位于整个豪华别墅区的东边,距离入海口非常近,直线距离仅有两里左右,是位置最好的小院之一,可以远望入海口那辽阔的海面,看到海面上往来的船只,以及飞翔的海鸟。

    晚饭的时候,王家十多个人齐聚一起,还不包括一些在外主持业务的家人,而王俊明、王俊华等人皆在其中,还有身上各处关节捆着绑带的王俊杰,也坐在轮椅上面被人推了出来。

    而坐在首位的是一个年过五十的老者,他的脸膛红润,面部饱满,嘴唇和下巴上留着整齐的胡须,一看就是颇有地位养尊处优的人。

    “大伯,我被停职了。你跟我们刘副厅长打个招呼吧,让我明天回去上班,不然的话太丢人了。”

    吃饭之前,王俊华脸色非常难看地对坐在首位的王万富说,他今天刚刚回到省公安厅,就被武警大队的大队长叫了过去,然后宣布让他交出配枪和警服,进行停职检查,理由是他私自伪造公文。

    王俊华明白这是自己今天跑到滨海市去抓龙海的事情被人告到了省公安厅,所以大队长才会这样对自己,让他心有不甘却不得不服从。

    因此,回到家后他才向自己的大伯求援,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大伯与省公安厅的刘副厅长是同学,而且私交非常好,是王家在省公安厅最大的依靠。

    “你真是愚蠢,谁叫你私自就跑到滨海市去抓人的,你这不是想害我们王家吗?前些天为了俊明的事情,我才让老刘出面保下了他,将这次海难的事情从他的身上摘开,全都推到了那个姓周的科研员身上。

    现在这事已经跟我们王家没关系了,可是你竟然自作主张,带着人弄张假的公文就跑去抓人了。是你没读过书还是以为人家没读过书呀?

    人家可是正二八经的大学生,河海县的状元,你以为是王俊明这种花钱才进东山大学的不学无术的子弟吗?”

    王万富眼睛一瞪,拍了拍桌子怒喝道,吓得一大家人都不敢多说话,而坐在他下面的另一个年近五十的中年人则皱了皱眉头说:

    “大哥。你别为这种事情生气了,俊华虽然说做错了,但是出发点还是好的。你说说,咱们王家在整个东山省那也是说一不二的,可是却因为一个小青年最近屡屡受挫。

    先是俊杰被他打成重伤了,然后是家里的科研船被毁了,接着俊华又被停职了,你说他是不是我们王家的克星呀?

    大哥,咱们王家什么时候这么窝囊过。是不是得想个办法解决这个麻烦呀?”

    “这事先别说了,等到眼前的事情解决了再说吧,科研船的事故不调查结案,我们就要暂时低调一些。至于那个大学生,敢跟我们王家斗,以后自然不会有好果子给他吃,你什么时候见我们王家吃亏过呢。”

    虽然说这段时间王家因为龙海吃过一些亏,也遇到了一些麻烦。但是对于王家这样的大家族来说,大家从骨子里就没将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放在心上。

    晚饭之后。王家众人各自回了自己家的小楼,也有一些年轻人聚集在一起玩耍,除了在龙海手下吃了亏的那些,其他人根本没有去管龙海是谁。

    时间慢慢地过去,不久王家小院里各幢小楼的灯光渐次地熄灭了,大家都开始休息了。包括小区里面的巡逻队也减少了巡逻,打开了各处的监控,严密地监视着小区内外的各个交通路口,以及小区内的各个通道出入口。

    到了即将半夜的时候,济河边的一处芦苇丛中。河水哗地一声响,从河水中钻出来一人一龟,正是龙海与灵龟。

    龙海早就通过网络查到了王家的产业和住宅,知道王家在这边的豪华别墅区有一个独门小院,而在数里之外的码头边还有一个货物集散地。

    “小黑,你的任务就是去把王家的码头给破坏了,然后再过去破坏王家的小院,给他们一点厉害瞧瞧,让他们为得罪咱们付出代价。”

    龙海早就将王家码头和小院的位置传递给了灵龟,而灵龟在二次觉醒之后,灵智更是大增,如今已经拥有了七八岁孩子的思维能力和学习能力,对于龙海的意思可以做到完全领会了。

    向龙海点了点头,灵龟的身体缩小到了大小,快速地朝着王家码头的方向飞驰而去,在河水中划出一道细细的水线,延伸向了远处。

    七八里之外的码头边,一直向远处绵延了十多里长的码头,靠近这一边的位置,有五里多长的范围,是属于王家的物流货运码头。

    此时,王家的码头上虽然不是灯火通明,但是仍然还有一艘大型货船正在连夜装运,有一批物资需要紧急送到南方的一个城市去。

    此外,还有五六艘大型货船与十多艘中小型货船停泊在旁边,这些都是王家垄断东山省大部分货运物流的根本。

    “大家动作快点,还有两个小时货船就必须出发,不然无法在明天早上送到南海市去。王总可是交待了,大家加班加点,今天晚上做好之后可以回家休息一天的。”

    “推车呢,动作麻利一些,不要拖拖拉拉的。”

    “吊臂往这边移动,小心不要碰到其他的货船了。”

    “集装箱一定要轻抬轻放,里面的有些物资是比较脆的,小心一点,不要损坏了里面的物资。”

    在码头边高大的指挥塔楼中,一个中年男子正在大声地对着对讲机吼着,指挥着下面忙碌的人群和各种设备,如同一个将军一样指挥着千军万马。

    “砰——”

    就在这时,突然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巨响,巨大的声音掩盖了码头上嘈杂的声音,瞬间让不少人的动作停了下来。

    “喂,你们在干什么?怎么都停下来了?”指挥室的中年男子因为关着窗户,并没有听到那巨大的声响,看到下面的人全都停了下来,不由得怒吼道。

    “轰——”

    可就在这时,又是一声巨响传来,这下码头上面的各种工人都清楚地听到了声音的来源,是从码头的边缘方向传来的。

    “你们快看,那艘货船怎么啦?”

    “不好啦,那艘货船偏啦,要沉啦。”

    “是什么东西在攻击货船吗?”

    “王经理,王经理,有东西在攻击我们的货船,那边有一艘货船已经要沉了。”

    “你们快看,旁边那艘货船也开始倾斜了。”

    随即,工人们发现了码头边缘处的两艘货船出现了异状,停在那边的一艘小型货船船身已经严重地倾斜了,看样子已经沉入水里一大截了。

    而它旁边的那一艘中型货船,也在大家的目光中慢慢地倾斜了起来,看样子也会步那艘小型货船的后尘,不久就会沉入海里的。

    “轰——”

    就在这时,第三声巨响传出,距离这边越来越近了,让码头上面的工人们惊慌了起来,给出给出向指挥室跑了过去,而这时中年男子也接到了汇报,打开了码头上的探照灯,朝着远处的货船扫射了过去。

    “我的妈呀,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有敌对势力派人来炸我们的货船吗?”中年男子清楚地从监控视频中,看到了三艘货船正在倾斜沉没,其中最严重的一艘已经倾斜了六七十度,船身已经沉入水中大半了。

    “呜呜呜呜——”

    中年男子非常果断地按下了码头上的警报装置,立即将整个东山码头都惊动了,设置在码头边的派出所民警也立即上报情况,中年男子同时拨打了王家老总王万富的电话。

    而在这个过程中,砰砰砰的巨响声一直不断,每隔半分钟就会响起一下,随后中年男子惊恐地发现,紧挨着的货船就会颤抖一下,然后开始慢慢地倾斜了。

    “喂,老六呀,大半夜的打什么电话?是不是那批货已经装完了?你们按照正常程序走就是了,不用事事都向我汇报,有些事情必须你自己独立解决处理,就这样吧。”(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