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修真渔民 > 第006章、师妹
    “小神仙,我叫钱得福,在河海县开了一家小海鲜店,以后你要是过来吃饭,都算我请客。”中年胖子给了龙海一张名片,然后陪着笑脸说。

    “好的,以后有时间的话,一定来照顾你的生意。”下车的时候,龙海收下了钱得福的名片,同时扫了一眼,发现他的餐馆就叫做得福酒楼。

    “碧霞姐,你真的来了?我听说你要来,专门请了假来接你呢,我们走吧,爸爸的小车在那边呢。”

    龙海和张碧霞最后下车,而他们刚刚下车,就有一个女孩跑到了面前来,大声地叫着张碧霞,一边亲热地挽着她的手臂,一边帮她提着旅行包。

    龙海看了一眼那个女孩,发现年龄似乎比自己还小一点,但是模样却与张碧霞有七八分相似,不由得非常好奇地再次看了看张碧霞,又看了看那个女孩。

    “龙海,这是我姑妈家的表妹刘曼玉,还在读高三,马上就要考大学了。”张碧霞连忙向龙海介绍了一下自己的表妹,而龙海则觉得有些面熟。

    “龙海,你是龙海师兄。师兄,你还记得我吗,我是文科班的刘曼玉呀,我们一起组织过五四青年节的活动呢。”

    听到张碧霞叫龙海的名字,刘曼玉也觉得有些熟悉,仔细地看了看龙海后,似乎认出了他,然后非常兴奋地拉住了他的手臂。

    “哦,是你呀,刘曼玉。对了,我记得你还是校花呢,快一年不见了,你可是越来越漂亮了。”龙海在这个刘曼玉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种灵性。

    “龙海师兄,你就笑话我吧。表姐,你怎么认识龙海师兄呀?”刘曼玉转过头好奇地问张碧霞。

    “就是在车上认识的,我们挨着坐的,龙海还把窗子边的座位让给了我呢。而且,我们路上还遇到了几个持刀劫匪,就是龙海把他们打跑了,还救了我呢。”张碧霞笑着说,不过她的脸却无缘无故地红了起来,是想到了在车上发生的那些事情。

    “哎呀,龙海师兄,那可真是要谢谢你呢。我表姐可金贵着呢,她要是在河海县少了一根汗毛,恐怕我们河海县的领导都别想干了。那些劫匪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看来回头得跟我爸说说,这河海县的风气也该整顿整顿了。”刘曼玉听了,既有惊讶,也有些愤怒地说。

    “龙海,你不是要去县医院吗?我们送你过去吧。”在车上的时候,龙海只是简单地说了一下父亲受伤住院的事情,所以张碧霞记着了。

    “走吧,师兄,我们回去也要经过县医院附近,正好可以捎你一程的。”

    刘曼玉也热情地说,两人以前在学校接触过,而龙海还是去年河海县的文科状元呢,所以刘曼玉内心对龙海还有一种崇拜的感觉,加上他又帮助过表姐,自然送送他也是应该的。

    “那就谢谢你们了。”龙海也没有娇情,从车站到县医院,走路的话还要二十多分钟,而坐车只要几分钟就到了。

    “龙海,你的电话号码说一下,我记得你说过,你们小渔村的风景很美的,说不定那天我会过来玩玩呢,到时候找你你可不要拒绝哟。”

    在车上,张碧霞主动地向龙海要了电话,并且拨打了一下,让龙海也存下了自己的电话。刘曼玉在旁边听了,也跟着记下了龙海的电话,同样让龙海留下了她的电话,说是以后有学习上的问题想请教他。

    “谢谢你们哈,以后有机会到我们小渔村来玩,吃住都可以包在我身上,给我打电话就行了。”

    到了县医院,龙海下车时对两个女孩说,当然他觉得她们可能只是客套,并不会真的想跑到自己那个简陋的小渔村来的。

    ……

    ……

    等到小车走后,龙海找到了外科,很快就问到了父亲的病房,便找了过去,在门外透过玻璃看到了病房里面的情况。

    这是一间普通病床,有着四个床位,此时每个床位上面都住了人。还有护理每个病人的家属,整个病房里面挤了十多个人。

    父亲龙大刚躺在病床上面,一条腿上打着厚厚的石膏,还用布带吊着,似乎已经睡着了。而在病床旁边,大姐龙月和大姐夫刘志彬正在那里小声地说着话。

    龙海推开了房门,房间里面所有的都望了过来,而龙月在看到龙海的时候,眼睛瞬间瞪得大大的,似乎没有想到过龙海会跑回来。

    “嘘——”

    看到大姐要喊,龙海连忙竖起手指在嘴边嘘了一声,然后慢慢地走过去,将背包放在地上,来到了父亲的病床前,仔细地看了看父亲。

    半年时间不见,父亲龙大刚的脸色变得蜡黄了,头发也乱糟糟的,脸上显得清瘦了许多。从他受伤到现在快一个月了,从市医院转到县医院,腿伤始终不能彻底恢复,加上家里面欠下巨债,可能他的心里面也憋着气。

    “小海,你怎么回来了?不是不让你回来的吗?爸醒来知道了,我骂死我才怪。”

    龙月把龙海拉到了病房外面,瞪着他不无埋怨地说,不过说着说着她的眼睛就红了起来,大滴的眼泪转眼间就掉了下来。

    “你看你,哭什么哭呀。爸受伤这么严重,小海回来看看爸不是好事吗,你就别哭了。”姐夫刘志彬连忙递上纸巾,并且在旁边劝着大姐。

    “姐,你放心吧,爸的腿我有办法治好,家里欠的钱我也会想办法还上的,不用担心了。你想想呀,咱们家里好几个大男人呢,这些大事自然有我们撑着,怎么会让母亲和你来操心呢。”龙海拍了拍大姐的肩膀说。

    “小海,爸最希望的就是你读了大学有出息,最不希望的就是你跟他一样一辈子当渔民。你说你这跑回来让他看到了,还不把他气得更急呀。

    市里面的医生、县里面的医生都说了,爸的这条腿最好是截肢不要了,不然的话恐怕会引起病变的,可是爸死活都不愿意截肢,你说怎么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