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六百三十五章 抓捕 下
    “元杰,你就是吃了这东西,变成现在这幅模样的吧?”方逸拿起了一个装满了粉末的药瓶,打开瓶塞放在鼻端轻轻嗅了一下,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逸哥,就是这种东西,你别闻到鼻子里去了,这药粉很厉害……”

    司元杰点了点头,最初他是在不知不觉着的道,但后来吴二宝和尤虎再喂食他这种药的时候,往往就是直接用水冲泡了给他灌进的肚子,所以司元杰对这药粉并不陌生。

    “是很厉害,这药里面含有山茄花……”

    方逸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开口说道:“如果单有山茄花倒是没什么,但里面还有几味药搭配在了一起,就能迷惑人的神智,你小子能保持清醒,已经算是运气不错了……”

    以方逸的修为,在闻进一些粉末之后,都感觉脑袋微微一沉,更不要说那些将其喝下去的人了,司元杰栽在这种药粉上倒是也没冤枉了他。

    “逸哥,山茄花是什么东西啊?”

    司元杰有些好奇的问道,虽然在这药上吃了亏,但是在他看来,尤龙配制出的这种药粉就算是和武侠小说种的那些**药相比,其效果怕是都不遑多让的。

    “山茄花的名字有很多的……”

    方逸从小就抱着本草纲目当字典看的,对山茄花的出处如数家珍,当下说道:“山茄花在《扁鹊心书》被称之为洋金花,而在《御药院方》叫作曼陀罗花,不知道你听说过这两个名字没有?”

    “洋金花我没听说过,不过曼陀罗花听着有点耳熟,这花是不是有剧毒啊?”司元杰记得自己好像在哪本小说里看到过曼陀罗花的名字,只不过这会他的脑袋不太好使,怎么都想不起那本小说的名字了。

    “曼佗罗是梵语音译,在佛教里有很多种意思,不过古代的蒙汗药,还真是用曼陀罗为原材料制作出来的……”

    听到司元杰的话,方逸不由笑了起来,在他上就有两种制作蒙汗药的药方,而其的一味主药就是曼陀罗花,曼陀罗花不仅可用于麻醉,而且还可用于治疗疾病。

    不过曼陀罗全株有毒,以种子毒性最强,用药需要非常谨慎,毒严重者会出现出现昏睡,呼吸浅慢、血压下降以至发生休克、昏迷和呼吸麻痹等危重征象,像是司元杰的症状,就和医术上形容的极为相似。

    不了解草药的人,往往都会以为曼陀罗花很神秘,其实不然,曼陀罗花的的适应性很强,喜温暖、湿润、向阳环境,怕涝,对土壤要求不甚严格,一般土壤均可种植,方逸在方山就曾经采摘过白曼陀罗花入药。

    “方逸,那我还能好起来吗?”听到方逸的解释,司元杰顿时苦起了脸,他从小练武,长到这么大极少生病,像这次这样卧床不起十多天,对于司元杰来说还是头一次的。

    “不用担心,只要你断了药,就算我不给你驱除毒素,慢慢也会好起来的……”

    方逸言笑了笑,说道:“满哥这段时间可是忙坏了,金陵那边还指望着你小子去救场呢,回头到了城里面,我给你抓几味药喝下去就没事了……”

    “吓死我了……”

    听到自己可以恢复如初,司元杰的脸色总算是正常了起来,恨恨不平的骂道;“尤彬的心是被狗吃了,当年他家里穷,我午经常带饭给他吃,没想到他竟然想置我于死地!”

    这一次的经历,给司元杰那颗单纯的心造成了不小的伤害,这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见到所谓的人心险恶,为此司元杰差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善恶终有报的,你不必执着于此……”

    方逸摇了摇头,眼睛看向了已然变成一片雪白世界的窗外,淡淡的说道:“那些警察只要不是太没用,现在尤老大怕是也已经落网了,这满天大雪,也洗刷不了这些人身上的罪孽啊……”

    在最初见到吴二宝的时候,方逸就能感受到他身上那浓郁的血气,而且血气已然显现在了吴二宝的印堂之,这说明就算没有方逸识破他们的犯罪行为,吴二宝他们在不久之后也是会落入法网的——

    方逸猜的不错,此时在矿区东南角的仓库处,的确正在上演着一出抓捕大戏。

    尤龙执意要去看已经死去的尤小乐,间接的也破坏了孙局长之前布置好的抓捕计划,不过人员是动的,对付的又只是尤龙一个人,很快孙局长就重新做了安排,将他下最精锐的几个刑侦老派到了仓库埋伏了起来。

    而尤龙在和徐工的带领下,正踩着那厚厚的积雪往仓库方向走去。

    去过煤矿的人都知道,一个大矿几乎就像是一个小社会一般,从梁大平的办公室走到仓库,即使在没积雪的情况下也要走个五六分钟,现在道路难行,几人走了差不多十来分钟才来到了仓库的外围。

    尤龙一边和徐工闲扯着,一边颇为警惕的看向了四周,当他的眼睛从仓库左侧扫过的时候,尤龙的瞳孔忽然紧缩了起来,因为他看到在那个位置,分明有一条刚压出来的汽车轮胎印子。

    “徐工,先歇歇脚吧,没想到仓库这么远啊……”

    尤龙拉了一把身边的吴二宝媳妇,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子挡住了徐工的视线之后,看似很随意的问道:“这仓库是装什么东西的?我看就是个铁皮屋,我弟弟待在里面,不会跑进去什么野兽吧?”

    “怎么可能有野兽?”

    听到尤龙的话,徐工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是放置废弃矿山设备的一个仓库,平时仓库门都是锁起来的,连人都不会过来一个,哪里会有野兽跑来啊,就算是有,它们也进不了仓库……”

    相比陪着吴二宝媳妇的那个财务上的女孩,徐工是知道这个团伙杀人骗赔的事情的,由于需要矿上的人配合,所以也算是专案组的编外人员,行动计划里也有他一份。

    这要是胆子稍微小一点的人,怕是早就在尤龙面前露出破绽了,不过徐工和那些大老粗矿工们打了一二十年的交道,那心理素质也不是一般的好,即使知道面前站着的是个杀人如麻的家伙,徐工依然能谈笑风生。

    “唉,一想我那弟弟,我这心就像是刀绞一样的疼啊……”

    尤龙用捂住了自己的心口窝,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徐工,不看了,不看了,咱们回去吧,我怕自己看了之后受不了啊……”

    “啊?不看了?”

    听到尤龙这突如其来的话,徐工却是愣住了,眼下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那仓库大门距离这里只有十多米的距离了,只要将尤龙带进那门内,他就算是会飞,那也插翅难逃了。

    但就是在这将要踢出去临门一脚的关口,尤龙竟然要返身回去,顿时把徐工给闪了一下,一时间徐工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接尤龙的话了。

    “这都到地方了,你不进去看看?”徐工做了下努力,他知道在十多米之外的仓库门后就埋伏着他们的人,自己只需要把尤龙引过去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唉,不进去了,进去更伤心……”

    尤龙用遮住了眼睛,看似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实际上他的那双眼睛正在滴溜溜的转着,仓库边上还没来得及掩盖的几双脚印和仓库右侧停着的一辆吉普车,也被尤龙看在了眼里。

    尤龙一向疑心病都很重,做事也足够小心谨慎,看到这种种场景,他心里已然是有些发毛了,当下向那吉普车走去,口说道:“徐工,我以前腰肌受过伤,实在是走不动了,那车是谁的?咱们开回去吧……”

    “坏了,他们怎么没把车给隐藏起来?”

    看到那辆吉普车,徐工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连忙伸拉住了尤龙的左胳膊,开口说道:“那是检修线路工人开过来的,他们可能在仓库里了,咱们进去把钥匙要过来把……”

    “要你妈的钥匙!”

    尤龙忽然瞪起了眼睛,还没等徐工反应过来,他的右就从腰间拔出了一把匕首,一下就插进了徐工的腹部,脸上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低声吼道:“敢给龙爷我下套子,等我出去弄死你全家……”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是谁都没能想得到的,在尤龙拔出匕首之后,一股血箭从徐工的腰腹间喷洒了出来,将那皑皑白雪染成了血红一片,看着尤龙的举动,旁边那个财务上的女孩已然是被吓呆住了。

    “龙哥,怎么了?”

    吴二宝媳妇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愣愣的看着脸庞扭曲的尤龙,她虽然也是团伙的主要成员之一,但大多都是干的后勤工作,杀人的事情时没参与过的,此时见了血,那表现也不比普通女人强多少。

    “咱们的事漏风了,赶紧到那辆车子上去……”

    尤龙一把抓住了吴二宝媳妇身边女孩的长发,右拿着匕首,拖着那女孩就向吉普车快步走了过去,至于倒在地上身体微微抽搐着不知生死的徐工,尤龙没有再多看上一眼。(未完待续。)++,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