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六百二十七章 鳄鱼的眼泪
    梁大平这番话一说出来,原本有些骚动的人群,顿时变得安静了下去,这些矿工们背井离乡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让家人生活的更好一点嘛,梁大平这么做,等于就是解决了他们的后顾之忧。Ω

    “梁老板仁义,大家都散了吧……”

    保安队长适时的喊了一声,围住了井口的人群,逐渐的散去了,他们大多数人都是些老矿工,自然知道挖煤的危险,梁大平能如此做,的确算是个有良心的煤老板了。

    “徐工,人没救了吗?”等到人群散去之后,梁大平低声问了一句。

    “没救了,脑袋上砸了那么大个窟窿,脸上都不成样子了,早就死透了……”

    徐工摇了摇头,开口说道:“现场我看了,应该是个意外,这个矿工脑子也不怎么好使,看到那么大块石头落下来也不知道躲一下,要是躲过了脑袋,那就不会死的……”

    “死了也好,比残疾强多了……”

    梁大平摇了摇头,倒不是说他心狠,事实正是如此,死了人是有赔偿标准的,基本上都是一次性支付完之后就和死者家属两不早了,但如果残疾了,那要掏出去的钱,绝对是要比死亡赔偿多得多的。

    “他叫尤小乐,是个很年轻的个小伙子,可能才刚到二十岁,平时很喜欢唱歌,可惜了……”

    徐工对死掉的这个人倒是有些印象,这人是不久之前才跟着老乡来到矿上的,徐工之所以记得他,是因为这个年轻人很喜欢唱歌,有次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徐工听到了,唱的还很不错。

    “唉,死都死了,也活不过来的,把人抬到仓库那边去吧,等他家里人来了再火化……”梁大平闻言叹了口气,转过身说道:“等会他的那几个同伴上来,你带他们去我的办公室……”

    “梁老板,等一下……”就在梁大平准备离开的时候,方逸忽然喊住了他,说道:“梁老板,能不能让我看下尸体?”

    “尸体有什么好看的?别吓着你们了……”梁大平愣了一下,遇到这种事情,他连作弄方逸等人的心思都没了,原本梁大平还想吓唬一下方逸这个看似个公子哥的年轻人呢。

    “没事,梁老板,让我看看吧……”方逸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我们哥几个不是你想的那么弱不禁风,这次出门也就是来涨见识的,吓不着我们的……”

    “得,方先生,您想看就看吧……”梁大平心里有点气,就算你们是金陵蓝董的朋友,也不应该如此不知进退啊,在这连山煤矿,可还是他梁大平说了算的地盘。

    口说着话,梁大平一把就掀开了盖在担架上的白被单子,一股子血腥味道,顿时弥散在了空气之,低头往下一看,梁大平也忍不住咧了下嘴,把身体闪到了一边。

    不得不说,担架上尸体的形象的确不怎么好看,那块石头落下来的时候,死者可能抬了下头,刚好一块大石结结实实的砸在了面门上,整张脸血肉模糊的已然是看不清面孔了。

    再加上现在天气严寒,从井下一上来,死者脸上头上的血污和流出来的脑浆就都被冻住了,那模样看起来是更加的凄惨,连见惯了私人的梁大平都倒抽了几口冷气,再也不愿意看上第二眼了。

    “无量那个天尊,下真狠啊……”

    在听到徐工说死者喜欢唱歌的时候,方逸就猜出了这人应该就是那个叫尤小乐的傻子了,等梁大平让开身子之后,方逸就蹲到了担架旁边。

    “娘的,真惨啊……”胖子和炮也凑了过来,只不过这哥俩看了一眼之后,也是转过了身子,死者的那张脸要是看多了的话,半夜肯定是要做噩梦的。

    “一张脸都给砸变形了,这种力量,绝对不是凭空砸下来能造成的……”

    方逸查看了一下尤小乐的伤处,他现尤小乐的面骨几乎都被砸碎掉了,心顿时了然了几分,要知道,如果尤小乐是站在那里被巨石给砸到的,那下落时的缓冲,怎么都会卸掉一部分力道,不可能会造成这样的伤势。

    如此说来,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就是尤小乐在被巨石砸到脸孔的时候,人很有可能已经死掉了,是平躺在地面上被石头砸到的,只有这样,石头的力量才能全部作用在尤小乐的面门上。

    一边在心里猜测着尤小乐的死亡原因,方逸一边拨开了尤小乐的脑袋,往他的后脑看去,果然,方逸现尤小乐的后脑处有一处已经被冻成了一团血污的伤口。

    “靠,他……他难道是干过法医吗?”

    看到方逸的举动,原本想等着看笑话的梁大平被惊住了,如此死相难看的人,就连他都有些受不了,而看似弱的方逸,竟然敢用去拨弄那脑袋,这种行径梁大平只是在以往生矿难时的那些法医身上见到过。

    梁大平自然不知道,就死人来说,方逸见过的可能没有他多,但是蛇窟内那数百上千万条蛇尸引的震撼,却远远不是这一具尸体所能相比的,至于血腥味,对闻了一个多月臭鼬气味的方逸而言,直接就可以从鼻端过滤不计了。

    “行了,梁老板,咱们回去吧……”

    方逸查看尸体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多久,也就是短短的一两分钟后就站起了身体,转过头一脸平静的说道,不过熟悉方逸的胖子和炮,分明从方逸的眼看到了一丝怒火。

    “方先生,您在看什么?”

    梁大平小心翼翼的开口问了一句,他现在还真有些怀疑方逸的身份了,难不成他是什么特殊部门来调查自己的人?蓝莲只是在配合这个年轻人的工作?

    “没什么?咱们回去说吧,对了,这尸体保管好,不要让人乱动……”方逸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眼下现场还有不少人,加上天寒地冻的,在外面有些话实在是不方便说。

    “乱动尸体?怕是除了你之外,别人也没这爱好啊……”梁大平在心里腹诽了一句,不过嘴上却是没说什么,点了点头安排人将担架抬走,然后带着方逸他们去到号井旁边的值班室里。

    “方先生,等我处理完这件事,咱们去喝点酒去去晦气……”

    值班室烧的炉子显然没有梁大平的办公室里面暖和,梁大平有些坐不住,搓着在房间里来回走动着,他还要见一见这个死者的同伴,否则梁大平怕是早就离开了。

    “老板,他们过来了,一共个,都是死者同村的人……”等了大约十来分钟的样子,徐工推开门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跟着个年龄都不是很大的人。

    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身材胖乎乎的,大约有十岁出头的样子,相貌显得很忠厚,但是方逸一抬眼就看了出来,这人眼神飘忽不定,抬起头看人时露出的那种神情,分明是个奸诈的家伙。

    而跟在这个人后面的,则是两个比较年轻的人,进门之后脸上满是惶恐的神色,躲躲闪闪的不肯抬起头来,不过除了惶恐之外,方逸却是从他们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悲伤。

    “胖子是吴二宝,尤虎不在里面,两个年轻人之有一个应该是尤龙?”

    方逸在心暗自猜测着,他听吴小军形容过吴二宝的长相,和这个十来岁的胖子几乎一样,不过尤龙长什么样方逸就不知道了,而另外一个年轻人,方逸更是没有听人提起过。

    “来,来,抽烟,别紧张……”

    在几人进到房间里之后,梁大平表现的很是亲热,拿出了一包华烟散了过去,开口说道:“我知道尤小乐是你们村子里的人,出了这种事情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但事情既然已经出了,咱们就要想办法处理好后事不是?”

    “老……老板,我……我们都是乡下人,也……也不知道这后事该怎么处理啊……”吴二宝一脸憨厚的抬起头,说道:“我们什么都不懂,但这……这死了人,让我怎么和他家里人交代啊?”

    说着话,吴二宝还一脸悲伤的抹起了眼泪,那演技绝对也是影帝级别的,只是和他站在平行线上的方逸看得清楚,这吴二宝的眼睛里连一滴泪都没流出来。

    “他家里还有什么人呢?”梁大平开口问道。

    “尤小乐命苦,他爸妈出车祸死了,家里就一个哥哥和嫂子了……”吴二宝按照之前说好的套路讲了起来。

    “那你们能通知到他哥嫂吗?”听到吴二宝的话,梁大平却是心里一松,没有父母那一关,这件事就容易处理多了,只要拿上一笔钱,相信这个尤小乐的哥嫂是不会闹事的。

    “能,我认识他哥,晋省距离这里不远,我打了电话,他们明天就能赶过来……”吴二宝点了点头,眼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喜色,看来这矿老板并没有现尤小乐的死因,而剧本也正按照他们规划的套路在走着。

    “那行,你给尤小乐的哥哥打电话吧,另外你们几个这几天都不要上工了,工资按双倍……”

    处理起这一类的事情,梁大平算是轻车熟路,回头他会让财务准备一笔现金,等尤小乐的哥哥来了之后,把那些现金堆到他面前,梁大平不相信尤小乐的哥哥会不动心?

    “谢谢老板,尤小乐可是个苦命孩子,您一定要让他走好啊!”吴二宝很努力的挤出了几滴鳄鱼的眼泪,在梁大平的宽慰下,带着那两个年轻人走出了房间。(未完待续。)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