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六百二十六章 矿难(下)
    “梁老板,您忙您的……”

    看到梁大平一脸焦急的样子,方逸对他不由多了几分好感,当下说道:“我们哥几个也没什么事,跟着梁老板您过去看看,说不定还能帮上什么忙呢……”

    说实话,要不是刚才在心默起了一卦,算出司元杰并没有性命之虞的话,说不定方逸现在要比梁大平还着急呢,不过方逸隐约有种感觉,这次的矿难应该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

    “你们几个,帮忙?”

    听到方逸的话,梁大平差点没哭出来,经过刚才的一番试探,他知道方逸等人根本就不懂任何采煤相关的知识,让这么几个人跟着,那绝对是在帮倒忙。

    “梁老板,您放心,我们不会给您添乱的……”

    看到梁大平那变得很难看的脸色,方逸开口说道:“我们几个虽然不大懂煤矿上的事情,但一把子力气还是有的,到时候如果需要搬个石头抬个人什么的,我们还是能帮点忙的……”

    “不需……”

    梁大平最后一个要字刚想喊出口,却是刹住了车,将那个要字给生生的憋了回去,因为梁大平忽然想到,要是这会让方逸他们离开的话,说不定连山遭遇矿难的事儿,就会被他们给传出去。

    相比死上几个人赔一笔钱而言,矿难事故的曝光无疑会让他损失更大,到时候梁大平不仅需要面对死者家属,那些安全部门的人更是会接踵而来,往好了说整顿个十天半月,要是一个沟通不好的话,那就是停产几个月也是有可能的。

    梁大平虽然算是个有良心的商人,但他总归还是个商人,自然要考虑自己的经营情况,权衡了一下放任方逸等人离开的后果,梁大平咬了咬牙,说道:“方先生既然想帮忙,那就跟着来吧,不过你们一定要听我的指挥!”

    “好,梁老板,咱们快点过去吧……”方逸闻言点了点头。

    “把安全帽都戴上吧……”

    梁大平苦笑了一声,拉开了办公室的一个橱柜,从里面拿出了几个安全帽,多年经营煤矿让梁大平养成了一个习惯,只要是去矿车井口这些地方,他都会戴上安全帽的,这也算是老板在以身作则了。

    坑道塌方的消息,显然已经在煤矿内部传开了,方逸他们出去之后所看到的面孔,无不都带着一丝惶恐的神情,毕竟这些矿工们也都是要下井工作的,今天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明天就有可能生在他们自己的身上。

    梁大平出了办公室就招呼方逸等人上了车,连山煤矿很大,内部就像是个小社会一般,从他的办公室到号井,开车都需要好几分钟的,梁大平自然不愿意将时间浪费在路上。

    车子停到一排平房前面,梁大平急匆匆的从车上跳了下去,推开门就拉住了一个穿着工作服的技术员,开口问道:“怎么样?情况怎么样?”

    “老板,徐工已经下去了,问题不是很严重……”

    那人看到进来的是梁大平,连忙说道:“我们和下面的人联系上了,并非是因为瓦斯泄漏或者别的原因造成的塌方事件,而是在挖掘的时候头上掉下来了块大石头,把人给砸住了……”

    “人死没死?”

    听到对方的话,梁大平顿时松了一口气,他最担心的是坑道出了塌方的问题,因为这种问题往往是由技术原因造成的,而掉下块石头砸到了人,那只能说是意外了。

    “好像是死了,下面的人说已经没有呼吸了……”那个技术员摇了摇头,说道:“徐工这会应该下到坑道里了,老板您要不要和徐工通话?”

    “嗯,马上和徐工联系上,让他把情况报上来,对了,你身上有没有烟?”梁大平点了点头,摸了摸口袋才现自己的香烟没有带过来,与此同时,他也才现自己后背的衣服,已经全都被冷汗给打湿掉了。

    就在此时,房间里的一个话筒里传来了“滋滋”的电流声,梁大平当下也顾不得找烟了,一步就冲到了话筒的前面,急声问道:“徐工,情况怎么样?”

    “老板,不是塌方事故……”

    徐工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在距离地面好几百米的深处,声音也显得有些空洞,“是工人在作业的时候头顶的石头不小心掉了下来,正在砸在了他的头上,而这个人当时又没有戴安全头盔,现在人已经不行了,我等会清理完现场之后会把他给带上来……”

    “死者那一组的其他人没事吧?”

    听到徐工所说的情况,梁大平彻底放下心来,像这一类的意外情况并不能归类成事故,毕竟意外是无处不在的,有些人好好的走在马路上,说不定也会被汽车给撞到呢。

    “没事,他们当时距离比较远,连受伤的人都没一个……”徐工的声音传来了出来,“不过这几个人的情绪有些激动,他们和死者都是一个村子里出来的,现在嚷嚷着要讨个说法呢……”

    “徐工,你告诉他们,矿上不会少给一分钱的,先让他们都上来再说……”

    甭管是事故还是意外,也不管那人当时有没有违规没戴安全帽,但只要是人死在了梁大平的矿井里面,那就是死于矿难,对于这一点,梁大平是不会推诿的。

    当然,梁大平也不是慈善家,如果对方家属不是很难缠的话,他会按照当时签订的合同款项给予赔偿,大概也就是不到十万块钱的样子,要是对方家属难缠,那就再多出一点钱。

    至于对方会不会闹事,梁大平则是根本就不担心,开了那么多年的煤矿,这样的事情他经历得多了,那些来自外地的死者家属,充其量就是多要一点钱,根本就不敢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闹事的。

    “老板,放心吧,我会安抚好他们的……”徐工显然也不是第一次处理这种事情,和梁大平又说了几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方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让你们遇到了这种事情……”梁大平一脸歉意的看向方逸,说道:“要不几位先去休息一下,等我处理完这件事之后,再好好的招待几位怎么样?”

    说实话,梁大平现在要不是等着那些矿工上来安抚他们一番,现在还真是想陪着方逸他们一醉方休,因为他刚才也着实被吓了一大跳,现在很是需要用酒来麻醉一下自己的神经。

    “梁老板,我们哥几个都没见过这种事情,就让我们开开眼界吧……”

    方逸摇了摇头,眼下就快要到了水落石出的时候,他自然不肯离开了,而且还没用找到司元杰的下落,方逸还真的很害怕会再出那么一起矿难。

    “死人有什么好看的?”梁大平闻言皱起了眉头,如果不是给蓝莲打了电话确认了方逸的身份,他现在说不定就会怀疑方逸是有什么企图的了。

    “梁老板,就是没见过才要见的呀……”方逸笑了笑,但语气却是很坚决。

    “那好吧,几位要是等会不适应,可别怪梁某人啊……”看到方逸坚持,梁大平也没再多说什么,在他看来,等会那血肉模糊的死者尸体被送上来之后,这几个小年轻怕是当场就会吐掉。

    在地下几百米进行作业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为了照顾死者朋友的情绪,徐工让人很是小心的将尸体给清理了出来,等经过升降梯送到地面的时候,已然过去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天色已经变得昏暗了起来。

    虽然天色已晚,而且护矿队的人也在全力维护着持续,但还是有不少矿工都围了过来,在私人煤矿上干活,那真的等于是拎着脑袋在赚钱,谁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明天也会遭遇到相同的情况。

    此时矿井四周的矿灯已经全都打开了,将矿井周围数十米的地方照的是犹如白昼一般明亮,最先上来的是抬着一个担架的徐工,在担架上躺着一个蒙着白色被单的人。

    “徐工,辛苦了……”

    梁大平一个箭步抢了过去,低声和徐工打了个招呼之后,就满脸悲痛的接过了一个工人里的担架,抬起头高声说道:“今天有一位兄弟在井下生了意外,意外的原因已经查明,是这位兄弟违章操作而造成的!”

    “违章操作?那岂不是没有赔偿了?”

    “不能你们说是违章操作就违章操作了!”

    “就是啊,要安全部门下了定论才行……”

    梁大平话声刚落,围观的人就纷纷鼓噪了起来,今天躺在担架上的是别人,但或许明天就是自己,牵扯到自身的利益,这些矿工们是不会对梁大平做出让步的。

    “大家不要急!”

    梁大平摆了摆,开口说道:“刚才徐工在处理这件事的时候,全程都是有录像的,矿上并不怕走公,而且走公的话矿上根本就不需要赔多少钱,不过我梁某人不是狼心狗肺的人,这位兄弟既然是在连山出了事,那么我梁大平一定会负责到底的……”

    “第一,这位兄弟死后的赔偿金,我会按照合同上事故死亡的条款来执行的……”

    没等众人说话,梁大平就紧接着说道:“第二,如果这位兄弟下有子女,我梁大平会负责他们一直读书到大学毕业,如果上有父母,我也会每个月给他们一笔赡养费的……”

    不得不说,梁大平这番话说的很漂亮,对着这些背井离乡来卖命出苦力矿工们来说,家庭绝对是他们最大的牵挂,梁大平所说的两点,正是戳了这些人的软肋。(未完待续。)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