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六百二十五章 矿难(上)
    “方先生,我的这个煤矿出产的煤品质比较高一点,在晋省也能算得上?21??排在前几位的大矿了……”

    既然知道对方是个外行,梁大平也就没给方逸再普及煤矿相关的知识了,而是大致的说了一下自己煤矿的规模,然后接着说道:“现在煤炭比较紧俏,我这煤还没挖出来,就有人拿着钱在等着了,不知道方先生这次需要多少吨煤?要什么品质的煤呢?”

    梁大平给方逸诉苦,这也是把丑话给说在了前面,现在煤炭形势非常好,可以说只要是上有煤那就能赚钱,梁大平虽然很看重金陵蓝董的面子和眼前这位不知道是什么来头的方先生,但也不可能分给方逸太多份额的,毕竟有关系的人多了,梁大平必须要平衡各方面的利益才行。Ω

    “梁老板,我对煤炭这块的生意不太懂,还是先了解一下吧……”

    方逸听出梁大平话的意思,当下笑着说道:“这煤炭紧俏是好事啊,梁老板有煤,只要坐地起价就行了,我可是听说煤炭的利润是很高的……”

    “方先生,煤炭的价格是跟着市场走的,我们可不敢胡乱定价……”

    听到方逸的话后,梁大平顿时苦起了脸,摇着头说道:“外面的人都以为煤老板赚钱,但哪有那么容易赚的钱啊,我们这开煤矿的每天都提心吊胆,生怕矿上出事情,要是出个事故,说不定大半年就白干了,方先生,您给评评理,我们这钱赚的容易吗?”

    “梁老板,出了事故会很严重吗?”方逸故作一脸好奇的样子,说道:“出了事不就是赔点钱嘛,不至于把你这个矿大半年的利润赔进去吧?”

    “方先生,如果只是赔钱,那就好办了……”

    梁大平苦着脸说道:“就算死上一个人赔个几十万块钱,那都是小事,但如果被相关部门知道了的话,那整个矿就都要停业整顿的,这一整顿可就没期限了,有可能是十天半月,也有可能是一年半载,单是开工需要花的钱,那就海了去了……”

    “事故只是偶然性的,梁老板也没必要危言耸听……”方逸闻言笑了起来,话题一直都没离“事故”这两个字。

    “哎,煤矿事故对别人可以是偶然性的,但我这矿,却很容易引事故的……”

    听到方逸的话,梁大平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没错,他的连山煤矿的确是一个煤炭品质高、储备量大的富矿,但问题是,这个矿的煤炭,需要深入到地底很深的地方才能开采出来。

    梁大平其实算是个很有良心的煤老板了,他的矿山设备都是从德国和国外进口来的,安全性能要比国营煤矿都要高出不少,平时开采的时候也一直都在强调安全问题,在这方面做的并不比国营煤矿差。

    但问题是连山煤矿的煤太过深入地下,在提高的开采成本的同时,地下的情况更是极为复杂,一个小小的不慎都会引很严重的后果,所以几乎每年连山煤矿都要出上几起事故。

    运气好的话,事故不会死人,只会造成一些经济上的损失,但要是运气不好的话,在地底深处埋上几个人,那也是很常见的事情,有时候甚至连尸体都无法给抢救出来。

    处理这一类的事情是非常麻烦的,梁大平为此专门请了一个人来给他处理这种矿难事故,至于梁大平自己,则是需要去跑方方面面的关系,否则他这煤矿怕是早就被给关停了。

    当然,梁大平虽然嘴上在喊着苦,但实际上那产自地底深处的黑金,还是在源源不断的给他创造着巨大的财富,在晋省的煤老板里,梁大平的身家是稳进前十的。

    “梁老板,你这些挖煤的工人,都是从附近招来的吗?”方逸看似在和梁大平闲聊着,但问出来的每一句话都是有自己的深意的。

    “不是,干我们这行的,没谁愿意用本地的人……”

    梁大平撇了撇嘴,说道:“本地人都是些地头蛇,一旦出了事情是很难缠的,这些刁民不是抬着尸体来闹事,就是坐地起价胡乱要钱,远没有外地人好打……”

    煤老板们心里大多都是有杆秤的,本地工人的工钱很高不说,他们还喜欢闹事,虽然说矿上是有护矿队在维持治安,但那些地头蛇一嗓子就能从自己村子里拉来百十个人,难不成还能让那些护矿队的人和村里的老头老太太们动啊?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如果矿上出了矿难,死的是本地人,那么煤老板不拿出来个一两百万,根本就解决不了事情,有时即使他拿出来了钱,矿难的事情还是会被传入到监管部门,照样得停业整顿。

    但如果死的是外地人,那么梁大平最多只要掏出来个二十万,就能把问题给解决掉,甚至有时候还不需要这么多。

    在去年的时候,一次因为操作不当引的矿洞塌方砸死了个矿工,在家属赶来经过协商之后,梁大平只赔偿了每人万块钱,就这样,那几位生活在大山里的死者家属还都是非常满意,要知道,在他们的家乡,一个家庭一年的收入才只有几百块钱。

    而且外地矿工死掉,只要补偿款到位,死者家属往往都会很快的离开,再加上煤老板派着专人陪同监视,一直把他们送到火车上才会离开,如此也就杜绝了被举报的事情生。

    所以煤老板雇佣工人,先要的就是外地人,只要身体健康没什么毛病,他们甚至连身份证都不看,纵观晋省大大小小的上千家煤场,基本上很少有人会雇佣当地的村民作为工人的。

    在初期的时候,这种情况经常会引本地人和煤老板的冲突,有时候矿难死掉的人数甚至还没有在冲突里死掉的多,后来双方都意识到再斗下去将会两败俱伤的时候,不约而同的就选择了一种默契。

    这种默契就是,煤老板的煤在运输问题上,基本上都会考虑使用当地人的车辆,并且对于路上偷煤的事情,只要那些本地人做的不是太过分,他们往往也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的,毕竟和他们所赚取的利润相比,这点损失只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

    “要是没猜错的话,尤龙尤虎应该就是利用煤老板怕麻烦的心理在做章的……”

    听着梁大平的讲诉,方逸心原本还有些模糊的猜测,逐渐清晰明朗了起来,但尤氏兄弟具体怎么操作,方逸现在还不是很清楚,不过方逸知道,那哥儿俩干的绝对是伤天害理的事情。

    “方先生,俗话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您几位能来连山,是给我梁某人的面子,您想要多少煤,只管说个数,我就是再难,也要想办法帮方先生您给办到!”

    闲扯了一个多小时,梁大平心里反倒是没什么底了,他原以为方逸等人是来想从自己里要些煤炭赚个差价的,但过去了这么久,对方一直都在扯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居然没提生意上的一个字。

    “难道这几个年轻人是官面上的?”

    梁大平心里忽然“咯噔”了一下,不过再细看一下方逸几人,却是又放下了几分心思,因为就算官面上有人想拿自己的煤矿做章,也不会派出像胖子炮这种初出茅庐的新的。

    “梁老板,买煤的事儿其实都是小事,我们哥几个这次来,主要是……”

    前面东拉西扯了那么多,方逸也感觉是该说出主题了,只不过他话刚出口,梁大平办公室的大门就被人一下子给推开了,一个四十出头的年人,猛地闯入了进来。

    “老板,不好了,出事了……”

    那人根本就没有掩饰脸上的惊慌,一进门就大声喊道:“老板,号坑出现了塌方事件,具体情况现在还不是很清楚,但最少有一个人是在那个塌方的坑洞里的……”

    “什么?徐工,你说清楚点,到底有几个人是处在塌方坑洞的?”

    听到来人的话,梁大平一下子就从老板椅上窜了起来,他也顾不得去猜测方逸等人的身份了,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搞清楚里面到底是死了几个人。

    “老板,那个坑洞是四个人在作业的,不过当时好像有个人是在另一侧,只有一个人被砸着了,我现在就下去看看……”被称作徐工的年人,负责的就是矿上的安全工作,眼下出了安全事故,他自然是责无旁贷的。

    “到底是塌方还是石头脱落砸到人了?”

    梁大平煤矿工作的经验很丰富,塌方和石头脱落这可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一般塌方都是因为地下坑洞修建的不合理而引起的,但掉下块石头砸到了人,那只能算是天灾**,安全部门也不会因此处罚煤矿方面的。

    “这个我也说不清楚,要下去看看现场才知道……”徐工开口说道:“下面的信号很不好,一直断断续续的,我下去高清楚情况之后,马上就向您汇报……”

    “好,徐工,全力实施救助,尽可能的把人给抢救出来,另外你也一定要注意安全,我去监控室等你的消息……”

    梁大平还算是个有良心的企业家,在出现矿难的时候,第一反应并不是要去隐瞒或者是推诿责任,而是下达了救助矿工的命令,听得方逸哥几个都在暗暗点头。

    “方先生,今儿真是不巧,您看,我真是没时间陪您几位了……”

    在出了矿难的情况之下,就算方逸有天大的背景,梁大平都没心思再和他寒暄了,梁大平说出上面那几句话的意思,也是希望方逸能自己开口告辞的。(未完待续。)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