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六百一十章 傻子
    “什么傻子?那个傻子是个什么来历?”

    听荷花连着两次提到一个傻子,方逸不由追问了起来,他现在还搞不清尤氏兄弟带走司元杰的目地,所以任何一个线索方逸都不会放过,想从看出一些端倪来。

    “傻子就是傻子啊,脑筋不正常的那一种呗……”荷花倒是被方逸给问住了,十里八村的人都知道那个傻子,但傻子究竟是个什么来历,却是没有几个人能说得出来。

    蒋庄和司元杰生活的刘家庄,都是环绕在一个集镇周围的,距离并不是很远,每到初一十五都会有集市,这也是集镇每个月最为热闹的时候,大姑娘小媳妇都会到集镇上买一些自己需要的东西。

    所以对于整天游晃在集市里的那个傻子,荷花还是很熟悉的,因为这傻子不管天冷天热,身上都裹着件大棉袄,里拖着个扫把头,哪里人多他就往哪里挤,然后拿着扫把当做麦克风,一脸陶醉的在那里唱起歌来。

    经过十年如一日的集镇卖唱,傻子被人起了个歌神的外号,还别说,他虽然人痴痴呆呆的,但歌唱的还真是不错,只要是他入耳听过的歌,基本上全都能唱出来,在这方面他可是一点都不傻,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个天才。

    傻子除了在听歌和唱歌的时候会很安静,平时却是有点疯疯癫癫的,他虽然不打人骂人,但也无法和人正常的沟通,镇子上派出所的人曾经把他送到医院检查过,说是其因为受了强烈刺激而导致的精神失常,这辈子怕是治疗不好了。

    这年头,送精神病院都是要花钱的,谁也负担不起这个费用啊,所以傻子就一直呆在了集镇上,好在他这个病没有什么攻击性,集镇上的人也愿意给他口饭吃,就这么一直活了下来。

    “他父母呢?没人管他的吗?”炮在一旁开口问道。

    “不知道,好像是个孤儿吧?”荷花摇了摇头,对于傻子的来历,她还真的说不出来。

    “其实傻子父母虽然不在了,但也不算是孤儿……”

    荷花的公公忽然叹了口气,说道:“这傻子其实就是姓尤的,说起来和尤龙尤虎还是本家的兄弟呢,只不过在他父母出了事情之后,那些亲戚对他也都是不管不问了……”

    “傻子竟然是你们村上的人啊?”老支书闻言愣了一下,他也不知道这档子事情。

    傻子的事情,可不是什么好名声的事儿,所以蒋庄的人虽然大多都知道,但却是没有人往外传过,如果蒋老头不说,就连荷花这样蒋庄的媳妇都是不知道的。

    傻子的本名叫作尤小乐,和尤龙尤虎是刚出了五伏的兄弟,和这从小练拳经常与人争强斗狠的兄弟俩不同,尤小乐从小学习成绩却是特别好,而且他歌唱的非常好,十四五岁的时候曾经还拿过地区青少年歌唱比赛的第一名。

    但就是因为这个歌唱比赛的第一名,却是让尤小乐的家遭遇到了飞来横祸。

    尤小乐获奖,是他上初的那一年,当时学校的音乐老师告诉尤小乐的父母,可以让他继续参加一些歌唱比赛,如果能获得好成绩的话,以后可以考取音乐学院,而且是有加分的。

    哪个父母不想望子成龙啊,在知道儿子有这条路可以走之后,尤小乐的父母就带着他去到了省城,参加一个由省里举办的歌唱大赛,这个比赛是面向成人的,规格比较高。

    为了能让儿子获得好成绩,尤小乐的父母还专门给他请了声乐老师,到了比赛的那一天,一向节省的父母亲打了辆面包车的士,陪着尤小乐一起去往比赛场馆。

    谁都没能想到,生平第一次做的士的这对农村夫妻,也是最后一次做的士,因为在去往比赛场馆的路上,他们所坐的车发生了一起严重的车祸,和一辆油罐车撞在了一起。

    黄面包的一半被油罐车压在了下面,的士司当场死亡,而尤小乐的父母则是半边身子被卡住了,只有尤小乐脑袋被撞击了一下没有什么大碍,但也被变形的车门困在了车里。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经过救援或许尤小乐一家还能活下来,但祸不单行的是,那辆满载了汽油的油罐车开始往外漏起了油,在消防车到来之前,那呛鼻的汽油味让人根本就不敢靠近,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爆炸。

    可怜天下父母心,意识到即将到来的危险之后,尤小乐的父母将儿子从破碎的车窗里硬推了出去,浑浑噩噩的尤小乐刚走出去几步远,身后的汽油就被汽车损坏的线路给点燃了,一瞬间那辆面包车变成一片火海。

    炙热的高温,让尤小乐清醒了过来,但面前的场景,对于他而言不亚于是一场噩梦。

    因为尤小乐清楚的看到,自己父母在火海痛苦的惨叫和挣扎,就在尤小乐想靠近车子去救父母的时候,油罐车发生了爆炸,一股气浪将尤小乐给掀飞了出去,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在尤小乐醒转过来之后,他就变得谁都不认识了,而且行为举止十分的怪异,除了在听音乐的时候能安静下来之外,平时就裹着一张白床单满医院乱跑。

    经过初步诊断,尤小乐是因为脑子在受到外伤的同时又被强烈刺激到了,所以才会出现精神失常的表现,对于尤小乐的这种病症,医院也表示没有什么好办法。

    那会的尤小乐,还是有亲戚的,他的亲叔叔在车祸后的第二天就赶到了医院,不过蒋庄尤姓的人对亲情一向都没那么看重,尤小乐的叔叔来了之后,更关心的是这次车祸的赔偿问题。

    车祸的原因在事后被查了出来,油罐车和出租车都有责任,油罐车通过十字路口的时候没有减速,而出租车则是压着红灯最后一秒开出去的,说起来这两位司大佬都是用生命在驾驶汽车。

    责任分清了,赔偿问题就好谈了,最后油罐车的所属公司拿出来了二十万,而出租车公司也拿出来了二十万,作为尤小乐父母的死亡还有尤小乐的医疗赔偿,在九十年代初期,四十万这已经算是一笔巨款了。

    不过这笔钱尤小乐却是拿不到里,因为他还没有成年,当时钱被交给了信誓旦旦要把侄子的病给治好的尤小乐叔叔的,带着这笔钱和有些痴傻的侄子,他们回到了农村。

    在回到农村最初的几个月里,尤小乐是和叔叔住在一起的,但仅仅过去了四个月的时间,尤小乐的叔叔就翻了脸,将尤小乐赶出了家门,甚至不让他在蒋庄呆着。

    原本脑子就有病的尤小乐,不但没能接受治疗,这一下却是连生存都成了问题,也让他的病愈发加重起来,整日里就在集镇上游荡,变成了远近闻名的歌神。

    “他那叔叔拿了四十万,就什么都不管了?这政府也不答应吧?”胖子忍不住插口问了一句。

    “管?怎么管?”蒋老头摇了摇头,叹口气说道:“政府答不答应的又能怎么样?腿长在尤小乐自己身上,他要跑的话,也追究不到他叔叔的责任啊……”

    在尤小乐刚开始到处游荡的时候,派出所和相关部门都曾找过尤小乐的叔叔,让他尽到抚养侄子的义务。

    但尤小乐的叔叔也有话说,他言明自己是愿意养着尤小乐的,但尤小乐整天往外跑,他又要干农活什么的,哪里能整日里看着侄子,所以他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只能让社会多多帮助尤小乐。

    不过蒋庄的人都知道,尤小乐其实是被他亲叔叔给打跑的,在派出所将尤小乐送回到他叔叔家之后,几乎每天都能听到尤家传来的惨叫声,在这样的情况下,尤小乐就算是个傻子,也知道逃离他叔叔家的。

    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多人都以为傻子就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而蒋庄的人觉得尤家做事太绝,丢了他们蒋庄的人,所以也没人提起过这件事,事情一久,很多人就都忘掉了傻子的来历。

    “尤家的人,就没有一个好人,都是有娘生没爹管的东西,一点人情味也没有……”

    荷花这也是第一次听闻那傻子来历的事情,看到丈夫额头上的伤疤,不由愤愤不平的骂了一句,尤小乐那叔叔的秉性,和尤氏二兄弟比起来怕是也不遑多让。

    “也不知道那俩人找了傻子去干嘛的?”

    听到儿媳妇的话,蒋老头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说实话,尤小乐这孩子在没变傻的时候,在村子里尊老爱幼很有礼貌,还是挺讨人喜欢的一个小孩,蒋老头每次去集镇碰到尤小乐,都会塞给他个馒头或者是肉包子。

    “荷花姐,你看到尤小乐的时候,他穿的是什么衣服?”

    一直静静的在听蒋老头讲诉的方逸,此时开了口,在靠近刘家庄这十里八村的地方,认识司元杰的人不多,想要找出他的下落,怕是还要着落在傻子尤小乐的身上。(~^~)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