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六百零五章 司元杰的家(上)
    “司元杰这臭小子,等我见了他非收拾他一顿……”坐在车上,放狠话的并不是胖子,而是相对比较沉稳的炮。

    胖子的女朋友回家去过年的,闲的无聊的他正巴不得出去逛一圈的,但炮不一样,大过年的不但家里很多亲戚要去送节礼,更重要的这可是巴结丈母娘的好会,他昨儿还在丈母娘家里干着活呢。

    “就你那两下子,司元杰一只就搞定你了……”

    开车的胖子撇了撇嘴,说道:“炮,要不咱哥俩打个赌,你要是能在司元杰上过招,你结婚的酒钱胖爷帮你出了,要是不能的话,等回来的时候你开车怎么样?”

    “你这话是真的?”炮斜着眼睛看向了胖子,“说话算话,不后悔?”

    “废话,胖爷一口吐沫一个坑,说过的话什么时候没算过?”胖子一脸大怒的样子,转过头就要和炮理论一番。

    “行了,胖子,好好开车,反正说好的过去是你开!”坐在后排的方逸开了口,和胖子与炮相比,方逸脸上却是多了几分凝重。

    “逸哥儿,怎么了?看你情绪不太高啊……”炮回头看了一眼,一脸笑意的说道:“是不是年前没见到嫂子,不高兴啊?”

    “你以为我↘▼et和你一样,两天见不到媳妇就活不下去了?”方逸没好气的说道:“有点不太对,司元杰那边可能出了什么事,我算着他这会的情况不是很好,胖子,你车子最好开快一点……”

    由于老道士曾经说过,泄露天的因果很严重,所以方逸很少起卦问人吉凶,不过昨儿在个蓝莲破除掉体内煞气之后,方逸年头通达,于是给司元杰起了一卦,但那卦象却是让方逸愈发担心起来。

    “不好?有多不好?”

    开车的胖子愣了一下,脚下不自觉的踩深了一些油门,对于方逸的本事他和炮都是很了解的,比街头巷尾那些挂着“铁口直断、一卦千金”招牌的江湖相师们靠谱多了。

    “咱们要是去晚了的话,恐怕有性命之虞……”

    方逸皱着眉头说道:“这事儿也挺奇怪的,要说司元杰这小子修为不弱啊,一般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难道是出了车祸之类的事情?”

    说实话,对于现在身边的几个人,方逸最放心的是满军,在古玩行厮混了那么多年的满老板是个老江湖,为人处世自不用说,也极少会去得罪人。

    而第二个让方逸放心的人,就是司元杰了,司元杰自幼练武,性格沉稳,而且家教很严,从来不向普通人出,在京城的时候就算被人追打的时候都没有使出身上功夫,心形可见一斑。

    至于最不让方逸放心的人,却并不是胖子,而是坐在方逸前面副驾驶位置上的炮。

    胖子虽然性格冲动,平时那张嘴又够贱,但他的脸皮也够厚,惹事之后被人骂上几句,胖子通常也不会动的,反倒是炮平时蔫不拉几的,但只要动了,那不是一般的黑,不闹出个重伤怕是都不肯干休。

    “逸哥儿,现在是什么社会啦,俗话说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听到方逸的话,胖子满不在乎的说道:“前几天报纸上还登呢,一个什么武术协会的会长,和邻居吵架,直接就被菜刀给砍的重伤住院,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

    “胖子,这是要分人的,不信你拿把菜刀砍逸哥儿试试?”炮闻言笑了起来,说道:“你要是能把逸哥儿砍得重伤住院,回头你结婚的彩礼钱我帮你掏了!”

    “这事儿有点难度啊,咱们换个人行不,我砍你试试?”

    炮开出来的赌注,对胖子还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因为孟双双家在西北贫困地区,条件真的不怎么样,他要是想和孟双双结婚,那彩礼恐怕也不是几万块钱就能打发得掉的。

    “你还是拿着刀砍自个儿玩吧,提到逸哥儿你就软蛋了……”炮撇了撇嘴,很鄙视的看了一眼胖子。

    “哎,逸哥儿不能算在内的,他可不怕菜刀……”

    胖子把方逸给排除了出去,自从在野人山见到那条被方逸砍掉的巨蚺脑袋之后,方逸在胖子等人心目,已经和那些武侠小说里的人物挂上对等号了。

    “少胡说八道,快点开车吧……”

    方逸苦笑着摇了摇头,胖子之所以说出这样的话来,说明他根本就是个门外之人,真正身上有功夫的人,空夺白刃那只是最基本的功夫,能被菜刀砍伤的,那大多都是些练套路出身的人。

    这也是当今武林的一种悲哀,真正有功夫的高,大多都不显山不露水的隐居了起来,而那些练习传统套路的所谓高,却是整天参加着这样那样的比赛,在方逸看来,这种行为和街头耍猴卖艺的相比也高明不到什么地方。

    从金陵到冀省差不多有八百多公里,前几年刚通了高速,道路并不是很难走,不过前两天下了场雪,路上还是有点湿滑,所以车开的不是很快,午的时候到了彭城之后,几人进服务区吃了点东西,下午换了炮开车。

    晚上八点多,方逸他们才算是赶到了司元杰所在的那个小城,只不过司元杰家还在偏僻的农村,在城里吃了晚饭之后,胖子找人打听到了司元杰所在的村子,几人干脆就连夜赶了过去。

    “奶奶的,这路可真难走,还不如咱们方村呢……”

    在这条泥泞路上已经开了两个多小时了,但车子恐怕还没跑出五十公里,开车的炮还好一点,但坐在旁边的胖子身子骨都差点没颠散架了,要不是路上积雪湿滑,胖子都宁愿下车步行了。

    “要想富先修路、少生孩子多种树,这标语倒是贴了不少,可路还是这么烂……”

    炮嘴里也忍不住嘟囔了起来,他是有点心疼这辆刚买的商务车,要知道,刚才过几处泥坑的时候,他清楚的感受到了车子底盘和地面的接触,也不知道车子有没有损坏。

    “就快到了,哎,前面有灯光,应该就是司元杰所在的那个村子了……”

    方逸眼尖,透过夜幕看到了前方的一抹亮光,连忙给炮加油打气起来,只不过从他们身处的地方开到那村口,也整整跑了十来分钟的时间。

    冬天的农村,和农民们所种的土地一样,也都进入到了冬眠的状态,在这十一点多的时候,几乎家家户户都关门闭灯,只有村口处亮着昏暗的灯光,而汽车驶入村子响起的发动声,也显得尤为刺耳。

    发动的声音打破了村子的安静,几户人家养的狗更是狂吠了起来,这个村子不算小,大概有几百户人家,养的狗自然也不少,叫声连成了一片此起彼伏着。

    “这村子可真穷啊,看这样子,估计也就几家装上了电灯……”

    借着汽车大灯的灯光,炮打量了一下前面的房屋,这一看,不由摇了摇头,因为入眼之处的房子,几乎全都是由稻杆搅和着泥巴垒砌起来的,十分低矮不说,怕是风一大直接就能给吹倒了。

    和这里简陋相比,炮长大的方村那简直就直接进入到现代化社会了,最起码他们靠山吃山,家里的房子大多都是山石林木结构,比这里的条件要好出太多倍了。

    “方逸,我去敲村长家的门吧……”

    胖子拉开了车门,一股凉风呼啸着钻进了车内,农村比较空旷,这温度却是也要比城市里低上个两度的样子,被风一吹,胖子不由缩了缩脖子。

    “你知道哪家是村长家?”方逸摇了摇头说道:“咱们还是在车上等下吧,村里人听到汽车的声音,应该会出来查看的……”

    “嘿,村长家还不好找吗?哪一家院子里扯个广播喇叭,那指定就是村长家了……”

    胖子老爹就是村长,他对农村的这些套路可是门清的,好一点的村子往往会搞个办公室,把村子里的广播站架在那里,但像是面前这个穷村子,估计就直接装在村长的家里了。

    胖子说着话从车子上跳了下去,却是脚下一滑,差点没摔倒,扶住了车子之后,胖子忍不住骂道:“奶奶的,这么早就睡觉了,肯定没事都窝在床上造娃呢,也不知道把村口的路给修一修……”

    “胖子,别去敲门了,有人出来了……”就在胖子下车的时候,方逸看到有几户人家的大门被打开了,不过最先出来却是几条被放开了的狗,冲着方逸他们就窜了过来。

    “奶奶的,人也不出来直接就放狗,这叫怎么一回事啊?”看到八条恶狗冲着自己扑过来,胖子嘴里发出了一声拐角,动作敏捷的又钻进了车子,并且顺将车门给带上了。

    胖子打小在农村生活,对于狗的习性可是很了解的,之前狂吠的狗其实并不可怕,但这几条压根就不出声音的狗,却是正应了那句“咬人的狗不叫”的话,胖子要是不上车的话,估计就只能连夜去打狂犬疫苗了。(未完待续。)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