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六百零四章 破除煞气
    “蓝董,坐下吧,背对着我就行……”

    方逸并没有要求蓝莲坐在床上,而是让她坐在了床头的地毯上,开口说道:“你当我是医生好了,医生眼里是不分性别的,蓝董,把你的身体放松下来吧……”

    在一个年轻男子面前宽衣解带,除了从事那古老行业的烟花女子之外,恐怕是个女人都会心生羞涩,蓝莲自然也不例外,裸露在外面的肌肤轻轻颤抖着,整个人都绷的很紧。

    “方先生,让您见笑了……”方逸的话彷佛有种魔力一般,让蓝莲慢慢放松了下来,转过身后除去了身上最后的衣服,将整个后背全都呈现在方逸的面前。

    蓝莲虽然十多岁了,但保养的却是非常好,白皙的皮肤曼妙的身材在幽暗的灯光下,现出一种诱人的光泽,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温度偏低的原因,蓝莲轻轻的颤抖着。

    “坐下吧,不要紧张,把身体给放松开……”

    方逸轻轻拍了一下蓝莲的肩膀,蓝莲只觉得一股热力从方逸的掌传入到了身体里,原本还是绷的有些紧的身体,顿时就变得松弛了下来,按照方逸所说的那样,蓝莲盘膝坐在了地毯上,将一头秀发归拢到了身前。

    “放松,再放松一些……”方逸伸出两拇指,从蓝莲的颈椎处一路往下,一股热力在蓝莲体内散开,传入到蓝莲的四肢百骸之。

    “嗯?好舒服啊……”

    随着方逸的动作,蓝莲感觉自己就像是泡在了温水之,舒服的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身心完全放松了下来,如果有可能的话,她希望方逸一直帮她这么按摩下去。

    看到蓝莲彻底放松了,方逸停住打开了他带来的那个针灸包,就在蓝莲还沉浸在那种状态之的时候,方逸出如电一般,将根金针插入到了蓝莲后脑上的个穴位之。

    “呃……”

    蓝莲只感觉后脑一麻,就失去了对外界所有的感应能力,她的思维好像是被局限在了一个很小的空间里,怎么都出不去,也感受不到自己身体的存在,不过蓝莲知道方逸在给她驱除体内的煞气,倒是没有变的惊慌失措。

    蓝莲的病症,是依附在她体内的阴煞之气导致的,所以方逸必须要先保护好蓝莲最为关键的识海不被攻击,他所下的这根金针,就是将蓝莲的识海给禁锢住了,让阴煞之气在逃逸的时候也无法躲避其。

    “嗯?想要破开?”就在方逸禁锢住蓝莲识海的同时,他的神识顿时感觉到蓝莲体内阴气大盛,并且都在向蓝莲识海处聚集着,方逸脸色一冷,左贴在了蓝莲的后背上,右却是又夹住了根金针。

    “灵宝符命,普告九天,乾罗达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度人万千,王束,侍卫我轩;凶秽消散,道炁常存。急急如律令……”

    方逸口诵读着道家律令,左掌掌心处向蓝莲体内源源不断的注入着真气,律令配合着真气,似乎让蓝莲体内的阴煞之气感觉到了像是末日来临一般,它停住了冲击蓝莲识海的动作,却是要向蓝莲周身百骸逃逸而去。

    “想跑,哪有那么容易?”

    方逸冷笑了一声,右所夹的根金针,又是将蓝莲神识周围的几处经脉给禁锢住了,同时加大了真气输入的速度,他那真气至刚至阳,在接触到那阴煞之气后,阴煞之气顿时犹如阳春白雪,不断的开始消融了起来。

    “嗯?想要躲起来?”

    方逸忽然发现,那股阴煞之气像是有灵性一般,在吃了亏之后,竟然就在蓝莲脑海处的一些经脉处藏匿了起来,这倒是让方逸有些难做,因为他怕自己乘胜追击的时候,会对蓝莲有所伤害。

    “还是给我出来吧!”

    方逸掌心输入的真气,忽然转变成为一股强大的吸力,正准备逃逸散开的那股阴煞之气,在这股吸力之下毫无还之力,须弥之间,就尽数被方逸的真气给吸出了蓝莲的体外。

    如果这个房间内还有外人的话,就会惊恐的发现,一道黑色的气息,从蓝莲的头顶处升腾而起,而就在这道气息出现的一瞬间,原本也有二十来度的室内温度,陡然下降了足足有十来度的样子。

    这股阴冷的气息在蓝莲头上升起大概一米左右之后,就开始在空扭曲变化起来,片刻之后,居然化作了一个人形,只是双目无眼,大嘴张开,冲着方逸不断发出无声的咆哮。

    “你本就是死在我下的,竟然还敢来吓唬我?”

    方逸知道,这应该就是当年死在自己上那个人的执念了,只是方逸也没有想到,这人的执念竟然如此的强烈,在死后这么多年没有消散不说,还似乎凝结了不少,要是再让它发展下去,说不定真能成为世人口所说的“鬼魂”。

    不过在方逸看来,所谓的“鬼魂”,也就只是死去之人的精神力稍强而已,它们可以影响到普通人的神经,但对方逸却是全然无用,度化这种鬼魂,原本就是道士的拿功夫。

    在从蓝莲体内冲出之后,那道执念冲着方逸不断恐吓着,不过它似乎知道方逸的厉害,虽然在空做出各种动作,但始终不敢冲向方逸,它似乎知道方逸不好招惹。

    “你本恶念所化,死后仍然不知悔改,合该你无法转世轮回,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之……”

    方逸眼神清澈,右忽然在空划出了一道非常复杂的符咒,口喝到:“天圆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笔,诸鬼伏藏……”

    随着方逸这下笔神咒的打出,在方逸面前,骤然亮起一道金光,像是一张大网一般向着那道恶念扑去,转瞬之间就将其笼罩在了网内,无数符亮起,那执念虽然左冲右突,但却是被紧紧的禁锢在了其。

    看着网内恶念不断变化着的形体,方逸微微摇了摇头,口喝出了一个“咄”字,那道大网金光大盛,被禁锢在其的恶念顿时化作了一团黑烟,里面似乎传来了声声惨叫。

    “原本想要度化你的,但你自己不肯消除恶念,又能怪得谁来?”

    方逸摇了摇头,眼看着那道道黑烟被网符融化消解,足足过了八分钟符才消失掉,而那恶念已然被完全消融,连一丝都没能剩下来。

    破除掉了蓝莲体内的煞气,方逸也是松了口气,休息片刻之后,双掌不断的在蓝莲后背拍打了起来,这却是因为蓝莲被煞气缠体已久,虽然除去了煞气,但如果不加以调理的话,恐怕也要大病一场。

    不断的用真气充盈着蓝莲体内的经脉,一股股热力融入到蓝莲的四肢百骸之。

    虽然被禁锢住了识海,对外面的情形毫无所觉,但蓝莲依然有一种很舒适的感觉,就像是初生的婴儿在母亲的身体之一样,那种感觉让蓝莲愿意永远的就如此沉睡过去,再也不愿醒来。

    “醒来!”

    愿望是美好的,但现实却是残酷的,就在蓝莲迷醉其的时候,她的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随着方逸的声音,禁锢住蓝莲识海的力量全部散去,蓝莲发现自己又能感觉到了身体的存在。

    “我……我这是怎么了?”

    意识回到身体里,蓝莲发现,自己整个人都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往日里总是阴魂不散的那种阴冷气息,全然消失不见了,她从来都没有感觉过如此之好。

    “方……方先生,我……我这是好了?”

    蓝莲不敢置信的回过了身体,向方逸看了过去,只是刚转身她才记起自己身上似乎身无片缕,一低头,蓝莲却是看到在自己身上披了一个床单,严严实实的将身体包裹了起来。

    “嗯,幸不辱命!”方逸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蓝董,你清洗下身上,我在外面等你……”

    “啊?我身上怎么了?”

    蓝莲刚一开口,鼻端突然闻到了一股恶臭味,低头一看,在自己胳膊上的皮肤汗毛孔之间,有着点点黑色的污垢,那股臭味正是这些污垢散发出来的。

    蓝莲原本就有些轻微的洁癖,在闻到这些气味之后,口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披着床单飞快的站起身冲入到了房间的洗间里,却是再也顾不得方逸了。

    “哎,这是不是过河拆桥啊?”

    方逸苦笑着摇了摇头,此次帮蓝莲驱除煞气和调理身体,他也是用尽了自己的段,尤其是帮蓝莲调理身体的时候,方逸还顺清除了她体内的一些隐疾和打通了她体内几处堵塞的经脉,蓝莲也能算得上是因祸得福了。

    女人洗澡的时间怕是都要以小时来计的,就在方逸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蓝莲才穿戴整齐的从卧室走了出来,和以前面色苍白一幅病怏怏的样子相比,此时的蓝莲神采飞扬,脸上现出晶莹的光泽。

    “方先生,请受蓝莲一拜!”难掩脸上激动的神色,蓝莲走到方逸身边,直接就双膝跪在了地上,方逸解除了困扰她多年的噩梦,这对于蓝莲来说不亚于是再造之恩。

    “蓝董,别客气,我可当不起你这一拜!”

    方逸用托起了蓝莲,原本这就是他自己结下的因果,帮蓝莲就等于是在帮自己,现在的方逸也有一种念头通达的感觉,他知道这是和蓝莲消除了因果的关系。

    “方先生,那蓝莲就大恩不言谢了……”蓝莲眼隐隐泛泪,暗自在心下了决定,日后只要方逸有事,就算是赴汤蹈火她也在所不惜。

    “蓝董,天色不早了,我晚上还有事,就先回去了!”方逸站起身来,明天他要和胖子炮去冀省司元杰的家里,今儿晚上和满军约好了一起吃饭,这会赶过去已经是有点晚了。

    “方先生,我送您……”

    听到方逸有事,蓝莲连忙拿出了,给司拨了一个电话,等他们出了院子来到外面的时候,一直等在车库的司已经将车子停在了那里。

    “还说没奸情?”

    看着上车的蓝莲,司和助理又是忍不住对视了一眼,他们俩都跟了蓝莲好几年了,自然知道董事长的肤色有种不健康的煞白,不过现在的蓝莲却是脸色红润,在那两个过来人的眼,自然像是被男人滋润过一般了。

    “今年公司所有员工过年的利是,全部都翻一倍,你们两个翻两倍……”

    心情愉悦的蓝莲并没有注意司和助理的脸色,上车后就对助理下达了一个指示,却不知道她的话更加证实两人心的猜想,这不就是用钱在堵他们俩的嘴嘛。(~^~)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