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五百一十九章 降头术
    “不是脑梗,那是什么病?”听到方逸的话,彭斌不由愣了一下,他会杀人,但却是不会救人,对于医术并不了解,也不知道脑梗塞是种什么样的症状。

    “我不是很确定……”方逸仔细观察着彭老大的脸色,忽然伸手抓住了彭老大的右手,帮他把起脉来。

    “不是脑梗,我可以肯定!”过了足足有两三分钟的时间,方逸放下了彭老大的手,眼睛看向了鬼六,说道:“是谁给老爷子瞧的病?中医还是西医?”

    “中西医都来了……”

    事关彭老大的病情,一向惜字如金的鬼六也是不敢怠慢,连忙开口说道::“中医是咱们家族内的,说老爷是气血运行不畅,而西医则说是脑梗塞!”

    “方逸,先别管那些,能不能先叫医生进来,阿爸实在是太痛苦了……”看到父亲汗如雨下疼的面孔扭曲的样子,彭斌这会已然有些束手无策了,只是用毛巾在帮父亲擦拭着脸上的汗水。

    “大哥,没用的,医生来了也没用……”方逸忽然伸出手去,在彭老爷子脖颈后面轻轻一按,原本痛苦不堪的彭老大脑袋一歪,却是昏迷了过去。

    “你干什么?”见到方逸的举动,鬼六眼睛猛地瞪了起来,一股杀机从他身上弥漫开来。

    “鬼六,你想要干什么?”彭斌喝止住了要扑向方逸的鬼六,眼睛却也看向了方逸,他需要一个解释。

    “大哥,老爷子晕过去,人会舒服一点……”方逸叹了口气,说道:“去查查西医是什么人带来的,老爷子在发病之前又见过什么人?吃过什么东西?”

    “不用查,我都知道!”

    鬼六开口说道:“西医是陈家的人,老爷生病之前和往日一样,没有吃特别的东西,也没有见什么陌生人,不对,老爷是在长老会之后突然发病的!”

    “长老会里都有什么人?”

    方逸追问了一句,不过马上摇了摇头,苦笑道:“你和我说也没用,我又不认识你们长老会的什么人,鬼六,你自己感觉有没有可疑的人?”

    “跟着陈天鹏的人,是个生面孔……”鬼六的眼中忽然射出一丝精芒,开口对彭斌说道:“你在这,我去陈家!”

    “等等!”

    彭斌喊住了鬼六,看向方逸说道:“现在不是追究这些事情的时候,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把阿爸的病治好,方逸,你既然能看出我父亲不是脑梗,想必也有办法治好父亲的病吧?”

    方逸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我还不能确定老爷子这病根所在,大哥,你让人帮我准备一套针灸用的金针……”

    “金针?这里就有……”听到方逸的话,鬼六走到外间,片刻之后拿着一个铁盒子和一个酒精灯走了进来。

    “大哥,谁都不要让进来……”方逸的眼睛看着鬼六,说道:“如果方便的话,你也出去吧……”

    “方逸,鬼六就算了,让他留下吧,我去交代三叔一声……”彭斌知道鬼六对父亲的忠心,而他也是不会听方逸的话出去的,当下彭斌出到外面和彭老三低语了几句之后,马上又返回到了病房里面。

    “大哥,守好门,别让人进来!”方逸抬头看了一眼彭斌,沉声说道。

    “放心吧,三叔在外面,没人能进来……”彭斌点了点头,而鬼六则是虎视眈眈的看着方逸,虽然彭斌对方逸打了包票,但鬼六还是不敢完全相信他。

    “大哥,给我个火机……”

    方逸知道彭斌喜欢抽水烟,随身一直都带着火机的,当下伸手向他要了个打火机,将酒精灯给点燃了起来,然后拿起一根十公分左右长的银针,在酒精灯上炙烤了一下。

    深深的吸了口气,方逸右手两指捻着那根银针,左手则是放到了彭老大的胸腹之间,侧耳似乎在听着什么,过了大概一分钟左右的时间,方逸右手猛地一颤,没等彭斌和鬼六反应过来,那根银针已然插在了老爷子肚挤往下一公分的地方。

    “恩?这……这是怎么回事?”

    随着方逸这根银针的插入,原本昏迷过去的彭老爷子,身体不由自主的抽搐着,只见银针下面小腹的位置,向外隆了起来,鼓出足有一个鸡蛋大小的肉团,而且这个肉团还在一跳一跳的,像是有什么东西藏在里面一般。

    “嘘……”

    方逸对两人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手一伸把那银针又给拔了出来,虽然只是一插一拔两个简单的动作,但方逸的额头却是布满了汗水,这看似简单的动作,却是耗费了方逸不少的心神。

    而随着银针的拔出,老爷子小腹鼓起的地方,又慢慢恢复了正常,原本呼吸变得很急促的彭老大,这会又安静了下来。

    “方逸……”彭斌张开了嘴巴。

    “出去再说……”没等彭斌问出来,方逸就打断了他的话,用手指了指外间,示意彭斌和鬼六和自己出去。

    “方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阿爸肚子里面是什么东西?”三人出到外间之后,彭斌将房门紧紧的关闭了起来,脸上露出了惊疑不定的神色。

    “鬼六,你是怎么想的?”方逸没有回答彭斌的话,而是将目光投向了在一旁若有所思的鬼六。

    “降头术!”鬼六从牙缝里挤出了三个字,一向都很冷静的他,此刻脸上居然露出一丝惊惧的表情。

    “降头术?!”

    彭斌虽然猜到了几分,但是听到鬼六说出来,也是忍不住面色一变,生活在东南亚各国,尤其是缅甸泰国的人,又有谁没听闻过降头术这个名字呢?

    “阿爸怎么会中降头术的?!”彭斌脸上露出了一丝绝望的神色,开口说道:“我们彭家和降头师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是谁给阿爸下的降头?”

    在泰国缅甸等地,降头师所代表的就是神秘和强大。

    在东南亚的各个国家之中,不管是军队政府还是各地军阀,几乎没有人愿意去得罪降头师,而泰国的国师,就是一位强大的降头师,传说当年泰国没有被日本军队侵入,就是那位已经活了上百岁的国师的功劳。

    彭斌之所以感到绝望,那就是降头师所下的降头术,几乎是无解的,除非能找到那位降头师,让他自己收回降头术,否则否则就是杀了下降头的降头师,中了降头的人也是必死无疑的。

    但是眼下那位降头师既然出了手,那就代表着和彭家结下了死仇,肯定再没有转圜的余地,而且降头师施展降头术,往往都是在千里之外的,彭斌根本就没有办法将其给找出来。

    “彭斌,我不知道……”

    鬼六的声音有些苦涩,他虽然也具备一些常人所无法理解的能力,但是鬼六知道,自己远不是那些神秘的降头师的对手,甚至连他们是如何出的手,鬼六都看不出来——

    ps:月底啦,求清清清清仓仓仓仓月票啊!(未完待续。)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