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二百六十章 吴天宝的怒火
    吴天宝这时脸上还露着那丝得意的神色,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不过当他看到郑山河那面沉如水的样子时,心里却是不由一沉,生出了一种不妙的感觉。

    “不是在和我开玩笑,那就是欺我老头子人老眼花了,是不是?”

    郑山河随手将报纸盖在了他面前的青铜烛台上,口中重重的哼了一声,犀利的眼神盯住了吴天宝,一向都不喜形于色的郑山河,此刻脸上却是露出了气愤之极的表情来。

    郑山河在古玩行厮混了一辈子,所见过的真品赝品不计其数,单从专业上来说,他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大师级的鉴定专家,所以别人即使拿赝品来给他看,也多是一些制作精美的高仿赝品。

    但让郑山河气愤的是,吴天宝拿出来的这件“精美”的烛台,通体满是做旧的锈斑不说,居然连一丝包浆都没有,而且做旧还做的有点过了,那象首的象鼻弯曲的地方,被化学药剂都腐蚀的都快要断成两半了。

    别说是郑山河了,就是一个初入古玩行不久的人,也能一眼看出这是件做旧的仿品,东西虽然做的不错,但做旧的手法实在是太粗劣了,看到吴天宝拿出来的是这东西,郑山河有一种被强烈羞辱了的感觉。跪求百独一下潶*眼*歌

    “郑老,您别生气,我来看看……”吴天宝此时还有些莫名其妙,连忙伸手去拿青铜烛台,口中说道:“这东西虽然不大,但绝对是个大开门的物件啊,郑老您怎么……”

    吴天宝话还没说完,眼睛就看到了被包在报纸里的烛台,这一眼下去,吴天宝的瞳孔猛地瞪大了,身体毫无征兆的就趴在了茶几上,几乎将眼睛都贴到了青铜烛台上。

    “这就是你说的大开门的玩意儿?”

    郑山河脸上满是嘲讽的神色,冷哼了一声说道:“吴老板你是不是觉得老头子我老眼昏花了,连一眼真和一眼假的东西都看不出来了呢?”

    说实话,如果吴天宝拿出个高仿的青铜器,郑山河或许还会拿出放大镜什么的来仔细查看一番,那样的话,即使物件是假的,郑山河也不会如此生气,因为要是仿的比较真,吴天宝也是有被骗的可能性的。

    但是眼前的这个青铜烛台,几乎已经假到连行外人都能分辨出来的程度了,吴天宝这得以为自己多白痴才会看不出呢?难不成玩了一辈子古董的自己,脑门上贴着傻子两个字吗?郑山河主要生的是这个气。

    “这……这不可能啊……”

    看着面前的象首青铜烛台,吴天宝此刻的心情,就像是被一万头大象从脑袋瓜上践踏而过一般,脑子里满是嗡嗡的声音,根本就没听清郑山河在说什么。

    “你的意思是说,郑某人不可能看出这东西的真假?”郑山河这会也是满头怒火,根本就没发现自己和吴天宝是各说各的,说话的时候没有对到一个频率上去。

    “这……这怎么可能啊,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吴天宝口中发出了一声惨叫,不敢相信的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过就是他把眼睛揉成了兔子眼,呈现在眼前的青铜烛台,仍然是个一眼假的粗劣货。

    被化学药剂腐蚀出来的锈斑,对于行家来说是一眼就能辨别出来的,吴天宝玩了一二十年的古董,经他手做的假的玩意儿就有不少,哪里看不出这是个一眼假的东西呢。

    “哼,吴老板,怎么变成这样,要问问你自己,阿军,咱们走……”

    郑山河懒得再和吴天宝多说什么了,当下招呼了一声站在自己身后的人就要离开,从现在开始,吴天宝就已经在他心里被划入到了黑名单的行列之中,日后绝对再不会和这个人有什么交易了。

    “别,别,郑老,误会,这……这真是个误会啊!”

    看到郑山河站起身要走,脑袋瓜像浆糊一般的吴天宝才反应了过来,连忙从茶几上爬了起来,一脸哀求的说道:“郑老,我下午收到这个烛台的时候,它真的是个大开门的老物件啊……”

    “下午收的时候是老物件,现在就变成这个样子了?”郑山河冷笑了一声,说道:“吴老板,我玩了一辈子的古董,还真是没听过这样的事情呢,你是不是觉得我老头子好骗啊?”

    “郑老,您……您听我解释啊……”

    吴天宝拉着郑山河的衣襟,开口说道:“郑老,我知道您在台岛是泰斗级的鉴定大师,我就是脑袋被驴给踢了,也不敢找这么个玩意儿来糊弄您啊,这件事情,我……我是被人给骗了……”

    吴天宝的脑子已经有点清醒了,正在飞快的分析着这青铜烛台凤凰变草鸡的原因,他脑中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东西被掉了包,那个方逸来的时候肯定是带了一真一假两个青铜烛台。

    给自己看的时候,方逸拿出来的是真的象首青铜烛台,但是当自己鉴定完之后,方逸在将其包起来的那一瞬间,却是用这个假的来了个狸猫换太子,将真的给藏了起来。

    “妈的,华子易你这个王八蛋,竟然和人串通了一起来骗我?”

    自觉想明白了的吴天宝,顿时连华子易恨上了,因为要是没有华子易带着方逸进来,他根本就不会去看方逸从地摊上花两百块钱淘弄来的东西,也就不会发生后来上当受骗的事情了。

    “嗯?你这是被人做了局了?”

    看到吴天宝一脸悲愤的样子,郑山河心中的火气倒是压下去了几分,因为他也感觉到了事情的蹊跷,除非吴天宝是个弱智,否则不会拿如此一眼假的东西来给自己看的。

    “绝对是被人做了局!”

    吴天宝恨恨的说道:“今儿下午来了两个人,那个叫华子易的是秦海川的弟子,在京城古玩行里很有身份,是他介绍的另外一个人,没想到他们两个人竟然合伙给我下了个套!”

    现在吴天宝已经可以确定,这肯定是华子易和那个方逸商议好的一个局,就是方逸带着的那个漂亮女人,恐怕也是用来让自己降低警惕心的,说不定那个真的青铜烛台,就藏在那个女人的包里呢。

    “海川兄的弟子,这不太可能吧?”

    听到吴天宝的话,郑山河微微皱起了眉头,他和秦海川也是认识了十多年的老朋友了,知道其人一向是品格高尚,绝对教不出如此招摇撞骗的学生的。

    “有什么不可能的?这个老匹夫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此时吴天宝就像是个疯狗一般,只要是和华子易有关系的人,在他嘴里全都不是好人了。

    “恩?吴老板,没有证据的话,还希望你能慎言……”

    郑山河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他在国内偷偷交易青铜器的行为虽然不是那么正大光明,但郑山河和国内很多知名的文物专家还是关系很不错的,这其中就包括了秦海川。

    “证据?我……我有证据!”吴天宝猛地一抬头,咬牙切齿的说道:“郑老,我今儿要是拿出了这证据,您老能不能给我做个主啊?那华子易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说实话,吴天宝对华子易的恨意,要远远胜过方逸,因为在他看来,方逸在这件事情里充其量就是个捧哏的角色,华子易才是主谋的人。

    “嗯?你有什么证据呢?”听到吴天宝讲完了失去的来龙去脉,郑山河也感觉自己似乎误会了他,说不定这事儿真的不怪吴天宝。

    “监控!”

    吴天宝指着屋子的角落,说道:“我这间屋里装了四个摄像头,只要在屋子里就没有任何的死角,肯定能查到他们偷换这青铜烛台的动作!”

    吴天宝这店里虽然基本上全都是赝品仿品,不过有些高仿的东西也是价值不菲的,所以他在屋子四角都装上了监控器,在吴天宝想来,方逸就是动作再快,也会在这些摄像头之下露出马脚的。(未完待续。)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