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神藏 > 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生死
    通过传送阵进入秘境,方逸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不知道传送阵形成的原理,但每一次使用传送阵,方逸都能感觉到那种来自空间的压力,只不过随着修为的增高,这种压力也变得越来越微弱了。

    这次传送的距离应该不是很远,方逸刚感觉到那种压力的时候,身体就是一轻,但是当方逸睁开眼后,却是发现原本和自己在一起的妻子,不知道何时已然是不见了。

    对于妻子的消失,方逸之前是有心理准备的,而且柏初夏身上还带有还阳丹,方逸也不是太担心,这几天方逸观察了一下,那些来自修者界的年轻人,也有修为不如柏初夏的。

    “这是什么地方”

    方逸提高了警惕,向四周看去,虽然这只是个武者修炼的秘境,但方逸仍然不敢大意,在方逸想来,上古传下来的秘境,总是会有些特殊的地方。

    “嗯怎么就这么一间大厅”眼睛一扫,方逸已经看清楚了周围的情况。

    让方逸有些愕然的是,自己竟然身处在一个空旷的大厅之中,这大厅通体是用一种有些发青的巨石垒砌起来的,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光线,将大厅照射的十分通透,可以让方逸看清楚大厅中的景象。

    大厅内的空间很大,足有上千平方米,但除了青色的地面石板,青色的墙壁之外,大厅中再也没有任何的物体,而就在方逸抬脚准确走动的时候,他赫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完全无法移动。

    “这是怎么回事”

    方逸心中生出一丝不妙的感觉,除了脑袋可以向周围转动之外,方逸的双脚就像是在地面生了根,怎么使劲都无法挪动一步,而且双臂也是如此,好像连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无量天尊,不是说这是武者历练的地方,对修者没用的吗”

    方逸不断扭动着脑袋,思维在飞快的转动着,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刚一入这秘境,就被来了个下马威,难不成自己就这样被禁锢在这里一个月吗

    “无量天尊,我听着这个名字怎么那么熟悉呢”就在方逸拼命挣扎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你,你是谁”

    方逸被这个有些稚嫩的声音给吓了一跳,他的身体虽然被禁锢住了,但神识却是没有,在发现身体不能动之后,方逸就释放出了神识,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前,方逸百分之百可以肯定这个空间除了自己,再没有另外一个人的。

    “我,我是谁”

    听到方逸的话,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不过声音里透着一丝迷惘,“我也不记得我是谁了,就像我不记得无量天尊是谁一样,不过这个名字很熟悉,无量天尊到底是谁我又是谁”

    “无量天尊就是道祖,至于你是谁,我哪里知道。”

    方逸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他此时已经可以肯定自己脑海中的声音不是幻觉了,对于这个莫名和自己对话的人,方逸心里有种深深的忌惮,因为他完全感应不到对方的存在。

    “无量天尊是道祖不记得了,我是谁也不记得了。”那个声音接着在方逸脑海中响起。

    “那你记得什么”方逸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他在进入秘境之前,怎么都想不到会出现如此一幕。

    “我记得只要有人进来,我就要安排他们历练。”那个声音似乎很愿意和方逸说话,并没有因为方逸的态度而生气。

    “这个秘境的历练是你安排的”方逸闻言心中一惊,连忙说道:“这里不是只适合武者历练吗为什么我进来之后就无法移动了是你在搞鬼吗”

    “武者什么是武者”

    那个声音有些奇怪的说道:“是那些身体很弱的人吗他们不算是炼气士,而且以他们的资质,也很难成为炼气士,要不是以前有几个我看着顺眼的,他们没有一个人可以继续修行下去的。”

    “什么以前能晋级先天的人,只是因为你看着顺眼”听到那个声音的话,方逸有些傻眼,难不成外界猜测的机缘,只是这个声音背后之人的喜好而决定的,那所谓的历练,岂不就是个笑话

    而且这个声音透出了一个信息,让方逸明白这个地方,必定是上古流传下来的,因为只有在那个时候,修行之人才被称之为炼气士,到了近代都是以修者相称了。

    “是啊,看着不顺眼的,就戏弄他们一下。”那个声音接着说道:“只不过那些人实在是太弱了,我已经很小心了,但有些人还是死掉了。”

    “死掉的那些人,是源自于你的戏弄。”方逸这次真的是无语了,生死在这个声音中显得极为的淡漠,他并没有感觉到自己剥夺旁人生命的行为有什么不对。

    “他们本来就不应该进入到这里,死掉又怎么了”

    那个声音里听不出丝毫的喜怒,“我在这里已经很久了,久到我忘记了许多的事情,也很久没有和人说话了,这无数年以来,你是第一个。”

    “你到底是谁”方逸听得有些毛骨悚然,难道这个声音是个老鬼不成居然能活到忘事的程度,方逸无法想象那得是过了多少岁月才能会忘掉以前的事情。

    “我都说了不记得自己是谁了,你怎么还问”那个声音说道。

    “那你禁锢住我干什么”方逸开口问道。

    “你勉强算是个炼气士,我要安排你历练呀。”

    那个声音理所当然的说道:“我记得自己存在的意义,就是安排修行者在这里进行历练,不过以前进来的都不算是修行者,在我最近的记忆力,你是第一个。”

    “什么这里竟然是修者的历练场”

    方逸闻言吓了一跳,原本他以为自己这次只不过是陪太子读书,进来见识一下能带给武者机缘的秘境,没成想事情整个反过来了,敢情只有他才符合在这里历练的标准。

    “是炼气士,不是修者,而且你现在也不算是炼气士,只是有成为炼气士的资质而已。”那个声音透着一股子不满,“但这些年只有你一人资质不错,所以我才出来和你说话的,对了,我先看看你的资质到底怎么样”

    那个话声刚落,方逸忽然看到有一束光线照射在了自己的身上,在这束光之下,方逸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衣服像是都被脱掉了一般,身体在这光线下似乎没有任何秘密所言。

    “咦,你身上有行者的气息。”那个声音忽然咦了一声,透着股子奇怪。

    “行者是什么”方逸很不习惯这种暴露在旁人面前的感觉,虽然自己身边并没有人存在,但方逸知道,这个声音背后之人,此刻正在观察着自己。

    “行者就是一些没有头发的人,他们和修者一起,合称为修行者,也有个称呼,叫做炼气士。”那个声音不知道多少年没和人交流过了,是以对方逸的问话都是有问必答,也没有不耐烦。

    “没有头发的人,那,那岂不是佛门中人”听到那个声音说出来的话,方逸喃喃自语道,敢情修者这个称呼并不是后面的人开创出来的,在上古时期也是有修者存在的。

    “佛门中人不知道。”

    那个声音说道:“奇怪,你身上行者的气息很弱,但很纯正,你修行的功法,也是炼气士的功法,不过你的修为怎么那么弱啊,骨质都二十载了,怎么还没有成为炼气士呢”

    “我从小就修行的道家功夫,炼气士的传承也没有佛门功法,哪里来的行者气息”

    方逸没有计较那个声音的最后一段话,而是分辨了起来,方逸虽然并不排斥佛门,也看过很多佛门的典籍,但他从小拜的是三清而不是阿弥勒佛,这一点是必须要说清楚的。

    “有,在你识海里”那个声音很肯定的说道。

    “识海”

    方逸正想反驳,忽然愣了一下,他想到了自己当年刚下方山被满军的车子撞到的事情,自己佩戴在胸前的嘎巴拉不见了,但脑海中却是多了一些信息,也正是从那时起,方逸才拥有了感应气机的能力。

    “难道是那块嘎巴拉带有佛门的气息”

    方逸心中生出了一丝明悟,嘎巴拉原本就是藏传佛教高僧坐化后的遗骨炼制而成的,本身就带着不可思议的念力,如此倒是也能解释得通当年自己的那些能力是由何而来的了。

    “你那行者的气息太弱了,比你修炼出来功法还要弱得多。”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

    “我的修为真的是很弱吗”又一次听到这个声音对自个儿的评价,方逸也有些不服气了。

    方逸自从出道以来,就没有见过比自己更年轻修为更高的人,无论是在宋天宇还是在乐凯等人的眼中,方逸都是天才一半的人物,但是这个声音却是把自个儿说的那么不堪,好像一无是处似的。

    “除了那些不是修行者的人,你是最弱的一个。”那个声音说道:“我好像记起来了点事情,我记得以前进来历练的人,骨质大多都是在十来年的样子,比你可是要年轻多了。”

    “十来岁的孩子就已经是先天修者了”

    方逸被那个声音给吓了一跳,按照宋天宇和乐凯等人的说法,三十岁之前晋级先天的虽然不说是绝无仅有,但也是凤毛麟角,即使在修者界都是难得一遇的天才,方逸还没听闻过有十多岁就成为先天修者的人呢。

    “不是你说的什么先天修者,是炼气士”那个声音纠正了一下方逸的说法,却是又让方逸受了一次打击,对比十来岁的炼气士,方逸感觉自己以前这二十多年真是白活了。

    “你虽然修为太弱,但资质还算是一般,勉强能接受试炼。”似乎看出了方逸的沮丧,那个声音居然懂得安慰一下方逸。

    “勉强接受”方逸挠了挠头,当他的手放在了脑袋上才忽然意识到,禁锢住自己的那股力量不知道何时消失掉了。

    “你要接受试炼吗”那个声音追问道。

    “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方逸闻言犹豫了一下,他实在是没做好这个心理准备,原本是陪太子念书的,没成想反倒是自己上了考场,早知道这样,方逸就留一颗还阳丹放在自己身上了。

    “你的修为实在是太弱了,要是通过试炼的话,勉强能进入到炼气期吧。”那个声音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听在方逸耳朵里,这番话说的都很勉强。

    “仅仅一次试炼就能进入到炼气期”

    方逸今儿受到的惊喜或者说是惊吓还真不小,他现在虽然是先天后期的修为,算是半只脚迈进了炼气期的门槛,但方逸也知道,他的根基过于浅薄,这临门一脚想要迈过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要是没能通过试炼呢”方逸开口追问道,他行事一向谨慎,如果换成了彭斌,一听可以晋级到炼气期,恐怕二话不说直接就要求开始进行试炼了。

    “死亡”

    那个声音恢复了冷冰冰的腔调,“修行之人,原本就是在逆天行事,当有无惧生死的勇气,我只能把试炼的难度调到最低,如果你连那种难度的试炼都无法通过的话,就永远留在这里吧。”

    “生死”

    方逸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两个字,虽然他以前也曾经遭遇过多次生死危难,但那都是在被动的情况下,方逸根本就没有时间去考虑生死的问题,只能去奋力的抗争,以求一线生机。

    但现在将生死二字摆出来让方逸去抉择,方逸却是有些踌躇了,毕竟他才二十多岁的年龄,而且从山下之后修道,一路走的都是颇为顺畅,所以就算方逸道心远超常人,在生死这种大欢喜大恐惧面前,他一时间也是有些道心失守了。

    “嗯自己差点误入歧途了。”就在方逸心神失守的瞬间,一股凉意忽然从识海传出,让他的精神为之一明。

    方逸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情况十分的危险,那种思考原本就是无解的,如果自己行事只是贪着于顺境,于逆境百般抗拒,那最后肯定是死路一条,越是思考就越是畏惧,结果可想而知。百度一下“神藏”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