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九百六十九章 炼丹(中)
    “你小子懂个屁,炼丹哪有那么容易的。”

    对于卫铭城的马屁,彭斌是嗤之以鼻,如果说别的事情,彭斌对方逸自然也是很有信心的,但越是了解炼丹,就越是知道炼丹之艰难,因为就是在上古年间,炼丹师都是极为稀缺的人才。

    这传承中有丹方,并不代表按照丹方就能炼制出丹药的,像是里面那些拗口之极的文字,彭斌就看的是头晕脑胀,别说让他炼丹了,彭斌就是连炼丹的步骤都搞不明白。

    “大哥,我也很看好方逸的。”

    旁边的柏初夏,脸带微笑的看着彭斌,彭斌骂卫铭城柏初夏不在乎,但质疑方逸,柏初夏却是不高兴了,在她看来,方逸就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场内这几个人能接触到修者这个领域,还不都是因为方逸。

    “咳咳,弟妹,我不是说方逸不行,不过这炼丹真的很难。”

    彭斌能对卫铭城不客气,但面对柏初夏,却是尴尬了起来,摸了摸鼻子,说道:“其实我觉得吧,这次咱们收取到的药材里面,有不少的天材地宝,还不如分了吃掉呢,总归对身体是有些好处的。”

    彭斌知道,如果炼成了丹药,那自然是皆大欢喜,丹药的作用,比之药材本身不知道要强出多少倍了,就像是那一味洗髓丹如果能炼制成功,其效用就是所需药材的百倍也不止。

    但如果炼不成丹,那所用的药材就将全部废掉,非但对人体无益,反而有很大的危害,这有点像是中医中的君臣相佐的一些理论,两味原本都是能治病救人的药中和在了一起,却是有可能变成毒药。

    所以在彭斌看来,炼丹成功的几率既然那么低,还不如把那些带有灵性的药材给吃掉呢,这样多少能让身体吸收到一些药性,总比白白浪费要好得多。

    “大哥,我相信方逸!”柏初夏淡淡的说了一句,但语气中却是透着一股子坚持的味道。

    “好吧,我,我也相信方逸。”

    彭斌摸着鼻子苦笑了起来,这也亏得是方逸的老婆,要是他自己老婆敢这么说话,自己早就一耳光扇过去了,在缅甸女人是没有多少人权的。

    “大哥,现如今的修炼环境,可是无法和上古时期相比的。”

    方逸知道彭斌心里的结还没解开,当下说道:“以后咱们要用到丹药的地方很多,终究是要想办法学会炼丹,只要能学成炼丹的手法,就算现在多浪费一些药材也是值得的。”

    在上古时期,天地间到处都弥散着灵气,随时随刻都在潜移默化着影响着生活在那个时期的人的体质,在那种的环境里,就算是普通人都能很轻易的进入到先天之境,根本就没有门槛一说。

    所以在那个时候,只有进入到炼气期,才能成为真正的炼气士,才有资格修炼更加高深的功法,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要突破到了先天,就能成为超脱于普通人的修者了。

    但是到了现如今的末法时代,游离于天地间的灵气早就消失殆尽了,人体受到的世俗污垢的影响也越来越严重,就算是身有灵根之人,基本上也都是经脉堵塞窍穴不通。

    如果靠着按部就班的修炼,那现代人修行所需要耗费的时间精力,可就要远远的超过上古时期了,是以方逸才琢磨如何能炼制出丹药,从而缩短这个过程,让错过最佳修炼时机的柏初夏和卫铭城等人,能追上自己的脚步。

    “你说的也是,那你就放开手炼吧。”

    听到方逸的话,彭斌点了点头,说道:“成固然好,不成也没什么,大不了找个机会再去抢一把好了,温莎家族的那个秘境没了,总还有别的秘境,实在不行咱们去修者界干一票也行啊。”

    修者界有灵药的事情,却是彭斌从宋天宇口中听来的。

    在成为先天修者之后,宋天宇和段根吉在家族中的地位马上就变得不一样了,修者界的大门已经向他们打开,这也让他们知道了很多以前不知道的东西。

    前几天过来的时候,宋天宇和段根吉就告知方逸,在修者界中,也有类似温莎家族秘境的那样的药园子,不过这种药园子在修者界被称之为药圃,大多都是各大门派和家族自己用来种植灵药的。

    全靠了方逸才能成为修者,宋天宇和段根吉自然对方逸感激莫名,他们告诉方逸,如果方逸需要某种在外界找不到的灵药,可以委托人给他们带个口信,两人尽量在修者界帮方逸寻找。

    “大哥,你我这修为,到修者界去打劫,那不是找死嘛。”

    听到彭斌的话,方逸有些无语,从宋天宇说起这件事的态度上方逸能看出来,灵药在修者界那也是倍受重视的,这种药圃通常都是在门派重地之中,他们哥俩去干一票,那还不如找根绳子在外面吊死呢,省得被人抓住还得受些屈辱。

    按照宋天宇和段根吉所说,修者界现在大多数人是先天修者,很多门派的精锐子弟都是先天的修为,他们是构成修者界的最主力人群和中坚力量。

    而炼气期的修者,则就是各大门派的高层了,炼气期分为九层,那些大门派的门主,通常都是炼气期九层的强者,修为稍弱一点的,一般都是各个门派中的长老,掌管着门派中的各项大权。

    也只有成为了炼气期的修者,才有资格收徒授艺,当先天修者突破到炼气期之后,身份就会自然的发生转变,和先前的老师师兄弟相称,并且自动晋级为门派长老。

    按照宋天宇所说,在一些传承源远流长的大门派之中,还有要比炼气期更强的修者,那就是筑基期的强者,不过作为那些门派的底蕴,被称之为太上长老的筑基期的修者,基本上都在闭关冲击金丹大道,几乎是不会显现于人前的。

    至于再往上,那就是金丹期修者了,不过这个级别的修者,那已经是传说中的人物了,至今没有哪个人承认自己门派中有金丹期的强者,宋天宇也只是在族中长辈前不久给他普及修者界知识的时候,听闻过这个境界而已。

    所以就凭方逸和彭斌现在的修为境界,到修者界的药圃中去打劫,那几乎和找死没什么区别,就算那些门派不出动炼气期的修者,单是那些先天境界的修者,就足以将他们两人给拿下了。

    “又不一定非得去修者界。”

    彭斌知道自己的这个提议有些不太靠谱,当下嘴里嘟囔道:“这秘境其实并不少,只不过都被国外的势力给霸占了,实在不行咱们可以去抢他们啊。”

    彭斌这前半辈子,几乎就是在打黑拳和打仗中度过的,在他的思维里面,自己没有的东西而别人有,那抢过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至于交易之类的想法,那肯定是建立在别人实力要远比他强大得多的基础上才会有的。

    “大哥,那些秘境你知道在哪里吗?再说了,就算知道你又能进去吗?进去你就能抢到东西吗?”

    方逸哭笑不得的看着彭斌,怎么成为了修者之后,自己这大哥的秉性是一点都没改变,反而是变本加厉了,看来古代那句“侠以武犯禁”的话用在彭斌身上,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而且方逸知道,国外的那些进化者组织,并非是像看上去那么简单的,别的不说,就是温莎家族,极有可能都存在相当于炼气期或者是筑基期修者的强者,只不过在家族还没有遇到生死存亡的事情时,那些人还没有出面而已。

    “这个,慢慢找,总归能找到些蛛丝马迹吧。”

    提到这件事,彭斌顿时兴奋了起来,说道:“前不久温莎家族的人和黑暗者联盟又干了一架,听说他们找到了黑暗者联盟的一处秘境,而且出动了几个很厉害的人,把黑暗者联盟的人给堵在秘境里面出不来了。”

    方逸这段时间在国内风平浪静的操办婚礼事宜,但国外的进化者圈子却是风起云涌,起源自然还是在于温莎家族和黑暗者联盟之间的战争,吃了大亏的温莎家族自然是不肯罢休,一路追杀到了黑暗者联盟的老窝。

    在这次的较量中,黑暗者联盟吃了大亏,接连损失了好几位高阶进化者,如果不是怕黑暗者联盟再玩一次鱼死网破,恐怕这会儿温莎家族的进化者已经杀进对方的秘境之中去了。

    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彭斌这几天都有些坐不住,按照他的性子,那肯定是想掺合进去,要不是方逸不准他去,估计彭斌这会儿早就和龙旺达跑到西伯利亚去了。

    “温莎家族的高阶进化者都不敢进去,你就敢进了?”看着自己大哥那一脸兴奋的样子,方逸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之前在伦敦发生的争斗,只能算是低级进化者之间的战争,他们还算是有些优势,但现在事态发展到高阶进化者之间的生死相搏,和彭斌刚才说的去修者界干一票道理相同,他们那点修为还真是不够看。

    “方逸说的对,彭斌,西伯利亚的事情不是咱们能掺合的,万一在伦敦的事情泄露,那咱俩都要吃不了兜着走。”龙旺达也是不同意彭斌的想法,他们哥俩可是做了次双面间谍,如果这件事穿帮了,那温莎家族和黑暗者联盟可是都饶不了他们。

    “方逸,其实还有一个地方,咱们可以进去看看。”

    龙旺达想了一下,接着说道:“我以前不是说过那个荒村吗,我觉得那里应该是一处秘境的入口,咱们可以进入探查一下的。”

    “老龙的这个想法可以考虑。”

    听到龙旺达的话,方逸点了点头,以他们现在的实力,能打劫到温莎家族之前的那个秘境,只能算是运气好,自己去寻找一些未被人占领的秘境,那才是比较靠谱的事情。

    “这些事情都先放放,我先尝试下是否能炼制出丹药来,实力上去了,这些都不是问题。”

    方逸最终摆了摆手,将这个话题给打住了,炼丹固然是方逸目前要进行的事情,但方逸不想出门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他现在新婚莞尔,正和柏初夏如胶似漆,颇有点陷入在温柔乡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