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八百六十二章 接站
    “老师,能查到吗?”

    方逸开口追问道,这灵石对于方逸而言,就像是一个国家所有用的核武器一样,那是战略性的物资,就算是费点周折,方逸也想把那灵石给搞到里来。

    “这可我说不准。”

    余宣想了一下,说道:“委托拍卖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匿名参加拍卖会的,这样的人拍卖行是不会泄露出他们任何信息的,而另外一种委托,则是自己没时间让他人代拍的,这种还有可能查到。”

    当年虽然对那玉石戒面印象深刻,不过余宣也没有无聊到去打听它的买家是谁,现在听到方逸问起,余宣说道:“五六年前的事情了,我只能找相关的朋友打听一下,不敢给你打包票。”

    余宣所说的朋友并非是港岛郑家,而是他在那个拍卖行认识的熟人,自从九八年那家世界级的拍卖行进入华夏之后,和余宣也有过几次合作,如果那位客户不是刻意要求保密的话,余宣相信他还是能问出点东西来的。

    “行,老师,那就拜托您了。”方逸闻言连连点头,他是个怕麻烦的人,但对于疑似灵石的物件,那方逸怎么都不会嫌麻烦的,如果有必要让他跑一趟伦敦方逸也愿意。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你这么上心?”

    余宣有些好奇的看着方逸,他对方逸还是很了解的,知道自己这个学生对物质上东西一向都很淡泊,认识方逸那么久,余宣还从来没见过方逸去刻意打听什么物件的。

    方逸早就料到老师会问这么一个问题,当下说道;“老师,这东西对我打坐禅定有好处。”

    方逸也不算是对老师说谎,这灵石的确是辅助修炼的东西,只不过以方逸现在的修为还用不到,但这种东西多准备一些总归是有备无患的事情。

    “你还以为自己是道士啊?”听到方逸的话,余宣不由翻了个白眼,说道:“你这都谈女朋友快结婚了,哪里像是个方外之人?”

    “老师,我们道派也不禁婚姻,这两者没冲突的。”

    方逸笑着回了一句,除了老道士反复叮嘱他不得以占卜问卦风水堪舆之术赚钱之外,方逸那一脉传承没有太多的清规戒律,用老道士的话说,修道原本就是求长生自由,又岂能给自身加上那么多的桎梏?

    方逸也问过师父为何不能用所学去营生,老道士只告诉了方逸一句话,那就是天不可泄露,否则日后应劫肯定会遭到天报复,所以方逸平日里极少去给人占卜看相。

    “老余头,你弟子的婚姻大事,你跟着瞎搀和什么。”

    老石头在旁边拆起余宣的台来,按理说当着方逸女朋友的面,余宣这话确实不应该说,不过老石头不知道余宣和柏家也是有关系的,他只是在和两个晚辈开玩笑而已。

    “方逸是我的入室关门弟子,他的婚姻我当然得帮着操办了。”

    余宣哼了一声,话语满是自豪,他很庆幸自己抢了孙连达一半的徒弟,有方逸这么一个关门弟子,余宣感觉自己一身所学也是能传承下去了。

    老辈人收徒弟是很讲究的,入门和入室完全是两种概念,从字眼上就能看出分别来。

    过去的住宅有大院和内室,“入门弟子”指的是进了大院之门,成为了这个门派的成员或者是门徒,但不是可以随便进入“内室”的,他们往往也不住在老师家里。

    而入室弟子则是个别门徒得到师父或者掌门人的青睐,而进入“内室”之,获得师父或者掌门人不传其他弟子的绝招,将来作为师父或者掌门人的接班人。

    像方逸和余宣的这种关系,要比亲儿子都亲近,他甚至都有余宣身后的继承权,所以在方逸不知道自己父母为谁的情况下,余宣和孙连达两人,是可以插为他操办婚姻大事的。

    “看把你得意的。”

    老石头撇了撇嘴,没在继续和余宣纠结这事儿,而是看向了方逸,说道:“小方,这几块料子,你老石叔也不问你多要,四块料子二十万,你看合适吗?”

    “合适!”

    正常情况下,学生买东西的时候如果老师在场,肯定是要先看向老师征求下意见的,不过方逸却是一口就答应了下来,他的表现让老石头很是满意,这说明方逸很相信自己,才会如此爽快的答应报价的。

    “咦,老石头,你这次倒是大方啊。”听到老石头的报价,旁边的余宣不由愣了一下,倒不是老石头把价报高了,而是报的很低,低到了让余宣都有点吃惊的程度。

    “嗯,老石头这价报的还真不高。”

    旁边的秦海川也是点了点头,在方逸上之后,他把那袋子拿过去看了,知道里面的几块料子都是寿山石的极品,比之方逸篆刻雕琢的那枚寿山国石印章的料子,都还要好上几个等级。

    普通的寿山石是不怎么贵,几块钱几十块钱一直到几百块钱都能买得到,而寿山石的精品,则是要根据其规则形状动辄数千甚至上万,但这种价位的寿山石,也不是最好的。

    真正的极品寿山石,就是方逸袋子里的这几块,到了这种品质的寿山石,已经不是按照一个或者一件来出售了。

    在古代时寿山石的田黄石就尊为“石之帝”,价格极高,早有“一两田黄十两金”之说,它们是要按克来卖的,一克寿山石的价格甚至要比黄金还高出很多。

    老石头拿出的这四块寿山石看上去不怎么显眼,但如果计算重量的话,却是有八斤的样子,就算按照寿山石被评定为国石之前的价格,恐怕也要在六十万左右,更不要说在评定国石之后,寿山石的价格还会突飞猛涨的。

    “老石叔,您这价也报的太低了吧?”

    方逸做古玩买卖的时候,可接触不到寿山石之类价格昂贵的料子,他玩的都是些便宜珠子,但有余宣这样的老师,方逸对于寿山石的市场行情还是很了解的。

    “不低,货卖识货人,你有这样的艺,原本是要送你几块的,不过谁让你有老余头这样的老师啊!”

    老石头斜着眼睛瞥了余宣一眼,他玩了一辈子的寿山石,比这还好的其实家也藏有不少,真送给方逸也无所谓,说这话却是故意气气余宣的。

    “哎,你这老石头,我是方逸老师碍着你什么事啦?!”余宣不满的瞪了老石头一眼。

    “我看你不爽,所以要收钱,不行啊?”

    老石头翻起了白眼,两人看似要翻脸的话,却是听得旁边众人哈哈大笑,行里人都知道这是一对斗了一辈子的老哥俩,嘴上是谁都没服过谁的。

    “不过方逸,你可要记得,你还欠我一个作品啊。”

    俗话说有志不在年高,在见到方逸的雕工技艺之后,老石头对其艺真的是心服口服,他这么大年纪了又是长辈,也不好平白的去占方逸便宜,那四块寿山石之所以价格那么低,其实也算是变相的在以另外一种方式补偿方逸。

    而且老石头是真的很眼馋那寿山国石印章,他上还有比那块寿山石更好的料子,早就在心里打算让方逸再掉一枚出来了,虽然不如那一枚名气大,但同样出自方逸之,日后老石头也是能拿出来显摆的。

    “切,还是有所求啊。”余宣脸上露出一副鄙夷的表情,看的老石头差点卷袖子要和他干架。

    “行了,加起来都一百多岁的人了,在晚辈面前还斗嘴,不嫌丢人啊。”秦海川笑着说道:“走了,去吃饭,难得咱们老哥几个能聚在一起,我一会让人去接老孙,他说不定也能赶上饭局。”

    “秦老,老师还要一个小时才能到呢,还是我去接吧。”

    听到秦海川的话,方逸连忙说道,原本来京城没和老师打招呼,方逸心里就已经有些愧疚了,现在为了见自己,老师竟然坐着火车跑来了,就更让方逸感觉无地自容了。

    “不用你去,我安排人去就行了。”秦海川摆了摆。

    “秦老,还是我去吧。”

    方逸摇摇头坚持,在方逸心里,收养并且抚养他长大的老道士自然是排第一位的,而接下来就是孙连达了,虽然接触只有不到两年的时间,但方逸能感受得到老师对他那种不求回报的爱护之情。

    “别拦着了,就让他去吧,他们两个也差不多一年没见了。”

    余宣是知道方逸和孙连达之间感情深厚的,有时候自己还会吃孙连达的醋呢,同为老师,方逸对自个儿的尊重就要多过亲近。

    “那我给你们要个车。”秦海川闻言点了点头,学生去车站接老师,这是一种尊师重道的表现,他自然不能再说什么。

    “不用了,秦老,我们开车过来的。”听到秦海川的话,方逸连忙说道。

    “得,我还真成了专职司了。”后面的卫铭城一脸的无奈,他还没享受隐组的任何福利待遇呢,倒是先给方逸当起了司,不过想想少将军衔,卫铭城还是一脸憋屈的忍了。

    人在心里不平衡的时候,总是喜欢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来,卫铭城就是如此,在来到京城火车站之后,他又从那一叠子通行证里面翻出了一张,然后径直把车子开到了站台上。

    “哥,小舅要是知道你这么招摇,会不会拿皮带抽你啊?”见到卫铭城在站台上还要摇下车窗左顾右盼,坐在后排的柏初夏都看不过去了,从小受到的教育让他很是鄙视表哥的这种纨绔行为。

    “抽我?他敢!”卫铭城底气十足的嚷嚷了一声,自个儿现在已经不是胯下韩信了,那马上可就是少将了,就算加上老爷子,他的军衔在卫家也能排到第五了。

    “小舅不敢?你确定?”柏初夏有些好笑的看着表哥,拿出说道:“我刚买的这个有录音功能,来,五哥,你再说一遍。”

    “我,我说什么?”见到柏初夏拿出,卫铭城顿时慌了,“我说他敢抽我啊,说错了吗?”

    卫铭城心里很清楚,别说自个儿是少将了,就算日后自己比自家老子军衔高了,做错事那也少不得一顿抽,最多就是在家里关起门来抽罢了,那反而估计还会抽的更狠。

    “哈哈哈!”

    卫铭城认怂引得方逸哈哈大笑了起来,说起来卫铭城身上其实是没有什么纨绔习气的,咋一看上去他那身板很像是个铁血军人,实际上卫铭城还是非常好相处的。

    “笑什么笑,搞得你小时候好像没挨过抽一样。”卫铭城悻悻的拿出根了雪茄叼在了嘴上,他平时是不抽烟的,不过在这车里发现了一盒好雪茄,卫铭城也不点燃,就是叼在嘴上装酷。

    “老师要到了!”听两人斗着嘴,方逸看到一辆火车缓缓的驶入到了站台,原本孙连达是打算坐飞来的,但他最近心脏不是太好,所以临时改成了火车。

    “老师!”当火车停稳之后,方逸已然站在了孙连达所坐车厢的门外,看到孙连达出来,方逸连忙上前接过了孙连达的包。

    “老师,对不起,让您担心了。”方逸有些愧疚的看着孙连达,这只是一年时间没见,他发现老师的白发又多了不少,想必这一年时间里为自己操了不少的心。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孙连达上上下下打量着方逸,看到方逸精气神都不错,身上也没缺什么,顿时放下心来,看到站在方逸身边的柏初夏,当下说道:“初夏也来啦?你应该给初夏说对不起,把人一个女孩子丢下乱跑,你说你都干的什么事啊。”

    “老师,您批评的对,是我不对。”方逸连连点头,眼看下车的人越来越多,方逸引着孙连达来到车旁,说道:“老师,秦老安排给您接风呢,咱们这就过去吧。”

    “把车开到站台上来了?”

    看到那辆车,孙连达先是一愣,不过当他看到下车给自己拉车门的卫铭城时,心里顿时明白过来了,以卫家和柏家在国内的背景,安排辆车子进站接人倒也不是什么难事。haptererrr;

    (net)